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潛淵之謎

naoki232 發表於: 2016-4-26 11:55 來源: ADJ網路控股集團


第一章 傳說

  老人呷了口茶,在嘴里“呼嚕呼嚕”滾幾下后才吞進肚里。他抬起那張老樹皮般的臉,瞟瞟這伙奇怪的人,然后面無表情地將故事徐徐倒出:


  “‘從前有座山,山里有個洞,洞里有個老妖怪,吃人不吐骨……’這是本地山里娃經常念叨的一段童謠。


  你們要去的那個山谷就離這里不遠。山谷周圍是原始大森林。白天,鳥獸說著林語,陽光照射得整個森林一片金光粼粼。整個森林里生機盎然、風光迆邐。可是一到晚上,立刻就換成了另一番景象:猛獸出沒,毒蟲橫行;林中樹木仿佛也搖身一變,變成張牙舞爪的怪物。”


  老人剛講到這里,那群人中的一個后生忍不住問了一句:“大爺,您一連用了這麼多形容詞,文採真好啊,呵呵。”


  老人聽出這人明著是夸自己,弦外之音是在質疑這番話。他不禁嘆了口氣:“我一個山里人怎可能說出這些形容詞?我是撿那些外來文化人的話。這里經常有城里人來旅游,只是沒人走到那邊去,”老人的說的“那邊”指的是那山洞,“繼續回到剛才那故事吧;在山谷中的某處有一個巨大的山洞,洞里有個巨型天然湖泊,這湖最讓人稱奇的地方是:雖然洞里常年不見陽光,但湖中有大量動物存在,而且種類繁多。


  這山洞就是歌謠里唱的那個山洞。有關這個大洞的傳說很多、很多、很多……可就是從沒得到驗證。因為偶爾進到洞深處的村民要不再沒有出來,要不就是出來后絕不透露半句消息。


  說到下面的內容,老人面部居然逐漸產生了細微表情:


  “解放前,一撥人數眾多的土匪由於受到中央軍圍剿,被迫攜著大量財寶從外地逃到這山谷避難。這些財寶數目究竟有多少,只有土匪頭子李大頭知道。


  土匪帶來的這批財寶中有一塊價值連城的寶玉。李大頭聽取本地能工巧匠的意見,把這塊寶玉雕琢成一條臥淵之靈獸,雕好后將這寶玉喚作“潛淵”。這塊“潛淵”通體透明,翠綠欲滴,但李大頭卻辨不出這靈獸究竟為何物……因為很少人見過,所以這“潛淵”究竟是何模樣,可以說是眾說紛紜啊。


  土匪們安營扎寨的位置離那個巨大的山洞不遠,走得快的話半天就能到洞口。這土匪頭子李大頭一尋思,決定用那個山洞作為儲物之地。他想在里面儲藏金銀珠寶和一些槍支彈葯,以便日后以備不時之需,當然,行動要很祕密才行。


  但李大頭難免會想起這首歌謠,想起時總覺得有幾分不痛快。他派遣過幾個小匪進洞先看看情況,得到的反饋消息是:沒有發現什麼異常。李大頭這才放心地帶領幾個小嘍羅進洞,選好洞深處一個很難被發現的地方動手。


  幾個人在洞里風餐露宿了幾天時間,鋪設了一個巨大無比的柴堆,柴堆大約有四人高,柴堆最上面留個大坑,坑里鋪上墊物。那些寶藏和槍支彈葯就放在鋪設好的坑里,放好后再蓋上一塊木板。


  可以肯定,絕沒有人可以在沒有任何準備的情況下爬上去。做好這一切后,李大頭回來的半道上就祕密殺死了做這事的幾個嘍羅,這樣,這祕密就只有他一人知道了。


  殊不知二當家張黑子不知從哪里發現線索,得知李大頭在洞中折騰過幾天。張黑子馬上斷定李大頭有什麼見不得人的祕密。


  張黑子暗地里叫人去洞中探索究竟,但去的人幾次都無功而返。張黑子非常很窩火:“難道里面有危險?”回報:“里面倒是啥也沒遇到,無奈道路盤綜復雜,實在無法深入下去。”


  張黑子只好不了了之。


  不管怎麼說,這股土匪倒也沒有騷擾過當地村民,土匪和村民算是勉強相安無事。這種狀態一直持續到解放。


  到了剛解放那陣,解放軍發現這股窮凶極惡的土匪后,馬上派了一個加強營準備進山剿匪。李大頭見勢不妙不得不再度流竄,流亡之前當然要帶走那些財寶和槍支。於是這廝親自帶著軍師和十來號人,背著槍、扛著高梯去洞中取寶。


  土匪們進洞后要打著火把沿著洞中的大湖走十幾里地。由於洞里山路崎嶇拐彎,為了不致迷路,土匪們就用漏籃裝著白灰開道,白灰沿途就留下了記號。


  這洞超乎尋常的大,洞中奇石林立,山路崎嶇;洞壁上人影晃動,土匪臉上身上火光跳躍。有時蝙蝠“呼”地從耳邊飛過,有時湖中大魚“啪”地躍出水面,在湖面上拍出很大的水花,這些丁點的生機反而襯托出洞中的死寂氣息,顯得陰森恐怖。所以就連這些殺人不眨眼的土匪都渾身不自在。


  走了一兩里地,有個耳尖的小匪突然停住:“你們聽到什麼聲音沒有?”空曠的洞里居然發出回音:“你們聽到什麼聲音沒有?”


