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長篇 ] 浮來驚魂

simon81620 發表於: 2016-4-26 11:54 來源: ADJ網路控股集團


非常舊的故事2009以前就在別的論壇看到。


又到周末,將近下班的時候,一輛豪華長途包車駛進科怡公司大院,車門打開,一群身著工裝的少女雀躍著跳下來,有人把手中的背包高高拋起,大聲喊道:“回家了,我們回來了。”活潑的喧囂立刻吸引來很多目光,有人從辦公樓上探頭眺望,見是公司培訓歸來的員工,又把頭縮了回去。

  帶隊的主管將大家聚攏到一起,總結了此行的收獲后,宣布下周一正式上班。一聲解散,女孩們頓時一哄而散。女孩們在另一座城市封閉培訓了幾個月,早就歸心似箭,此時回到自己的城市,如同鳥兒沖破了樊籠。一位染著幾綹淡黃頭發的女孩走在前面,遠遠沖著宿舍樓喊道:“狗狗,我回來了。”

  “狗狗,我回來了。”

  身后的幾個女孩模仿她的聲調,一起叫喊,公司大院里頓時響起一片尖叫聲,女孩們嘻嘻哈哈笑作一團。一個戴眼鏡的女孩邊笑邊問:“楚楚,你的狗狗在哪里?怎么沒有見過?”那個叫楚楚女孩回過頭,得意的說:“我的狗狗叫豆豆,最可愛了,明天你們就見到了。”

  “為什么要明天啊?”有人問。

  “它還在我男朋友那里呢,明天我讓他送過來。”又想起了什么,對另一個扎著馬尾巴的女孩說:“小青,借你手機用用,給我朋友打個電話。”


  叫小青的女孩從昆包里掏出手機,楚楚熟練的撥了一個號碼,將機子湊到耳邊:“魏剛,我回來了……你怎么了……豆豆還好吧?明天給我送過來吧……”楚楚的笑容突然凝滯,聲音里多了一絲哭腔:“豆豆死了?怎么會死呢?一定是你不上心照看它。”聽說楚楚的寵物狗死了,女孩們頓時關心的圍過來。

  “豆豆好好的,怎么死的呀……鬧鬼?你哥哥……”楚楚停住話音,驚恐的看看周圍的人,見都關切的看著她,忙岔開話題,沖著話筒說道:“過一會你來吧,我們見面再談。”


  “你的狗狗怎么了?哪里鬧鬼?”女孩子好奇心最重,聽楚楚提到鬼,都七嘴八舌的問。楚楚一臉沮喪:“他說他家里鬧鬼,我的狗狗死了。哪里來的鬼啊,分明沒看好豆豆,找借口騙人。”

  戴眼鏡的女孩不以為然:“不會吧?就算騙人,也該編個聰明點的理由啊。”小青接過電話,神秘兮兮的說:“你們還不知道嗎?最近真的鬧鬼了。前幾天的晚報上有報道,城里死了好幾個人呢。都是頭被捏爛了,聽說還有一個女孩子呢。好可怕。”

  “我也聽說了,”立刻有女孩接著說,“城里最近發生了幾起兇殺案,據說有連環殺手,專用錘子敲人的腦袋。也有人說是浮來山上的鬼怪干的。”

  “浮來山真的有鬼嗎?”又有人問。

  “肯定有鬼,聽說死了好多人呢,很久沒人敢上浮來山了。”小青說,“我們鄰居家阿姨是2路公交車司機,她親眼見到了。差點嚇出精神病。”

  “啊?”女孩們一片驚呼,“那鬼什么樣子啊?”

  小青搖搖頭:“那誰知道,我又沒見過。”

  “我才不信呢,騙人的。”楚楚不高興的說,“我要讓他賠我的狗狗。”

                 

  傍晚六點,楚楚準時出現在嘉華賓館前的咖啡廳里。咖啡廳靠窗的秋千上,早坐了一個帥氣的小伙子,他頭發凌亂,面無表情,眼睛緊盯著窗外,全然沒有發現楚楚的到來。楚楚將昆包朝他頭上一磕,笑道:“在想什么呢?看也不看我一眼。”

  小伙子轉過頭,示意她坐下來,神色木然而恍惚。楚楚大為奇怪,若在從前,她的男朋友早跳起來了,幾個月沒見,神態竟如此憔悴而淡漠,寄養在他家的豆豆死了,她本來是來興師問罪的,此刻見他這副模樣,心中納悶:“你怎么了,魏剛?”

  魏剛搖搖頭,問:“這次培訓還好么?”

  見他表情鄭重,楚楚忙點點頭:“還好,發生了什么事情?豆豆怎么死的?”

