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白骨美人

simon81620 發表於: 2016-4-26 11:55 來源: ADJ網路控股集團


第 1 章

  “美女出東鄰,容與上天津。整衣香滿路,移步襪生塵……”少室山腳下的一間茶社里,傳出清朗的吟詩聲,襯得春日的山景,越發的嬌艷明媚。
  “臭小子,你罵誰?”詩未念完,一個聲嘶力竭的叫罵聲緊接著就響了起來。
  “洞庭兄,你何必這樣激動呢?”那個吟詩的書生笑瞇瞇的將一杯茶水遞給一個眉目清秀的同窗,“來,喝口茶,消消氣!”
  “閉嘴,以后不許再說我像女人!”這話一出口,立刻換來其他學生的哄堂大笑。
  “哪里是像女人,分明就是女人嗎~”
  那個被取笑的書生被氣得滿臉通紅,映襯著他俊秀的五官,乍一看真的很像哪家的大家閨秀。
  “你們這幫學子,不好好在山上讀書,怎麼跑出來調戲良家婦女?”隔壁桌上坐著的一個老人家實在是看不下去了,顫顫微微的站起來主持公道。
   “老人家,我是男的!”嚴洞庭聽了,氣得一下站了起來。
  那個老人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他一下,粉面桃腮,身形單薄,“哦,個子倒是不小,似乎有點像是男的!”
  “我根本就是男的!”
  “孩子啊!”那個老頭搖頭嘆道,“我知道你們這幫小姐總是耐不住寂寞,偶爾想出來轉轉,可是不是穿了個男人的衣服就能變成男的~”
    “尤其是不要跑到這深山里來,更不要和這些登徒子弟混在一起!”
  嚴洞庭聽到這里已經無話可說,只有搖頭的份兒了,他抱拳對這個打抱不平的熱心腸老人道:“多謝老丈了~~”
  老頭聽了微微一笑,厲聲對余下的學子道:“你們這班書生,還不好自為之!”制止了一樁禍事,他的老臉上掛著幾分得意的微笑走出了茶社。
  他前腳剛剛走出茶社,里面就傳出來一陣震天響的哄笑聲,差點把那泛黃的茅草屋頂掀翻。
  “南天,南天,接下來的幾句是什麼?”有人在一邊起哄。
  “水下看妝影,眉頭畫月新。寄言曹子建,個是洛川神!”
  
  嚴洞庭實在是氣不過了,拂袖走出茶社,一口氣沿著山上的石階跑到了書院里面。
  望著書院中參天古樹,正在迎著春風吐出青翠嫩芽,好不朝氣蓬勃,他不由心中難過。
  春天已經來了嗎?自己人生的春天,不知何時才能到來。
  “嚴公子?嚴公子!”見嚴洞庭垂頭喪氣的坐在石階上,旁邊一個掃地的小童過去和他搭話。
  “何事?
  “嚴公子又被同窗取笑了嗎?”
  “不知為何,母親居然把我生成這等面貌!”嚴洞庭說著,俊臉上流露出哀傷表情,“在老家的時候就沒有人上門說媒,現在來了書院,卻日日做他人笑柄!”
  “嚴公子莫要傷心,過幾日便好了!”那小童說罷又去低頭掃地了,那樣的臉,怕是長在別人的身上高興都來不及。
  “天天被當成女人,看你高不高興!”他似是知道那小童心里如何想的,朝著他的背影揮拳蹬足。
  “對了,嚴公子,剛剛老師叫我告訴你們,十五以前,不要去后山!”  “嗯?”嚴洞庭奇道,“后山怎麼了?近日有野獸出沒嗎?”
  “不是!”那小童環顧一下四處無人,湊過來悄聲說:“聽說后山的一處荒宅里有不干凈的東西,十五左右,月色皎潔之時,會出來害人!”
  “不干凈的東西?是茅房嗎?”
  “當然不是!”交流不善,那小童不由積極性大減,看來這個嚴公子不光長得像女人,還是草包一個。
  “那是什麼?”草包的好奇心突然大起。
  “就是,就是那個啦!”那個小童小心翼翼的說,“鬼~”
  說完,像是害怕什麼似的,抓起大掃帚跑到內院去了。  
  “鬼?”嚴洞庭望著空曠無人的庭院,似乎在思考著什麼事情。
  也許是長日將近,夕陽西下的緣故,此時的庭院中,樹影西斜,涼風乍起,別添了一番陰冷感覺。
  婆娑的樹影映在青石磚上,像是一個隨著黑暗降臨的怪獸般,張牙舞爪的吞沒了他頎長的身影。
  “哈,哈~哈~”嚴洞庭腦中靈光一閃,在陰郁的暮靄中開始陰笑了起來,也許,也許這次可以借著那個“茅房”咸魚翻身,摘掉“不男不女”這頂大帽子也說不定。
  看來自己真是孔明再世,居然能夠想出如此絕妙的主意。
    書院的內室,幾個忙於打掃教室和院落的小童,突然頭皮發緊,湊到一起發抖道:“你剛剛有沒有聽到什麼啊?”
  “好,好像是有人在笑啊!”
  “這個時候,怎麼可能會有人發出那樣的笑聲啊~”
  他們說著互相對視一眼,望著窗外的如血殘陽,面現懼色。
  果然有要鬼來了嗎?


