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土地公爺爺

shareonce 發表於: 2016-4-26 11:56 來源: ADJ網路控股集團


我爸媽工廠位在湖口的一堆農田之間,整堆稻田中只有我們和我們右手邊的兩家公司,左邊則是竹林,竹林後面有一間小土地公廟。

那間土地公廟在那邊多久了,我爸媽完全不知道,也因為本沒有信神,所以也沒有特意去參拜。後來我爸媽因為公司股東鬥爭的緣故,離開公司了幾年,直到96年才又再被請回去。

要回去那樣的環境,是個我母親超級不願意的事情,所以那時候媽媽特地去新竹的竹蓮寺抽籤問觀世音菩薩,菩薩給了指示是說,再等一年回去,會好多了,現在回去會很慘。可惜我爸完全的鐵齒,又很愛面子,所以硬是在那一年回去了。

回去之後,真的是災禍連連,光是一連串的車禍,就賠掉百萬以上,員工還有人生重病,甚至到了最後,我母親自己都出車禍,讓她嚇得好幾年不敢開車,整個公司一片愁雲慘霧。(最可惡的是,那些原本把公司搞慘的股東,卻可以順利脫身,還把公司的客戶帶走,自己在外面成立新公司)後來不知道是誰提議,說去拜一下公司旁邊的那個土地公吧。

神奇的是,真的每個初二、十六有拜拜,就不會有車禍,只要一忘記去拜,就會出大小問題,靈驗得不得了。有個朋友,她也覺得拜土地公很靈驗,每次要送養貓咪,去求土地公幫忙,都可以順利送出。

這其實只是開端,這個土地公在我人生裡面,佔了很重要的地位,一直到現在,因為他還有另外一個身份,就是我的曾外祖父。
我的曾外祖父便是我們公司旁邊的土地公這件事,其實我一開始也是半信半疑,因為這真的太巧合了。

不過想想也很正常,我曾外祖父還在世的時候,在湖口、竹北這附近,是個小有名氣(根據族譜上寫的)的中藥商,醫術也頗精,據說他以前常會偷偷把家中的藥拿去賑濟窮人,所以常被老婆罵。

爾後他很早就死了,根據我外婆所說,他是有天吃完飯躺在搖椅上睡覺的時候就死掉了,而且還是笑笑的死去,這應該算是一種善逝吧!這樣的人在自己的居住地被封為一個小土地公,也不是很不合理的事。

在我踏上與另外一個世界接觸之路以後,我便陸續接收到他的消息,也因此才會去求證,最後得到了這個讓我感到溫馨的答案。
我父親其實是一個很鐵齒到有點讓我很痛苦的人,他常喜歡說:「人要人的道理,神若是神,那就要照顧人。」然後就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做。

我其實不懂他的邏輯,按照他的邏輯就是,我要做啥就做啥,有神就要會照顧我,而不是限制我做這做那,但是,神若要照顧你,便是要阻止你做笨事啊!唉!

其實,96年那次如果他不堅持意見,而是聽觀世音菩薩的意見,晚一年回去,那連續的車禍便是由「陷害我們家」的那群股東承擔,爾後,我們要回去,或是不回去,都不會因此虧損那麼多,導致剛剛站起來的家再度陷入負債的困境。

我們一直都很感謝我們工廠旁邊那個土地公,雖然廟很小一間,但卻給了我們很多的幫助,而在得悉這個土地公便是我媽媽的祖父以後,我們自然更加的高興。

很多人大概會覺得我稱呼祂「土地公爺爺」是一個不精確的稱呼,但是祂真的是我爺爺,應該說在去年我經過了特殊的儀式,認他做祖父,因為祂雖然是我媽媽的爺爺,但是卻跟我「同姓」,而為了某些特殊緣故,所以神讓我認祂做了祖父。

這個土地公爺爺是六家這邊林氏望族的小孩,但是過繼給了當時「斷傳」的魏家,所以他是林氏血脈但姓魏,所以我爸媽雖不同姓,卻其實都是「林氏」子孫。

不過,這好像不是重點。

我第一次知道祂的存在是從我母親那邊聽來的,那時候我對另外一個世界的認知,還很接近零,而且也不知道家中工廠旁的土地公便是祂。所以那時候只是單純聽到「外曾祖父的軼事」而已。

就是那個關於他常偷偷送藥給沒有錢的病患然後被老婆罵的故事,還有就是他的脾氣很好,都不太會生氣這樣子。

爾後,當我踏上這條路,開始在夢境裡面接收到大大小小的資訊,就陸續的得到了關於土地公爺爺的消息。我有一天夢到自己走進了一家中藥行,裡面藥行的老闆和幾個在學中醫的人談到了土地公爺爺,說起他在當時是個醫術不錯的醫生。又曾夢到外婆告訴我,當年台灣發生瘟疫的時候,土地公爺爺救治了不少人,因此有這個功德得以成為土地公。(註一)

