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靈異怪談】閻王且留人

Louissai 發表於: 2016-4-26 11:56 來源: ADJ網路控股集團


楔子


   「……」

    「嗯?小妹妹,你在說什麼?」少年坐在床緣微笑道。他的面色略嫌憔悴蒼白,但相貌卻十分清俊。

    「什麼叫惡靈?」

    「惡靈?」他慢慢梳著她亂亂翹的長發,沉吟了會,答道:「那在眾人眼里算不好的東西吧。」

    瘦瘦小小的身背硬梆梆的,少年心里覺得奇怪。

    「小妹妹?」他俯下頭,不料她突然轉過身來,差點撞上他的嘴,他心里無由來地漏跳一拍,連忙退后。

    「她們叫我惡靈。」聲如蚊,幾乎聽不真切:「那我就是不好的東西了。」

    「胡說。」少年撇開臉咳了幾聲,才轉回溫柔笑道:「每家的孩子都是寶,連我這病骨在大哥他們眼里都是寶了,何況你這小姑娘生得這麼可愛呢。」有一副健康的身體,相貌又生得極佳,就算生自祝氏一族的巫術世家,將來的命運也不會差到哪里去。

    她像沒有細聽他的話,只呆呆地望著他迷人的笑顏。

    忽地,她像一頭小狗扑進他的懷里,叫道:「笑笑!你好好,對我笑笑!」

    少年被她撞得倒在床上,雙手連忙抱住她的身子,怕她掉下床。他懷疑自己被撞到內出血,氣一時順不過來,猛咳著。

    「別靠近我!咳咳……小心傳染……」咳了不知多久,差點把心肺都咳出來,才勉強抑止。虛弱地張開眸,瞧見她皺著眉望著自已。

    他微微一笑,道:「我沒事。瞧,你送我的花也沒事。」他從袖中拿出那朵扁扁的小白花。

    「送花花,就笑。」她害躁地說:「你真好,只有你笑。」她忽停了一會兒,叫道:「姊姊要來了,我忘了要做的事!」

    她連忙爬下他的身體,跳下床。

    「等等,小妹妹,別忘了面具。」他趕緊坐起,拿起擱在一旁的鬼面具。「要忘了,你可完了。」

    她用力點點頭。「你不說,我不說,姊姊不會知道我拿下面具過。」她閉上眼,等他幫她戴上面具。

    少年俊秀的臉龐抹上淡淡紅暈,想起之前她說拿下面具的意義。反正……反正只有他倆知道,不要泄露就沒有關系;何況他久病在世,何時離世都不知道,就當他不知拿下面具后的意義吧。

    她閉上眼,小臉白白的,白到幾乎透明,讓人懷疑她之前究竟在什麼地方生活,仿佛沒有照到陽光;頭發雖柔又軟,卻不黑,身子瘦瘦小小,思考也有別於旁人,他想起她方才說的話--

    沉吟一會兒,他捧起她的小臉,輕輕柔柔地在她額面上親上一口。

    「你在做什麼?」她張開眼,好奇地問。

    臉微紅,他柔聲說道:「這叫憐惜,就是很疼很疼你的意思。不管旁人叫你什麼,你都不要在意,人的命都是由自己來決定的,你想做什麼,就去做什麼,想笑就笑,你瞧,像大哥哥,活了十多年,要出門還得靠人扶持、要人照料,相較之下,你這個小惡靈,是不是比大哥哥好多了?何況,你待在我這里也有好幾個時辰,我也沒有什麼事,是不是?說是惡靈,那都是騙人的。」

