字體:  

先生,別打尖

kingdomoo 發表於: 2016-4-26 11:56 來源: ADJ網路控股集團


許多古老的傳說中,人和鬼,有一個界限,很難突破——但也不是完全不能 突破。在某種情形下,若是突破了,人和鬼的關系就會起變化,人會變成鬼,鬼會 變成人。 這個界限,是陰間和陽間的界限,也是生和死的界限,自然也是人和鬼的界限。 不是很容易明白,是不是? 當然是,要是明白了,也就可以突破了! 大城市生活中,排隊是不可缺的一部分,幾乎什么都要排隊,搭車子要排隊, 進電椅要排隊,看電影要排隊,午餐買飯盒要排隊,到銀行取錢要排隊,搭車子要 排隊,甚至存錢進銀行,也要排隊,買車票買房子,也都要排隊。 有人排隊的這種行為,自然也有了打尖這種行為。打尖,就是不守秩序,不按 照先來后到次序,企圖來得遲,而排在前面的一種行為。 打尖這種行為,有修養有知識有人格的人,絕不會做,打尖的通常是什么人呢? 看看以下寫到的那個人的造型,就可以知道,大抵類似。 這個打尖者的身型高大,壯碩、二十來歲,一條半舊的牛仔褲,上身是無袖的 T恤,腰際圍著一條袋子,一雙鞋子臟得使人聯想起被野狗啃咬過的死尸——散亂的 鞋帶,就象拖在體外的腸子。 這個人大搖大擺地走過來,所以,雙臂上的剌青,看來也格外惹眼。 剌青剌得很細,左臂上,有一條張牙舞爪的龍,右臂上,是一頭正張口咆哮的 虎。 這個人是在長長的排著的隊后面走過來的,——如果有意排隊的話,這個人應 該早就停步了,可是這個人卻一直來到最前面,站了一會,拈出一支香煙,取出打 火機,略低頭,趁著點煙的那一刻,身子突然側了一側,就擠進了第三個和第四個 之間。 排在第三個的是一個老婦人,覺出背后有了一點異動,轉頭看了一下,看到身 后忽然多了一個又高又壯的大漢,連忙轉回頭去,當作什么事也沒有發生過一樣— —打尖者插進了她的后面,對她來說,沒有損失,她自然不會表示什么,而且,打 尖者那種兇神惡煞的樣子,難道是好招惹的? 自然以不出聲為宜。 排在第四的是一個很瘦的中年人,當打尖者橫著身子插進來的時候,粗大的手 臂,有意無意,在中年人的身上碰了一下,那力量已經令得中年人不由自主,退出 了半步,打尖者壯碩的身體,也自然而然,進入隊伍之中。 中年人略揚一揚手,喉際發出了「咯」地一聲響,想說什么時,打尖者轉過頭 來,瞪了中年人一眼,中年人就算想說什么,也都變成了一下模糊的聲響,反倒身 子向后又縮了一縮,不敢離得打尖者太近。 他排在第五,在那個中年人之后,在他的身后還有許多人,都看到了打尖者的 行動,發出了不滿的聲音。可是完全沒有具體的抗議,他忍不住了,一來,由于已 排隊排了很久,已很不耐煩,再有人公然不守秩序來打尖,自然應該抗議。二來, 他年輕,覺得人人都有公民意識,遵守秩序,有違反的,一定要糾正。 于是,他挺了挺胸,伸出手去,越過他前面的那個中年人,手指在打尖者的肩 上,輕輕點了一下,用十分嘹亮的聲音說:「先生,別打尖」他的話一出口,在他 的身后,就傳來了一陣附和聲,都在說打尖者的不是,打尖者大約在三秒鐘之后, 才轉過頭來,又花了兩秒鐘,把口角的香煙,取了下來,彈著煙灰。在這五秒鐘的 時間中,他身后的所有人聲,都靜了下來,在他前面的那個中年人,把雙手放在背 后,向他急速地作了幾個手勢,意思十分容易明白:叫他別多事,不要再說什么了。 