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善良的死神

kingdomoo 發表於: 2016-4-26 11:55 來源: ADJ網路控股集團


善良的死神 前傳 第一章 寒冷小城

天元大陸上有五個國家,分別是北方的天金帝國,南方的華盛帝國,西方的落日帝國和東方的索域聯邦,而處於四大國中央,分別和四國接壤的一片面積不大呈六角形的土地就是天元大陸上最著名的神聖教廷。四大王國中除了落日帝國和華盛帝國關係不佳以外,其他國家到是可以和平相處。每年,各個國家都要向教廷上交一定的“保護費”以作為教廷的開銷。

    天金帝國的人類幾乎全是白種人,他們有著高大的身形和金髮碧眼,而落日帝國和華盛帝國則都是黃種人,擁有黑髮黑眸。大陸上唯一的聯邦體制國家索域聯邦的人種比較複雜,既有白種人、黃種人,也有身體強健的黑色人種,許多異族也是生存在聯邦之中的。單論綜合實力來說,由六個族群組成的索域聯邦最為強大,而另外三個國家則有著差不多的武力。

    大陸上除了主要居住著人類以外,還有一些人數稀少的種族,如善良的精靈族,脾氣暴躁的矮人族,能歌善舞的翼人族和數量稀少,只生存於密林之中的半獸人族以及最神秘的暗魔族和傳說中的龍族。這些和人類相比數量稀少的種族分散於各國之間,千百年以來,一直和人類和平共處著。但由於生活習慣的不同,異族一般都生存在人煙稀少的山谷或森林,很少會與人類接觸。

    神聖教廷雖然在大陸上只占據很小一塊面積,但是,在大陸上,教廷卻擁有著至高無上的地位。除了極少數的無神論者以外,幾乎所有的人類都是教廷忠誠的信徒。神職人員都是最受到尊敬的職業,在神聖教廷之中,擁有最高權威的就是教皇,教皇之下,設四大紅衣祭祀,協助教皇處理教廷事務,他們也被成為紅衣主教。紅衣祭祀之下是十二名白衣祭祀,當超過半數的紅衣祭祀和白衣祭祀認為教皇有什麼重大錯誤時,可以對教皇進行彈劾,但由於教皇的晉升是非常嚴格的,從教廷誕生以來,還沒有出現彈劾教皇的情況。白衣祭祀之下,是高級祭祀、中級祭祀、普通祭祀和預備祭祀,祭祀也被稱為僧侶或者神女。教廷中的神職人員不忌婚娶,但是,結合的對象必須是教廷最忠誠的信徒。神職人員之所以受到尊敬還有另外一個原因,那就是因為,他們都是光系魔法師,想晉升到白衣祭祀這一職位,就要求僧侶們必須要有著光系魔導士以上的水準,而大陸上的魔導士從來沒有達到過三位數。紅衣祭祀的力量更加深不可測,曾經有傳說稱,如果教廷的四大紅衣祭祀和十二白衣祭祀同時出手,其光明魔法的威力,可以相當於任何一個國家的全部武力相加。教皇的晉升一般都是由紅衣祭祀中甄選的,需要經過極為嚴格的程序,在選出新的教皇后,老教皇會舉行一個傳承儀式,將教廷最至高無上的特殊能力傳於下任教皇。教皇到底有什麼樣的實力誰也沒見過,因為,近千年以來,從來沒有需要教皇出手的情況出現過。教廷一般處理對外的事物都由審判所執行祭祀監督,審判所的審判長具有和紅衣祭祀同等的權利,審判長手下的判官也被稱為是神聖教廷的劊子手,他們是天神最瘋狂的信仰者,在處理異教徒問題上,從來都只有一個字——殺。和正統的神職人員不同,審判所的所有成員,都沒有任何顧慮,完全由審判長控制,審判長直接向教皇負責。

    大陸上有著統一的貨幣,那就是由神聖教廷定制的雕刻有教廷徽章的錢幣,錢幣採取十進制的兌換方式,一鑽石幣=十紫晶幣=一百金幣=一千銀幣=一萬銅幣,普通家庭一年的收入一般是五十金幣左右,而維持一個家庭生活一年,大約需要三十金幣左右。