    她的小嘴微張,眼睛張得大大地。他被盯得臉龐燥熱起來,心里雖有些失落,但仍然小心為她戴上像鬼一般的面具。

    「我想跟姊姊一樣當巫女。」

    「那真好。」他笑道。

    那醉人的笑容深深刻在她的眼底,她脫口:「生病不好。我當巫女,照顧你。一直一直,只要你笑笑。」

    他聞言,心底滑過異樣的暖流,笑道:「好啊。」如果他的笑,能讓她開心,他倒是一點也不介意忍著病痛,對著她笑容滿面的。

    「等我喔,等我回來,都不能離開這里喔。」

    「嗯,不離開。」他哄她道。她年紀小,過了幾天就會忘了他,而他,還能活多久也沒個準,只是……她的語氣從面具后透出來,有些迷離,像是有兩個人在說話,必須細聽才知道。

    面具戴在她臉上,看不見她的表情,但知道什麼會讓她開心起來,他毫不吝嗇地露出迷人的笑顏,心中百般不舍,嘴里仍道:「告訴大哥哥,你叫什麼名字,好不好?」

    她用力點頭,軟聲說道:「我叫祝……」

    祝什麼,他聽不真切,一陣猛咳讓他又差點咳出心肺來,眼角見她遲疑一下便轉身離去。他想叫住她,后而一想,叫住她又有什麼用?

    她不是西門家的人,來此也只是客……只是個小孩而已,他心中惦記著這麼深做什麼?自小到大,他久病,以致少見外人,家中女子只有女婢,並無姊妹,那小姑娘只待了幾個時辰,他卻隱隱約約覺得待她的心態與待親人不同,有點心跳狂亂、依依不舍,想要留下她卻沒有任何的理由跟……本錢啊!

    突然間,胸口一陣疼痛,讓他直咳出聲,咳到了驚動女婢,兄長聞訊飛奔而來。

    「快去請大夫!大夫呢?大夫呢?」

    「大少爺,外頭有一攤血呢!」

    「血?誰的?混蛋!管它是誰的!快去把大夫叫來……不不,去把馬車拉出來,我背恩弟去比較快!恩弟,你忍著點!」

    他還能活多久呢?西門家的血脈將要斷在他這一代,他是早有心理準備了,只是好生對不起大哥他們。

    他的神智飄忽不定,似死非死,連他也搞不清楚了,也許,等他醒來后,牛頭馬面已在眼前了--

    他不知,方才那小姑娘的最后一句話成咒,讓他受盡病痛之苦,卻在未來的數年內,無法離世。








第1章


南京城茶餘飯后的話題很多。

    其中最令人津津樂道的莫過於城內兩大富豪聶家跟西門府。

    會將兩家相提並論,除了兩家在南京城內各為數一數二的大財主外,在家族背景上也頗有神似之處。

    比方,聶家與皇親貴族保持友好關系,曾在大明開國有功於朝廷,而西門家也曾功獻朝廷--只不過是由西門家的義子冒命換來;聶家家中兄弟多人,無姊妹,西門家中兄弟也多--除了西門恩外,其它兄弟都沒有血緣關系;聶家中有個自幼體弱多病的聶老四,而巧的是西門家中也有一個自小病到無葯可救的老幼--只是這老幼恰好是西門家中唯一僅有的真正血脈。

    聶家與西門家就好比是對影,無處不巧,直到幾年前聶家老四親自出門代斷腿的聶老三經營書肆之后,對影就被打破了;西門家的老幼仍要死不活地躺在床上--曾有人發下毒誓,親眼目睹西門家的某個義子就站在書肆附近,惡毒的眼光像要瞪死聶老四般。

    聶家,最近沒什麼話題可供人嗑牙閑聊天,自然地,南京城無聊的百姓便將話題轉向西門家--

    看看西門家里,到底是哪個義子會獨吞掉西門龐大的家產?

