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鬼殺

frandyni 發表於: 2016-4-26 11:54 來源: ADJ網路控股集團


「張群峰……張群峰……你快一點救救我們啊!」幾個悽涼飄渺的聲音在張群峰的耳邊迴繞著。

「我……又不認識你們,你們別過來。」張群峰一直後退,一直後退,一直後退。

「都是你害我們這麼痛苦的,你要償還一切。」

「我不認識你們,我沒有殺過人,你們快走,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張群峰看著眼前這群臉色蒼白,衣衫不整的惡 鬼們,張牙舞爪的逼近,他只有一直後退。

砰地一聲,他撞到了床沿,頭痛到醒了過來。

「是夢……原來是夢。」張群峰拍著胸脯,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

「只是夢境而已,沒什麼的。」張群峰安慰著自己,起身喝了杯熱水,然後呆坐在床上,調整一直無法寧定的心緒。

他只是個正常上班族,只是個小科長,有老婆、有小孩,沒殺人放火,也沒有搶劫銀行,更沒有半夜回家時對路過的墳墓撒尿,所以要撞鬼的機會應該是很小,他這樣安慰著自己後,露出了不很自然的笑容。

因為那夢太真實了。

他一直反覆地思考自己與惡鬼之間的關係,最後終於下了個結論—我沒有殺人,所以那些惡鬼只是個夢。

他笑了笑,翻身上床,繼續睡去。

「啊!」才剛睡去,一個悽厲的慘叫聲驚醒了張群峰。

張群峰驚疑不定的跳下床,看著四周,他嚇得身體都在發抖,因為他很確定,那個慘叫聲,近在咫尺。

沒多久,他的心情又被沒有變化的安靜穩定了下來,小心翼翼的爬上了床。不過他再也無法入睡,只好坐著等到了天亮。

「好睏……」張群峰硬撐著朦朧的雙眼,匆匆吃完早餐,然後就到櫃台check out了。

「這家飯店有鬼,我之後要在網路上發表經驗。」張群峰一邊開車回家,一邊想著。雖然這家飯店還蠻高級的,但原來不乾淨啊,哼哼。

這是出差的回程路,從高雄到台北,開得心情輕鬆卻眼皮沈重,只好切開音樂來提神。到了台中附近,張群峰真的是撐不住了,只好開到清水休息站,就地打盹。

在車上雖然不好睡,但是張群峰依舊睡著了。睡了好一會,就在他要醒來之時,忽然感到一陣心臟收縮的戰慄。

一隻手似乎正掐著自己的小臂,那個力量不強,但絕對清晰,而且牽制力明顯。張群峰大叫一聲,身體亂動著想要甩脫,但卻甩之不脫。他很清楚,自己身旁,絕對無人。

奇特的是,他能夠扭動身體的幅度很小,不太像是平常時候。

「在夢中?」才剛有這念頭,他立刻有種「嘩」一聲清醒的感覺。
而那掐著的感覺也瞬間消失。

又是一身冷汗,張群峰害怕地下了車,希望藉著休息區的人氣緩解緊張。

「看來我把飯店中的鬼帶回來了,要去收一下。」張群峰可不是簡單人物,他每天花在網路論壇的時間比起陪老婆還要多,所以這種事他雖第一次經驗,卻是看得多了。

台北某處的宮廟中,法師噹噹的搖著搖鈴,吐了幾口脹氣,大喝幾聲,在張群鋒身上做著他一點都看不懂的收驚動作。

「好了,這杯符水喝下去,一切搞定。那個飯店我早有耳聞,表面上富麗堂皇,其實在日據時代是屠宰場,好險遇到我,不然你完蛋了。」那法師搖頭,冷笑,而張群峰動了動身體,只覺得,好像有點效,又好像沒有效,似乎有輕鬆點,但會不會是心理作用?

不過,這也沒啥好爭執,反正晚上一睡覺就見真章。

夜晚,張群峰和老婆在纏綿以後,一覺到天亮。

「那個老師真的有效喔。」張群峰在早餐桌上,向坐在對面的老婆輕鬆笑道。

張群峰的老婆不回答,只是搖了搖頭,然後木然的對張群峰說道:「可是我們都覺得沒有效果,還是好痛喔!」

張群峰臉色發綠,忙起身後退,但因為速度太快,又太緊張,他整個連人帶椅摔了下去。

砰的一聲,張群峰的老婆似乎也從夢中醒來,問道:「怎麼了?唉……我的肚子怎麼有點怪?」

張群峰看著老婆站起來,慌忙後退。他老婆眼神中露出迷惘,問道:「你怎麼摔在地上啊?」

現在的老婆很正常,跟剛剛真的不一樣,張群峰一邊爬起身,一邊凝神戒備,以備老婆臉色一變,他就要拔腿往外跑。

「怎麼啦你?痴癡呆呆的?難道昨天那個老師沒有把你身上的鬼收走?」張群峰的老婆看著張群峰那副拔腿欲跑的傻樣,不禁莞爾笑著。

「妳……剛剛……」張群峰試著站好,端詳著老婆。

「我很累耶!打盹一下不可以喔?只是今天早上起來肚子就怪怪的,先去廁所啦!」張群峰的老婆說完,就走去廁所了。

事情沒有結束,果然沒有結束。

在那個老師收完驚後約三四天,噩夢又回來了。好險的是,老婆再也沒有發作過那種鬼上身的樣子。但是,張群峰只要一閉上眼睛陷入沈睡,就會聽到淒厲的哀嚎求助聲,甚至看到、感覺到有鬼在身邊盤繞著。有時候,還會在夢中看到惡鬼的頭掉在自己身邊,哀怨的看著他,有時候則是看到被壓得血肉模糊的屍體,路倒在床上,讓他沒有一次睡得安穩。