  魏剛神色恍惚,又將頭轉向窗外,良久沒有回答。楚楚不高興的問:“到底怎么了?你說話啊。”。

  魏剛把頭轉回來,語氣低沉的說:“對不起,我害死了豆豆。”

  楚楚與他相戀一年多,深知他精力旺盛頑劣,平時見面總是打打鬧鬧,從未見過他這樣郁郁寡歡。聯想到他在電話里說過的話,料想發生了重大的變故,心頭不禁惴惴然,問:“豆豆怎么死的?你在電話里說你哥哥……你哥哥怎么了?”


  天色已晚,霓虹燈都亮起來。魏剛垂著頭,低聲說:“我哥哥死了。”

  她了解魏剛家庭的情況,吃驚的問:“你哥哥不是在國外么?發生了什么事情?你說清楚點啊。”她外出培訓的幾個

月里,起初還經常接到魏剛的電話,最近一段時間再沒動靜,公司封閉培訓,宿處電話只能撥進不能撥出,所以幾個周以來,一直無法與魏剛聯系。魏剛家里發生的事情,她全然不知情。

  魏剛沉默片刻,抬起頭,澀然說:“我們分手吧。”

  沒想到等了半天竟是這句話,楚楚心直口快,脫口責問道:“為什么?你看上別人了?”

  魏剛搖搖頭,依舊神色黯然。楚楚是個爽利潑辣的女孩,她無法接受沒有原因的分手,逼問道:“我哪里做錯了?”魏剛深深呼出口氣說:“跟你沒有關系。我明天要上浮來山。”

  楚楚不明白上浮來山和分手什么關系,還是氣惱:“你上山干什么?”

  “我答應我的朋友,陪他們上山找一個山洞。”

  見他吞吞吐吐不肯明說,楚楚認定分手的原因必跟他的朋友有關,于是不假思索的說:“好吧,我陪你一起上山。”

  魏剛搖搖頭:“你不能上。”

  楚楚生氣的問:“為什么?”

  魏剛憂傷的看著窗外:“山上有危險。”

  楚楚自小任性,魏剛關于分手的話大大傷害了她的自尊心,惱火的說:“我偏要上,明天一早,我到你家門口等你,你走到哪兒,我跟到哪兒。我偏不跟你分手。”說罷,氣沖沖的站起來,頭也不回走出咖啡廳。

  往常鬧了矛盾,魏剛總會笑嘻嘻的跟在她身后討饒道歉,這次走出了一段距離,身后卻沒人跟過來,楚楚悄悄的回頭,透過咖啡廳巨大的玻璃窗,只見魏剛依舊呆呆的坐在原地,一動不動。

  楚楚是個驕傲倔強的女孩,她覺得有人插入到她和魏剛中間來了,內心氣憤不過,決意給想象中的“第三者”一點顏色看,次日特地起個大早,找出旅行背包,裝了大包登山用的東西,早早走出宿舍,徑直乘車來到魏剛家的樓下。

  魏剛昨天的態度還讓她感到氣惱,見時間還早,就地坐在樓前的花壇邊沿上。她曾來過魏剛家中,魏母不冷不熱的態度讓她感到拘謹。她寧可坐在樓下等,也不愿上樓去找。反正魏剛要去爬山,遲早都會下來,果然沒等幾分鐘,就見魏剛匆匆從樓道里走出來,手里抓著手機,邊走邊說著什么,陡然看到楚楚,露出驚訝的神色,沖她點點頭,腳步不停的向小區門口走去。

  楚楚跟在他身后,聽他正用吃驚的口氣問:“怎么會這樣……在哪所醫院?好的……我馬上到。”說話間,一輛出租車從小區內駛來,魏剛伸手攔住,正要上車,楚楚卻從身后冒出來,趕在他前面鉆進車內。魏剛愣了愣,也跟著上車。
司機問道:“兩位去哪里?”
                 
  楚楚搶著回答:“浮來山。”
                 
  魏剛說:“不,先去中心醫院。”
                 
                 
  楚楚剛才聽他提到醫院,轉頭問道:“不是爬山么?去醫院干什么?”
                 
  魏剛沒有回答,看了她一眼問:“你怎么來了?”
                 
  楚楚一扭頭,沒好氣的反問:“我為什么不能來?你去醫院干什么?”
                 
  魏剛說:“我去看杜師傅。杜師傅生病了。”
                 
  “誰是杜師傅?”楚楚問。
                 
  魏剛沉默了片刻,說:“杜師傅是一個幫過我的人,我答應要陪他上浮來山,尋找一個山洞。本來說好在浮來山下會合,可我剛才接到電話,他生病了。”
 楚楚半信半疑,問:“你說的朋友,就是杜師傅?只有你們兩人上山?”
                 
