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靈異怪談】詭念

jnny66 發表於: 2016-4-26 11:54 來源: ADJ網路控股集團




把這本小說寄給你的仇人 讓他看完本小說沒有心跳加速冷汗直下變成石頭人!
  這是一部情節緊張曲折,能吸引人一口氣讀完的懸疑小說;也是一部挑戰想象力讓人自始至終神經緊繃的驚悚小說。故事從初秋的一個天氣好得讓人想犯罪的晌午開始,仲秋的一個晴朗的下午結束。在拋出無數個懸念之后又以一個更大的懸念收尾。可謂出人意料,使人不忍釋卷。
  《詭念》一本需要膽量與思考的懸疑恐怖小說,閱讀本小說時請準備好隨時撥打120!




作品簡介:
  這個秋天陸林的向日葵研究室迎接了葉淺翠的來到,隨之發生了一系列奇怪的事情,一團疑雲籠罩了寂靜的校園,美麗的平涼。
  一個青年將親密女友的頭烤成了黃金豬頭,生命的花朵一瞬間枯萎……奇異的濃霧,古怪的宅子,憂郁的女主人,蠱惑人的耗子,一種迷離恐怖的氣氛籠罩著一切,是什麼把死亡的氣息洒滿了整個平涼……




詭念第一部分

  那時,我是一名心理系二年級研究生,主修恐懼焦慮症,評估和幫助因為生活中遭遇不幸事件受到傷害的人們。這個職業既能滿足我無窮無盡的好奇心,又能提供一個修復人類生命的機會。我視它為奮斗終生的事業,投入了極大的熱忱和大部分的時間。





詭念第一章(1)



  清楚地記得見到葉淺翠那日,是初秋的某個晌午,天氣好得叫人想犯罪。

  那時,我是一名心理系二年級研究生,主修恐懼焦慮症,評估和幫助因為生活中遭遇不幸事件受到傷害的人們。這個職業既能滿足我無窮無盡的好奇心,又能提供一個修復人類生命的機會。我視它為奮斗終生的事業,投入了極大的熱忱和大部分的時間。基本我沒有閑暇時光,除了學習、實驗,其他課余時間我都會待在學校的心理咨詢中心。




  半年前,馬加爵殺人事件在社會上引起了廣泛的關注和反思,也使得各大院校意識到應該關注青春期大學生心理的健康發展。所謂防範重於治療。心理咨詢中心便是在這種社會背景下創立的,名義上主持工作的是我的導師羅文青教授。事實上他不常來,大部分時間都是我在。我忙碌時,一年級研究生姜培會代替我坐鎮。

  姜培是我的鐵杆哥們兒,只比我小一屆。大一他報到時是我接待的,隨便聊了幾句,沒料到一見如故。他是個活潑風趣的小個子,說話詼諧,總能將談話的另一方逗樂。我著實為他選擇心理學感到可惜,如果他報考的是新聞廣播學,取代李詠不過指日可待。他常常會拎一瓶白干到我宿舍,就著花生米、醬雞爪和我對飲到半夜。話題自然是圍繞心理學,諸如性欲倒錯和性變態的特征、病例。

  心理咨詢中心全名為:西川大學向日葵心理咨詢中心。這名字聽起來土了吧唧的,是我取的,無他,只是應景。在辦公室的窗外有一排向日葵,枝葉婆娑。每個有太陽的日子,看著它們圓圓的臉蛋追逐著太陽,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地球上所有的生命都是太陽所賜,如果沒有太陽,這個星球依舊寒冷而陰暗。人的內心也需要太陽,也應該如向日葵一樣追逐太陽溫暖而明亮的光芒,而不是在寒冷、潮濕、陰暗的泥沼里一味地沉淪。

  我通常稱心理咨詢中心為向日葵辦公室。它雖然有一個響亮的名字,本身卻糟糕透頂。當然,我們不可能強求一間五十多年的老房子依舊簇新,何況它還是仿前蘇聯建築的筒子樓,層高有限,空間逼仄。由於地基淺,地氣侵襲,房間終年散發著一股潮濕的霉味。一到雨季,墻角會長出一頂頂的“小傘子”。有一次我跟姜培採了不少來下酒,味道鮮美,記憶猶新。

  這房子究竟如何糟糕,很難用言語來表述清楚。用姜培的一句話也許能概括一二:奶奶的,墳墓也比它強點。可是我還是喜歡待在這里,這種潮濕又透著涼意的空氣,令我渾身警戒,而大腦卻異常活躍,靈感像一串火花,爆開又熄滅,熄滅又爆開。爆開時發出的熾白光亮,有時候甚至會令我覺得照亮了整個房間。熄滅時卻又讓我覺得自己沉入了黑暗無邊的地獄。

