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佛前淡梳妝

jnny66 發表於: 2016-8-12 11:42 來源: ADJ網路控股集團


佛前淡梳妝

我跪在佛前,低低的笑着,左手轻轻的扶着长发,右手捏着一把小小的柳叶梳一丝一缕认真的梳理着,仿佛要穷尽这一世的时间都花在这三千秀丝这上似的。我知道那个垂首立于佛前俊俏的小和尚正在偷偷的看着我。我想我的姿势一定很曼妙,曼妙到学道修行的小和尚也似把持不住的模样。他手里捧着镜花水月,脸上飞着红花,他喃喃的说道:“女施主,你,没有前生。”

  没有前生?我笑了起来,手中的秀发随着笑声散落在肩上,淡淡的散出一阵幽兰的香味。小和尚的身子颤颤的,脸也因为微摒着呼吸而胀得绯红,他辩解着:“女施主,镜花水月里根本就看不到你的前生。”他迟疑了一会儿又接着说道,“莫非,女施主,你是妖精?”我笑得更放肆了,连本来散落在两肩的长发也不安份的随着笑飘扬起来,那阵子香味也便愈发的浓郁起来,“小和尚,有没有照妖镜?拿来让我梳妆。”他有些无措,怆怆惶惶的诵着佛号,他的心里却在想着说,“妖精也是应该有前生的。”

  我仍笑着,慢慢的扶着一旁祖母的手站了起来,然后很娇态万千的牵起裙角转身往庙门口走去。将近门口的时候,我忽然转身,高声问道:“嗨,小和尚,你叫什么名字。”他显然一惊,手中捧着的镜花水月一下子滑落在了地上,发出了一阵尖利的破碎声,然后四散溅开。我再次大笑着转身离开,背后隐隐传来一声低沉的阿弥佗佛以后有个更低沉的声音在说:“小僧无花。”

  我的名字叫做清妍。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妖精,但自出生起,我的身上就总是散发着一騙子淡淡幽兰的清香。父亲爱之若珍,又从我落地能自己饮食起,便在我的食物中加入了某騙子特殊的香料,日积月累的,慢慢的已是通体透香,远近袭人。慢慢的我也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一个妖精?

  祖母总是抚着我的头说:“清妍,清妍,你前世一定是一个妖精,一个美丽的花妖精。”

  父亲总是抚着我的头说:“清妍,清妍,你是一个妩若无骨,香气袭人的妖精。”

  父亲还说:“等到你十六岁的时候,我就将你许配个好人家。”

  像我这样妩若无骨,香气袭人的妖精当然是众多富家公子要争相结亲的对象,然而在很多年前的某一个夜晚,母亲躺在床上奄奄一息,她拉着我的手,告诉我知道,在我幼年的时候,我就被许配给了很远很远某个地方一个农户的儿子。我不太知道为什么会有这门亲事,而我的父亲显然也忘记了。

  今年我十六岁了。父亲收了何家公子三千黄金聘礼,明天送我过门成亲。而我暗下决心,我将回赠的嫁妆是整个西湖的水。

  正经人家的女子是不能有二夫的,虽然我从来没有见过那农夫的儿子,就连梦里也没有。但既然有婚约,那就不能毁弃。我相信那份约定便是我的前生。月色中,我微笑着,以最曼妙的姿态投入了西湖冰冷的水中。

  湖中月色摇曳,小和尚无花正趺坐在湖边的石上低声诵经,那面破碎的镜花水月端放在一边,散发着妖异的光芒,竟然在佛声中慢慢的复合。然而就在镜子即将完全复合时,忽然从镜子的边缘迸起了一小块碎片,在月色中划过一个美丽的弧光,钻入了西湖中。无花大惊,急伸手去抓却已不及。唯有空气中淡淡的飘来幽兰的香味,仿似抓在手中一般令人心颤。

  庙中的师傅说,“往生是跌不碎的。”无花在镜花水月里看到了自己:他是一个贫穷农户人家的孩子,生着绝症,即将死去。他的母亲告诉他,“你会有一个娘子,她是一个从小身上便能散发着幽兰香味的仙女,她在很远很远的地方……”
逢甲住宿推薦逢甲住宿台中旅店逢甲日租台中住宿台中逢甲民宿台中民宿台中一中住宿台中便宜住宿台中青年旅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