    四個國家各有自己通用的語言,而在各國的一些大城市和貴族階層,一般都通用教廷語。我們的故事,就是從大陸北側天金帝國中最北邊的比爾諾行省中的小城尼諾開始的。

    尼諾城,位於天金帝國比爾諾行省最北端的小城,這裡屬於整個天元大陸極北的範圍,晝短夜長,常年處於寒冷的天氣下。這裡的人們大多數靠在小城旁的冰海里打魚為生。冰海常年有移動的冰山漂浮著,那裡盛產的海豹、海獅皮毛,深受貴族們的喜歡。

    天空中的陰雲緩慢的漂浮著,似乎又會帶來一場風雪。尼諾城一個陰暗的小巷中,幾個穿著破棉襖的人圍攏在一起。其中一名額頭上有一道刀疤的中年人,正怒視著眼前一名黑髮黑眸、只有十二、三歲衣著單薄的小女孩兒。小女孩兒的體形很瘦,臉色蠟黃,半長的頭髮簾遮住了鼻子以上的部位,看不清容貌,全身瑟瑟發抖,一雙明亮的大眼睛透過黑髮恐懼的看著中年人。

    “啪——”中年人一巴掌將小女孩兒打倒在地,怒罵道:“你個死丫頭,笨死你得了,這麼簡單的任務都完不成,如果不是阿呆把你拉回來,你還向那老太太陪不是呢,我當初真是瞎了眼,怎麼會收留你這個廢物,一天到晚就知道吃飯,什麼也不會乾。”

    中年人身旁一個身材比女孩兒高一點的男孩兒上前將小女孩兒顫抖的身體扶了起來,小心的替她擦掉嘴角流淌的血絲,衝中年人呆呆的說道:“黎叔,您就再原諒丫頭一次吧,我,我待會兒再去牽幾條魚回來。”

    黎叔哼了一聲,看著同樣黑髮黑眸,一臉呆樣的男孩兒,聲音緩和了一些,道:“阿呆,每回你都替她求情,就你牽回來那幾條魚,能夠大家吃飯的麼?在我這裡,沒有人能不勞而獲,丫頭,今天我看在阿呆的份上,就再放過你一次,再有下回,哼哼。咱們走。”說著,帶著另外幾個歲數不大的孩子向外走去,還沒走到巷子口,黎叔又回過頭來,和顏悅色的衝阿呆道:“別忘了你剛才說的話,最好牽幾條大魚,知道麼?”

    阿呆楞楞的點了點頭,黎叔這才滿意的離開了。

    這群人,是生活在尼諾城中最底層小偷,他們稱不上盜賊,因為他們只能靠一些小偷小摸來維持自己的生計,所謂的牽魚,就是偷東西,而黎叔就是他們的頭。他手下一共有十幾個孩子,只有丫頭是女孩兒,全都是他從大街上揀回來的孤兒。這些孩子裡,就屬這個叫阿呆的男孩兒最能幹。當初,黎叔看上了阿呆有一雙靈巧的小手才收留他的,這個孩子一直都是楞頭楞腦的樣子,說話有的時候都說不利落,問他叫什麼也不知道,學偷東西的技巧也學的很慢,腦子似乎不太好使似的,所以大家都叫他阿呆。可是,阿呆雖然笨,但卻很執著,經過黎叔幾個月的教導和他自己的勤修苦練,終於記住了順手牽羊這一招,而且已經將這招練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為了練習出手的速度,他甚至在寒冷的大街上一個人用手指戳地上的雪花,雪花沾的越少,就證明他的眼力越好,這個辦法雖然笨,但卻有著很好的效果,幾個月的練習,終於讓阿呆有了牽魚的基礎。最讓黎叔興奮的,是阿呆傻傻的,根本就不知道什麼叫怕,也不明白牽魚是壞事,只要給他饅頭吃,他一定會按照吩咐去做。

    走在大街上,誰也不會去注意一個長相不出眾,眼神直直的孩子,但是,往往就是一錯身的工夫,他們的錢袋就已經到了阿呆的手中。當黎叔第一次看到阿呆手中鼓鼓囊囊的錢袋時,吃驚的合不攏嘴,從那以後,阿呆也成了這群孩子中,最受“寵愛”的,他每天最起碼都能吃到一兩個冷硬的饅頭,讓其他夥伴羡慕的不得了。阿呆人雖然有些傻,但為人卻很好,他往往在自己吃不飽的情況下,將夥食讓給其他人一部分,可是,那些同伴並沒有因為他的善良而感激,反而經常捉弄他,甚至搶他的食物。