  此外,房間有一個好處,便是那朝南的窗子,開得很大很低,完全不同於蘇式建築風格,可能是后來改過的。窗子朝著學校主道,隔了約二十米的樣子。那排向日葵擋在中間,半遮半掩,並不妨礙視線的暢達,反而平添了幾分幽情。抬頭可見花影后人來人往,低頭可聞笑語聲隱隱約約。一明一陰的兩個世界,並不完全的隔絕。這種幽明的感覺,我十分的沉醉。

  葉淺翠來的那天,是個秋日,一個明凈的秋日,一個明凈如水晶般的秋日。

  南窗外,藍天如洗,那排向日葵靜靜地立著,火焰般的花瓣已掉光了,變成了深褐色的干殼。葉子依然青翠,鋪展開來,殘留著幾分往昔的風情。

  一個縴細的身影在向日葵花叢后一閃,我無來由地抬起頭來,視線正好捕捉到她俏麗的身影。看著她小小的胯部輕輕地先送,然后腰肢一扭,完成一個曼妙的步子。女孩子走路是否婀娜,關鍵在於有沒有正確的走路方式。肩一定是平的,胯部要先動,而腰要柔軟像麥芽糖。一切具備,便會步步生蓮,像古書上所說的凌波微步、羅襪生塵。

  我肆無忌憚地欣賞著她行雲流水的步伐,忽然意識到她的目的地是向日葵辦公室,頓時慌了手腳。這棟舊房子是原來的辦公樓,已老舊退出舞台,除了這間向日葵辦公室,其他房間都成了堆放雜物的倉庫。

  我手忙腳亂地想把桌子收拾一番,又覺得不對勁,一抬頭,她已站在紅漆剝落的木門邊,舉著手欲叩門,卻又猶疑不定地看著我。

  或者是因為看到我緊張的表情,她扑哧笑了,笑容一晃即逝,她的眉宇又浮起一層淺淺的愁色,轉身要走。

  “同學。”我急忙叫住她。

  她回過頭來,眼睛彎彎,笑意淺淺,說:“怎麼了?”

  說什麼呢?我的大腦有點短路,平時的機智全沒了,猶豫片刻,我有些結巴地說:“你……你是來向日葵辦公室的嗎?”

  “本來是的。聽說有位羅教授……”她打量著我,“想來你不是。”

  我連忙說:“我是他的學生,羅教授很少來,這辦公室都是我在打理。”頓了頓,我又自我介紹:“我是心理系二年級的研究生。”

  她微微瞇著眼睛凝視著我,遲疑不定。

  我趁機說:“進來坐會兒,聊會兒天也好啊。”

  看得出來,她有種傾訴的渴望,所以她猶豫著挪步進了辦公室。我又是搬椅子,又是倒水,再坐定時,方才的局促不安已消了大半。

  她與我隔著桌子對坐著,微微垂著頭,雙頰呈自然粉色。可能是因為害羞,她也有些不安,這令我又添了幾分勇氣。

詭念第一章(2)
  “這是什麼?”她順手拿起我桌子上的一沓紙翻看著。

  那是一篇論文,是對蜘蛛恐懼症的探討。針對蜘蛛的害怕心理,設計復雜精巧的迷宮給蜘蛛和人類受試者使用,探討在這種狀態下人類與蜘蛛的反應。她看得很快,幾乎是一目十行,而且還露出明白的神色。難道她能看懂大概意思?這令我驚訝,這篇論文並不淺俗易懂,除非她了解心理學的基礎知識。




  “這是你寫的?”她放下論文,看著我。奇怪的是,不論何時,她的目光都蒙了一層霧氣,十分的動人,但也有令他人產生想要撥開迷霧的沖動。

  我點點頭,已在表面上武裝好了自己。

  她微微一笑,嘴角抿出好看的弧形,“我叫葉淺翠,大一新生。”

  “我叫陸林。”

  “綠林好漢。”她嘴角的弧形變深,笑意也更濃。我訕訕地笑了,心湖里仿佛有根棍子輕輕攪動,蕩起一圈一圈的漣漪。但是眨眼間,她的笑容從嘴角滑落了,消失得無影無蹤。

  我好奇地問:“你找羅教授有什麼事嗎?”

