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驚心趕屍夜

simon81620 發表於: 2016-5-23 08:54 來源: ADJ網路控股集團


驚心趕屍夜

刘宏民本是湘西青镇的一个孤儿,十岁那年在山上跟一群野狗抢兔子,被愤怒的野狗破了相。幸好有个赶尸人路过救了他,并收留了他,教会了他赶尸的绝技。
  这是民国十三年,湘西地面上土匪横行,与当地的驻军对着干,冲突时有发生,几乎天天死人。刘宏民的生意也是异常红火。
  这天天刚擦黑,有人来找他,来人是个膀大腰圆的汉子,自称李七。李七是鸡公山上的土匪头子,据说是杀人不眨眼的。不过,做这活做久了,再凶的人在刘宏民眼里不过就一具可以喘气的死尸而已。他淡淡地说:“原来是七爷,不知找我有什么事?”
  李七皱着眉头说:“找你还有什么事,当然是冲着你的手艺来的。”他告诉他,不久前他带着几个弟兄到县城来探听军情,不想还没进城,就被人认出来了,结果跟官兵打了一场,混战之中,手下的五个兄弟就全死了。这不,就来找他把尸体赶回老家了。
  到了席龙山上,刘宏民看到了那几具尸体,个个都是血肉模糊的。他拿出几颗小药丸,一一放在尸体的嘴边,跟着,猛地一拍,尸体的牙关就松开了,药丸掉到嘴里。然后他又拿出几张黄符贴在他们的额头上,跟着拿出几个黑布袋将他们连头带身子兜起来。做这一切的时候,他的嘴里都在嘀咕着咒语。半响,他拿出酒来,猛吸一口,然后喷在尸体的身上,一声断喝:“还不起来,跟我回家!”
  说来奇怪,那本已没有生命的尸体此刻竟然像复活了过来一般,关节僵硬地站了起来。一路行走,不知走了多久,眼前出现了一间小茅屋,深藏在树木草丛中,显得说不出的诡异。这就是湘西一带特有的死尸旅馆。刘宏民熟门熟路地领着尸体们进过去。门没有栓,轻轻一推便“呀”一声打开。
  一个瞎眼的老头正在吃饭,听见了动静也不开口,默默地起身走到后室中去。刘宏民让那些尸体进屋来,各自面朝墙站好,然后,自个儿在锅里舀了一碗饭吃了起来。
  李七还从来没在这种地方停留过,一身的鸡皮肉都竖了起来,他啐了一口说:“妈的,晦气!”连饭也不吃,就跑到屋里去睡了。等刘宏民来的时候,他已经打起了呼噜来。
  等到刘宏民发出呼噜声的时候,李七却睁开了眼睛,他仔细地听了听他的呼噜声,确定他不是假睡,这才一骨碌爬起来,来到了外面。
  一盏豆大的油灯被挤进屋来的风吹得东倒西歪的,五具尸体直愣愣地站着。李节突然扑哧地笑了起来,说:“你们装得还真像,好了,他睡着了,你们歇口气吧。”话音刚落,就见那些尸体一起动了,纷纷揭去身上的黑布,这哪是死人,分明都是活人!
  “真累,要不是为了货,老子才不干呢!”
  “就是,真累!”
  李七忙让他们安静一点,别把刘宏民吵醒了,又说:“货都还在吧?”
  “都在。”跟着那五个人掀开衣服,袖子,裤管,这些地方都紧紧地绑着一些油纸包。李七松了一口气说:“这就好。我说吧,这是个不错的主意。”
  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李七不仅是土匪,还是个大烟贩子。贩卖烟土的利润非常大,他急需钱来补充军需。本来这活都是手下的兄弟做的,可最近驻军不知吃错了什么药,严查贩卖烟土,一旦查获,烟土没收,人枪毙。他的好几路人马都这样遭了殃。没办法只有亲自出马。
  他是土生土长的湘西人,知道赶尸人通常都是不走大道走小道的,整个湘西的小道都在他们的脑子里藏着。小道没有关卡,再说了,就是有,谁会去把搜查死尸呢?于是就让五个手下吃了一种可以暂时假死的药,等到刘宏民做完法,他们已经醒来了。都是湘西人,自然见过赶尸的场面,学着尸体走路的样子走,还真把刘宏民给骗了。
  李七来到外面,噘起嘴巴“咯咯”地学了几声猫头鹰的叫声,顿时从黑暗中又蹿出五个人来,他们各自把罩着尸体的黑布袋套在自己的身上,然后站在墙边。而原来的那五个人潜入了黑暗之中。
  这时天已微明了,李七也去休息了。
  到了晚上,刘宏民这才睁开眼睛,继续上路。