    丫頭,是黎叔一年以前從街頭收下的,聽丫頭自己說,從記事以來,就一直跟著一位老奶奶生活,生活雖然艱苦,但也吃的飽穿的暖。一年多以前,那老奶奶患病死了,丫頭也就沒有了生活來源,只得靠乞討來勉強度日。黎叔之所以收下丫頭,是因為看上了丫頭,不,是看上了那位]老奶奶留給丫頭的破屋子,在寒冷的尼諾城,有什麼比遮風避雪的房屋更好的呢?丫頭和阿呆正好相反,她學什麼都學的非常快,黎叔的那些“本領”不到一個月就全被她掌握了。可是,丫頭卻也是至今唯一一個沒有牽到過魚的孩子。並不是因為她技術不行,最主要的,是因為她的心實在太善良了。她有幾次本來已經得手了,但一看到失主焦急的神情卻又忍不住送了回去。為此,她不知道挨了多少次打,而每次,阿呆都為她扛了下來,這一聰明一傻兩個孩子也自然的成為了好朋友,他們在這群小偷中是很顯眼的,因為,只有他們是黃種人,可能也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才讓阿呆與丫頭互相之間產生了深厚的友誼。今天,又是因為丫頭將到手的東西還給了那位焦急的婦女,而遭到了黎叔的責打。

    黎叔的身影終於消失在小巷的盡頭,丫頭猛的撲入阿呆的懷中放聲痛哭。阿呆楞楞的看著懷中瘦小的身體,抹了一把臉上的鼻涕,小心的拍了拍女孩兒的肩膀,道:“丫頭,別,別哭了。很疼是不是?”

    半晌,丫頭的哭聲收歇,抬起凍的通紅的小臉,看著面前的男孩兒,淚眼朦朧的說道:“阿呆哥哥,活著,真的好痛苦啊!”

    阿呆顯然沒有明白女孩兒的意思,從懷中掏出半個已經硬的像石頭一樣的饅頭遞了過去,楞楞的道:“丫頭,給你吃,吃飽了就不痛苦了。”

    丫頭看著眼前這傻楞楞,而又充滿真誠的男孩兒,將饅頭接了過來,抽泣了幾聲,道:“阿呆哥哥,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

    阿呆拉著丫頭坐到角落裡,將自己身上的破棉襖脫了下來,披在兩人的肩膀上,和丫頭依偎在一起,憨憨的說道:“我有對你好嗎?快吃饅頭吧,吃了饅頭就不冷了。我待會兒還要去牽魚呢。”說著,他饞涎欲滴的看著丫頭手中那半個冷硬的像石頭一樣的饅頭。

    丫頭看著阿呆憨厚的面容,不禁有些痴了,雙手用力,將那半塊饅頭一分為二,遞給阿呆一塊。

    阿呆咽了口吐沫,道:“我,我不餓,你自己吃吧。”

    丫頭將饅頭塞到阿呆手中,道:“我胃口小,吃不了那麼多,咱們一起吃。”說著,雙手捧著自己的那四分之一塊饅頭用力的咬了一口。

    阿呆哦了一聲,狼吞虎咽的將那四分之一塊饅頭吞咽下去,由於吃的太快,不由得噎住了,“啊,嗚。”

    丫頭看著阿呆憋的滿臉通紅的樣子,不由得輕笑一聲,一邊幫他拍著背一邊從地面上前天留下的積雪中抓了一把塞入阿呆口中。

    阿呆努力的將積雪化為水,費了半天勁才將嗓子中的乾饅頭咽了下去,長出一口氣,拍拍自己的胸口,道:“謝謝你啊!”

    半晌,丫頭終於努力的奮鬥完自己的饅頭,突然衝阿呆道:“阿呆哥,等我長大以後嫁給你,好不好?”

    阿呆一楞,努力的想著嫁這個字的含義,半天才支吾著道:“什麼叫嫁?”

