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殺人軌

simon81620 發表於: 2016-4-26 11:56 來源: ADJ網路控股集團




主要人物

 段林:勉強稱為故事主角的男人。外公的去世似乎成為了他人生轉變的契機,原本普普通通的男人一下子頻繁被卷入詭異事件之中。從一開始的麻木到現在的主動想要解決,段林算是接受的非常坦然。

  沐紫:段林的室友,本系列中最神祕的人,為人冷漠似乎有點小小的坏心,不過必要的時候會做出一些意外的爆料。為什麼要跟著段林呢?這位美少年的意圖至今還是一個謎。

  武鐵飛:本集和段林沐紫一起坐上幽靈車廂的人,員警,性格比較冷硬。

  郭小琳:一開始就向車上幾人搭訕的女性,長相年輕不過為人卻事故,有點任性有點狡猾。

  林叢:十五車廂的乘客,沉默寡言,膽大沉穩,細心而謹慎。

  耿小梅:帶著孩子坐車的中年女性,溫柔和藹可是卻有神祕之處,每年都會來乘坐固定線路的她究竟有什麼意圖?

  嚴守春:實習員,最早被告知車廂的異常卻沒有在意,查票過程不慎落入十五車廂再也回不去的倒楣鬼,膽小,謹慎。

  大仔:非常開朗的少年,一開始主動找沐紫他們打牌而與眾人成為朋友的聒噪少年。

  謝家榮:職業小偷,火車上的第一票就盯上了不該盯到的人,搶了不該搶的東西的男人,結局如何?



************************************************************


第一章 歡迎搭乘死亡列車

 雖然早就知道是舊車廂,可是這也舊的太……驚悚了一點吧?

  ***

  開學在即時候的車票是極不好買的,一直沒有買到車票的段林原本已經打算聽沐紫的,花一倍的價錢坐飛機回去,不過弟弟意外的幫他買到了兩張火車票。

  “這趟車本來已經沒有票了,不過由於這幾天客流量實在大,臨時加掛了三節車廂,我買的是加掛車廂的票,聽說是舊車廂,所以肯定不會太舒適,要先做好心理準備。”弟弟當時這樣告訴他。

  慢車,舊車廂……聽起來會是一場不太舒服的旅行,不過這個時候只要能有票回去,就很不錯了,段林於是欣然接受了弟弟的幫助。

  車票上顯示自己的座位在十五車廂,不過停在進站處的卻是一號車廂。看了看長長的火車,段林認命的向最深處走去。

  出於不想和人擁擠的想法,段林和沐紫是等到最后一刻才驗票進站的。

  大部分的乘客已經上車,漸黑的天色反襯出車廂里的燈火通明,沿途經過的車廂早已滿滿當當,車廂里的人們也多半放好行李,有的看書,有的談笑,大家有不同的方法消磨自己之后的旅程。

  和前面明顯顏色不同的三節車廂終於出現了,這些應該就是加掛的車廂了,看來自己所坐的十五車廂是最后一節哩!撇撇嘴,段林和沐紫匆匆上了車。

  和前面擁擠的情況完全不同,這節車廂人很少。

  “這里……”站在過道處,沐紫停住腳步皺起了眉頭。

  確實,段林看到這節車廂的時候也嚇了一跳,因為這節車廂實在有夠古舊:車廂里悶悶的,剛從廣闊外界進來的人會有一瞬間的窒息感覺,沒有排氣設備也就罷了,車頂居然用的還是電風扇!那種鐵制框架的電風扇,似乎是七、八十年代的東西。

  雖然早就知道是舊車廂,可是這也舊的太……驚悚了一點吧?

  沐紫皺著眉,將行李放好之后順手將旁邊的玻璃窗推了上去,外面的空氣進來時,段林順勢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終於又活過來了……

  坐在沐紫對面,段林將自己的東西整理好后,便開始打量自己旁邊的窗戶。

  這節車廂其實引起了段林相當的懷舊情結:依稀記得那是自己小時候坐過的火車,才有的窗戶。

  現在的火車內都有空調,冬天有暖氣,夏天有冷氣,很是舒適,而自己小時候的火車可沒有這麼高級,夏天用的就是現在車里這樣的電風扇,人多的時候車廂里味道很是刺鼻,所以車窗才被設計成了可開式的,方便換氣。

