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同事的朋友

Louissai 發表於: 2016-5-23 08:54 來源: ADJ網路控股集團


同事的朋友

大概在三、四年前,有同事慢慢知道我有點半陰陽眼這件事情。

有一天,在下午三點休息時間被叫住,

她和另一個同事拉著我到座位上問事情,

A同事有個朋友因為想不開,所以上吊自殺了,

而她在煩惱要不要去看他。

我問說:妳和他是好朋友嗎?

她說:是啊!

我說:那就去看看他吧!算是送祂一程。

她說:祂們全家人都走了,只剩下祂一個人,祂輕生好幾次,都被救了下來,這次又想不開..唉...

我說:那...祂的後事是誰幫忙辦理?

她說:就里長啊!

我就點點頭表示知道了。

她又說了:我是很想去看祂,但是祂很愛捉弄我,我怕祂故意捉弄我,我會怕。

說著說著,上班了,我們坐在一起工作,又是同樣的話題持續著說著,

我勸她說,想,就去上個香,不用怕!

我從下午三點跟B同事都跟她說去上個香,送送祂。

說到下午四點左右,我突然開始覺得不對勁,頭開始痛了。

我知道,她朋友來了。

先是頭痛,慢慢的,越來越痛,再來,就看到她的身後出現了黑影,

我非常確定,她的那位朋友因為我們一直在說祂的原因,來到了現場。

到後面,我實在非常不舒服,臉色也開始不對勁,A和B同事都看得出來我的表情不對了,

我很慎重的對著A同事說:去上個香,祂不會整你,祂會很高興。說不一定,還會報明牌給妳。

因為我那位A同事是下午四點四十分下班的,當她一離開我們工作室的門之後,

我整個人就像是解脫了一樣,鬆了一口氣,嘆了一口氣,有點難受的說:差點快不行了。

我那位B同事聽到,整個愣了一下,轉頭過來一直看著我,

很久才說:妳剛也有感覺嗎?

我說:她朋友來了,我很不舒服啊!

那位B同事才說:難怪她剛剛也覺得頭皮發麻....

之後,那位A同事還是去上了香,送了牠最後一程,而祂確實也有給她一組明牌,

至於是否有中獎,這我就不知道了............
逢甲住宿推薦逢甲住宿台中旅店逢甲日租台中住宿台中逢甲民宿台中民宿台中一中住宿台中便宜住宿台中青年旅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