    丫頭暗嘆一聲,道:“嫁,就是我要做你老婆,照顧你一輩子啊!我就當你答應了,不許反悔哦,從現在開始,我丫頭就是你阿呆的未婚妻了。以後你可要好好對我。”

    阿呆點了點頭,道:“未婚妻?哦,好吧,那我每天多分你一點饅頭吧。”

    丫頭白了他一眼,陷入無語中。

    良久,在棉襖的幫助下,丫頭已經暖和了許多,她將棉襖重新披在阿呆的肩膀上,衝他道:“阿呆哥哥,你快去牽魚吧,要不黎叔又要罵你了。我,我跟你一起去。”

    阿呆點了點頭,扶著丫頭站了起來,問道:“丫頭,為什麼你的技術比我好,卻每回都把魚還給人家呢?”

    丫頭嘆息一聲,道:“阿呆哥,你難道不知道偷人家東西是不對的麼?”

    阿呆搖了搖頭,道:“可是,可是不牽魚的話我們就要挨餓啊!”

    丫頭知道自己和這個傻呵呵的傢夥是解釋不清的,索性不說了,拉著阿呆出了巷子,兩人朝尼諾城最繁華的地段走去,只有在那裡,才會有好的下手對象,丫頭暗暗決定,今天說什麼也要幫阿呆多牽幾條魚回去,以報答他對自己的好。

    剛走出沒多遠,他們的背後突然傳來一聲呼喚,“小姑娘,你站住。”

    阿呆一驚,和丫頭同時轉身,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是一輛華麗的馬車,馬車的小窗上露出一張老年婦女的臉,丫頭認得,那正是今天自己交還錢袋的人。

    “小姑娘,真的是你啊?”那婦女臉上流露出驚喜的笑容,馬車的門臉挑起,在僕人的幫助下,老婦從馬車上走了下來,她身上的衣著華貴,那是阿呆和丫頭從來不敢想象的布料作成的,外面還罩著一件水貂皮的披肩。

    丫頭有些怯怯的道:“您,您有什麼事麼?”

    阿呆以為這老婦要找丫頭麻煩,趕忙將丫頭擋在自己身後,戒備的看著面前的老婦。

    老婦笑眯眯的說道:“孩子們,別害怕,小姑娘,剛才你將錢袋還給我,我還沒有謝謝你呢?這麼冷的天,你怎麼穿的如此單薄啊!”

    丫頭搖了搖頭,道:“不用您謝,您的錢袋本來就是我偷的。”

    阿呆嚇了一跳,他雖然笨,但卻十分清楚被牽魚的對象抓到會有什麼下場,趕忙捂住丫頭的嘴,急道:“丫頭,你別亂講。”

    老婦並沒有像阿呆想象中命令自己的僕人去打丫頭,依舊是笑眯眯的道:“那你為什麼又將錢袋還給我呢?”

    丫頭拉開阿呆的手,鼓足勇氣道:“我,我看您很著急的樣子,就還給您了。您別難為他,要打就打我吧。”

    老婦微微一笑,道:“恩,你果然是個誠實善良的好孩子,我知道,你偷東西一定不是自己願意的,對吧。你的父母呢?”

    丫頭眼圈一紅,道:“我沒有父母,我是孤兒。”

    老婦皺了皺眉頭,嘆息道:“像你這樣的好孩子,是不應該呆在這裡受苦的,來,過來,讓奶奶看看。”說著,她向丫頭招了招手。

    阿呆怕丫頭吃虧,趕忙道:“別去,丫頭,咱們趕快走吧。”

    丫頭並沒有聽阿呆的勸阻,她隱隱感覺到,也許面前的老婦會改變自己的一生。她低著頭走到老婦身前,有些顫抖的站在那裡。

    老婦捧起丫頭髒髒的小臉,將她散亂的頭髮理到腦後,從自己懷中掏出一快潔白的手絹在她臉上擦了擦,點頭道:“恩,孩子,你一定受了不少苦吧。你願意跟奶奶走麼?奶奶可以提供給你好的生活,讓你接受正常的教育。”

    丫頭的大眼睛一亮,她扭頭向阿呆看去,阿呆顯得有些焦急,楞楞的站在原地不動。

    “怎麼?孩子,你不願意和我走嗎?我的丈夫是雲母行省的總督,那裡是帝國和神聖教廷接壤的地方,四季如春。這裡,實在是太冷了。”

    丫頭回過身來看了看老婦身上華麗而光鮮的裝束,試探著問道:“奶奶,您能帶我這位哥哥一起走麼?”

