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長篇小說-凶冥十殺陣完整版

kingdomoo 發表於: 2016-4-26 11:54 來源: ADJ網路控股集團


建築系的學生們最愛上的課之一就是風水學,基本上你什麽都不用幹,而且不擔心

老師抓人提問,只要聽著老師吹牛就可以了。尤其是王風這樣的外聘老師,本來沒有受

過正規的颱風教育,講起這些東西更是眉飛色舞、口若懸河、滔滔不絕:

  

  房間的材質不能用柳木、槐木,因爲據說柳木容易成爲變怪,槐字中有個鬼。《淮

西縣誌》載:有宋氏者,屠牛爲業,以槐木爲居,成半月,合家死床,都無傷痕。

  

  房間的大梁不能用青(黑)和紅色,紅色不利男主,青色不利女主。《三國志裨

史》載:帝(曹丕)夜夢梁上青光屬地,問諸周宣,宣雲:“天下當有貴女子冤死。”

時帝已遣使賜甄後璽書,聞而悔之,遣入迫使者不及。

  

  如果大門不幸被漆成黑色,你就等著遭殃吧。《曹氏訓》載:中山王爲宮室,漆其

門,夜夜聞女子冤哭。後遭祝融,宮人死者十九。

  

  永遠也不要用骸骨做建築材料。《灤陽續錄》載:鄉人吳某,夜夢黑人立其屋上,

擲下一犬齧人,後其屋無故自坍,妻女皆爲所殺,於破壁中揀得犬骨一具,方憶曾與匠

造相詈,蓋報仇耳。

  家中的器物不要太長時間不移動位置.

  門楣上不要放錢。

  天花板不要做成黃色,地面不要做成黑色。

  ………………

諸如此類。聽者聽得很有意思,講者也是講得唾沫橫飛。就這樣到了最後一堂,馬

上要放假了。王風靠在講臺上看著大家,目光忽然沈鬱起來。他走到黑板旁邊,在黑板

上畫了一條南北流向的河,河東河西是兩個小村子,他說:最後一點要說的是:選擇好

你蓋房子的位置。我來給大家講一個故事。

  

  1946年.冬。中國北方的某個山區,一條已經冰封的河分開了兩個小村子,河東的

村子叫做東水,河西的村子叫做西水,兩個村子合稱爲雙水屯。那年快過春節的時候,

西水某村婦忽然收到一封信,找那識字的人一問,說是秋天外出逃荒的人們等不到開

春,要在年前回家。

  “逃荒的人要回來!”這消息在村子裏傳開,整個村子炸了營。往年他們總是要挺

到開春的時候才回來的。這樣做無疑是有很多理由的:東西不夠吃,爲了防止餓得發慌

的村民把來年的種子也吃下肚去,歷來總是由丈夫們商量好了把全村的種子分開埋藏在

幾處,然後集體外出逃荒,不知道種子埋藏在哪里的妻子們則帶著孩子在家苦熬。一年

又一年都是這樣。但今年他們居然中途要回來了。糧食會不夠的。種子會被吃掉的。但

沒有別的辦法。丈夫們就要回來了。

  

  表面平靜氣氛下的恐慌延續了兩天,第三天傍晚,丈夫們敲響了各家的房門,出乎

意外,他們看起來並不瘦,也沒有浮腫,氣色相當不錯,但他們確實是兩手空空的。妻

子們把他們迎進家門,他們就坐在炕上不說話。妻子們把南瓜野菜飯拿來,他們就吃,

把水端來,他們就喝,然後就是沈默著抽煙。就這樣過了一個晚上。

  

  第四天各家的男人湊到了一起。不多久女人們也自動地湊到了一起,因爲男人們談

話的內容不小心透露了出來:他們要去把種子挖出來,搬走。討論的中心內容就是如何

說服自家的婦女。而婦女們討論的就是如何不讓他們說服。

  

  果不其然,當天晚上各家婦女就遭到了丈夫的唐僧式勸說,但婦女們都只沈默地聽

著,一言不發。其中一些男人火氣上來,動粗。村子裏哭聲罵聲響成一片。結果是無人

勸動。因爲男人們沒有理由,女人們理由充足:這是我的家,我的故土,我的鄉黨,我

一輩子的辛勤血汗全都在這裏,你憑什麽說走就走?走,我們能走到哪里去?最後,時

間仿佛得到了輪回,所有的男人又恢復到剛剛回來的模樣:悶頭不響地抽旱煙。

  

  直到第五天。有一個東水村的婦人來串門了。雖然名義上是兩個村子,但因爲住得

近,地在一處,兩村的人也算半個鄰居。兩村的男人一起逃荒,女人一起在家裏守候,

按照當地的土話來說,是“老鼠也一同養著”的交情。她聽說西水的男人回來了,於是

就來打聽打聽丈夫的情況。她去那家的婦人連忙把她迎進屋,倒了水,而男人卻躲進了

里間。

  

  東水村的婦女喝了一口水,說:我找大哥有事情。我想問問我男人,怎麽一直也沒

有個信?