打尖者顯然十分習慣這種場面,也十分明白自己在弱肉強食這種森林規律中所 占的優勢,所以他一面彈著煙灰,一面用一只特別的手勢,提著香煙,這種手勢, 使人一看就可以知道,只要他手指略動,那支煙就會被他的指力彈出來。 一支點著了的香煙,對人體造成的傷害,可大可小,面對的人,可以知道。 所以,在通常的情形下,打尖者不必說什么,就可以令得場面受到控制,變得 什么事也沒有發生過一樣。 可是,他卻并沒有被嚇倒,仍然直視著打尖者,打尖者的聲音嚴厲:「你說什 么?」 他向隊伍的后面指了一指,提高了聲音:「先生,別打尖,請排隊!」 整條隊伍的人,都沒有聲音發出來,剛才曾經附和過,要求打尖者排隊的人, 嘴抿得比剛才沒有出過聲的人更緊。打尖者伸手向前(捏著香煙的那只手),伸到 他的面前,使他不得不向后仰了仰頭,打尖者發出一下冷笑聲:「你眼睛瞎了,看 不見我正在排隊嗎?」 這時,隊伍略動了一下,在前面的一扇門打開,進去了兩個人,打尖者也跨前 一步,變成排第二了。 他仍然堅持:「先生,別打尖!」 這一次,打尖者使出了一定靈驗的辦法,霍然轉過身,伸手一撥,就把那個瘦 弱的中年人,撥得跌出了隊伍,中年人有點氣急敗壞地叫:「別多事了!」 打尖者和他面對面站著,他仍然堅持,雖然很心怯:「先生,別打尖!」 打尖者獰笑一下:「誰打尖了?你?好,你去排隊,從最后排起!」 打尖者說著,陡然伸手,抓住了他的肩頭,把他直提了起來,提出了隊伍之外。 在那時候,被推出去的中年人,連忙又站了進來。打尖者提著他走出了幾步,再用 力一推,把他推在地上,然后,又昂然回到那中年人之前,中年人連忙縮身子讓位 給打尖者。 他掙扎站了進來,看到打尖者前面的老婦人,正在進那扇門,回頭向他看了一 眼,老得滿是皺紋的臉上,木然毫無表情。 打尖者昂著頭,沒有人再出聲,下一個就輪到了,也木然毫無表情。 他一個一個看去,那瘦弱的中年人,也木然沒有表情,其余的所有人,都一樣, 連看都不向他看一下,他一頓足,憤然掉頭而去,不再排隊了。 令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在事后,他怎么也想不起自己何以會排在那個隊伍中 的,他甚至不知道排在那個隊伍中的目的是什么! 他是一個普通文員,早上起得遲了一點,想起上司的面色難看,過馬路的時候 急了一些,好象有什么事發生,可是卻又記不起來了,對了,好象有許多人叫了一 聲,可是為什么叫呢?他也不明白。 然后,他就不明不白地排隊,等了很久,直到被打尖者抓了出來,他頓足離去。 然后,他又聽到許多人的嘈雜聲,他看到自己倒在馬路中心,一輛電車就在他 面前,許多人圍著他,當他一聳身跳起來的時候,在他身邊的人,神情都訝異莫名, 一個穿著電車司機制服的人大聲問:「你沒事?」 他反倒有點莫名其妙:「事?我會有什么事?」 他在人叢中擠出來,雖然快馬加鞭,可還是遲到了,上司的臉色自然不好看, 幸而他的一個同事趕來解釋:「他被電車撞倒了,我剛好看見,以為他一定死了, 他伏在地上一動也不動那么久,可忽然又醒過來了,什么事都沒有,真大難不死。」 他多少明白自己排的那個是什么隊,不過不能肯定是不是要多謝那個打尖者。
逢甲住宿推薦逢甲住宿台中旅店逢甲日租台中住宿台中逢甲民宿台中民宿台中一中住宿台中便宜住宿台中青年旅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