    老婦看向阿呆,正好阿呆用手去擦臉上流淌而下的兩條黃鼻涕,一副傻傻的樣子。嫌惡的眼神在老婦眼底一閃而過,搖了搖頭,道:“不行,他剛才試圖欺騙我,不是一個誠實的孩子,我只能帶你一個人走。趕快決定吧,這裡真的很冷。”

    丫頭猶豫了一下,看了看眼前的馬車和老婦,又看了看寒酸的阿呆,毅然點頭道:“好吧,我跟您走。”

    老婦滿意的微笑道:“恩,這才是個乖巧的好孩子,那走吧,咱們上馬車,先找個地方幫你換身衣服才行,穿這麼少,會凍壞的。”

    丫頭道:“奶奶,您等我一下。”說著,轉身快步跑到阿呆身前,“阿呆哥,我要走了,別怪丫頭,好麼?我實在不想再過這種缺衣少食的生活了,阿呆哥,我們剛才的話你要記得哦,等我長大了,一定會回來找你的。”

    阿呆道:“丫頭,你真的要走麼?黎叔知道了,會打你的。”

    兩行淚水從丫頭眼中滑落,哽咽道:“阿呆哥,你放心吧,以後他再沒有打我的機會了。我走了,記得我們剛才說的話哦。有機會,你也離開黎叔吧,他不是好人。別再做小偷了。”說完,沒等阿呆問不做小偷還怎麼有饅頭吃,丫頭就已經轉身跑向老婦,老婦率先上了馬車,在僕人的幫助下,丫頭也坐上了那輛看上去溫暖華麗的馬車。在車簾放下之前,丫頭又深深的看了阿呆一眼,似乎要記住他的容貌似的。

    馬車絕塵而去,只留下阿呆楞楞的站在原地,看著遠去的馬車,阿呆心底產生了一種淡淡的失落感。對於阿呆來說,在他心裡,丫頭是唯一比饅頭重要的東西。

    …………

    “啪——”黎叔一把打掉阿呆手中幾個小錢袋,罵道:“你傻X呀,你就看著丫頭跟人走了?他媽的,浪費老子這麼多糧食,還沒回報老子這死丫頭就敢跑,氣死我了,真是氣死我了。”黎叔一腳將阿呆踹倒在地,不斷的在不大的木屋中度步。

    阿呆痛苦的蜷縮在地上,抽泣著道:“不,不是我讓她走的,是她自己要走的。”

    黎叔正在氣頭上,聽了阿呆的話更是氣往上撞,用力的踢了阿呆幾腳,怒罵道:“她要走你就讓她走啊!傻死你得了。讓你傻,讓你傻。”慘叫聲不斷從阿呆口中傳出,旁邊的小偷們都幸災樂禍的看著眼前的一切,沒有一個上來勸阻。

    半晌,黎叔的氣消了許多,他這才想起,阿呆畢竟是自己的主要收入來源,要是打壞了,哪兒去找這麼聽教聽話的手下。氣哼哼的揀起地上的錢袋,衝阿呆道:“以後給我學機靈點。”一個人走了出去,小偷們都知道,他是去喝酒了。

    阿呆全身疼痛的縮在角落裡,他怎麼也想不通,明明不關自己的事,為什麼黎叔要打他。丫頭臨走時的話始終盤旋在他腦海之中揮之不去。

    其他的小偷吃著黎叔不知道從哪個飯館弄來的慘湯剩飯,嬉笑著聊著一天的經歷。當阿呆想起自己一天還什麼都沒有吃時,早已經連渣滓都沒有了。他心頭仿佛被什麼壓著似的,對丫頭的思念越來越強烈,丫頭說的對,活著,真的是好痛苦啊!

    第二天一早,黎叔大發慈悲的扔給阿呆一個饅頭,當他狼吞虎咽的吃完後,又被派出去開始了一天的牽魚行動。

    天上零星飄落的雪花給路人帶來淡淡的寒意。在路上緩慢的走著,阿呆心想,什麼時候也能再出現一個老婦人將自己也帶走啊!饅頭什麼時候能吃飽自己就滿足了。丫頭不知道怎麼樣了?她和那個老婦人走了,是不是每天都有饅頭吃呢?