  魏剛點點說:“是的,不過要上山的不止我們兩個,還有另外幾個朋友。”
                 
  楚楚看了他一眼,問:“那些人里,有沒有女孩子?”她念念不忘魏剛提出分手的事情,非問個水落石出不可,魏剛不知道她的心思,想了想說:“可能有吧,都是杜師傅安排的,我不知道。”
                 
  楚楚哼了一聲說:“鬼才相信你。”
                 
                 
                 
  中心醫院距


離魏剛家的小區只有五站路程,兩人來到杜師傅病房的時候,門口已站了三個人,其中有一位漂亮的女子。楚楚心中暗自狐疑,她與魏剛相識一年,認識朋靈的一些朋友,卻從沒見過這幾個人。魏剛沖站在前面的年輕人伸出手,兩人稍做寒暄,魏剛向年輕人介紹道:“這是我女朋友許楚歌。”轉頭又給楚楚介紹道:“這位是浮來旅游公司的老板,陸先生。”
                 
  那年輕人很有禮貌的伸出手說:“我叫陸峰,很高興認識你,許小姐。”楚楚聽魏剛還把自己當女朋友,心中頓時高興起來,說:“叫我楚楚好了。”
                 
  陸峰引見了他身后的兩人,原來那高個年輕人是他的同事,叫張邁,那女子則是陸峰的女朋友,叫做曉璐。聽說曉璐是別人的女朋友,楚楚暗自羞愧,心想,看來誤會魏剛了。
                 
  魏剛掛念登山的事情,問:“大家都到了么?杜師傅怎樣了?”
                 
  陸峰臉上現出一絲憂慮,說:“朋靈沒到,杜師傅在病房里,你們過去看看吧。”
                 
  兩人進了病房,只見病床上躺了一個中年人,紫黑的臉膛顯得有些灰白陰暗,眼睛盯著天花板,眉頭緊縮,額上印著深深的皺紋。傍邊坐著一個小伙子,看到他們進來,忙起身示意。楚楚看他的神態,似乎是杜師傅的親屬,顯然與魏剛并不相識。
                 
  杜師傅聽到聲音,轉過頭來,眼神有些恍惚,問:“朋靈來了么?”
                 
  魏剛搖搖頭。杜師傅看看楚楚,吃力的問:“那是誰?”
                 
  魏剛忙介紹說:“是我的女朋友,楚楚,一起來看望您。昨天還好好的,怎會突然生病?”
                 
  杜師傅輕聲說:“我沒事的。她也要上山么?”
                 
  魏剛說:“不,她不上的。我們事先沒有安排她。”
                 
  楚楚聽魏剛不讓自己上山,反駁道:“誰說我不上?”她記得魏剛說過杜師傅是登山活動的組織者,忙上前一步,甜甜笑著說:“杜師傅,我是魏剛的女朋友,我也想去爬山,您看,我把東西都準備好了。”說著轉過身,讓杜師傅看看自己身后的旅行背包。
                 
  杜師傅虛弱的笑笑,對魏剛說:“帶她一起去吧,她會給你帶來好運的。”
                 
  見魏剛神色猶豫,還是不想帶自己上山,楚楚正想大聲抗議,卻覺喉頭一窒,心頭襲上一股莫可名狀的陰郁,仿佛是一團濃重而粘稠的霧氣,正從病房的某個角落升騰起來,這種奇怪的感覺讓她頓了頓,咽下已到嘴邊的話。再看杜師傅,竟神色緊張的盯著半空,身體微微顫抖。才片刻工夫,汗水順著他灰白的臉頰流下來。楚楚順著他的眼光看去,除了病房白仆仆的屋頂,什么都沒有。
  房間里似乎飄蕩著一股令人窒息的沉重壓力,楚楚感到自己的心正在毫無原由的咚咚直跳,她勉強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呼吸,疑惑的看看魏剛,卻見魏剛也在盯著杜師傅,神色緊張而驚恐。起先坐在床前的小伙子急忙走過來,握住杜師傅的手問:“杜師傅,您沒事吧?”
                 
  杜師傅沉重的喘息著,聲音微弱的問:“小巖,朋靈有沒有來?”
                 
  “我給他打過電話,應該快到了。”小巖說。
                 
  正說著,陸峰從門外走進來,臉上帶著興奮表情:“朋靈來了。”
                 
  自從楚楚來到病房,就聽他們不斷提到朋靈的名字,此刻聽說朋靈來了,不由好奇的盯著門口。果然,隨著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一個神色憂郁的年輕人出現在門口。隨著他的出現,房間里仿佛透進來一新鮮空氣,剛才沉重的陰郁瞬間消散,病房里顯得敞亮起來。
                 
  看到朋靈,杜師傅松了口氣,問:“大家都到齊了么?”
                 
  小巖在旁邊回答:“還有鐘子沒來。”
                 
  杜師傅點點頭:“等等他吧。”
                 

[]
逢甲住宿推薦逢甲住宿台中旅店逢甲日租台中住宿台中逢甲民宿台中民宿台中一中住宿台中便宜住宿台中青年旅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