2、當夜月色皎潔,深藍色的天幕不見一絲雲影,散發著靜謐幽冥的氣氛。
  “眾位同窗,且聽我一言!”在嵩陽書院的廂房里,燭影搖曳,隱約可見一個個人影被映在綠色窗紗上,縹緲而詭異。
  執燭的人眉目清秀,頭挽一條方巾,正是雌雄莫辨的嚴洞庭,“今日聽聞后山鬧鬼,小弟為了證明自己是男子漢,真丈夫,決心去一探究竟!”
  旁邊的人聽了他這話都“噗呲”一聲笑了出來,“洞庭兄啊,你還是省省吧,誰不知道你的膽子小啊~”
  嚴洞庭也不說話,輕笑一聲道,“若是小弟此番能全身而歸,可就不能再說我像女人!”
  “好!”旁邊的一個高大書生一把拍在他的肩膀上,“這次就給你一個表現的機會!”
  “南天兄!”嚴洞庭望著旁邊高大黝黑的同窗感激道:“還是你了解我!”
  “不,我怕你不能證明自己是女人而心有不甘啊!”
  “你,你~”
  旁邊的書生們聽了都是一陣哄笑。
  “那我們就陪你一起去吧,不過聽說那荒宅里面有一具白骨,你要把它找出來才能作數!”
  “是,是嗎?”那個小書童怎麼沒有說這些?本來是打算在那荒宅中找個角落待一會兒就出來,怎麼現在卻又要去找什麼勞什子死屍?
  他想到這里,不由頭皮發麻,但是為時已晚,此時書院的學生已經有二十幾人,浩浩蕩蕩的,正打著燈籠陪著他走在黑暗崎嶇的山路上。
  