    正想著,他突然看到前面有一個衣著奇怪的人,之所以讓他感到奇怪,是因為那個人的高大的身材完全籠罩在一件大斗篷中,從外面根本看不清相貌。斗篷下似乎有一個鼓鼓囊囊的錢袋在晃悠著,阿呆決定,今天就以他為自己的第一個目標了。一邊想著,阿呆悄悄的跟了上去,從腰帶上摸出自己那鋒利的小刀片,等待著下手的機會。阿呆之所以能夠經常成功的牽到魚,和他的韌性很有關係,每當他決定了獵物時,就一定會跟緊對方,直到自己得手為止。

    跟著跟著,那個穿著斗篷的人走進了一家豪華的飯館,飯館從外面看裝修的金碧輝煌,房頂都是用琉璃瓦鋪成的,阿呆心想,能到這兒吃飯,他的錢袋中一定有不少錢。想到這裡,他不由得暗暗開心起來,如果能多牽些魚回去,說不定黎叔會讓自己飽餐一頓饅頭呢。他蹲到飯館門口旁的角落裡,耐心的等待著。

    “去,去,去,哪兒來的小乞丐,一邊呆著去。”飯館的門童踢了阿呆一腳,嫌惡的看著他說道。

    阿呆早已經習慣了這種勢利眼的門童,趕忙點頭哈腰的跑的遠了些,找了處能夠遮擋風雪的陰暗角落才再次蹲了下來。

    把玩著手中鋒利的小刀片,阿呆耐心的等待著,他一點都不著急,吃飯嘛,吃完總是要出來的。

    足足一個小時過去了,終於,那個穿著大斗篷的人走了出去,另阿呆興奮不已的是,那個人是正面向他走來的。正面,是最好下手的。他趕忙站了起來,穩定住自己的心神,迎面朝那人走去。那人的身材很高,阿呆只到他肚子左右的地方,兩人間的距離在不斷的拉近,阿呆用夾有刀片的手撓著自己的頭髮,就在兩人相距一米之時,阿呆腳下一個趔趄,和那人撞了一下。

    阿呆頓時感覺到自己似乎撞上了一面鐵板似的,全身說不出的疼痛,他無意間抬起頭,正好看到那個人的容貌。那是一副蒼老的容顏,臉上有著無數細密的皺紋,看上去似乎有七、八十歲了似的。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阿呆忙不跌的陪著不是。

    老人只是哼了一聲,並沒有說話,依舊向前走去,似乎茫然不知自己的斗篷已經被割開了一道縫隙,腰間的錢袋已經不見了。

    看著對方並沒有難為自己,阿呆興奮的向前跑去,一個不小心,被地上的積雪滑了一下,摔了個四腳朝天,牽動昨天被黎叔毒打的傷處,使得他不斷的痙攣。但即使是如此,也難掩阿呆心中的興奮,他在錢袋到手的時候,就發現重量異常大,即使裡面完全是銅幣,也足夠今天交差的了。搖晃的爬起來,他飛快的跑到一處小巷中。扭頭看了看並沒有人追來,不由得松了口氣,拍拍自己的胸口,坐了下來。但是,阿呆不知道的是,他行竊的對象,從事的是大陸上一種特殊的職業——煉金術士。

    大陸上最崇高的職業就是神職人員,除了神職人員以外,各國中還有幾種凌駕於普通勞動者之上的職業,這幾種職業分別形成了各自的工會,成為大陸上幾股特殊存在的勢力。

    傭兵工會,人數最多的工會,所謂傭兵,其實就是應顧主要求去執行一些簡單或者困難任務的一種特殊職業,他們根據任務的難度不同得到高低不等的報酬,而分散於各地的傭兵工會分會,就是他們接任務的最理想地方,當然,傭兵工會並不是白白為傭兵們服務的,他們會根據任務難度不同而收取一定的費用。由傭兵組成的隊伍被成為傭兵團,一般一些非常困難的任務,雇主都喜歡找實力強大的傭兵團去執行,即使付出昂貴的代價也再所不惜。傭兵和傭兵團都分為六級,最低級別的是四級傭兵或傭兵團,以此類推,向上是三級傭兵、二級傭兵、一級傭兵、特級傭兵和最高等級別的超級傭兵,由於傭兵和傭兵團的數量眾多,所以,想上升一個傭兵或傭兵團的等級是非常困難的。不同等級的傭兵都會由傭兵工會頒發不同的徽章,在傭兵組織中,等級高的傭兵或傭兵團是非常受到等級低於自己同行尊敬的。