  她深深地凝視著我,似乎在掂量我是否是值得信賴的人,半晌她才說:“我碰到了一點奇怪的事,非常奇怪,沒有人相信我。”說完這番話,她嘆了口氣,縴眉蹙緊,柳葉般的眉毛頓時擰成了蚯蚓狀。霧氣隱隱的目光里閃爍著恐懼、焦慮、迷惑、不安、熾熱,還有一些難以說清楚的東西。

  我心里涌起一種沖動,想要伸手去撫平她的眉毛。當然,這是不可能的,所以我的心只好跟著扭成了一團。當時,我真的有點神魂顛倒,只是將她的表情簡單地理解為恐懼焦慮症的先兆。

  她的聲音很柔和,似春風一般,溶溶曳曳地飄滿整個向日葵辦公室。倘若不是她的故事過於離奇,我早就醉倒了。

  她說,那件奇怪的事情發生在暑假里,離現在也就是一個多月。高考結束了,錄取通知書也收到了,她卸下身上的重負,和班上幾個要好的同學一起去平涼旅游。

  平涼這個地名,我還是第一次聽說,於是打斷了她片刻,她告訴我那是她家鄉方青坪市附近的一個古老城市,在中國的曆史上曾經有著輝煌的過往,由於三面環山,官道易途,被完整地隔絕於塵世之外,得以保持著古朴的風貌。

  平涼的自然風光十分秀麗,山清水秀,三座青山綿延不絕,將平涼古鎮溫柔地擁在懷里。而它的人文景觀有著濃濃的曆史感,走進平涼仿佛是走進了陳年舊畫里,巷末街角處處有著出人意料的美。隨意地尋個樹蔭處坐著,就可消磨大半日光陰。

  葉淺翠一行六人在平涼玩得十分開心,第三天決定去爬山。那山名叫做蓮花,據說是因為山頂有天池,一池碧水里長年盛放著粉色的蓮花,故而得名。那天是7月15日,大清早,天色很好,六人整裝出發了。臨行前,劉在宏——葉淺翠的同班同學,還戲言要採一朵粉色的蓮花送給她。

  平涼周圍的三座山要數蓮花山最高,陡峭如削,並不好爬。而且他們中間還有三個女孩子,體力相對較弱,影響了進度。六人爬爬停停,說說笑笑,到了中午才上到山頂。居高臨下,閱盡風光無限。且不說遠處的,就說山腳下的平涼古鎮,在陽光下鋪陳開來,宛若一幅淡墨山水畫。

  山頂果然有個圓形的天池,並不大,直徑不超過五米。水很清,映著雲影疊疊。天池中間盛放著粉色的水蓮,但只有一朵。劉在宏勇敢地跳進水里,採得這朵蓮花送給葉淺翠。

  在大家嘻嘻哈哈的笑聲里,淺翠紅著臉接下了這朵花。它真的很美,花瓣里的脈絡隱約有淺紅的液體流淌著,整朵花散發著瑩瑩的光芒。葉淺翠小心翼翼地將它捧在手里,仿佛捧著一個稀世珍寶。

  大家在山頂燒烤東西,吃完又東逛西遛了一圈,度過一段愜意的時光。午后三點鐘開始下山,大家唱著歌,歌聲飄得很遠,在樹梢間流連,洒落一路的歡快。下山的路容易走得多,女孩子們也沒有人喊累要休息。可是路總是繞來繞去,走到黃昏時,還在半山腰,而且開始起霧了。

  這霧來得毫無預兆,仿佛從天上忽然落下一片薄綃遮住了天地,遠山近樹先是變成了影影綽綽的影子,繼而一點點地消融在霧氣里。六個人目瞪口呆地看著霧氣漫了過來,頃刻便籠住身前身后,視野受阻,只可以看到前后同伴隱約的影子。當時戴磊——這次旅游的組織者和領導者,說了一句話:“這霧來得好詭異。”他叮嚀大家手牽手,一步一步地往前走,寧肯走得慢,也不要失散了。

  戴磊領頭,后面緊跟著黃憶秋、席紅,然后是劉在宏,后面是葉淺翠,斷后的是杜喬林,大伙走得很慢。大霧模糊了地面,陡峭的山路越發地不好走了。盡管戴磊一個勁地提醒大家不要摔倒,但意外還是發生了。

  事后,葉淺翠才知道摔倒的人是席紅。她滑倒在地上,將黃憶秋鏟翻在地,跟著將劉在宏扯拉在地上。而黃憶秋又將走在她前面的戴磊推倒在地上,劉在宏則將葉淺翠扯倒。當中唯一沒有倒地的是杜喬林,不過他迫於陡然而來的拉力,松開了與葉淺翠相牽的手。

  幸好這段斜坡並不十分陡峭,五個人滾了幾步,擦傷了些許,手忙腳亂地從地上爬了起來。戴磊不愧是班長,立刻鎮定下來,吩咐大家響亮地報出名字,及身邊能看到的大概景物。接著是根據前面的人所說的方位調整自己的位置,等所有的人都可以看到前面的人后,大家邊報名,邊伸手拉成一線。


逢甲住宿推薦逢甲住宿台中旅店逢甲日租台中住宿台中逢甲民宿台中民宿台中一中住宿台中便宜住宿台中青年旅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