  

  於是這家的婦女就進里間去說自己的丈夫:你怎麽躲起來了?知道不知道的也給人

家說啊。丈夫卻只是張惶地望著她,許久才說了一句:沒見著,我們兩村人是分頭走

的。不知道。他喃喃地說完這句話之後,門簾被挑開,那個來找他的東水婦女進門來

了。

  

  丈夫看了看東水婦女,囁懦著說:啊,那個,我是真的不知道啊。但是東水村婦女

卻不說話,只是直勾勾地盯著男人腳上的鞋,忽然之間,她大叫一聲:這鞋是我男人的

!是我一針一針給他衲的!怎麽會到你的腳上?你說!

  

  丈夫依然不說話,只呆看著東水村的婦人,婦人猛地轉身沖出屋子,高聲叫喊:殺

人啦!殺人啦!遠處幾個西水村的男人聞言,向這邊跑來。婦人跑到第一個男人身前哭

訴:不得了啦!我男人的鞋,穿在……

  

  話聲到這裏嘎然而止,男人手中的半塊石頭砸在女人頭上,她一聲不出地摔在地

上,幾個男人圍攏過來。

  

  怎麽辦?大家商量著。

  埋了吧。

  別埋,太餓了。真的,太餓了。

  去,拿砍刀來。

  

  屋子裏的男人崩潰了。他哭了起來。半晌,他才對自己的女人說:東水村的男人都

回不來了。他們都被我們吃了。他們都被我們吃了。女人的頭髮根瞬間就炸了起來,一

股涼氣從腳後跟一直沖到頂門。

  

  “我們在外面逃難,後來估計著時間差不多了就往回走,早早就來到了河的下游,

但是又不敢回家,就去山裏挖草藥換幾個錢存活。大雪封山,我們迷了路。轉了幾天,

東西都吃光了,餓得發瘋,餓得啃自己的手!心裏象有火在燒,後來我們就碰到了東水

村的男人們。”

  

  “他們已經有好多人死了。活著的幾個也奄奄一息。他們說他們不知道怎麽的就進

山來了,我們一看死人,臉色發灰,身上沒有傷口。他們也沒有飯吃,我們都乏了,就

只有先在這裏呆著。後來我一覺醒過來,往外邊看,他們已經在吃了。”

  

  外面傳來喧鬧聲,幾個男人正在用砍刀分割剛才的婦女,但是那已經被卸掉左腳的

婦女卻悠悠醒了過來,咿咿呀呀叫得不成人聲。男人們一語不發地用砍刀向她身上招

呼,遠處是雪封的山,快過年了。

  

  講到這裏,老師開始沈默。學生們也一言不發,與其說是被故事吸引,不如說是被

一種恐懼攫住了心靈。良久,才有學生問:“那後來呢?”

  

  王風慢慢回答:“後來,沒過幾天,西水村的人不明不白地成批死亡和發瘋,據說

有人竟然看到那些被吃掉的人,在暗夜裏圍著每一戶人家轉圈。再後來,剩下的人等不

到元宵節就都搬走了。東水村的男人們最終也沒有回來,誰也不知道是什麽讓他們自動

走進山裏去等死,開春的時候,沒有種子的東水村婦女們無奈逃離了家鄉,雙水屯成了

名副其實的荒村。。時間過去很久,原來的小小西水村漸漸成爲了新興的城市,地盤擴

張,在東水村的舊址上建起了一所大學。”

  

  下課的鈴聲響了,王風夾起講義,對仍然在發呆的學生們鞠下躬去:“下課。”然

後他又擡起頭,微笑著說:“所有回家和留校的同學,我祝福你們好好享受你們的假

期。”

  

  學生們收拾起自己的東西,陸續走了出去。王風把夾在腋下的講義重新放回講臺,

從上衣口袋裏拿出一個小小的羅盤,走到窗前,左手掐著指關節,嘴裏也不知念著什

麽。

  

  教學樓有五層,後面是兩棵楊樹,也不知有多少年了,長得比教學樓還高。

  

