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第一次被附身的感覺(好友經歷)我在場

Louissai 發表於: 2016-5-23 08:54 來源: ADJ網路控股集團


第一次被附身的感覺(好友經歷)我在場

上上個月的某一天下午,
有個同事坐在離我有點距離的地方工作,

突然對我揮揮手,

當下我是在恍神的,立馬回神看向她。

她指了指自己,意示著<我是在看她嗎?>

我搖搖頭表示<<沒有>>。

快下班的時候,她和另一個同事才對著我說,

當下,她發現,我看著她的那個眼神,不像普通人。

正當我要問什麼意思的時候,下班的鈴聲響起了。

我只隱約聽到她說:<你的眼神有點往上吊,像是在瞪人那樣。>

我疑惑著,我只是在發呆狀態,哪有什麼眼神往上吊啊!真是奇怪了。

~~~~~~~~~~~~~~~~~~~~~~~~~~~~~~~

那個禮拜日,因為我媽媽對我本身的姻緣有很大的問題想問。

透過親戚朋友的介紹之下,知道台南某處有個通靈的師父,挺厲害的,

所以,看好日子,確定那天對方宮內有再辦事情可以去問問看。

就由我爸爸開車,帶著我、媽媽、二姐以及二姐兩位小朋友一同出發。

找了一下路,終於找到地點。

但是,說也奇怪,才剛下車,我就突然覺得頭有點微微的在刺痛。

這奇妙的感覺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

要寫的資料其實相當簡單,只要名字、地址和幾歲而已。

不必生辰八字,這是我第一次碰到的。

看到我要問姻緣,師父說:<姻緣啊!非常薄,嫁了也不一定能夠忍耐的住。>

媽媽問:<那~薄,還是有不是嗎?我就想說算命都說她有夫命、有子命,怎麼到現在都沒嫁。>

師父說:<因為有阻礙啊!若沒被阻礙,22歲那年早就結婚了。>

媽媽又問了:<什麼阻礙?>

師父說:<冤親債主啊!被找到了,所以一直有阻礙。看似好像有,用介紹的,對方也對她有感覺,甚至是感覺還
很不錯。可是,如果要再進一步發展的時候,對方又會退縮甚至直接沒了。>

確實就是如此,所以,至今,還是沒結婚。

我本人是看得很開啦~沒結婚就沒結婚啊!

媽媽問:<那要怎麼化解?>

師父說:<她去埔里地母廟,那邊有九龍八卦池,但是那是特定日子才有開放,你要上它網站看看,如果確定可以
進去,就進去,多走幾圈,甩甩手,淨身。消消業障。>

師父突然皺眉頭說:<妳的身體非常差喔!很不好。甲狀腺那邊的還沒好,全身上下都不是很好。>

我說:<是啊!又復發,持續吃藥中,不知道要吃到什麼時候才能停藥。>

師父又問:<妳是不是很喜歡吃蛋。>

我回答說:<以前有一陣子很喜歡,每天都要一顆。可是後來發現自己吃蛋容易脹氣,所以就慢慢改掉了。>

師父點點頭,問著:<那有想過要吃生蛋嗎?>

我皺了一下眉頭,發覺頭越來越痛了,不過我還是回答說:<沒有。>

師父這才又點點頭說:<那就還好。>

不過,接下來師父說的話就把我給嚇住了,他說:<有個地靈住在你身體裡面你知道嗎?是祂害你一直生病的。妳
是不是在12歲的時候發生過事情?>

確實,在12歲也就是我國小五年級的時候,我曾經發生過一件事情。

那天,是國小五年級最後一天,隔天放暑假,我騎著腳踏車,妹妹走旁邊,因為那條路不能載人,要騎過那條路之

後,才能載人。

我那天打算載妹妹回家的,我騎的很慢,卻在那條路上不知道為何突然從腳踏車上摔到地上去。

而從腳踏車上摔下去的這段過程,我完全沒意識,眼前一片黑暗。

事後,聽我妹的說法是說,我的腳踏車前輪去勾到前面那台腳踏車的後輪那個廳車用的鉤子了,所以

我直接摔到地上,當下我好像還想要用右手去撐住,卻不知道怎麼了,整個右手折在背後,所以我的右手是整個骨折兼脫臼。

師父聽我這樣說之後,就說了:<祂就是那時候住進去的,所以摔下去的那段,你的記憶完全空白,眼前是黑的。

而且,妳到下午三、四點之後,就容易像變了個人一樣。>

因為已經那麼多年了,而且那時候的自己只擔心自己的手會不會好,根本沒心思去想事情是怎麼發生的,到底是怎

麼回事,甚至連飯都幾乎吃不下了,哪有可能會去注意自己是否到了下午會有所改變。

師父又說了:<祂住太久了,等等要先處理才行。>
~~~~~~~~~~~~~~~~~~~~~~~~~~~~~~~