  自己小時候的年代,坐飛機是很奢侈的事情,大部分人出行還是會選擇火車,所以那時候火車的擁擠程度是現在的好幾倍,由正門上不來的人們常常趁車站人員不備,翻窗戶進來。

  想到這里,段林忽然好笑的記起,自己小時候似乎也被外公托著、翻過一次窗戶。

  當時的感覺是,車廂外亂糟糟,車廂里更加亂糟糟……還是一個小孩子的段林只能無助的看著這一切……討厭火車似乎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

  不過現在坐起這種火車卻有奇妙的感受,這種車型應該早就淘汰了,至少自己上學后就沒再見過這種火車。現在段林有的只是一種仿佛時間倒流般的感慨,想到這里,他決定好好享受在這節車廂上的旅程。

  接下來的時間,其他的乘客也陸續上來了,不過出乎段林的預料,這節車廂的人還是很少。

  可能是加掛車廂的原因吧,起碼自己第一次聽說沒票以后,就沒想著再訂同一班火車的車票,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車廂臨時加掛的事情。

  不過前面車廂買站票的人知道這里之后,可能情況就會有所不同,到時候這節車廂說不定會成為最擁擠的,所幸現在還能放松一會兒。

  任何流動人口多的地方都會有很多順手牽羊的人——小偷,火車上尤其亂,再加上又是夜車。

  現在還好,有人在走動,小偷應該還不會明目張膽的偷竊,可是再等一會兒,等到大家都累了開始打瞌睡的夜里……想到這兒,段林看了眼對面已經開始看書的沐紫,輕聲道:“麻煩你看一下行李,我睡一會兒。”

  看著對方頭也不抬的點頭,段林隨即閉上眼睛。

  段林發現自己很難睡著,閉上眼睛才發現車廂里原來非常喧囂:孩子的哭聲、老年人咳嗽的聲音、乘務員賣便當的吆喝聲,還有火車運轉的隆隆聲……

  此外,段林覺得很冷,越來越冷。

  按理說現在的天氣應該不會這樣涼,忽然,段林想起了被沐紫打開的窗戶。

  段林猛地睜開了眼睛,沐紫還是自己睡前的姿勢:低著頭,靠著車壁看書。

  “不睡了?”少年清冷的聲音響起。

  “嘎……睡不著。”聲音意外的沙啞,段林於是擰開了放在面前台幾上的水壺。視線不經意的看向窗外,“哎?車子已經開了?”

  “開一小時了。”沐紫的聲音還是一如既往的平淡。

  段林心里有些吃驚,匆忙看看腕上的手表,這才發現時間已經過了一個多小時。

  難道我非但睡著了……還睡了這麼久?明明覺得自己完全沒睡著……揉揉眼睛,段林拉回心神。

  重新打量車廂的時候,段林忽然發現車廂里不知何時坐滿了人!

  沐紫旁邊坐了一名老人,自己旁邊則坐了一名年輕男子。

  驚愕只是一剎那,段林很快想起了現在已經是開車一小時以后這個事實:大家本來就應該上車了不是?只是……

  眼皮不受控制的跳起來,段林覺得哪里有些古怪。

  是安靜吧?這里似乎太安靜了!雖然是夜車,可是怎麼會這麼安靜?安靜到仿佛這節車廂上根本沒有人一樣!

  甩甩頭,忽然——

  段林僵住了!

  視線!有人看著自己!那種讓人無法忽視、被注視的感覺像針一樣犀利!

  一陣戰栗之后段林抬起了頭,目光越過坐在沐紫旁邊那位老人的頭頂,段林找到了那道視線的主人——坐在對面座上的一名男子,雖然對方飛快的將視線移向了手上的報紙,可是段林注意到了對方在自己抬頭的瞬間轉頭的動作。

  很明顯,是那個人一直在看著自己。

  段林自認為不是什麼敏感的人,可是那種冰冷的打量視線卻像針扎一樣,讓段林不得不注意到。

  是小偷麼?段林暗暗揣測著對方的身分。可是小偷怎麼會盯上自己這樣的人?

  抬起頭,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段林看向自己的右前方,那是一位老先生,穿著體面,手上抱了一個看起來很考究的手提箱。

  看了看老人的位置,又看了看假裝看報紙的男子位置,段林若有所思。

  從那個角度……也可以說是對方在看那位老人,畢竟比起窮學生打扮的自己,看起來富有的老年人,更容易成為偷竊甚至搶劫的對象。

  似乎是注意到自己的視線,對面的老人不悅的抬頭看了自己一眼,段林抱歉的笑了笑。

  要不要提醒一下那位老人家呢?提醒他已經被偷竊者盯上這件事?心里猶豫著,段林發現那名老人忽然站了起來,看著對方的目的地似乎是車廂交接處的廁所,段林想也沒想跟著起身。