  白楊過去是葬樹,只有種在死人墳頭的,現在沒這種講究,而且樹長大了也和人一

樣,也需要尊老敬賢,等標誌牌一挂也就砍也砍不得了。這兩棵楊樹因爲太高,連教學

樓的頂樓也總是涼陰陰的一片,風一過就“嘩嘩”的響。漢詩說“白楊多悲風,蕭蕭愁

殺人”,聽到這種聲音,不自覺地就有了點寒意。

  

  一陣風吹過,天還早,可天色卻暗了下來。大概是要下雨。這陣風吹得兩棵樹都

“嘩嘩”直響。

  

  王風看著羅盤,一邊調整方位,嘴裏還在默默念著。誰也聽不到他念些什麽,不過

這時如果有人來的話,一定可以看見他緊鎖著的眉頭。

  那個羅盤也不過手掌一樣大,上面卻是乾坤震艮坎離巽兌排得密密麻麻,幾乎把一

個羅盤面都擠滿了。羅盤已經呈現一種暗紅色,油潤光亮,幾乎象玉石一樣,這樣的顔

色只有摸上幾百年才會有的,如果不是上面的木紋,誰也不會相信這羅盤本來是用木頭

做的。

  

  他的手指忽然停住了,大拇指本來剛好掐到左手中指的第二指節上,這時,養得長

長的指甲已經刺入皮肉,一縷鮮血象一條小蛇一樣滑過皮膚。可是王風卻象什麽也沒有

感覺到,還是看著教學樓的西北面。

  越過那兩棵高大的白楊樹,遠方是一大片廣袤的空地,上面插了一塊


大大的牌子,仔細看能看到上面寫著“東海堂株式會社”幾個字。

  “王老師。”

  

  忽然有個人從門外探進頭來。王風吃了一驚,回過頭看了看。

  

  那個人叫趙淳,是王風帶的一個學生。王風的臉上沒有露出什麽異樣,把手裏的羅

盤放進口袋,嘴裏說:“趙淳,你還有事麽?”

  

  趙淳有點遲疑地走過來,道:“王老師,剛才你說的那個故事,你是怎麽知道的

?”

  

  “那故事啊?是我被學校聘到這裏的時候,一個朋友講給我的,怎麽了?”

  “你那個朋友又是怎麽知道的?”趙淳追問了一句。

  “等我將來碰到他給你問問吧!”王風無奈地說,這種回答好象有點敷衍了事。可

是趙淳也沒有在意,只是道:“我查過我們學校的建校史,那裏說得很不詳細,上面說

這裏原來叫雙水屯,日本人來的時候這個屯已經荒廢了,一個人也沒有,後來才又重新

興起。老師,你說的東水村西水村就是這兒麽?”

  

  王風朝他笑了一下:“管他是不是呢?我還是關心今天晚上吃什麽?”

趙淳還想說什麽,王風已經夾起了講義,說:“走吧,我來關門。”

  趙淳先走了出去。王風把門關上時,那一瞬間他好象看見了窗口映入的一個影子,

可是眼前一花,定睛細看時卻又什麽也沒有。王風笑了一下,腦海中泛起一張永遠都是

笑著的臉,透過已經有點昏暗的玻璃窗,只可以看見那兩株白楊樹之間夾著的一塊“東

海堂株式會社↖”的牌子。


第一章

  “你又亂想些什麽?”

  

  女子咬著吸管,從裝著果汁的杯子上看著王風。王風一驚,訕笑道:“我又走神

了。”

  

  “你又想你的風水吧?真想不通,學校怎麽會開風水這門課?還有你這神漢來顯靈

?”

  

  王風也沒有在意女子話中的嘲諷,仍是訕笑著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往往

就顯得像是迷信。就象在概率論建立以前,賭博就被看作完全是碰運氣的事,那些想預

測的嘗試都被看作是迷信。”

  “你想說,風水也許有一天會被當成科學?”

  

  王風笑了:“也許吧,我只是說說。不過一樣東西如果存在了兩千多年,無論如何

總是有它合理的地方。”

  

  女子也笑:“那麽用你的神眼看看這個休閒茶座,看看你的理論能和實際對應多

少。”

  

  王風看看四周,儘是些衣冠楚楚的年輕人,大概大多是外企的管理人員,算是白領

階層吧。他道:“不太好吧?要是在這兒摸出個羅盤來,別人當我是什麽。”

  

  “那又有什麽關係?你試試吧,要是說得准,老闆說不定會免我們的費用。”

  

  王風看看四周,那些人也都只是各自做自己的事,沒人會管他在做什麽。他從口袋

裏摸出那個羅盤,找准了方位,剛想掐一下手指,指甲卻碰到了剛才那個傷口,微微一

疼,用拇指在傷口上按了兩下,才細細地掐算。

  

  女子喝著果汁,笑著說:“好了麽?”

