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驚水除鬼

Louissai 發表於: 2016-8-12 11:42 來源: ADJ網路控股集團


驚水除鬼

夏天和冬天一样,总是能带给人们无限的回忆。在屋子里吹着空调吃西瓜,夜晚啤酒烧烤的大排档,热成狗后那一瓶凉凉的饮料,晚上在河边迎着凉风喝酒,都能勾起我对夏天的无限向往。但是,那年夏天后,使我对有水的地方彻底画上了红红的感叹号。
  我的朋友小胡从小就是一个鼎气不足的人,也就是说他头上的阳火烧的不旺,容易看见“脏东西”。玄学的说,就是他的脑电波磁场比较弱,容易和鬼度磁场接轨。记得很久以前我们上小学补习班的时候他就告诉我他回家的路上看到一个人飘了过去等等。我也就一直调侃他比较“虚”。
  那是08年的夏天。汶川大地震刚刚过去,北京奥运会即将到来。刚吃完晚饭,我在家里吹空调打游戏正嗨,就听到有个人很粗鲁的拍着我家大门。我一边起身开门一边低声骂道:“这是哪个傻逼跟有人拿风油精追他一样这么慌张。”我透过猫眼一看,原来是小胡这个虚男。我把门打开后就骂道:“你又犯什么傻逼?干别的不行,为什么拍门啪啪啪的这么有力度?”没想到他反咬我一口说:“你是不是看小电影声音太大,我嗓子都喊哑了所以我只能用拍的了。”说着就把他的小摩托车往里面推。我说:“去你的,像我要么就直接直播了,哪像你,年少不知精珍贵,壮年望13空流泪。你看看你都瘦成啥样了,天天告诉你多读书,少撸,你就是不听!怎么,来找我有啥事吗?” 他无奈的摆了摆手,一脸懒得跟我贫嘴的样子,进了屋子随手就拿了一瓶饮料边喝边说:“今天我老爸老妈带着我妹出去玩了,把我一个人扔家里。说是让我看家。这特么的也太不公平了!”气愤的表情在他脸上没多久,就立马呈现出了杜蕾斯般的微笑并说道:“晚上去我家打游戏,两个电脑随便玩儿!”我表示已经打了一天游戏,我就提议买些小酒小菜去洳河边坐坐吧(河名为虚)。他表示同意后,我们边用摩托车到达了洳河并找了一片适合坐下的空地,一边喝,一边聊。
天黑了下来后,由于也没有路灯,就把小直板手机那微弱的电灯功能打开照明。不知不觉间已经喝到了晚上11点多,醉意已经微微的上来。料峭冷风吹酒醒,微冷。虽说是夏天,但大半夜河面上吹来阵阵冷风。不过吹着吹着,我感觉到触觉层面的冷风变成了触觉和心理上的阴风。我点了根烟,突然感觉到脖子一阵发凉,正想回头,看到小胡一脸惊悚的看着我。我赶紧回头一看,什么也没有。我本想骂他没事别特么吓我,但我刚刚的的确确感觉到了脖颈后那刺骨的冰冷。我在想,难道这家伙的见鬼体质在这时候凸显出来了?妈的真晦气。我问他怎么回事,究竟看到了什么东西至于吓成那熊样。他二话没说,抓起我的手就跑向摩托,快速地发动起来。我一屁股还没坐稳他就轰了一下油门差点把我的宝贝腰给弄折,摩托车飞快的跑着,他惊魂未定的缓了好大一会才说道:“我……我刚……我刚才看到一个湿漉漉的人在你身后,像是被水泡过一样,浑身湿漉漉的,眼睛也肿胀的发白。就那样在你身后紧紧的盯着我。”我听到立马吓得括约肌一紧,就像螺丝上太紧滑丝了一样,以后差点尿出了。这就是所谓的吓尿了吧。我结结巴巴的说:“赶紧先回你家!回去了以后应该不会再纠缠我们了。”他家在郊区,普通的三层楼的民宅。直到到了他家开了灯我才放下心来。看了看表已经过12点了,我们就赶紧锁好楼下大门,上了他在二楼的屋子里。我们一句话也没有说,连玩电脑游戏的心情都没有了。只想赶紧过去这惊心的一晚。我以为远离了河他口中那个东西就不会再纠缠了。不过,这都是我以为,半夜发生了令我更为难以理解的事情。
本来就因为神经紧张睡的浅,结果我俩同时半夜被撞门声给惊醒。不是一楼的大门,而是,小胡卧室的房门。撞门声不是疯狂而仓促的,是那騙子像心跳一样有频率的。我俩顿时就慌了!我第一反应就是这东西怎么跟到家里来了?这不科学!小胡口吃般的问我:“怎...怎么办?”我毕竟也是经历过一些事情的吃麻辣烫不喝汤的男人,我虽然怕,但是我并没有像他那样话都说不利索。我轻声对他说:“别怕,这地方远离河水。虽然这个溺死鬼想找我俩当替身,不过幸亏你的体质才提前识破他,不然恐怕咱俩一人早已不在。”说罢我便让他找针状锋利的东西。只听见乱糟糟扒拉东西的声音。他竟然颤颤巍巍给了我一根笔!我二话不说忍痛朝我的食指扎去,我能感受到滑腻的血已经填满了我的指头缝。我点着脚摸黑到屋门后,用手手指上的血往门上一抹,没想到门外的东西这时候门外的东西像发疯了一样撞门!我顿时也慌了,脑海中不断的去想还有什么别的办法。这时候我想到所谓鬼怕人七分,人怕鬼三分的说法。鬼也怕恶人,再说我在生活中就是极其刚正不阿的人。我就豁出去了,我破口大骂:“吗得比!我家不过是在河边多玩了一会,你却誓不罢休频繁骚扰,草泥马老子不是好惹的,曹!你赶紧哪来德滚哪去!现在赶紧滚,明天或许还能给你烧屌值钱!你再不滚留立马让你成鬼中鬼!”我越骂越起劲,骂得我自己就信了。不由胆子也大了起来。这时候,我猛一开门,瞪着前方的黑暗猛吹了一口气后关上了门。我的心紧绷着,大概过去了10分钟左右依然没听到异响我才放下心来开了床头灯。“他或许真的走了。”小胡一脸害怕又兴奋地说。我诧异道:“难道我开门的时候你看见什么了?”他说:“我看到开门后一个黑影化没了,紧接着你就关上了门,你做了什么?”我淡淡的说我只是吹了口气,或许我三把火比较旺。
  第二天天亮后,我们小心翼翼的打开了卧室门。令我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啊,他的卧室门前,楼梯间,都说湿漉漉的一大片水!打扫完毕后,无意间看了看他家的大门,新年贴的门神早已经不在门上。我说怎么会直接床家里来了。他赶紧在家里翻箱倒柜找到了日月一对门神贴到了大门上。正值酷暑,门口新新的红门神在阳光下是那样不搭调,那样刺眼。
  鬼本是由人心生,从人而来,天理循环之物。鬼在害人之前必会通过各騙子幻象,使人失去常心,(而影片的影响也使现在的人闻鬼变色),才能乘虚而入,故碰见者必须牢记冷静,须知他害死你后你也是鬼,大家到底谁怕谁呢?
逢甲住宿推薦逢甲住宿台中旅店逢甲日租台中住宿台中逢甲民宿台中民宿台中一中住宿台中便宜住宿台中青年旅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