  “沐紫,我去趟廁所。”和沐紫說了一聲,沒等沐紫回答,段林慌忙尾隨在老人身后。

  段林用余光注意到,那名假裝看報紙的男子,果然跟在老人身后站了起來。

  自己的想法果然成真了麼?對方的目標是那名老人。

  車廂內的過道有些狹窄,三個人慢慢的走著,段林的心跳有些加快。

  廁所設在車廂交界處,一面是兩格小小的廁所,另一面則是為了方便眾人使用而設在外面的公用洗手台,借著洗手台上方的鏡子,段林看到了那名男子的長相——

  很不起眼的一名男子,穿著卡其色的外套和灰色長褲,約莫二十六、七歲,看上去是名普通的年輕人,他跟在自己身后,仿佛過動兒一般的跺著腳,以及不停斜向自己這邊的視線透露了他的焦躁。

  順著那人的視線,段林看到了站在自己旁邊、等候在另一間廁所門前的老先生。

  正在煩惱如何提示那位老先生的時候,段林面前的廁所門率先打開了,腦中靈光一閃,段林非但沒有著急進去,反而轉過了身子,對著男子說道:“這位先生,您看起來有些急,您先進去吧?”

  不斷跺腳的男子聽到此言似乎著實吃了一驚,悶哼一聲,他粗魯的撞過段林關上了廁所門。

  段林松了一口氣,然后看向旁邊還在門口等待的老先生,輕輕道:“老先生,您可能要注意一點,剛才那個人……一直在看您,火車夜車不安全,請務必注意一下,我想您最好尋求一下列車長的幫助。”

  正想自己是否需要親自帶著老人尋找列車長的時候,段林忽然看到前方沐紫在對自己招手,“啊!我朋友叫我,抱歉,我先走一步。”抱歉的笑了笑,段林輕輕頷首離開。

  老人看著段林離開的方向,半晌,面前的門開了也沒有進入,身后的人越過他徑自進門。

  段林再度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有什麼事?”段林不解的問沐紫。

  “你把水放到哪里了?”

  “哦?你渴了麼?你袋子里的喝完了麼……吶,給你。”將自己包中的水遞給沐紫,段林擔憂的目光再度迎向車廂那頭廁 所的方向。哎?那個老先生人呢?

  段林忽然想到,那個男人也沒有回來……

  “你這個人……我勸你不要太雞婆的好。”沐紫的聲音將段林的心神拉了回來。

  “我知道,可是一個老人家,我覺得如果不提醒一下有些……”

  段林還想說什麼,火車卻在這個時候停了,車門打開,有人下去,有人上來。

  沐紫左邊的座位坐上了一名女子,牽著孩子,坐到座位上的女人看似松了一口氣。

  “哎?太太,那個座位有人的……”那不是那個老人的座位麼?雖然對方沒有回來,不過還是告訴對方一下比較好。

  段林把女人當作了沒有買到坐票,暫時坐在還沒人坐的空位上。

  “我有票的。”女人卻靦腆的從口袋掏出一張紙片。段林看的仔細,女人的座位確實是這節車廂這個座位。

  “抱歉,原來是那位老先生坐錯了……”不過也可能是下車了,這樣就可以解釋為什麼這麼久,對方也沒有回來的這件事。

  忽然——

  “年輕人你在說什麼?不想讓人坐也不能說謊啊,那個座位明明一直都是空著的。”坐在段林旁邊的男人卻忽然開口,一句話,段林登時愣住。

  男人說完便不再看段林,完全不懂對方在說什麼的女子只是松了口氣,輕輕的把孩子安置在自己膝蓋上。

  目光對上對面一臉坦然的沐紫,段林終於明白了沐紫剛才那番話的意思。忽然想起了什麼,段林匆忙沖向廁所,廁所的門被鎖上了,段林抬起手便要敲門,就在這個時候,里面卻怒氣沖沖出來一名女子。

  不等段林說話,那女人便一副受驚的樣子叫嚷起來:“列車長在哪里?廁所里有變態啊!就在剛才……我上廁所的時候隔壁先是有人敲墻,然后又忽然從下面的隔板伸出一只手來……真是變態!你們能不能管管?