  王風看著四周,道:“佈置這兒的人,也是個高手啊,幾乎沒什麽錯處。九宮得

當,這是玉女當戶,聚氣斂財格。你看那兒。”他指了指擱在一邊的一個架子,那裏放

著一隻大魚缸,裏面,一條金龍魚正緩緩遊動,休閒吧裏,燈光很暗,倒映得這條魚光

燦奪目。她說:“是條魚啊。”

  

  “那是九宮財位。財位得魚,龍門三級浪,年年得有餘。在這位置養魚,風水書上

說‘財位魚臨,左金右銀’。這是很高明的了。”

  女子撇了撇嘴道:“得了,這些話誰都會說,老闆開店當然要賺錢的,你說這些話

只是讓他高興,他不見得會信。這兒生意也不算太好,你說他‘左金右銀’,他大概要

當你諷刺他。”

  

  女子的話有點響,坐在邊上一個自斟自飲的男人轉過頭來看看他們。王風小聲道:

“低聲點,別讓人把我們當兩個神棍看了。”

  

  女子吐了吐舌頭,笑了。這副樣子很是可愛,王風的心頭一動,嘴時卻接著說:

“財位在西北,屬乾位天門,九星中屬祿存。乾屬木,西北卻是金水連環,本來就是在

金水地養乾木,金琢水養,終成大器。按書上說,這屋子朝向本不太好,不過裏面佈置

得好,也應該大發,要是不發才怪了。”

  

  他說得也有點忘形,聲音也大了些,這時,忽然有個人在邊上道:“對啊,那人也

這麽說。先生,你知道到底是什麽原因會不靈驗的?”

  

  王風回頭一看,是剛才那個自斟自飲的男子,正在眼巴巴地看著他。忽然之間一種

沒來由的煩亂或者恐懼掠過他的腦海,他看著眼前人沒有說話。

  

  王風不說話,問他的人也不說話,女子當然也不說話。他們就這樣在人聲和人潮中

製造了小範圍的片刻安靜,似乎船在旋渦中心將沈的那個刹那。

  

  來人打橫坐下,雙手交給王風一張名片:“這位先生怎麽稱呼?”

  “王風。我是大學教員。”王風雙手接過名片,來人的目光在他長長的指甲上停留

了一瞬間。王風笑笑,伸手取下指甲裝進衣兜:“道具,道具而已。經常戴著習慣了,

倒忘了取下來。”借著燈光看名片上寫著幾行字:龔大偉,西鄉酒廊總經理、董事。

  

  “我剛剛冒昧得很,在旁邊已經聽了半天了。”來人眉峰一緊,有些憂愁地說。

“先生說得都沒錯,這間酒廊是我們幾個朋友合開的,從選址、裝修到破土上梁儀式都

是找了懂行的人嚴格按照古訓辦的,可是不知道爲什麽,怪事不斷。開業三個月來,顧

客也不少,可就是賠錢。光賠錢倒也無所謂,關鍵是有些事情攪得我們焦頭爛額。先生

一眼就能看出來這屋子有問題,必定是行家,我想請教請教。”

  

  王風拿起眼前的酒杯,抿了一小口,龔大偉和女子都熱切地看著他。王風看看四

周,又看看龔大偉。

  

  “改天行不行?”王風說。“我的東西都沒帶著,今天也略顯倉促了。何況,”王

風笑笑:“改風水的計劃不能在這些地方談。”

  龔大偉顯得非常失望。但也不好多說,於是點點頭:“不打擾兩位了。”說完站起

身來離去,同時豎起一指晃動示意領班免賬。王風從口袋裏取出一張紙條,在上面匆匆

劃了幾個字之後追上去遞給龔大偉:“今天晚上要是沒事情,明天就打這個電話找

我。”

  

  龔大偉疑惑地問:“什麽沒事情?”

  王風笑笑:“說錯了!就是明天你給我打個電話就好。”

  兩人一起走出西鄉酒廊的時候,女子還不斷地問王風:“會有什麽事情嗎?你幹嗎

不明告訴他?還是你嚇唬人家呢?”