    說起西門家,就不得不提起一連串的不幸--自從十三代前,西門家突然間從多子多孫開始一脈單傳起來。初時,西門家的祖先們很單純地不覺有異,只當自已不夠努力,於是娶一堆老婆回家,夜夜奮戰,奮戰到死,還蹦不出第二個子兒來;后來幾代的祖先下場更慘,幸運點可以陪兒子七、八年再去見祖宗們,不幸點兒的,兒子才兩、三歲,老爹就一命嗚呼。

    上一代的西門老爺最慘,兒子還在娘親肚子里,他老人家就下去見閻王了。生出的兒子叫西門恩,像要結束西門家十三代來的「慘劇」似的,自出生就身體狀況奇差,每個大夫都說絕過不了弱冠之年,如今西門恩雖已過了二十以上,但外人從未見過他--換句話說,就是深鎖內院二十餘年,不是離死不遠,就是遭西門家的義子以久病為名,將他困在府里一輩子也見不了天日,好獨霸西門家的家產。

    「哦,原來如此啊,你說得真詳細……」

    「美姑娘……」上上下下地打量她。破舊的衣裳不知是幾百年前城內的流行,衣袖的尾端還有補釘,洗得干干凈凈的;懷里抱著舊舊扁扁的包袱,但看得出她身材姣好,而且……年輕美麗。小伙子的口水流了一地,與同伴施了個眼色,對她說道:「既然你對西門家這麼有興趣,西門府離這兒不遠,咱們兄弟倆好心,帶你去瞧瞧,你說好不好?」

    「好啊……不,還是算了。我在這里等人,我離開了,她們找不著,那可麻煩了。」

    「那有什麼關系?咱們兄弟倆啊,在南京城里算是地頭蛇,七拐八轉的路子在咱們的腳下,一會兒就到了。你不是想知道西門家長什麼樣嗎?那可跟現下你瞧見的房子完全不一樣呢。」

    見她遲疑地點點頭,兩個小混混心中大喜,連忙帶她拐進小巷里。她的打扮就像是鄉下小姑娘,與南京城里的繁華頗有格格不入之感,這種女子最好騙了。

    她好奇地東張西望,從一進南京城,就覺得一街一巷十分地眼熟,好象很久以前曾經來過--是她跟姊姊來過嗎?為什麼她連一點印象也沒?

    「請問……幾年前是不是有過巫女到西門家祈福?」

    那小混混回過頭,驚訝道:「你怎麼知道?七、八年前聽說是有找過城內的王師婆作法,不過沒有用,后來聽說有外地的巫女來了又走,西門家的人一直在找她呢--」行到巷中,忽然停步。

    巷極長,而且無人,兩個小混混忽然對看一眼,又擦擦口水,轉身向她說道:「美姑娘……咱們兄弟倆很久沒有女人了……你讓咱倆摸一摸、親一親,好不好?」

    她愣了下,后退一步。

    「摸一摸就好了,不不,再加親一下下,美姑娘,你的皮膚好光滑,眼下的小痣好性感,我已經好久沒有女人了……」他涎著笑。

    她望著他的笑容,脫口:「你在對我笑嗎?」

    「啊……是啊是啊!我當然在對你笑啊!」

    他在對她笑呢!雖長得小頭銳面,笑起來倒也真好看。她想道,不知道城里的人是不是都像他們一樣愛笑?見這一對小兄弟愈走愈近,伸手探向她扁扁干干的包袱。

    「這包袱,是我的。」她皺眉說道。

    「是你的,也就是咱們兄弟的,就像你的人,再一下下也會是咱們的了!」

    魔手抓向她的包袱,她彎身連避,跑向巷口。她的行動有些遲疑,像是每跑一步都停了一下,才到巷口時,后頭的小混混追上,一把抓上她的衣袖,「嘶」地一聲,衣帛裂開,破了好大的袖子,她心中暗叫不妙,頭皮忽地吃痛,飛揚的長辮被狠狠拉住,腳被人拐上,隨即翻滾在地。

    火辣辣的劇痛從臂上傳出來,一抹濕答答的,是……血?

    慘了!

    祝六、祝八、祝十必定恨死她了!