等待全家一切事情全部都問好問題之後,師父就說要先處裡我的事情。

要我到門口站著,面對道路。

我看到師父一手拿一把香,一手拿寶刀,口中念著我聽不懂的咒文。

沒多久,拿著寶刀在我脖子上抵著,先是左邊,在來右邊,然後是中間,這時候,我突然有想用手撥開寶刀的想法

和感覺出來,因為異常排斥那把刀,不過,我忍下來了。

再來是面向神壇,他們是玉皇大帝的。這邊沒什麼太大的反感,只是頭很痛。

第三次又面向道路這邊,這時,師父把寶刀放下,手上拿著一個長方形的東西,拍打著我的背,並且告訴我?:<想吐就吐>。

因為真的很想吐,就開始乾嘔,乾嘔沒幾次之後,我突然低著頭放聲大哭。

我能感受到家人全部都愣在旁邊,完全不敢動,也不敢作聲。

師父說:<拿個面紙給她。>

我依舊低著頭大聲哭泣著,左手不自覺的握拳靠在心臟前方的位置,右手接過面紙,也是握起拳來,變成了兩手都

握拳在胸口的樣子,當然的,這是自己當下的感覺。

哭泣聲不斷,不停的哭著,頭依舊低著,因為我帶著眼鏡,所以眼淚大滴的滴在眼鏡上。

師父對著我姐說:<幫她把眼鏡拿掉。>

我姐快速的走上前幫我拔了眼鏡,立即退回原位。

這時候,師父説話方式也變了,他嚴肅的問著:<哭?這樣對嗎?你佔著人家的身體這麼久對嗎?

哭有用嗎?說,為什麼選她,出來說?>

這時候,我全身抖著,不停的哭著。

師父更嚴厲的問著:<說,為什麼選她?>

這時候,我的嘴巴突然自己開口說話....

但是,聲音不太像是我的,祂說:<因為體質啊!>

師父可能沒膯清楚,所以又說:<妳說什麼?>

祂又說:<體質。>

祂還是在哭著~

師父嚴厲的說:<就因為人家體質適合,你就佔著不放,20多年,把人家折磨成這樣,病成這樣,對嗎?啊?要不要離開?>

這時候,祂毫不猶豫的搖搖頭,用台語說:<不要。>

師父也用台語說:<為什麼不要,說。>

這時候,祂啜泣著用台語有點哀怨的說:<我沒地方去。>

當下,我聽到的時候,覺得祂有點可憐,畢竟,祂沒地方去啊!