  

  王風招手叫出租:“我也不知道。有時候這也是一種感覺,你知道預感是怎麽回事

嗎?你看,普通人會在摔倒在地的一瞬間,大腦裏浮現出自己摔倒的樣子,這就是預

感。但是時間再長一點的預感就不容易,有些人感覺准一點,有些人感覺就不太准。我

總覺得他的臉發黑,但是又不好說,只有這樣提醒他注意一點。”

  

  女子聽得有趣,問:“那你的預感相當准嘍?你說我最近運氣怎樣?”

  王風回頭,眼睛在夜色中灼灼發亮:“相當之不好,有個色狼正在打你的主意。”

  

  女子一呆,隨即哈哈大笑。王風殷勤地替女子打開後車門,自己繞到副座上坐下告

訴司機學校的位置,扭臉卻突然從後視鏡中看到,一條黑影刷地從酒廊半掩的門中閃了

進去,似乎剛才它一直在那裏看著自己。王風疑惑地朝後看,酒廊的門卻啪的一聲被人

拉上了。

  

  第二天早晨,王風將屁股對著窗口蒙頭大睡,卻被門口猛烈的敲擊聲吵醒。王風拿

起床邊的鬧鐘看了看,心中暗罵。不快地問門外:

  

  “WHO?”

  “王老師開門!是我趙淳!”門口有人回答,暴風驟雨的敲門聲卻沒有停止。

  “什麽事情?”

  “有人告你拐帶良家婦女,以酒爲媒色誘沈老師去了!”

  

  “胡說八道!”王風順手把一個枕頭摔在門上,然後爬起來去開門。門一開,趙淳

鑽進來四下探尋。王風在他身後把門關上,笑駡:“你以爲沈容是什麽人,能在這種屋

子裏和我不明不白地過夜?我們不過是相互傾心一起去喝酒而已——慢著,這緋聞誰告

訴你的?你怎麽不回家?”

  

  趙淳趴在枕頭上用力聞。

  “滾起來!”王風罵,從冰箱裏拿出牛奶倒了兩杯,遞給趙淳一杯:“什麽事情

?”

  “有個姓龔的給你來了電話。”趙淳從口袋裏掏出王風的手機,王風一楞:“哦,

我忘了我手機放在你那裏了。他說什麽?”

  

  “說的莫名其妙!他說你說的很對,就算他死了也感激你,還有就是他很後悔。都

說什麽啊?難道他死了不成?”

  “他後悔什麽?”王風琢磨著。“他還有沒有說別的?”忽然他記起了什麽:“來

電顯示呢?”

  

  “就是這個奇怪……”趙淳喃喃道:“來電是一串亂碼。我重撥回去沒有這個

號。”

  

  王風把牛奶放在桌子上。拿過手機翻看紀錄。過了一會他自言自語地說道:“趙

淳,你先回去,現在都已經放假了,你還是儘早回家吧。我有點事情先出去辦一下,你

走的時候把門鎖上。”

  

  公路。車水馬龍,熙熙攘攘。王風從計程車裏探出頭來,看著對面的“西鄉酒

廊”,太陽當正午,王風套上指甲默默地掐算。一絲涼氣從他心裏冒出來。


他不敢相信:昨天晚上自己竟然活著從這個地方走了出來!

  裏面的佈置沒有問題,外面的格局就不一樣了。可能是爲了突出前衛和藝術感吧,

入門下臺階,兩邊小窗戶,門前照壁,兩側護牆拱衛,牆壁故意粗化了。可是這個格局

並不應該是酒吧的格局。

  

  沒錯,這是墳地的格局。王風現在簡直想罵大街:是哪個***自作聰明設計成這

樣的?但光是這樣也不至於凶,這房子裏還有什麽呢?

  在進門的時候他悄悄掏出一張符紙晃了晃,沒反應。王風呼出一口氣。昨天晚上見

過他的領班看到了他,掩口小聲驚叫,王風拿著符紙在屋裏走了一圈,領班的眼睛也跟

著他轉了一圈。最後王風收起試紙在靠外一張桌子前坐下,領班才走過來,欲言又止的

樣子,王風指指對面的椅子要她坐下。

  

  領班坐下之後,王風輕聲地,但卻是直截了當地問:“他怎麽死的?”

  領班又一次用纖細的手指捂住了嘴。

  王風又問:“他什麽時候死的?”

  領班好不容易才恢復了常態:“今天早上醫院才來了電話,說他昨晚出了車禍,已

經不行了。”

  王風沈吟半晌,問:“那麽說,昨天晚上就已經死了?”

  領班點點頭。魚缸裏的魚自得其樂地遊著。

  

  王風拿出手機,翻看記錄,亂碼來電的時間分明是上午10:37。他按下呼叫,果然

不出所料,電話裏冷冰冰地說: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號碼是空號。王風擡頭,看著心

慌意亂的領班:“還有什麽特殊情況沒有?他在本市有親戚沒有?”