    「看你往哪兒逃!」

    「不要逼我!」她惱叫,心里薄薄的怨恨開始凝聚。「走開!」

    「鴨子都到口了,誰會走開?美姑娘,不怕不怕,我就來扶你了。」

    她瞇起細美的眼眸,忽然之間,龐大的黑影閃到她的面前,擋住那只魔掌。

    「光天化日的,在調戲良家婦女嗎?」男人沉聲說道。

    不理救命恩人,她迅速爬起來,轉身就跑。

    「西……西門老爺……」那兩個小混混同聲低叫。好不幸哪,怎麼遇見西門家會武功的主子了呢?

    西門笑很輕松地打昏他們之后,轉身瞧見那年輕的姑娘跑開,地上的包袱未撿回去,他正要喊住她,忽地看見對面王師婆押著一名漢子。

    他認出那漢子正是為西門家的米行做事的小張,職位雖低,但每天生龍活虎的,充滿熱心,只是這幾日聽下頭的人說他連事也不做、老婆也不理,成天不知道在哪兒鬼混,找不著人。

    那胖胖的王師婆大聲說話,仿佛要讓所有人知道:「張嫂子,你放心!他交給我,我準把附在他身上的鬼給驅出來,有我南京城的王師婆在,沒有問題的!」

    有鬼附身?

    西門笑心中訝異,隨即瞧見那小張撞上先前他救的那年輕小姑娘的縴肩。

    他直覺脫口喊聲小心,忽見那小姑娘不經意地側身與小張對視。

    從小姑娘的側面望去,十分年輕美麗,但在他眨眼之間,突見她眼睛張得好大,細長到瞇瞇線的眼眸暴裂,黑白極為分明,像要凸起,嘴唇血紅上咧到耳際,蜜色的臉龐化為數年前他曾見過的鬼臉……

    他瞪著她的嘴巴張開,好象說了一個字,他聽不真切,只覺耳邊一陣吼聲,從她喉口噴出一股強氣來,正中小張的瞼,然后,小張立刻像被千石壓身,模糊的鬼影被震離他身上,王師婆卻渾然不覺方才發生的一切,押著小張走了。

    「我的天……」他再定睛一看,那小姑娘頭也不回地拐進另一條街跑了。

    沒有人發現方才她的臉……像鬼嗎?

    還是自己錯看了,先前只是幻覺?

    「可是……她那張鬼臉好眼熟,在哪兒看過?」應不是幻覺,他雙眼自幼能見一些模糊的影子,只是從未像這次見過的可怕清晰,那小姑娘莫非也被鬼附了身?

    方才是鬼嚇鬼?

    他一頭霧水,瞧見地上有她的包袱,包袱露出一角很眼熟的東西來,他蹲下拾起,隨著那一角,露出全貌--

    「是面具……」這面具長得跟她的鬼臉一模一樣,打開他很久之前的記憶。他恍然大悟:「是祝氏一族的鬼面具?她是祝氏一族的巫女?」

    找了這麼多年,終於讓他找著了!

    很少有表情的西門笑露出極度的狂喜,低叫:「恩弟有救了!」

    拐了一條街,說是走在陌生的街道里,不如是依著自己模糊的印象--

    真怪,她從來沒有來過南京城啊,難道……真的是帶她來過?

    模糊的印象讓她走向一楝大宅前,正奇怪為何有好幾名姑娘站在小門前,后來才知道那是新買的丫鬟。她會知道是因為她才走近那些跟她穿著很像的姑娘們,小門就突然打開,有個老頭子趕著她們進去,嘴里說著西門家規矩一向嚴謹,絕不容私什麼的。

    這麼巧?