    魔法師工會,魔法師在大陸上是僅次於神職人員的職業,由於修煉魔法對於本身素質有著極高的要求,所以,魔法師的數量極為稀少,其中那些修煉光系魔法的魔法師又幾乎都被神聖教廷所收編,就更顯得魔法師的珍貴,他們往往被高薪聘請的軍隊當中,幾乎所有的中級以上魔法師都會被所在的王國策封為貴族,所以,魔法師這個職業也是普通平民最嚮往的,它代表著名譽和權利。魔法師分為初級魔法師、中級魔法師、高級魔法師、大魔法師、魔導士和魔導師。由於國家補貼是他們的主要經濟來源,所以魔法師一般都會到魔法師工會取得和自己等級相應的徽章,以領取相應的報酬,當然,取得徽章是需要經過魔法工會考核的。魔法師工會也是唯一一個不需要為它付出就給錢的工會。

    煉金術士工會,人數雖然不多,卻在各國非常受到尊敬,各國的工會往往會被國家所收買,因為,煉金術士手中煉出的武器要比鐵匠打造的好的多,是裝備高級軍隊的最佳選擇。天金帝國之所以得名,就是因為他們擁有四國中最大的煉金術士工會。煉金術士其實屬於魔法師的旁支,他們大多擅長於火系魔法,他們強於魔法師的就是對各種礦物和藥物的認識,強大的煉金術士往往能鍛造出高級神兵,這些神兵的價值幾乎無可估量,深受各國王室,甚至神聖教廷的喜愛。煉金術士也是最所有職業中除了殺手以外最富有的族群。煉金術士分為見習、初級、中級、高級、特級和大師級。煉金術士雖然也有各國通用、相應的等級徽章,但是,高等級的煉金術士往往不屑於領取。

    殺手工會,人數最少也是大陸上最神秘的工會,也有人稱他們為殺手集團,殺手工會中的人員數量雖然不多,但他們都具有很高的能力,他們通過一些地下渠道接受殺人的任務而收取高昂的佣金。工會的組織極其嚴密,想加入其中只有兩個途徑,一,是經過種種艱難的考驗,二,每年殺手工會會公布一個非常艱難的任務,只要有人能完成這個任務,就會被殺手工會吸收為會員。當然,想完成那個任務的困難程度絕對比那些艱難的考驗要困難的多,很有可能會為此付出性命。由於人類之間的勾心鬥角,權利紛爭,致使這個另普通人群談虎色變的工會始終能夠生存於大陸之上。殺手也有明顯的級別區分,從低到高分為刺客、暗殺者、忍殺者和滅殺者。這些殺手由殺手工會統一管理,其身份都極為秘密,不為外人所知。他們不屬於任何國家,人數從沒超過百人,但是,卻是一股相當可怕的力量。殺手中幾乎很少有魔法師。

    盜賊工會,說白了,就是高級小偷的集合,有些貴族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貴重物品,會雇傭工會中的盜賊偷取。盜賊工會並不是每個小偷都能參加的,其中成員的要求雖然沒有殺手工會那麼嚴密,但也需要經過種種考核,只吸收那些素質和專業技能高超的盜賊。盜賊的等級從低到高分為盜賊,高級盜賊和獲取者,一般能達到獲取者水平的盜賊都是多次盜取過價值連城的珍寶才有的榮譽,他們也是大多數貴族最害怕的族群。盜賊工會有一條最嚴格的規定,那就是絕對不允許殺人。也正是因為如此,他們也沒有被各國的軍隊所剿滅。為了能更好的完成雇主交付的任務,盜賊工會的消息是最為靈通的。和殺手工會一樣,盜賊工會也屬於大陸上的陰暗勢力。

    ……

    掏出沉甸甸的錢袋,阿呆心中充滿了喜悅。錢袋很精緻,是用皮革做成的,上面有一個用金線勾成的六角星。阿呆從來都沒見過如此漂亮的錢袋,他慌忙的打開上面的繩口,向裡掏摸著,他遐想著,如果錢袋中有一玫紫晶幣,那將是多麼美妙的事啊!,從業一年多以來,他就偷到過一回紫晶幣,記得那回,黎叔竟然興奮的獎勵了他一條大雞腿,讓其他同伴都羡慕的不得了。他從來都沒有吃過那麼好的美味,最後和丫頭分著,連骨頭都吃進了肚子。那美妙的味道,至今仍然使他回味無窮。

    當阿呆將錢袋中的錢幣全都掏出來時,驚訝的楞住了。因為,錢袋之中不但有他遐想已久的“雞腿”更有著數十玫金幣,甚至還有一個閃爍著璀璨光芒,他從來都沒有見過的藍色錢幣。看著紫芒芒的一小堆,這可是足足十幾個“雞腿”啊!“可以吃飽了,我終於可以吃飽了。”阿呆興奮的大叫著。

    正在他興奮不已之時,錢袋上的金色六角星突然亮了一下,緊接著,一個蒼老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你從來沒有吃飽過麼?”

