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夢殺

naoki232 發表於: 2016-4-26 11:56 來源: ADJ網路控股集團


明朝中葉,在汕頭的一個小村莊裡面,有個地方土豪,叫作江大同。所有人都知道,江大同很有錢很有勢力很有霸氣,但是,大家怕的卻是他的兒子,江恩俊。

江恩俊才十歲,卻是個資質優異的十歲小孩。這樣的小孩會做什麼事?這樣的小孩若不生在江家,可能只是偷看表姐洗澡、虐待一下下人,再可惡一點就是在一群死黨裡面當老大,打打不服氣他的小孩。

可是江家太有錢、太有勢力了,跟土皇帝根本沒有什麼兩樣,因此江恩俊多了很多奇怪的玩法可以展現他的資優,尤其江大同特地請了好幾個老師教導江恩俊奇門遁甲,希望他可以學有所成,把江家更往上一層樓推。

「又來了,慘啊!」一個村民回到家,臉上滿是痛苦的神色,對妻子抱怨著。

「怎麼了?江恩俊又搞出什麼事了嗎?」

「哼……今天他把王乞兒抓了過去,綁在一個柱子上,兩腳叉開,頭上腳上都綁著一堆繩子和棉布,說什麼這就是人參,等閃電打在王乞兒身上,閃電就會走遍他的全身,轉換成一種什麼什麼東西,唉,我也聽不懂……總之又是奇門遁甲這鬼玩意。」

「我們幾時搬走啊?」那妻子停下來,臉帶憂色的問道。

「妳道我不想立刻插翅就飛嗎?我們欠下的租金也不知道幾時才可以還,沒繳清就離開,江家一狀告上官府,我們到哪裡可以安穩度日?」

「今日倒真的下雨了,會打閃電嗎?」那妻子抬眼望著窗外陰雨不停的天空,心中想著閃電劈在身上,卻閃避不得,被灼得焦黑的痛苦。

江家廣場上,幼小稚嫩的人影站在一個人形木樁前約二三十尺處,笑嘻嘻地看著自己的傑作。

那被綁著的人,不但手腳被綁死,連嘴巴也被封住,剩下的就只有憤恨不平的眼神,如珍珠般碎了滿地的傾盆大雨,本該詩情畫意,但現在只有象徵著虐待與死亡。

閃電來了,接著是轟隆的雷聲。大自然就像是無知無識的操作著既定課程那樣,一回又一回將閃電打亮,餘下雷聲。終於在幾十次的好運後,一道閃電不偏不倚的擊中了被綁著的王乞兒。

慘的是,他被塞住的嘴巴,讓他根本無法叫出聲以紓緩痛苦。不過似乎也不必了,閃電流過的瞬間,他早已經失去了生命和所有。

「哈哈,這下子我的玉如意刀就完成了,以後普通小鬼,甚至閻羅王都無法靠近我。那我還怕什麼?」一個十歲的小孩居然知道閻羅王,更令人心寒的是,他完全知道自己在做「會被閻羅王抓走」的壞事,才會不想被約束的「跟天鬥法」。

在一旁,一個臉色青綠的道士,不言不語。他教了這項師門秘授,以天火灌氣在北方奇玉,以保存大量靈氣震攝鬼神的奇門遁甲,本只是照本宣科,教教而已。要拿到閃電的力量,哪有這麼容易?這項奇門遁甲他、他師傅乃至他的歷代祖師,都沒有人成功過,他怎麼會料到,一個十歲的小孩,會用這麼可惡的方法成就這項秘術?
看到自己所學居然成功,卻只有戰慄。

等到江恩俊十三歲的時候,他把江家百里內的奇門遁甲老師都送上了絕路,但是他不是靠官府,而是靠「實力」—他父親的勢力加上他的聰明才智。一次一次的鬥法中,把所有教過他和沒教過他的術師,全部打敗。

這些術師,死法之慘,讓所有人不敢再碰奇門遁甲,而江大同終於得遂所願,更上一層樓,不但有錢有勢,還掌控了官府。因為有了江恩俊和奇門數術,他們再也不用花錢捧官,而是「指揮」官府辦事。

有個老禪師,曾經不遠千里而來,希望能點化江恩俊,江恩俊也大方的接受他的點化,然後把他送上了天火台,成為人肉引電器。

江恩俊的理論很實際,他對老禪師說:「我這些都是藉著天地運行道理,用我們家的錢換來的,不是嗎?如果天與神真的反對我這麼做,就讓這些奇門遁甲都無效吧,可是如果這些奇門遁甲都無效,老天豈不是食言而肥,自打嘴巴,只為了我一個人,就特地改變規則?」

老禪師啞口無言,他知道奇門遁甲都是天道,但是……

江恩俊不是不怕,他什麼都知道,又怎麼會不怕?六甲神兵、北斗七星陣、藥師咒等等,他全都準備,全都會念,他知道,只要有氣,什麼都有,什麼鬼王、神王都得畏懼自己三分。

他喜歡這種感覺,而不喜歡學習了法術以後,還要尊天敬鬼,所以他要全部的奇門遁甲。而他也真的藉著奇門遁甲打敗了來復仇的惡鬼、來索命的陰差,現在剩下的,除了不會像孫悟空一翻十萬八千里,他真的已經跟天齊高了。

只是,老禪師臨終的話,讓他深深的痛恨著。

「法尚應捨,何況非法?這是老衲唯一可以送給施主的話。奇門遁甲,是虛相之法,不可久執啊!」

「哼,老禿驢。」江恩俊躺在床上,恨恨的罵道。

朦朧之間,他睡去,忽然又驚醒:「是誰?」

「來點化你的。」一個溫和慈善的聲音笑道。

「狗屁。」江恩俊身體無法動,就如同鬼壓床那樣,腦袋卻急轉。

「是神?還是鬼?」他為了防止各種靈體干擾,佈置了密密麻麻的奇門遁甲在整個家中,這個聲音居然可以穿過重重障礙,來到自己身邊,難道是奇門遁甲失效了?