    進了西門府,她隨機掩身,一見那老頭兒帶著一堆姑娘離去,她立刻背著他往另一個方向走。

    愈走愈偏僻、愈走愈奇怪,遇見分岔兩條路,她毫不遲疑地往左邊而行。

    「奇怪,我好象來過這里……」

    眼前的銅門半掩,卻沒見半個家仆丫鬟經過此地,她的心漏跳一拍,東張西望,想要找門口先跑出去,等祝六她們來之后再說,但雙腳卻不聽意志地側身走進銅門之內。

    銅門之內,一樣無人。

    「姊姊說,走這邊,會遇見一個一直咳一直咳的人,在哪里呢?」

    她驚跳起來,立刻轉身,不見任何人。她撫著心口,張大瞇瞇眼,低叫:「我的天啊,這里有鬼嗎?那聲音……好象是個小女孩……」而且很像她小時候的聲音呢。

    不怕不怕,她不像姊姊是巫女,可以看見三界鬼神。從小到大她連個鬼都沒見過,應該……不會很不幸地在此遇鬼。

    她咽了咽口水,走進熟悉的拱門內,樹枝打上她的瞼,她慘叫一聲,搗住疼痛的臉,瞇瞇眼看見花開滿枝。

    「有花!」她喜道。順手摘下一朵盛開中的小白花,心臟的跳動突然又變得極快,好象這樣的事她曾做過。

    她抓抓有些亂亂翹的頭發,咕噥道:「真怪……」

    忽然之間,聽見一陣輕微的咳聲,她驚得跳了起來。

    「是……誰在咳?」真有人在咳?那咳聲不斷,心雖驚,腳步卻不受控制循著咳聲往前走,來到一間房前。

    窗子半掩,她搗著疼痛的瞼,小心地往窗內偷瞧。

    「啊,找到咳咳的人了。」童音忽起。

    她見怪不怪,當作沒聽見。窗內,有個人坐在床上,咳聲像是從他嘴里發出的,他是側躺著,床幔微微遮住他的容貌,只見他在翻著書,慢慢地看著。

    翻著書的手……好白、好瘦,幾乎可以見到骨頭了,青筋凸起,丑不堪言,像是一層極薄的白皮包在骨頭上了。

    莫名地,她的心臟狂跳起來。

    這就是西門恩吧?

    這就是祝六她們嘴里說一定要害死的西門恩吧?

    明明沒有看見他的臉,心里就是知道他是西門恩。為什麼?是那看起來好單薄的身子很像是她們嘴里篤定離死不遠的西門恩嗎?

    「好高興,好高興!找到了!」

    「別叫了!」她惱道。

    「誰?」房內的人輕訝,十分緩慢地坐起身子來,從床幔后露出他那張臉來。

    她瞪著那張……好可怕的瞼。

    那張臉瘦到只剩骨頭,就像是他的手一樣,只剩一層薄薄的白皮包在臉上;雙眼隱約看出眼形好看,但如今深陷,像兩個大黑洞;唇無血色,白色的皮膚上蒙上一層死灰。如果有人告訴她,眼前這男人再兩天就死了,她一點也不會驚訝。

    「怎么了?是霍總管帶回來的丫鬟嗎?」氣若游絲的。他的話聽起來病懨懨的,卻十足地和氣。見她捂著臉,不答話,他露出微笑道:「是不是迷路了?我告訴你路子,你出園之后,往右邊走--」

    他在笑耶!「你……在笑嗎?」

    他微楞,答道:「我是在笑。」他知他自已早病入膏盲,笑起來很可怕。

    「你在對我笑嗎?」她驚奇地問道。

    他又是一楞,這次發楞的時間較久,一雙眼睛直瞪著她。曾經……也有人用同樣的驚奇問過同樣的話,讓他永遠不忘。

    「我是在對你笑……」他柔聲說道。忽地瞧見她的臂上少了一截袖子,上頭還沾著一道血痕。他吃了一驚:「你受傷了?」

    這傷看起來不輕啊,怎麼霍總管沒有為她先治傷呢?