    阿呆全身一震,手中的錢幣不由得散落了一地,聲音,這聲音是從哪裡來的?他四下看去,周圍並沒有人,“天神保佑,天神保佑。”阿呆雙手合十在胸前,不停的念叨著。

    “你以為,天神會保佑一個小偷麼?”蒼老的聲音再次響起,這回阿呆聽清了,聲音竟然好象是從那個精美的錢袋中發出的。

    “啊——”阿呆驚呼一聲,將錢袋扔了出去,全身不由得微微顫抖著,這種詭異的事他還是第一次遇到,他畢竟還是個孩子,恐懼之色從他的眼底流露而出。稀疏的雪花依然不斷的飄落著,天空也還是那麼陰暗,在這一刻阿呆身上的破棉襖似乎再不能給他帶來溫暖,一股寒流迅速的從心底升起。

    落在不遠處的錢袋發出淡淡的光芒,那漂亮的金色六角星上閃爍著如夢似幻般的淡淡金芒,在阿呆驚恐的注視下,金芒突然轉盛,一道模糊的人影出現在錢袋上方,人影漸漸的清晰,正是剛才那穿著大斗篷的老年人。

    古怪而低沉的聲音不斷從斗篷中傳出,如果黎叔在,一定會發現,這個老人是在吟唱魔法咒語。終於,他的身軀完全變成了實體,輕輕一飄,落在地面上。

    老人落在錢袋旁邊,他緩緩的彎下腰,將地上的錢袋揀了起來,嘆息道:“好久不用這個咒語了,真是生疏了不少啊!”

    看到自己牽魚的對象以如此怪異的情景出現,阿呆就算再傻,也知道自己大難臨頭了。他怎麼也沒想到,已經四個月沒有失手過的他,竟然會在成功的牽到一條大魚的情況下,被金主抓到。他在地上蜷縮成一團,身體不停的顫抖著,在他想來,即將面臨的,必將是一場狂風暴雨似的毒打,這種情況他已經不是第一次遇到了。上次被抓的時候,那個大漢更是差點將他的手打斷,如果不是黎叔及時出現嚇走了對方,恐怕他早就沒有牽魚的能力,更不可能吃到自己最喜歡的饅頭。

    老人將錢袋扔到阿呆身前,淡淡的道:“給我揀起來裝回去。”

    “是,是。”阿呆小心的將錢袋抓到手裡,深深的看了一眼錢袋上那個金線勾成的六角星,他怎麼也無法理解,人為什麼會能從錢袋中“鑽”出來呢?他全身顫抖著,小心的將一玫玫錢幣重新裝回到錢袋之中,這個過程持續了不短的時間。奇怪的是,老人並沒有催促他,斗篷下一雙閃爍著精光的眸子不斷在阿呆身上打量著。

    “好,好了,給,給您。”阿呆盡量讓自己表現的卑微一些,雙手捧著錢袋遞到老人面前,也許,表現的懦弱一些,待會兒挨起打來,對方會打的輕點吧。阿呆從來沒有想過要反抗,以他這“飽經風霜”的身體又怎麼反抗的了呢?即使對方是一個老人。

    老人接過錢袋,既沒有動手、也沒有放過阿呆的意思,依舊站在他面前,看著眼前這個身材瘦小的孩子。

    阿呆低著頭蹲了下來,凍的通紅的雙手護在頭上,全身盡量蜷縮在一起,等待著暴風雨的來臨。

    “恩,手到是很好看,十指修長,手掌寬厚,怪不得連我都沒有察覺到東西被偷。你還沒有回答我剛才的問題吧?”
逢甲住宿推薦逢甲住宿台中旅店逢甲日租台中住宿台中逢甲民宿台中民宿台中一中住宿台中便宜住宿台中青年旅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