  

  領班搖搖頭。“他還沒結婚,他的父母都在南方。”

  王風沈思起來。領班終於抑制不住地開始啜泣:“先生,你說這究竟是怎麽回事?

我從一開始就當領班,三個月這裏已經死了兩個,瘋了一個,你說這究竟是怎麽回事

?”

  

  王風驚訝地擡頭:“你說什麽?這樣的事情已經發生過好幾起了?”

  領班點了點頭:“前兩個人都好象是意外,所以我們都沒有在意。可是昨天從先生

走後,老闆的行動就很古怪,好象總是心不在焉的樣子,嘴裏還喃喃著什麽。後來他喝

醉了,我們扶他到了後面睡下,他醒了後非要開車出去兜風,結果晚上就出事了。誰知

道他爲什麽非要出去呢,喝得那樣醉?”

  

  “有一個人知道!”王風眼光灼灼地說:“龔大偉!”

  領班一楞,嚇得都不哭了。

  

  王風笑了笑說:“昨天晚上所發生的一切我都要知道,只能問他自己。好在他剛去

世,我要想一點辦法……我要想一點辦法……他有女朋友沒有?”

  

  領班搖搖頭。

  王風看看周圍:“這裏的工作人員呢?有幾個是女人?”

  領班說道:“就我一個,你要做什麽?”

  

  王風卻沒有回答她。只是喃喃自語地說:“一個……少了……對,沈容也見過

他……我呢?……哦,手機……”忽然他擡起頭來,對領班說:“你今天請個假成不成

?這件事情不是他一個人的事情,運氣不好的話所有來過這個酒吧的人大概都有危險!

而且這個酒吧……我說不好……”王風擡頭四處打量著:“怎麽不知道哪里有一點象我

們學校的什麽地方?”

  

  王風宿舍的門開了,王風先進門,熱情地把昨夜和他一起喝酒的女子沈容與領班往

屋裏讓。桌子上已經準備好一張巨大的紙,上面密密麻麻地畫著各種字和圖案。紙的最

中心有個八卦,八卦邊緣有兩根蠟燭,王風的手機上拴了一根繩子擺在八卦上面。

  

  沈容捏著鼻子進來了。

  領班也面帶驚懼之色地進來了。

  王風讓她們在桌子兩邊相對坐下,自己打橫坐在他們兩個側面。然後拿起一本舊

書,抱歉地笑了笑:“對不住,這套東西我實在是不熟悉,咱們只能一邊查書一邊進

。沒問題吧?”

  

  領班怯生生地點點頭,沈容一付警惕的模樣:“不是真的吧?你有把握沒有?你們

宿舍長最恨這個,被他瞧見怎麽辦?”

  

  王風正色道:“那老頭子我已經一瓶好酒搞定了。別多廢話,咱們最好快點開始,

現在已經晚上7點了,如果順利我就請你們去吃宵夜。”

  

  沈容問:“如果不順利呢?”

  王風向她擠出一個儘量輕鬆的笑容:“那你就想辦法給我買棺材!”轉而大怒:

“怎麽老逼我說這種不吉利的話!”從桌子下抽出一張符來燒了,繼續發怒:“燒一張

符我的法力就消一點你知不知道,別胡說了。開始吧!”


王風在沈容和領班兩人的左手上畫了兩道紅色的符(這是阻止請來的鬼上身而設的

法障,朱砂混黑狗血的),叫她們每人伸出一隻手來握住拴著手機的繩子,把手機提在

半空中不動,然後告誡說:“等一下要是覺得有人拉手機,就讓它拉過去,心裏什麽也

別想,閉緊了眼睛什麽也別看,覺得害怕就在心裏慢慢念‘自在’兩個字,總之,千萬

千萬別睜眼!”

  

  領班點點頭,沈容又問:“幹嘛不讓睜眼睛?”

  王風正取出一張試紙來要燒,聞言對沈容怪笑一聲:“怕嚇壞了你。”

  

  沈容心中一顫,連忙閉上了眼睛。耳聽得王風點著了試紙,曼聲長吟道:“三界冤

災,皆在眼下!一切行迹皆來!”然後就是喃喃的吟誦聲,幾乎在同時,一陣冰冷恐怖

的感覺襲來,沈容覺得自己背上起了一溜雞皮疙瘩。

  

  似乎有什麽人在用指甲慢慢劃自己的背,一縷涼氣漸漸從沈容腰下升起,彌漫在她

的全身,頭皮發炸。沈容心中一顫,強自鎮定著拿穩線頭,聽到旁邊領班牙齒相擊的聲

音清晰地傳來。沈容幾乎想要掉頭就跑。耳聽得王風站起來,走開,正要問“你上哪里

去”的時候哢噠一聲王風已經關掉了燈,回來,打火機哢嚓一響,能聽到蠟燭芯爆燃的

聲響。沈容悄悄問:“幹嗎要關掉燈?”