    他瞧見桌上有布巾在,遲疑了下,向她招招手,微笑道:「小姑娘,你進來,我幫你包扎傷口。」他早就失去冒犯一個姑娘的力氣,就算整楝宅院的人發現她在他房內,應該也不會對她的名節有損。見她好奇地走進來,心里有些微訝她連一點矜持也沒有,連忙道:「不要關上門。」

    她點點頭,走進房內。

    「桌上有白布,你搬張凳子過來。」他撇開頭咳了幾聲,等他回過頭時,她已坐在他面前。

    他微微笑著,緩慢地想將白布撕成兩條,撕了幾次卻沒有力氣。

    她見狀,說道:「我幫你。」

    她一把就撕了布條,力氣比他還大。

    他點頭致謝,隔著自己的衣袖抓住她的手臂,開始清起傷口來。

    「小姑娘,你在院內跌倒的嗎?」看起來像是硬石子划過的傷口,怎麼她一點都不怕疼?這道傷口從手肘滑到快手腕的地方……他暗暗瞧見她的手腕處有一塊好丑的干痕,像被咬過一樣。

    他微微皺眉,記下若遇上霍總管,要他去取無疤葯膏給這個小丫鬟用。

    「每個人都怕我流血,你卻注意到我有傷口。」心里滑過奇怪的暖流,卻不知該如何形容。

    族里每個人,一見她流血,就倉皇逃走,除了姊姊外,就剩他不怕。這種被人包扎、問疼不疼的經驗是頭一遭,連姊姊也不曾有過。

    是城里的人都像他這樣嗎?還是他比較特別?

    「這麼大的傷口,誰都會注意到。就連你自己,都會感到疼,不是嗎?我幫你包好了,血也止住了,待會你一定要去跟霍總管要葯,姑娘家留傷不好看。」他輕輕笑道,抬起頭看她一眼,隨即呆了呆,一時之間竟說不出話來。

    她的臉,好眼熟啊--

    方才她捂著臉,沒有仔細看,現在才發現她美麗的臉形,很像他記憶中的小女孩,她左眼下的痣就長在同一個地方,淡淡小小的,卻惹人憐愛……天啊,是同一個人嗎?

    被他幾乎無禮的瞪視,不知道為什麼,她的臉微微熱起來。

    「你……你……」連咳了數聲,差點問不出話來,等到氣喘回來了,他才心顫地問道:「你姓祝?」

    她訝異:「你怎麼知道?」祝六她們的仇人好強啊,連她姓什麼都知道。抓著她手臂的力道愈來愈緊,讓她暗暗嚇一跳,覺得他好象快把全身力量用盡了,而且他似乎渾身在發抖。

    他忽地瞧見她衣襟里露出一朵白色的小花瓣,啞聲說道:「花……送給我,好嗎?」

    「花?」她被他熱切的眼神嚇到,很認命地拿出那朵被壓得扁扁的小白花。「你要就給你……」這朵花,雖在他家摘下的,但摘下了,就是她的了啊,他眼這麼尖。

    他慢慢接過,楞楞地注視這朵扁扁的白花,哺喃道:「給花,就笑笑。」他盯了好一會兒,才抬起頭,低啞問道:「你……你叫祝什麼?」

    「我叫祝……」

    祝什麼?他又聽不清楚了,因為痛的喉口讓他再度咳了起來,咳得又凶又猛,就像當年一樣--

    「別……」他緊緊抓住她的手臂,不顧自己咳到快昏厥,只知道用力地抓住她。

    他的手掌像骷髏,若要使勁掙開,其實是可以的。她見他咳得快死了,心里不禁想道,若是他死了,不知道祝六她們是不是會發狂?

    等到她發現時,已經在拍著他的背。他的背好單薄喔……這種人,怎麼還活著呢?好象在拍著一具骨頭而已。

    「我……我去找人來,好不好?」

    「別……別走!」他氣喘如牛地說道,額面上的汗珠不停地冒出,白唇直顫抖,想要努力忍住咳聲。「告訴我……你叫什麼?」

    她叫什麼,有這麼重要嗎?他又不是巫師,不能詛咒她吧?

    他微微側過臉望著她。大到驚人的眼眸十足駭人,若是在夜里突然見到他,必定會以為是一個好可怕的鬼,但此刻他的唇邊勉強露出微笑……他在對她笑嗎?明明他痛苦得要命,不是嗎?

    為什麼還要對著她笑呢?