連著三四天睡眠不好,張群峰只有一個熊貓眼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了。

這下子,他感覺大事不妙,一定要找個真正的大師,徹底地解決。

於是他拜了ptt和google大神,徹底的翻閱所有資料,終於把目標鎖定在新竹城隍廟附近一個,據說很強的通靈者。

他和老婆在找到資料的當下立刻驅車往新竹,在市中心繞了好半天,終於找到了城隍廟附近的這間破落小屋。

小屋內,一個腳踩藍白拖,嘴上叼著一根香煙的中年人大剌剌的坐。聽完了張群峰生動的描述後,斜眼看著張群峰,道:「我知道你的狀況了,你確定要我幫你解決這問題?」

張群峰點頭,覺得這話跟廢話根本沒有兩樣。

「那我得思考看看怎麼做比較好。」說罷,這中年大叔就站起來,走來走去思考著。
終於,他大喝一聲,終於出手,用力拿起板凳往張群峰身上砸去。

「大師,你在幹嘛?」張群峰和老婆齊聲驚問,他老婆怕是特別的儀軌,不敢立刻出手阻擋,但張群峰卻被打得很實在,下意識的一邊問,一邊躲。

「在打你啊!不然是在摸你?」

「你打我做什麼?這是收鬼嗎?」張群峰高聲吼道,希望在一片混亂裡面,可以敲醒這個神經病大師。

但是,他依舊繼續躲避,因為大師的武功還真是不錯,張群峰怎麼躲,七武器之首的板凳老是貼往他身上狂練等級。這樣的打,換成藍波都受不了,更何況張群峰?他邊躲邊要老婆報警,這場鬧劇終於在一堆警察趕來之時,劃下了句點。

「我們要報警,要告這個瘋子傷害罪。」張群峰怒不可遏的吼道。
這時那大師倒是好整以暇的坐回椅子上,輕輕吐出口中煙霧,笑道:「馬警官又麻煩你跑一趟啦。你們來了也剛好幫我作證一下。」

那為首的警官苦笑道:「唉,認識你還真不知道是幸運還是悲慘?」

「這位太太,我來告訴妳幾件事,這樣就可以把你先生的惡夢消除。」

張群峰這時候根本已經不再相信這個混蛋大師,繼續怒吼道:「警官,你們立刻把這瘋子逮捕,否則我一定會全力投訴你們。」

「張先生,等會吧,他一定會幫你解決困擾的。」馬警官出奇的站在那個瘋子大師這邊,這讓張群峰和他太太都感愕然。

那大師根本不理會張群峰,只是自顧自的說道:「第一件事,妳今天穿藍色內衣,黑色內褲,對吧?」

張群峰的太太臉上一紅,立刻遮住胸口和下腹,但顯然大師說對了。

「第二件事,你左邊口袋有新台幣一萬零八塊。」那大師指著張群峰說道。

張群峰訝異的摸了摸口袋,把口袋中的錢拿出來數,果然是一萬零八塊整。但,他根本也不知道自己帶了多少錢。

「第三件事,你會遇到鬼,只因為夜路走太多,如果你可以跟偷偷來往一個月的那位高雄小玲小姐斷掉關係,真心悔過,相信以後也不會再遇到鬼了。」

眾人發出驚呼聲,尤其是張群峰的老婆,顯然這件事的震撼讓她整個無法相信。

但是,眾多警官的反常聽話,還有剛剛他清楚地說出了兩個「不該知道的事」,這讓張群峰的老婆不由得立刻相信,張群峰果然有外遇的事實。

「我們人身上,本來就有很多的「靈」會跟我們一塊努力的生活著,分擔我們的痛苦。而你這段時間的外遇,讓業力爆炸性的增加,那些靈來不及反應,就全部被你的業力壓垮了。

所以,你才會看到有斷手的、有掉頭的。也因此他們才會盡力的打開通道向你求助。但你卻以為自己多善良,把那些幫助你生活的靈當作惡鬼,絲毫不見反省。而你那天跟老婆做愛,不但業力流到你老婆身上,更讓其中一個靈體冒險出現在你老婆的朦朧狀態下,向你求助。」那大師冷冷地看著張群峰,似乎根本不在意自己會被控告傷害罪。

張群峰的老婆瞪大眼睛看著張群峰,希望他做出回應。

「不用撐啦,再撐下去,我直接把小玲小姐的手機背出來,那還不是死?」大師哈哈大笑聲中,徹底擊垮了張群峰,他軟坐在地上,完全不敢看老婆。

「很多鬼,比人好多了,是你是鬼,還是他們是鬼?我完全不知道。不過,你的業力經過秘密被揭發的爆破,加上被我揍了一頓,消去了三四成,所以你體內的那些靈,應該足以應付這些痛苦,以後不會再冒出頭跟你求助了。」那大師伸了個懶腰,起身走出破落小屋,留下了呆滯的張群峰。




以上文章經同意,發於蕓薹網

[]
逢甲住宿推薦逢甲住宿台中旅店逢甲日租台中住宿台中逢甲民宿台中民宿台中一中住宿台中便宜住宿台中青年旅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