  “列車長在哪里?列車長……”

  女人的聲音漸行漸遠,段林的嘴巴張了張,卻沒說出話。

  盯著女人剛剛出來的廁所,段林徹底呆住了。

  ***

  謝家榮站在廁所內,狠狠的跺了一下腳。

  “媽的!那個臭小子很精明啊!居然先讓老子進來……”

  廁所里,因為自己意圖被識破而暴怒的謝家榮,是做沒本生意的,說穿了就是小偷。

  大街上的生意越來越不好做,謝家榮於是將腦子動到了火車上——夜晚的慢車,聽起來就是下手的好地方。

  懷著這樣的心思,謝家榮買到了今天這趟車的車票。一上車他就盯上了那個小子,呆乎乎的一看就像是沒嘗過人間疾苦的學生,這個時間坐車的學生多半是因為開學,開學的時候學生是最有錢的,就算沒帶要繳的學費,起碼也會多在身上放點零用錢。

  那個小子一上車就開始睡覺的表現,讓謝家榮更加放心。如此缺乏警惕性的人,看起來很是瘦弱……就算偷的不成,勒索也可以吧?

  懷著這個念頭,謝家榮跟上了段林。

  蹲在馬桶上,謝家榮點了一根煙開始思考:接下來應該怎麼辦呢?那個看起來傻乎乎的年輕人似乎已經有所警覺了,換一個對象麼?要去前面的車廂麼?

  謝家榮想著,忽然聽到旁邊的廁所傳來喀嚓一聲——鎖門的聲音,隔壁有人進來了。

  努力豎起耳朵,穿過火車運轉的轟隆聲,謝家榮聽著隔壁的聲音,“咚”的一聲,那是對方放下了什麼東西的聲音。

  謝家榮發現,幾乎能聽到自己心臟怦怦跳動的聲音!

  怎麼沒有想到這個呢?怎麼才發現呢?

  這次列車的廁所和其他的火車上有所不同,一般火車上的廁所是面對面設計的,或者一面有,另一面是洗手台。

  可是這次火車上的廁所卻是並排擺放的,兩間廁所之間用木板隔開,大概是為了節省空間;兩間廁所是共用中間的一盞燈泡和排氣扇的,所以廁所間的隔板離天花板有一段距離,離地面也有十五公分左右的高度。

  人們坐火車的時候出於安全考量,會將貴重的東西隨身攜帶,上廁所的時候當然也會多半帶在身上,而這里的廁所卻沒有掛東西的掛鉤,人們只能選擇拿著自己的隨身物品,或者……

  像隔壁那個人那樣放在地上。

  或許是個機會!謝家榮想著,飛快的提上褲子,然后盡量俯身向下,向隔壁看去。

  對面是一個男人,他可以看到一雙男人的腳,鞋子擦的黑亮,看起來很考究……不過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男人的手提箱!

  謝家榮看真切了,在男人的腳邊,放著一個看起來就很高級的手提箱!

  太棒了!這種東西完全可以從隔板下方的空隙通過啊!

  謝家榮心臟怦怦跳著,這是個機會!只要自己伸手從下面那麼一勾,那個東西就是自己的了,然后拿著東西從廁所里趕緊逃走……

  正勾勒著美事,忽然,謝家榮發現手提箱的主人的褲子動了動,那人似乎是要起身了。糟糕!自己還什麼也沒干呢,怎麼才能讓他暫時留在廁所?

  看了看廁所隔板上面的空間,謝家榮忽然有了一個主意。用力敲了敲隔板,謝家榮稍提聲音:“隔壁的,借一點衛生紙好嗎?”

  隔板下,謝家榮發現對方慢慢站起了身,口里含了一口唾沫不敢咽下,謝家榮焦急的等待著對方的下一個動作。對方站了起來,沒有拿那個手提箱,然后……

  隔板先是回應式的被輕輕敲了敲,接下來從隔板上方伸出來了一只男人的手。

  那是一只蒼老的手,骨節粗大,中指上還戴了一枚很大的碧玉戒指。那只手此刻正拿了一卷衛生紙遞向自己這邊……

  哇塞!那戒指也是很值錢的樣子,要是能拿過來……貪婪的念頭一閃而過,謝家榮立刻收回了心思,還是眼前的東西更要緊!

  沒有站起來去拿老人手上的衛生紙,謝家榮飛快的從隔板下方伸手過去,輕輕一帶,那個手提箱便被撥拉到了自己這邊,不敢久留,謝家榮抱了手提箱之后,立刻打開廁所門出去!

  提著這個和自己衣著完全不搭配的手提箱,謝家榮覺得自己仿佛提了一枚不定時的炸彈。

  明明沒有人打量自己,可是謝家榮卻總覺得,有人已經在注意自己和這手提箱之間的不協調。這就是所謂的做賊心虛麼?