    「別怕……咳……我不是有心要嚇你,只是想知道你的閨名而已。」

    她迷戀地望著他一直沒有收起過的笑容,不由自主地輕聲道:「我……我叫祝十五。」

    好奇怪,明明天是涼的、也有風,為什麼她看著他的笑顏,臉龐不只會發燙,連心跳也快到連自己都要有些頭暈了--

    「你真是胡鬧。明明說過不能吹風的,怎麼不關好門呢?若不是阿碧送葯過來,及時發現,你不是要活活嚇死我們嗎?」

    「笑大哥,生死有命。諸位兄長們長年為我求來各地奇葯,我能活到今日,也算是奇跡了。」

    「奇跡?」西門笑的聲音微微激動起來:「你說的是。上蒼要給奇跡,才會先讓我在街上遇見祝氏一族,連你在府中也能遇見她。」

    「她……還沒走吧?」

    「我怎會讓她們走?」

    「她們?」

    「恩弟,我先遇見祝姑娘,后來又在大街上巧遇祝六、祝八跟祝十,她們都是祝氏一族的巫女,你一定有救了!」

    「六、八、十……十五……」

    「你是覺得哪兒奇怪嗎?祝八姑娘說當年救你的巫女與其它姊妹不幸意外,但還有這四個姊妹,你不用怕。」

    「笑大哥……咳咳,你幫我拿那面鏡過來,好不好?」

    就算西門笑覺得奇怪,也沒有多加詢問,將西門恩不曾照過的銅鏡舉到他面前來。

    「我……看起來很丑吧?」

    「怎會呢?」聲音中連點訝異都沒有,只是靜靜地搜尋西門恩的表情。「現下你只是病了,將來你會是咱們兄弟里最好看的那一個。」

    「我病了……咳咳,一直是病著,一直是這樣的,我怕再病下去……再過個幾年,我會更可怕……難怪,她好象認不出我來……」

    「恩弟,你喜歡祝十五?」不過幾個時辰,怎會讓恩弟付出真心?啊,是了,恩弟所見女子極少,能相談的更幾乎等於無,恩弟巧撞祝十五,依祝十五的貌美,自然……腦中迅速翻轉,心中已有了計量。

    「笑大哥!你不要!」

    「不要什麼?我是要端葯給你喝呢。」

    「不不,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我一點兒也不喜歡祝十五……你別要硬將她湊合給我,我只是……」

    夜風涼涼,接下來的話不必聽啦。

    肥肥胖胖的身軀從窗下偷偷跑出園外,中途雙腿無故一軟,呈大字型地趴在地面上,恨恨地低叫:「祝十五,你又受傷了!有你受的了。」

    她努力翻起胖胖的身軀,以快走的方式走回暫居的院里。

    敲了幾下,她自行打開門,隨即將門關上。

    屋內,沒有光,只有從月亮透過紙窗的淡白光圈。

    「十五睡了?」胖胖的祝八壓低聲音問道。

    祝六面不改色,指指躺在床內側的身影,道:「剛才她不小心划破了手指,我叫她上床,點了她睡穴,防她三更半夜醒來。」

    「太好了!」祝八瞇起眼,得意地笑道:「我終於找著法子了,咱們可以光榮地回祝氏一族,順便解決惡靈的糾纏。」

    她摸摸自己扎著繃帶的額頭,心里好恨。她就知道下午她莫名其妙遭惡人搶劫,還重傷頭部,就是因為祝十五流了血……還好祝六懂點武,及時帶她脫身,要不然她就會像其它姐妹一樣死於祝十五的手上了。

    「那個像鬼一樣的男人,喜歡她呢。」祝八道。

    「像鬼一樣?」

    「就是咱們祝氏一族的大仇人,西門恩啊!」祝八笑得連貝齒都在月色下閃閃發光。「本來我只是想瞧瞧西門恩好不好對付,想看看西門家的義子是不是早就想獨占家產,干掉西門恩。我只是在窗口戮了個洞,真是嚇死人了,西門恩那張臉……想來就發抖。」

    像要附和自己的話,祝八可愛的身子一直在抖啊抖的。一回想到那張像骷髏卻還沒死的臉,真佩服極他自己竟還能攬鏡自照,不怕活活嚇死自己嗎?