  “什麼?”大家都停了下來,只有火焰在繼續跳動。“什麼?”


  “啪,啪,啪……”很清晰的聲響!這絕對是人拿著什麼東西敲擊著硬物。“啪,啪,啪……”回音更顯得可怕。


  過了一會,聲音由遠及近,越來越清晰可辨,沒有節奏,沒有生氣的聲音。


  土匪們屏住呼吸凝視著聲音發出方向,靜候著那個聲音的主人出現。過了一會兒,“你們看!”一個小匪手指向不遠處的一塊石頭。


  土匪馬上將火把順著他手指的方向集中過來,果然發現有動靜!在不遠處的一塊大石旁邊竟站著個渾身白的人物,白袍、白臉、白發,一只手還抱著個白色繈褓!


  臉,土匪們看不清,火光畢竟太黯淡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這人膽子夠大的,在這不見光的洞里抱著嬰兒沒事瞎轉悠。是活嬰嗎?土匪們的心擰成了疙瘩。


  白衣人一動不動。看情景,他,也在注視他們。過了一會兒,他拿著什麼東西“啪啪啪啪”地在石頭上又敲了四五下,聲音不大但很脆。


  然后,此君再也不抬起眼看眾匪,他低下頭,嘴,向嬰兒伸了過去,搞得土匪們面面相覷……猛地,那嬰兒一聲尖啼划破了死寂,眾土匪頓時渾身一震,他要對這個孩子怎麼樣?


  這白衣人抱著嬰兒轉身走了,慢悠悠地向遠處走去!走路的姿勢很虛弱,洞里微風吹來的時候,白影晃了幾晃,調整好姿勢后繼續走著,然后逐漸淡出了土匪們的視線。


  李大頭看了看軍師劉瘦子,不過這劉瘦子也是一臉茫然:“是不是山里人來這里轉悠?本地獵人可是有膽兒大的。”


  李大頭不同意他軍師這番話:“沒拿火把他看得清嗎?你看他摸黑走路那麼熟練!獵人有這樣穿著的嗎?娘球的,我看倒像個……”李大頭沒有說出那個避諱的東西。


  “嗯,”軍師略一尋思:“哦,我知道了,此人可能是村里幾個月前進洞的那瘋子貢布!”


  李大頭懷疑地問:“貢布?不是說他死了嗎?哪里來的什麼嬰兒?他可沒有什麼孩子!”


  “那是因為他幾個月前受刑被拿來祭奠山神。進到洞里沒有出來,村民們自然宣布他死了。除了那瘋子誰會搞這身衣服穿著?大當家的,我看咱還是拿了東西趕緊走,也無須想得太多。再說,咱這十幾號弟兄外加十幾條家伙,還怕了這家伙不成?”


  李大頭想想也是,於是沒有再說話,回頭吆喝著手下趕路。


  走了幾步,軍師劉瘦子突然停住!李大頭趕忙停下看著他,憑他這麼些年對劉瘦子的了解,知道必定有事。


  劉瘦子面色凝重地問:“弟兄們剛才怕嗎?”最小那個小匪粗著脖子道:“不怕啊!這有啥怕的?這麼多號不怕死的弟兄呢!劉先生,這可怕嗎?”


  軍師幽幽地說:“這正是我認為可怕的地方……換作以前,咱弟兄這十幾條槍早就舉起來,肯定槍早響了。剛才既然不怕,因何無人舉槍,都如老僧入定般看著他抱嬰悠悠走遠?中邪啦?”說得土匪們也大眼瞪小眼不明所以。


  劉瘦子面色越凝重,李大頭就越擔心,因為李大頭這麼多年很少看到劉瘦子有這樣的表情。看到這情景,嘍羅們脊梁也涼嗖嗖的。


  因為當地有個很可怕的傳說:臨死的人靈魂會出竅,靈魂會穿著白色長袍出現,直到這人死亡許久后,才慢慢消失。


  難道是某個人死亡前的預兆?


  殊不知土匪們說這些話的時候,那白衣人已經神不知鬼不覺地在遠處石后站定,注視著每一個人,手中卻已經沒有了那個繈褓……“


  老人看著這些聽得目瞪口呆的人,再喝一口茶,接著講下去:

逢甲住宿推薦逢甲住宿台中旅店逢甲日租台中住宿台中逢甲民宿台中民宿台中一中住宿台中便宜住宿台中青年旅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