  

    王風沈默了刹那,最後覺得還是說出來比較好:“普通的人和住所都有神靈庇

佑,有他們在一般的鬼是不敢出來的。我剛才已經把這些神靈統統請走了。”

  

  沈容驚懼之下睜開眼睛,燭光裏王風和領班的臉色慘白青綠,比真的鬼都不遑多

讓。沈容大叫一聲,手指鬆開,王風眼疾手快地在手機掉到桌子之前一把拎住,將線頭

重新塞到沈容的手指之間,順勢握了一下柔夷:“你的手太冷了。放鬆點。”王風說

道。

  

  領班也睜開眼睛,照例地用手指捂住嘴,她比沈容鎮定一點,沒有鬆開線頭。“快

閉上眼睛。”王風說:“我要正式請亡靈了。記住,從現在開始,你們感覺到的一切形

迹都是幻覺,都是幻覺。千千萬萬不能鬆開線頭!”接著,他翻開書找到一條咒語大聲

念出來,門窗緊閉的屋子裏似乎刮起了一陣陰風。

  

  沈容全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雖然隔斷了視力,但她強烈地感覺到有些東西在桌子

周圍繞圈走動,王風在語調平緩地問著問題。

  王風:“你的姓名?“

  

  一股力量拉扯著沈容手中的線頭,沈容用力拉緊。她從來也沒有想到過自己居然也

會做這種沒來由的事情。

  

  王風又問:“那麽,這桌子上有幾男幾女?”

  線頭被扯動了三次。

  聽得出來王風出了一口長氣。他說道:“能告訴我你下世當晚發生了什麽事嗎

?。”

  

  線頭忽然被什麽力量拉緊,似乎牽拉它的那只無形之手非常激動。王風開始喃喃自

語,周圍忽然之間變得非常冷,三人似乎身處一個寒冷的氣流旋渦之中。有什麽冰一樣

的東西碰到了沈容的臉,沈容驚呼一聲,右手已經鬆開了線頭,在同一刹那間,領班也

叫出來:“那不是他!我雖然看不到,可是我知道那絕對不是他!”

  

  手機重重地摔在桌子上。

  沈容和領班同時睜開眼睛,一個藍色的影子從她們身前掠過,沈容駭極,對王風大

喊:“他就在你身後!”同時,王風的聲音也響起來:“快跑!他要上我的身!”他一

邊說著,一邊飛速拿出一張符紙準備在蠟燭上點燃,同時,那個藍色的影子慢慢向王風

俯下身去。

  

  蠟燭滅了。房間裏一片漆黑,沈容和領班同時躍起,撲向房間門口。房門是鎖著

的。兩人不約而同地把背部靠在房門上,耳朵裏聽著王風摸索著站了起來,在黑暗中用

粗嗓子發出尖細的女聲哧哧輕笑。一瞬間,沈容失去了思考能力,只聽著王風一步一步

地走過來,旁邊的領班抖抖擻擻地似乎在找什麽東西。

  

  不知道過了多久,也許就是一瞬,眼前一團火光亮了起來——酒店的領班隨身總是

帶有打火機的。這團光非常渺小,但是已經足以看清楚屋裏的一切。王風在距離桌子兩

步的地方站定,正用手機的一片碎片刮著自己的手臂。一滴滴鮮血掉在桌子上。他的眼

睛是青色的,臉上分明是在笑。

  

  一個念頭進入沈容的腦海:自己要是再不有所動作,王風就完了!想及此,她不知

道哪里來的勇氣,抄起一把折疊椅子沖過去把王風頂翻在地,然後抓了桌子上那張王風

沒來得及燒的符紙跑回來,兩個女子抖著手想把符紙點燃,可那符紙上沾了些血,先後

滅了兩次。地下的王風慢慢轉動身軀想要站起來。

  

  符紙終於點著了。在火焰燃燒到畫符的一瞬間內,似乎有一股極熱的風平地吹起,

王風發出了一聲慘叫,青綠色的氣從他的七竅冒出來,在空氣中依稀顯示出一個人的臉

孔,然後消失,王風癱在地上一動不動了。沈容和領班都是一頭冷汗。

  