師父這時候又說了:<沒地方去也不能一直佔著她的身體,不然我讓她本人帶妳去埔里地母廟,讓你去跟地母娘娘
修行,如何?>

這時候,我自己的頭又在搖頭,還是啜泣著用台語說:<不要。>

此時,師父生氣了,他很生氣的說:<還是我直接把你給收了,打到阿鼻地域下油鍋比較快?>

祂聽到下油鍋這三個字,哭的更大聲了。

師父這時又說了:<我現在是好好的跟妳說,跟妳談。不要讓我真的生氣了。現在,只有兩條路讓你選,一、祂帶

妳去地母廟,讓你跟地母娘娘去修行,我在燒些錢給妳,另外再燒三套衣服給妳。二、我直接收妳,讓你直接下去

下面。現在好好想,想好就不准反悔。>

這時,祂不做任何反應了,不再哭泣,也不回應,直楞楞的看著地上,感覺祂在思考著。

等了約幾分鐘之後,師父又問:<說,要不要去地母廟。>

這時,祂有了反應了,依舊啜泣著,點點頭,表示答應了。

師父再次警告:<既然選擇了,就不准反悔,如果下次她再來我這邊,讓我再看到妳,我就二話不說直接收了。聽到了沒。>

祂點點頭,表示聽到了。

之後,師父再次念咒,讓祂退了我的身,當下,我整個人幾乎站不住,

旁人趕緊拿椅子給我坐下,我幾乎沒了力氣。

第一次被附身,沒想到會讓我幾乎沒有力氣。

要離開宮廟之前,師父要我記得唸往生咒360次迴向給冤親債主和地靈。

~~~~~~~~~~~~~~~~~~~~~~~~~~~~~~~

以下這是我姐說給我聽的,因為,我姐站的位置剛好在我的右上方。

我的表情和動作,她剛好看的一清二楚。

我姐說,當下,她去幫我拔了眼鏡之後,立刻退回原本的位置。

因為,她發現自己好像站錯位置了。

那個位置,剛好可以看到我的整個人的表情和模樣。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儀式已經開始,所以她就不動了。

當師父說<<有事情出來說>>的時候,她發現我整個人是呈現傾斜狀態,就是像蛇那樣。

而當我的頭抬起來那剎那,她真的嚇到,因為她說我的眼神是瞪大的,卻是無神,直楞的看著前方。

而整個身體就像蛇那樣,前後擺動著。

當我開口說話的時候,她的雞皮疙瘩就起來了。

她說,那聲音,根本就只有氣音,超讓人不舒服的。

事後,那個地靈退了之後,她看我整個人是累到不行,還跟我媽說,我媽才發現我真的是呈現那樣的狀態呢!!

~~~~~~~~~~~~~~~~~~~~~~~~~~~~~~~

7月14日這天,我就帶著祂去地母廟,才到門口,頭皮就發麻了。

慢慢走進廟內,雙手慢慢變冰的。

地母廟有三層樓,玉皇大帝在三樓,我們是慢慢拜上去的。

當天,是個大熱天,我卻頭皮發麻,雙手冰冷。

拜拜好之後,我們總共八人,<這次還有弟弟和大姐>,我們全部都要進入八卦池。

回到一樓要去擲杯時,大家都在流汗,只有我,沒有。

因為擲杯需要連續三個聖杯才能拿到入場票,地母娘娘非常好心的答應讓我們全部的人通通都進入八卦池淨身。

因為會我們只知道會噴水,所以只有帶上衣,沒想到,會是全身溼透透的那種= =

我不知道自己總共走了幾圈,我只知道自己走到一半的時候,頭皮非常的麻,全身不斷的發抖,很想很想離開八卦
池,但是,我告訴自己,這時候,不能離開。因為,祂有點在抗拒著。

我繼續走著,直到頭皮發麻的情況沒了,全身也都不抖了才離開八卦池。

之後,換了衣服,在度進入廟內擲杯,問是否帶走了地靈時,第一次,地母娘娘給了個笑杯,第二次是聖杯。

媽媽問冤親債主的問題是否也有一併淨身處理了?地母娘娘也給了聖杯。

對了,這時候,在到廟裡的時候,手的溫度,已經慢慢回溫了,已經比較不冰冷了。頭皮也不麻了。

雖然當下感覺有點疲憊感,但是,感覺有比較輕鬆些。

最近的身體感覺比以往有精神多了,或許是地靈離開了,跟著地母娘娘修行去了也有可能。

而每天每天,我也不確定自己念了幾十次的往生咒迴向給祂們,我的想法很簡單,只希望祂們能去該去的地方,

該投胎的去投胎,該修行的去修行。跟著我真的沒有什麼用處,也沒什麼好處。

我想,接下來的日子,我的身體應該會慢慢的越來越好才是~~
逢甲住宿推薦逢甲住宿台中旅店逢甲日租台中住宿台中逢甲民宿台中民宿台中一中住宿台中便宜住宿台中青年旅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