  走了一夜,等到天边的启明星亮起来时,刘宏民又在一家死尸旅馆停了下来。等他睡熟之后,李七去叫手下休息,“好了,你们赶紧撤下吧。”然后又来到外边叫那几个人进来替换。等他们进屋来后,却看到他们还没有把身上的黑布袋脱掉。李七笑了起来,说:“妈的,未必你们还当死尸当上瘾了!”就去拉他们,没想到一拉,那人也应声而倒。李七忙把他的布袋脱去,一看,吃惊得叫了起来,人还是那个人,但却已经死了!愣了愣,又去看其它几位,也都是一脸煞白,没有气了。他们面面相觑,猛地李七一拍桌子,骂道:“一定是他干的!”正要冲进去杀了刘宏民,又停了下来,货还在,这是最主要的。人死了也好,正好不用替换了。等到了鸡公山,再去找他算帐。
  想到这,他拦住要去找刘宏民算帐的几位,把想法对他们说了。前面是李团长的地盘,李团长是查烟土查得最厉害的一位,四处都设了卡,如果没有刘宏民的带路,他们是不可能走得出去的。听了他的话,几位冷静了下来,点了点头说:“也只有这样了。不过,这真邪门,我们一路跟着,他都好像没怎么地,他们怎么就会死了呢?”
  “大家各自小心了!”李七心里也有点毛毛的,但干这行本来就是把脑袋栓在裤腰带上的活,做什么事不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呢?
  到了晚上,刘宏民继续赶路。路非常狭小,也非常隐秘,甚至根本就不能叫作路,只是可以供双腿落地而已。但他对这条路显然非常熟悉,走得很轻松。李七看着那五个已经死了的弟兄,心里不停地在咒骂着他。但不管怎样,走过了这一段路,就到了他的地盘,算算路程,也就这一夜的事。
  寂静的夜里只有刘宏民手上的铃铛在响着,谁也没想到,就在这时,突然从林子里蹿出一队人马来挡住了去路。李七以为是遇到了同行,正要上去攀交情,借着月光一看,妈呀,都是带着大盖帽的,遇到官兵了。
  官兵中一个看来是当头的人说:“妈的,倒霉,本想在这埋伏抓个贩烟的,谁知道撞上赶尸的了!”刘宏民上去道:“长官,路遇赶尸,怕不吉利啊!”
  “谁说不是呢,”当头的不停地啐着口水,连叫倒霉。
  刘宏民小心翼翼地说:“那么我们……”
  “走吧走吧!”当头的忙挥手。
  刘宏民连道谢谢,就赶着尸体走。官兵们纷纷让道,他从他们让出的路中走过去,快要走过时,突然之间,一具尸体竟然“扑”地放了一个屁。官兵们一听,吓得连枪也拿不稳了,等回过神来,又端起枪来,做好了放枪的准备。官兵头也拔出了手枪走过来,问道:“没听说过死尸还会放屁的,说,你们是什么人?”
  刘宏民也愣住了,回头一看,五具尸体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六具。
  这多出来的那具会放屁的尸体当然就是李七了,他看到情况不妙,就赶紧拿出早就备好的黑布袋罩在了自己的身上,谁知道实在没憋住,竟然放了一个屁。知道露馅了,忙扯开布袋,拔出了枪来。
  这一看,愣住了,他看到了那几具尸体此刻竟然像是有生命一样,追着官兵们跑,追上了就用白森森的牙齿咬住他们的脖子,好像吸血鬼一样。官兵们被追得四散而逃。那个当头的还算有点见识,叫道:“大家别乱跑,打死那个赶尸的!”
  顿时枪声四起,刘宏民的身上中了无数枪,他一倒,尸体也就没人驱使,都立在了那。这个时候,李七的弟兄们赶来了,跟官兵们混战起来,官兵们不知来了多少土匪,无心恋战,打了片刻,撤了。
  李七扶起刘宏民来,他还有一口气在。李七不解地问道:“兄弟,你为什么要帮我?”刘宏民笑了笑,说:“我虽然是跟死人打交道的,但我同样也是个人!”他说七八年前,他去酒馆打酒喝,谁知那酒保一看到他的打扮,就说他们这不招待赶尸人。他就与他争执起来,后来那酒保竟然叫了几个人来将他暴打一顿,幸好这时李七路过,出手救了他。李七是头一个把他当人看的人,他发誓一有机会就要报答他。那天李七叫他去赶尸,他早就看出他们是假死的了,但他想李七这样做一定有理由的,就没揭穿。后来在死尸旅馆里听到了他们的对话,知道他是贩烟土,但也没有揭穿他。刚才见他有难,就驱赶尸体帮了他,也算是报了恩。
  李七早就把救他的事忘了,听到他因为自己偶尔做的一件好事而牢记住他,羞愧得说不出话来。刘宏民又说:“他们都没死,过几天就会醒来。”有经验的人都可以看出来真死人和假死人的分别,假死人一路行走被人发现的可能性太大,所以他干脆给他们吃了药,让他们变成真的“死人”。
  “唉!”李七抱着渐渐冷去的刘宏民仰天长叹。从此后,李七就在土匪中消失了……
逢甲住宿推薦逢甲住宿台中旅店逢甲日租台中住宿台中逢甲民宿台中民宿台中一中住宿台中便宜住宿台中青年旅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