總之,我接受到的消息便是,土地公爺爺在生前乃至死後,都一直的在學習醫術,所以醫術很好,也因此在我踏上從另外一個世界得到資訊,開始學醫的路之後,祂便成了我的老師之一。

大部份時候,我都是從夢裡面學醫,所以在平常醒著也不會真正聽到土地公爺爺的聲音,比較特別一次就是我去年七八月去大陸昆山,父母的工廠的時候,發生的事。那時候我暫時的放棄學醫這件事(或者說改由另外一種很特殊的形式去被教導),所以一度我覺得,神與鬼似乎都開始離我遙遠。

在昆山的時候,其實我們沒有去特別拜神,而且我也不覺得土地公爺爺可以跨海來到大陸去照顧我,所以完全的把祂拋在腦後。(也不是不理祂,而是當時真的不知道這種事居然還可以跨海的)
直到有一天,我夢到一個白鬍子土地公跑來找我,特地告訴我「紫竹路」三個字以及傳達祂擔心我的訊息,才開始再次跟土地公爺爺牽上關係。紫竹路是大陸工廠那邊附近的一條路名,我當時心裡頗感迷惑,只好將信將疑的跟母親和大陸那邊的幾個員工想辦法去找找,哪邊的廟有在供奉土地公。

結果在一條叫做模具路的路上,找到了一個禪院,裡面真的有供奉土地公,而更扯的是,裡面供奉的土地公真的跟我夢裡面的超像,那把白鬍子超長,超明顯。而那條模具路實際上就是紫竹路的一條分支巷弄(那條模具路有夠短,是因為那條短短的路上全都是「模具」公司而得名)。

爾後我們便把土地公爺爺迎回了工廠。(註二)

而在迎回工廠的那一天,安頓好神像以後,我在工廠的菜園裡面摘番薯葉。摘到一半,忽然聽到一個男生的聲音說:「大花旋風草」。(註三)

我愣了一愣,然後看了看手中的番薯葉,心中想:「是這東西叫做大花旋風草?蕃薯葉還會有花?還是大花?」

我相信番薯很多人看多了,番薯葉也吃多了,但是看過番薯葉花的,大概不那麼多了。當時我問了不少在當場的人,很多人第一個
反應是:「番薯葉會開花噢?」

的確,我們工廠菜園裡面種番薯葉種超久,就是看不到有開過花。因此我趕緊跑回房間去拜google大神。果然,番薯葉真的會開花,而且它跟牽牛花還是同科的植物,都是旋花科,番薯葉的花跟牽牛花超像的。

這件事,大家都嘖嘖稱奇。而更奇的是,這件事發生沒有多久,我們工廠的番薯業就開了兩朵花,很漂亮。

註一:如果,一直把夢當夢,那就會失去了跟另外一個世界溝通的安全管道。我曾經說,正常人,陰平陽秘,陰陽平台非常和諧,所以不太容易「接收到另外一個世界的資訊」。這是一個「天」、「人」,「陰」、「陽」自然分開的高牆,如果在平素之間,就可以任意地聽到、看到、感知到另外一個世界的資訊,其實象徵著身體不是太平衡。

但是,天人之間有個過渡帶,那個過渡帶就是當你暫時是「死人」的狀態之時。對啊!就是睡覺的時候。你在此間睡,便在他處醒,這是一個安全通靈的機制和底限。所以西醫和現代醫學、科學一直把夢境只當「夢」,甚至把夢「汙名化」,認為夢多的人心理脆弱云云,這真的會把科學的領域就此僵鎖在一個永遠只是破壞自然的地步。

從踏上這條與另外一個世界接觸的道路開始,我的每個夢,我都很重視,因為夢境的開始,是「開藥」救治我的母親,所以,我常會在夢中聽到、看到關於醫學的資訊,然後就得趕緊醒來做筆記。
註二:可是那時候用的是門神關公的神像,Orz。

註三:大花旋風草這個名字其實很貼切的形容了番薯葉,但是在網路上,是找不到這種資料的。(起碼我剛剛又google了一下,除了我自己的blog以外,沒有人稱呼番薯葉叫做大花旋風草)

我的經驗大多是過去式到現在進行式,而不是一個照面,一個偶然,都是像日常生活那樣的「長度」,所以看經驗的人,只好當作鍛鍊眼力吧。至於蕓薹夜話還是會繼續寫,可能過兩天會貼吧,因為有些地方實在很難寫。




以上文章經同意轉載於蕓薹網

[]









逢甲住宿推薦逢甲住宿台中旅店逢甲日租台中住宿台中逢甲民宿台中民宿台中一中住宿台中便宜住宿台中青年旅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