「放心,那些奇門遁甲沒有失效,我只是和你在夢中相見而已。」

「你是誰?」

「我是誰也不是很重要,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誰,只知道你在這,我就來了。」

「你打算做什麼?」

「殺掉你。」

「等等,等等,你憑什麼殺掉我?你如果是神,那就絕對不可以殺生,否則明知故犯,業力更大。」江恩俊毫不遲疑地搬出自己那套理論,擠兌來者。他對現在的狀況,早有模擬,所謂鬼怪精物絕對穿不透自己的結界,能穿透的只有大能的神,而神的戒律,就是不能殺生,他只要掌握住這點,就天下無敵。

反言之,他也知道自己不是天下無敵,但是他只要能對付山精鬼怪,剩下的神,就用他們的迂腐規則擠兌一下,雙劍合併,就等若天下無敵了。

「是,你答對了。所以我用增加業力最小的方法殺你,就是陪你一塊死。」那聲音說罷,江恩俊忽然感覺自己的身體動了起來。

在夢境裡面自由地動了起來。

走向憑空出現的懸崖邊。然後,啊的一聲慘叫,往千尺高的崖邊躍下。

碰的一聲,江恩俊感到自己重重摔在崖底的山谷,整個身體碎成了千片。但是,他的意識卻依舊清晰地保留著。

「媽啊,好痛喔!」江恩俊慘叫著,但他現在已經碎成了千片,所謂慘叫根本毫無聲音,只有「意識」不斷感受到每一寸肌骨傳來的痛苦。包括了腦漿四溢的可怕感覺,他都點滴不漏的接收到了。

更可怕的是,他並沒有因為痛苦而失去意識,就這樣等在痛苦中,一分一秒地過去,直到他的腦袋全部單一化,再也沒有任何辯解,只有救命、救命、救命……

然後,開始極度的想要死亡而失去意識。

但是,已經碎成千片的屍身,似乎被一團氣涼涼的保護著,罩住,以致於他一直都無法失去意識。而可能這樣活著不知道多久的恐懼,讓江恩俊徹底的崩潰,腦中大哭了起來。

「拜託你殺了我,我求你殺了我,我要死。」江恩俊心中痛苦害怕,在無法叫出聲的當下,只好拼命求助,希望可以真的死去。
寂靜無聲,只有江恩俊內心的哀嚎。

一次、兩次、三次……無限多次的神經痛楚刺激下,江恩俊終於「死了」,但是,噩夢依舊沒有結束,因為江恩俊死在自己的夢裡面,等若沒死,他張開眼睛恢復意識的那一刻,整個畫面接續到噩夢的初始:「是誰?」

「來點化你的。」

「狗屁。」

「是神?還是鬼?」

「放心,那些奇門遁甲沒有失效,我只是和你在夢中相見而已。」

「你是誰?」

「我是誰也不是很重要,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誰,只知道你在這,我就來了。」

「你打算做什麼?」

「殺掉你。」

「等等,等等,你憑什麼殺掉我?你如果是神,那就絕對不可以殺生,否則明知故犯,業力更大。」

「是,你答對了。所以我用增加業力最小的方法殺你,就是陪你一塊死。」

碰……

「媽啊,好痛喔!」

又是一次的痛苦的連續不斷,直到,不到一秒的意識昏迷。江恩俊就在這樣的痛苦中,痛哭崩潰,崩潰持續,再次更深的痛哭崩潰,接著更深的崩潰持續。就像錄音帶反覆重播那樣,他根本不確定是否只是自己被困在夢中,而所謂來者,根本不存在,甚至在他心中開始漸漸有個答案:「我被哪個咒術師暗算了?」

「唉,不是的,我就是我,我不說話只是因為,我也很痛苦,不想跟你多說話。」那聲音依舊溫和,一點都不覺得正在身受痛苦。
「因為我的意志力比你大,所以我還可以好好的說話,但真的很痛。我知道,只要我稍微抽走我的意識,剩下你自己,你會更痛,甚至瞬間被壓到我都找不到的地方,因此我不敢放手。」

江恩俊罵出髒話,接著,只覺得身體一重,整個千片屍身的痛苦,忽然間暴增。他痛到瞬間昏了又醒,醒了又昏。果然是比之前的痛苦又多上了百倍。

不知道幾次的極度痛苦以後,身上終於又回到了初始的痛苦,那個聲音輕輕地說道:「不要再罵了,你罵我,我無法幫你,你只會更痛苦,但是也不要想我會把你救出這個噩夢,我能做的就只有在這個噩夢裡面陪你崩潰幾千億萬次。」

然後,聲音就消失了。

從此消失了。

留下的,只有江恩俊的永世不得超生,或者說,永世都不會死去的活著,活在自己無法停止的惡夢中。

明朝中葉,廣東汕頭附近,出現過一位再世神醫,他的性格溫和,醫術超群,不爭名利,雖然貧困無法度日,卻也沒有向來求助的病患拿過半毛錢。

他的口頭禪就是:「中醫說,苦屬火,入心,這是因為只有痛苦才可以打開人的真心。」

在他的破爛小屋裡,所有人都覺得,他那溫和的笑容有著深深的智慧和滿足。

以上文章經同意,轉載於蕓薹網

[]
逢甲住宿推薦逢甲住宿台中旅店逢甲日租台中住宿台中逢甲民宿台中民宿台中一中住宿台中便宜住宿台中青年旅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