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房梁上的小鬼

shareonce 發表於: 2016-5-23 08:53 來源: ADJ網路控股集團


房梁上的小鬼

在我小的时候,我是在姑姑家长大的,那段时间过的很快活,让我的童年充斥了该有的所有欢喜,但是物极必反在我快活的同时,也蒙受着莫大的胆怯。

东北的乡村 往往还不像大城市那样充斥了豪情。人们天天也都是早早的睡着,屋宇构造也很简略,四周都是墙,一个门 一个窗户,屋顶一个看似繁重愚笨的大梁在支持这个暖和又舒服的小屋,可是就是这根不起眼的大梁,他攻破了我应有的安静,带给我深深的胆怯。

话说那是一个不月亮的夜晚,姑姑跟姑父早早的就睡了下去。我在他们旁边的小床也糊里糊涂的睡着了,但是这并不让我觉得调皮了一天应有的舒服。

就在深夜的时候,我被某种外界的烦扰所惊醒,睁开双眼的一霎时,我有些呆住了,当时的认识并不是特殊昏沉,却是少有的苏醒。由于我睡在房梁下,睁开双眼正好能看见屋顶的房梁,我看见了一个人脸,这个人脸很小,然而他的眼睛竟然会闪,像星星一样一闪一闪的,舌头能伸出好长好长,我当时傻傻的认为这是人的舌头呢,若隐若现的呜咽声从屋顶的房梁上传来,呜咽声中又搀杂着某种我听不明白的话语,好想对我说,又似乎在自言自语。

当时我想喊,可怎样也喊不出来,我想叫醒姑姑,冀望她能像平常那样偶然起床解手,可是我却再次扫兴,我很想这是一场梦,牢牢的闭上眼睛,可是这并不能使我入睡跟醒来,只会让我的精力愈加的缓和,愈加缓和的凝听哪个弱弱的呜咽声。当我再次睁开眼,那个人脸仍旧不变,一动不动,好像那个应有的呜咽声不是从它那里传来,我又再次闭上了双眼,辛劳的熬到天亮,直到天亮的时候我的身上被本人的汗水所淋湿。

我把本人的阅历告知姑父,姑父短暂的惊奇之后,告知我:不必怕,没事的。假如他再呈现,你就谈话或许在心思骂它多少句,他就会消散的。

第二天的夜里,判若两人的那张脸,我依照姑父教我的措施,果真那张脸消散不见。

后来听姑父说,他是房梁上的小鬼,不什么能耐就只会吓人,在我那段欢喜的童年中,那张脸还会时不断的呈现,或在梦中或在面前。
逢甲住宿推薦逢甲住宿台中旅店逢甲日租台中住宿台中逢甲民宿台中民宿台中一中住宿台中便宜住宿台中青年旅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