  許久,領班驚叫一聲,打火機摔在地面,她大概被燙到手了,沈容默念著各路神仙

保佑,心驚膽戰地摸索著打開了燈,眼前的一切看起來很平常,屋子裏暖暖的,王風還

在昏迷,左手手臂上冒著血。沈容連忙跑到王風的身邊,雙手將他的身體抱離了地面,

嘴裏急促地喊著:

  

  “王風,醒一醒,王風-------”領班也趕了過來。

王風慢慢睜開了眼睛,看著身邊兩個一臉驚恐的女子。沈容看他醒過來了,喜極而

泣,卻沒有想到王風的臉突然猙獰地扭曲,兩個手猛地扼住了兩個人的喉嚨,從胸膛中

發出呼呼的吼聲。沈容沒有防備,嚇得兩隻手緊緊抓著王風的那只手搖憾,眼睛睜得老

大;領班也嚇了一跳,雙手一陣亂抓,正好抓在王風的傷口上,長長的指甲撕得王風倒

抽一口冷氣,縮回雙手大叫道:“開個玩笑嘛,也不至於就下這麽狠的手啊?”

  

   “再來十個腰子!”王風中氣十足地招呼小攤攤主,然後舉起啤酒灌了一口,瞧

瞧自己纏滿了繃帶的左手,咧嘴一笑:“別都不理我啊?我是看你們那時都太緊張了,

逗你們玩玩的。誰知道你們這樣不禁玩?”

  

  沈容怒喝道:“滾,哪有你這樣玩的,要不是我倆膽子大,早被你嚇死了,現在都

沒有胃口吃東西了。”轉頭看小領班卻是吃得津津有味,怒從心頭起道:“你也不配合

我一下。”再看王風一臉假無辜更是惡向膽邊生:“以後就是打死我我也不跟你去做這

種爛事情了,差點把命搭上。”

  

  “你們二位美人運氣十足,不會有事情的。”王風訕訕一笑:“我在那段時期——

我是說在我不能控制自己的那段時期,沒侵犯你們吧?”

  “沒有!”沈容怒。

  “真的沒有?我主要指的是,啊,是那個,啊流氓行爲。”

  

  “沒有就是沒有!做夢想佔便宜是不是?你要是敢,哪怕你是什麽鬼也早被我打得

不成人形了!”沈容餘怒未消,別過了頭不去理他,又覺得餓,自己揀了一串辣椒少的

吃著。

  

  “可惜啊。”王風大聲搖頭歎氣。“虧我還險些搭上了半條手臂。看來今天這個鬼

一定不是色鬼。”說完喝口啤酒,又問領班:“你是怎麽知道他不是龔大偉的?”

  

  領班微呷了一口啤酒:“不知道,總之我當時有一種強烈的感覺,那絕對不是他。

那現在我們怎麽辦呢?”

  

  “沒事,該死的臉朝天”王風豪爽地說轉而苦笑道:“其實我是沒主意了,畢竟我

不過是個三流的陰陽師。只好明天一起去酒廊看看,順便見見這酒廊的其他股東。”

  

  領班擡起大眼睛:“你是三流的?那一流的呢?”

  “一流的陰陽師無法請亡靈的,就算他完全消除自己的防禦,鬼物也無法靠近他

的。我從業(沈容輕啐一聲)以來,二流的倒也見過幾位,一流的還從沒聽說過。可

惜,這件事情如果讓一流陰陽師來做就會簡單得多。”王風慢慢嚼著一塊腰子,若有所

思:“我水平實在不行,絕對有哪些程式出了毛病,否則不會是這個結果。我的護身符

還沒有帶。今天真是丟人到家了。今天這事情,疑問太多。”王風總結道。

  

  吃完了“夜宵”,王風付了帳,問領班:“你住什麽地方?我送你吧。”

  

  小領班搖頭道:“沒關係,我們全家人住一個單元,不會有事情,多謝了。”王風

從身邊掏出一張符紙道:“回去之後把它放在銅容器裏燒掉,好好洗個澡吧。”小領班

伸手接過,笑笑:“這麽長時間你還沒問過我的名字呢。”王風大窘:“我就覺得有什

麽事情沒有幹,姑娘,你叫做什麽名字?”

  

  小領班不答,叫了個出租,在上車之前回一笑:“我的名字叫做周楚楚,再見!”
逢甲住宿推薦逢甲住宿台中旅店逢甲日租台中住宿台中逢甲民宿台中民宿台中一中住宿台中便宜住宿台中青年旅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