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孽嬰

Louissai 發表於: 2016-4-26 11:55 來源: ADJ網路控股集團


之前我一直以為我并不喜歡小孩子。而隨著林蕊肚子的日漸隆起,我卻漸漸也有了一種將為人父的欣慰感。這種感覺十分奇妙。仿佛一件出于自己的藝術品將要誕生于世,禁不住的憧憬與沖動。   日子在盼望中喜悅著,可是有一天發生的一件事卻在這種喜悅之中,略略蒙上了一層陰影。   那是在林蕊肚里的孩子七個多月大的時候,一次我下班回家,在門口聽到她在電話里和別人聊得很愉快。我進門以后,她卻已經掛機。于是問她和誰在聊天。她說:“呀,原來你回來了呀。是你早先的一個朋友,聽說我快要生產了,特意來問候一聲。”   很自然地,我問:“他說了叫什么名字嗎?”   “一個女的。叫丁莉。”   我的心里頓時格登了一下。   丁莉,我婚前的女朋友。——可是,她已經死了三年了呀!   擔心林蕊知道以后會害怕,對胎兒不好,我沒有吱聲。——也許是丁莉生前的好友打電話過來惡作劇的吧。我這樣安慰著自己。而一絲不祥的預感卻在剎那間滑過。   不想庸人自擾,我努力地不去想這件事,也不去想丁莉。      一個星期以后,林蕊意外早產了。現在的醫院非常人性化,因為林蕊難產,醫生將我請進了產房,說是給她精神上的支持。   我就那么呆呆傻傻地握著林蕊的手,看著她痛苦的樣子,我大汗淋漓。   終于,孩子出來了。可是卻沒有我預想了不下一萬次的啼哭聲。   我走近孩子,只看到她猛地一回頭,尋到了我的方向,兩只眼睛直勾勾地盯住了我。   一絲涼意從心底生起,不覺間,我已是一身冷汗。      由于難產,林蕊的身體受到了極大的傷害,我便終日在家里照顧她。想象中,產后的女人雖然蒼白疲憊,但應該是幸福快樂的,周身散發著母愛的光輝。可奇怪的是,林蕊卻顯得很憂郁,甚至在懷抱著囡囡——我們的小女兒的時候,也是如此。   是因為身體的原因?   我不解,便只有更細心地照顧她的飲食起居。希望她可以早日康復。      可是事情卻遠遠沒有我想象的那么簡單。那天我正在廚房為林蕊熬黑魚湯,林蕊喚我道:“老公,電話!”   我擦了擦手,便去接。那邊卻傳來了陰森森的冷笑聲。   “你老婆終于生了?你也有自己的孩子了?”——丁莉的聲音!   驚嚇中,我的手一顫,話筒掉在了地上。   林蕊關切地問我怎么了。怕她擔心,我只道:“剛洗魚的,手滑。”      那以后我又接過幾次這樣的電話。我的精神已處于崩潰的邊緣。我向電話里的“丁莉”哀求道:“你放過我們吧!我已經知道錯了!我知道我對不起你,當初應該和你把孩子生下來……”   可是“丁莉”卻似乎根本不愿意聽這些,只更加陰沉地道:“不會就這樣過去的。一切都有著因果的報應!”   ……      那天夜半的時候,電話鈴聲將我從睡夢中驚醒。我悄悄下床,怕驚醒了好不容易睡熟的囡囡和哄了半夜孩子的林蕊。   丁莉又在電話那邊冷笑著。   “你究竟是人是鬼?你想怎么樣?”我豁出去般地問她。   “親愛的”,丁莉叫我,“我怎么會舍得對你怎么樣呢?你知道我有多愛你!雖然我是為你而死,但我還是恨不起來你啊。”   “那你為什么這么多天一直在糾纏著我?”我憤憤地問。   “不是我啊。是我們死去的寶寶啊。她已經去找你了,我只是想告訴你一聲。寶寶她恨你,我勸不住她。”   “求求你了,不要再胡來了好不好?”   “你不信嗎?你自己聽她說好了。”然后,電話那邊傳來“嘟嘟”的掛線聲。   我正想掛機,一個稚嫩的聲音從身后傳來:“爸爸,你當初為什么不要我?是你害死了我和媽媽!”   又是一身冷汗。   猶疑間,我顫抖著轉過身——囡囡正飄浮在半空中,緊貼著我的臉,目光炯炯地注視著我。那眼神好熟悉——正是她剛出生時看我的眼神!   失聲尖叫!      尖叫聲中,我猛地坐起——這才發現,剛才是一場夢而已。   我揉了揉眼睛,狂跳的心臟漸漸平穩起來。這時才感覺床似乎空了許多,林蕊呢?一轉臉,卻發現身邊的囡囡正半支著身體,瞪著大大的眼睛看著我。——那眼神……   正在疑惑間,出生沒幾天的囡囡開口了:“你剛才夢見我了,是嗎?”   ……   我狼嚎般地跨過她的身體朝門外奔去。   林蕊呢?這么深的夜她怎么不在床上睡覺?我一邊試圖打開大門,一邊大聲呼叫著林蕊。可是門怎么也打不開,而林蕊也并沒有應聲。   囡囡卻爬下床,向我爬來,我極度恐懼地后退著,無處可逃間,我竄進了書房,將門死死地反鎖上。   而后我聽到囡囡在門口不停地敲門。我鉆進了床底。掐了掐大腿,我想是不是又在作夢?然而大腿卻真實地疼痛著。   我絕望地閉上眼睛,在心底祈禱她沒有辦法進來,祈禱這該死的夜晚趕快過去!      “囡囡!”我終于聽到了林蕊的聲音!   可是,天啦!她并不知道我們的囡囡……我的心提到了嗓眼——我不能確定一墻之隔的林蕊將遭遇什么。   囡囡又開始說話了:“你看他膽子多小!”話言中明顯地帶有譏笑。   我的林蕊,她會不會嚇得昏過去呢?   可是意外地,林蕊卻仿佛早已知道囡囡會說話,與她對道:“你就放過他吧。他是你爸爸呀!”   ——這……這一切是怎么回事?      囡囡道:“放過他?當初他為什么不肯放過我?我在媽媽肚子里呆得好好的,他為什么一定要殺死我?最后,連媽媽也害死了!”   林蕊抽泣著:“好囡囡。你也在我的肚子里呆了七個多月,我也算是你的媽媽呀。媽媽求你,他已經遭到報應了,你就放過他吧。”   “你想騙他一輩子嗎?——今天的報紙呢?”   “我扔了。”   “咯咯。”我聽見囡囡在笑:“我拾回來了,藏在書房的床下面了——就在他現在躲著的地方。”      黑暗中,我果然摸到了一張報紙,顫抖著點亮打火機,居然發現頭版上登上了我與林蕊的照片。   文章這樣寫道:“……林某終因難產死于產房。而其夫李某當場精神失常,奪過醫生的手術刀割喉自盡,醫護人員雖竭力搶救也未能起死回生……”
逢甲住宿推薦逢甲住宿台中旅店逢甲日租台中住宿台中逢甲民宿台中民宿台中一中住宿台中便宜住宿台中青年旅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