    「你怎麼能確定他喜歡祝十五?」話不多的祝十忽然問道。

    「任誰在場,都能聽出來的。」祝八酸酸地說:「他不是祝氏一族的人,自然不知道她的身分,而我們,都忘了她已經不小了,除了眼下的痣,她長大后跟大姊長得一模一樣,在西門恩的眼里,她只是一個美麗的少女。我猜,西門笑明兒個會先探探咱們的口風。」

    「我也猜,你肚子里已經有好計策了。」祝六說道,看了床的內側一眼。

    圓圓胖胖的祝八得意地點頭,道:「當年大姊沒做完的事,現在我們為她做完,祝氏一族會因此再度接納我們的。西門家絕料想不到一脈單傳全是當年祝氏一族的所作所為,現在我們趕盡殺絕,絕了西門家的后,以后世世代代的祝氏巫女都不用再詛咒西門家了--」頓了下,她的聲音壓得更低,像怕祝六的點穴功夫不佳,讓祝十五隨時會醒來似的,低聲說道:「我們姊妹會被趕出族外,不是因為大姊死了、我們沒有用,而是他們怕惡靈;我們不敢甩掉祝十五,正是搞不清楚她流了血,死的究竟是親人還是靠近她的人……所以,我心中想了個法子可以一石二鳥,一來可以榮耀地回族里;二來也可以擺脫她這個惡靈。我們可以騙西門笑說,大姊雖死,但祝十五是巫女……」

    「她不是。」祝十說道:「沒有人是了。」

    「我知道,但西門家不知道啊。」祝八真不知這死腦筋的祝十到底是哪個爹生的,一點也沒有她的聰明。「為了保住西門恩的命,祝十五可以嫁給他,一輩子鎖在他身邊……呵呵呵,好妙好妙,到時,讓我們看看,祝十五流了的血,會轉到誰的身上去?那時她最靠近的人是西門恩、最親近的人也是西門恩,西門恩會死在她的手下,我們就能回去了。」

    祝六與祝十齊望著她,前者問道:「你……要怎麼說服祝十五?」

    「這需要說服嗎?她不是也想要當巫女?她跟十妹一樣,奢想著成為巫女,咱們就拿這個來誆她,只要她暫嫁給西門恩,只要她害死西門恩,咱們就可以回族里告訴大家,是祝十五用巫術咒殺他的,那時,她就是祝氏一族的巫女啊。」

    「祝氏一族的巫女會是我。」祝十認真說道。

    「不就告訴你,那是騙她的嗎?等我們一確定她流了血,不會害死咱們就跟害死其它姊妹一樣,我們立刻找機會離開西門家,先在城里找地方住下,一等西門恩的死訊,就回族里。」

    祝十聽了,滿意地點點頭。

    「我要睡了。」祝六說道。走到床前,又看動也不動的祝十五一眼,便翻身睡在外側防她半夜滾下去。

    「我太激動,怕睡不著呢。」祝八眉開眼笑,圓胖的身軀跳上另一張床。啊,自從被趕出族后,就再也沒有睡過這麼軟的床了,她眼一閉,立刻就夢見了周公。

    冷冷的夜,黑黑的屋子里,祝十詭異的歌聲,清清冷冷、低低地飄著--

    頭一個是巫女,中間的是普通人,最后一個是惡靈,血就是詛咒,帶來不幸跟痛苦,記得,不流血,保平安。

    月光照在床上,祝六睡的那張床內側對著窗外的月圓。

    窗,是開著的,祝十五瞇瞇眼張得大大的,一直一直望著白白的月亮,不肯合上。
逢甲住宿推薦逢甲住宿台中旅店逢甲日租台中住宿台中逢甲民宿台中民宿台中一中住宿台中便宜住宿台中青年旅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