  此時夜色已深,一輪明亮的月華掛在天際,欲滿未滿,散發出朦朧的光輝。
  應該還沒有到十五吧,嚴洞庭的心中開始不停的打鼓,鬼怪應該不會出來賞月才對。
  眼前的山路在昏暗燈光籠罩下模糊不清,搖搖晃晃的不知要通向哪里。
  “洞庭!”不知從哪里冒出一個聲音。
  “啊!”嚇了他一大跳,“什麼事?”
  “聽說過后山的女鬼的故事嗎?”又是那個天天取笑他的南天。
  “這世上哪有什麼鬼怪?哈哈哈~”幾聲笑得明顯中氣不足。
  “據說是個大戶人家的女兒,在結婚的當晚被山賊殺死,你知道她穿的什麼衣服嗎?”
  “不,不知道!”嚴洞庭急忙搖頭,他怎麼能知道女鬼的衣服。
  “是紅色嫁衣!”
  “有什麼問題嗎?”結婚的時候新娘子不穿紅色衣服才叫奇怪。
  他的同窗聽到此處明顯很有挫敗感,“你沒有聽說過穿著紅衣死的女兒會變成厲鬼嗎?”
  “真的啊?第一次知道!”是不是夜露沾衣?他的身上怎麼有些濕冷?
  “據說那個女鬼,每到十五月圓之夜,便會對著圓月哭訴自己的遭遇!”南天說完,抬頭望了望天中銀盤,面色略帶恐懼。
  
  嚴洞庭不敢搭腔,只覺得手中冷汗直冒,身后二十幾個同窗也都不說話了,頂著陰冷的山風,伴著飄搖的樹影,往山林中茂密陰暗的深處走去。
  二十幾個搖擺不定的燈籠,為漆黑的山景,墜上了一串泛著黃暈的寶珠。
  
  “徒兒啊!”遠處的書院廂房,一個白發蒼蒼,身穿儒生衣裳的老人坐在桌前望著山中的星星點點的光芒,面現懼色道:“你看,臨近十五,后山果然有鬼怪出來作祟!”
  “是!是啊,夫子!”旁邊掌燈研墨的小童也跟著看過去,可是怎麼看這都不像是鬼怪的鬼火啊。
  “為了保證我的學生能夠平安無事,不受邪魔侵擾,我要為他們上晚課,頌一段《金剛經》!”說罷他拿起桌子旁的帽子帶上,就要出去。
  才剛剛走到門旁,見那個書童還垂手立在書桌旁邊,不由氣結,“你在干什麼?還不快去敲晚課的鐘?”
  “回夫子!”那個小童哭喪著臉道,“師兄們都出去了~”
  “什麼?”那個老儒生眼睛瞪得溜圓,“他,他們去哪里了?”
  “去了后山!”
  那個老儒生聽了已經氣得說不出話來,“我,我不是讓他們乖乖待著,不要出去嗎?”
  “是,是的!”那小童的頭幾乎都要縮進肩膀里,“您不說還好,您一說師兄們都組織著結伴去探險了!”
  “氣死我也,氣死我也!”老頭說著一口氣沒有上來,眼白一翻,差點暈了過去,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快來人啊,夫子要死過去了~”那個小書童嚇得哇哇直哭,逃也似的推開房門,跑進了昏暗的走廊里,尋找幫手去了。
  
  那凄厲的哭聲伴著其他學生晚課的鐘聲在空寂的深山上回響。
  那些留下來正在上晚課的學生,一個個都嚇得頭皮發麻,從此十五前夜書院鬧鬼的說法就此流傳下來。
  
  而此時,嚴洞庭一行人已經走到了后山,不甚明朗的月光下,可見一棟大宅矗立在樹林的深處。
  那屋子高大而破敗,沒有一點燈火,伴著山風的呼嘯,發出陣陣“沙沙”的聲音。
  嚴洞庭望著不遠處那巨大的黑影,不由吞了吞口水,暗自后悔自己的提議。
  怎麼沒有人說話啊?如果有人說要回去,自己就能找個台階溜回去了。
  可是耳邊只聽得到樹枝碰撞和山風呼嘯的聲音,就是沒有一絲人聲。
  
  他的師兄師弟們,都嚇得雙腿發抖,渾身亂顫,但是卻都把嘴閉得緊緊的,生怕不小心抖出一個“怕”字,那頂“不男不女”的大帽子就會自動轉移到自己身上。

逢甲住宿推薦逢甲住宿台中旅店逢甲日租台中住宿台中逢甲民宿台中民宿台中一中住宿台中便宜住宿台中青年旅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