  看了眼時間,九點四十五分,距離下一站應該還有二十來分鐘,等火車一停自己就下車,管他手提箱的主人有沒有找,自己給他來一個死無對證!

  謝家榮的手指深深嵌入了柔軟皮制的手提箱內。

  對了!還沒有看這里面的東西呢,光顧著盤算怎麼逃走,怎麼把最重要的檢驗“成果”這件事給忘了呢?

  慌亂的掃了一眼自己隨便跑進來的車廂,謝家榮看到一個沒人的座位就坐了上去,嘴角露出一抹情不自禁的笑容,謝家榮開始認真對付手提箱的鎖。

  媽的!居然是密碼鎖!久開不開,謝家榮心虛的看了眼四周,發覺對面的人都在假寐,才敢繼續撬鎖。“喀嚓”一聲,謝家榮心里暗喜,吐了口氣,這才裝作一副漫不經心的模樣,將箱子緩緩打開……

  里面的東西讓謝家榮皺緊了眉頭。這是什麼東西?!

  謝家榮看著此刻被自己拿在手上的東西:那是一張約莫十二乘十五吋的黑白照片,是一名老年男子的大頭照,相片里面的老人面容嚴肅,仿佛正在怒視拿照片的人。

  看到這兒,謝家榮拿相框的手忍不住抖了一下。

  “是你父親?”對面忽然傳來一聲問話。

  仿佛被什麼扎了一下,謝家榮慌忙抬頭。

  問話的是正坐在自己對面的男子,原本假寐的男子不知何時睜開了眼睛,此刻正在頗為同情的看著自己。

  “請節哀啊,啊!我不是故意的,我一開始看到你拿著手提箱的動作非常遮掩,原本懷疑你是小偷……啊!對不起!我說得是不是很失禮啊?我的職業病而已,忘了告訴你,我是員警,雖然目前在休假中……

  “哎?你別走啊?哎?算了,您慢走啊,真是對不起了啊!”

  男子淅瀝嘩啦說了一大通話,這些話引起了謝家榮心里最大的恐慌,終於,不等男人說完,謝家榮僵硬的抱起手提箱,迅速的離開了這個座位。

  “真是個孝順的兒子,火車上還抱著父親的遺像啊……”坐在座位上自稱員警的男子看著謝家榮的背影,喃喃的感慨著,拉了拉半蓋在自己身上的外套。

  謝家榮跌跌撞撞的在並不寬敞的車廂過道內奔跑著。

  該死!怎麼到處都有條子?那家伙的職業本能還真是該死的準!還有就是這個包!怎麼會放一個好像遺像一樣的相框在里面?正常人會這麼做麼?搶了半天自己居然搶了一張遺照!

  是的,遺照。行走時謝家榮對這個手提箱做了一次更深入的搜查,里面除了這個相框以外還有一段黑色的布段……就像祭奠時候的那種……

  整個手提箱除了這些以外再無他物,這個認知讓謝家榮感到無比沮喪。

  “呸!”用力啐了一口,謝家榮將那個手提箱隨手扔到了一個沒人的座位上。

  ***

  “小姐,我知道碰到那種事情感覺很糟糕,可是……我們這里只有一間廁所啊。您剛才說的那種事情根本不可能……”男人無奈的說著。

  “可是我明明——”女人不依不饒。

  段林臉色蒼白的看著眼前糾纏的一對男女。

  女人是剛才聲稱自己在廁所內遇見色狼的女人,男人是被女人不知從哪里拉來的穿著制服的乘務員。

  “怎麼可能?我明明……喂!你給我作證啊!”女人不敢相信的看著角落里的廁所,忽然拉住了旁邊的段林。“喂!你從剛才就在這里吧?你看到我從那間廁所出來的對吧?喂!喂!你怎麼不說話……”

  女人的聲音嘈雜在耳邊,段林感到腦袋里有無數只麻雀在叫。

  乘務員無奈的對自己笑了笑,似乎在安慰自己碰到如此無法理喻的女人,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只有段林知道,那女人說的話是真的——這里原本有兩間廁所!

  可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似乎是在自己跑過來,那女人沖出廁所的一剎那……廁所赫然……只剩下了一間?

  原本通向十五車廂的門,什麼時候變成了封死的?

  封死的車廂,提醒段林自己現在位於最末一節車廂——十四車廂。可是哪里不對勁了呢?自己明明是從對面那節車廂過來的啊!哪里不對勁了呢?

  哪里?
逢甲住宿推薦逢甲住宿台中旅店逢甲日租台中住宿台中逢甲民宿台中民宿台中一中住宿台中便宜住宿台中青年旅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