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寢室五樓

kingdomoo 發表於: 2016-4-26 11:54 來源: ADJ網路控股集團




    “喂喂!小峰嗎?”

    “哈樓~!不是我!”我迷迷糊糊的掛斷電話,真是郁悶啊,難得周末休息,還就是有人喜歡在早上想起你,然后打個不受歡迎的慰問電話來!不管他,繼續睡!

    “鈴~鈴鈴~~”鈴聲再次響起,我不情願的拿起電話。

    “我說了,我不是……”

    “小峰,你別掛,你聽我說……”電話里傳來阿文焦急的聲音。阿文是我高中時的鐵哥們兒,我們一般都喊他“阿溫”,因為他做事情總是不急不慢的,畢業都五年,難得他打個電話過來,不知道是什麼事情讓他急成這樣,我打了個哈欠。

    “小峰!你聽我說,商務學院昨天晚上有一個學生自殺了……”

    “哦!自殺了啊~現在的小孩子都有想不開的事情,你這麼激動干嘛……”

    “不是,你沒明白,他死在那個地方……”

    “哪里?男的女的?”我一下緊張起來。

    “是……是男的,死在那個……”阿文也開始口吃了“在那個五樓……廁所里”

    “五樓……廁所……”我茫然的,心里面一陣抽搐……
==========================================================


第一章

    對於我來說,大學真的一個很無聊的時期,每天除了上課,聊天,就是打牌,一天之中最有意思的時候就是每天晚上的臥談會了。咱們寢室的七個都是能聊的高手,經常是由天說到地,由國內說到國外,不過更多的是聊女生,嘿嘿,這個麼,大家都明白,女孩是男生之中永遠的話題,有時候我在想,人們都說女生八婆,其實男生有時候絲毫不讓幗國啊!

    而今天的話題就轉移到了趙理安身上。老大林辭修一直在說他的女朋友最近胖得可以啊,而丁國權就跳出來證明,說親眼看到趙理安的女朋友王燕中午在食堂買了四個包子!

    “四個啊!這是什麼概念啊!”我跟著大聲起哄“要知道,咱們班女生一般都只吃半個的啊!”

    “就是,就是!”我下鋪的陳樂也跟著起哄。

    可是奇怪的是,無論我們怎麼說,趙理安就是P也不放一個。倒是吳斌跑出來打個圓場:“胖怎麼啦,我怎麼就看不出來!你們都懂嗎!那叫豐滿……”

    一言出而寢室笑!

    日子就這樣一天天的過去了,平淡而又溫情,然而,我們誰也沒有想到,一個月后,一切都改變了。

    那是國慶假期回來沒多久。趙理安的女朋友王燕在男生宿舍五樓的廁所里面自殺了!

    警察來了一批又一批,趙理安作為死者的男朋友也被反復訊問,學校對外宣稱王燕是因為學習壓力過大,而走上不歸路的。但是我們一直懷疑的是為什麼她會死在男生宿舍樓里?警方對這個案子似乎也有和我們一樣的不解,趙理安如果不是那天晚上剛好和我們一起去KFC打工的話,我看很有可能他會被當成“犯罪嫌疑人”呢。最先發現王燕屍體的宿管員老黃第二天就辭職回家了。老黃是一個不錯的管理員,大家都很喜歡他,有時候回寢室晚了,老黃還會悄悄的幫我們開門,現在他走了,我們也有點舍不得,不過想老人家可能對於死亡有一種天然的不安,也許回家散散心更好。

    而趙理安呢,天天臉色蒼白,學校考慮到他和王燕的關系,批準他回家休息,可是他不肯走,天天睡在寢室里。寢室里的氣氛一下就冷清了很多,大家每天都提早回來,在寢室里面看書,因為我們都為趙理安擔心,希望能在這個時候給他兄弟般的溫暖。

    無論我們如何勸他,趙理安一直不肯說話,仿佛這件事情和他無關,只是一天天的消瘦下去,晚上常常聽到他驚叫一聲,然后輕輕的哭泣。大家都很難過,卻不知道用什麼語言來安慰他,我曾想如果這件事發生在我身上我會怎麼辦?但這個念頭只一閃便過去了,因為我實在不敢想……

    老大私下跟我們說,時間會讓趙理安好起來,我們也深深的認同,因為趙王倆人畢竟也只是高一才在一起的,一年多而已,過一段時間,會好點的吧……

    自從王燕死在五樓廁所后,就沒人敢在去那里方便了,晚上急了寧可跑到四樓去解決問題。壓抑的氣氛在整個男生寢室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趙理安也變得越來越神經質了,看到他常常一個人拿著王燕的照片發呆,我們都很難過。王燕的家人到學校也來過幾次了,王燕媽媽每次來都口口聲聲說趙理安殺了她女兒,那撕心裂肺的哭聲讓學校賠了不少錢。有時候我甚至想,會不會真的是趙理安殺了王燕呢?要不,王燕為什麼死在男生宿舍五樓呢?而她是如何進來的呢?要知道女生是不能進男生宿舍的啊!

    和往常一樣,下午放學后我們寢室的幾個人急急的趕回寢室。王燕死后趕回寢室陪趙理安已經成了必修的功課了。一路上大家都不說話,只有韓文說了句今天的怎麼好壓抑的。看到沒人接話,也默不做聲了。

    到了寢室,趙理安不在,就看見他的床下面放了好多煙屁股。

    “安子不知道能挺過去不?”吳斌嘆了口氣

    “這事攤誰身上都不好受,我看他們倆感情真不錯的,安子天天拿著王燕的照片……”韓文回頭看看門外,生怕這時候趙理安回來。

    老大看了我們一眼,一聲不吭的開始掃地,大家看著他掃地,都默默的想自己的心事,間或有一個人干咳一聲想打破這個寂靜,但都是徒勞的。看著老大把煙灰慢慢的聚攏到一起,我有種說不清的感覺,好像有一件什麼事情一直想不通。

    天慢慢的黑了,丁國權突然叫了一嗓子:“安子怎麼還不回來?他上哪去了?”是啊,我們誰都沒有注意到,趙理安已經不見很久了。

    吳斌從上鋪跳下來:“我們還是去找找吧,天都黑了,他這個精神狀態,別出什麼事才好……”

    “烏鴉嘴!”老大狠狠的看了他一眼,“我們去找找,周劍峰,韓文你們倆個到教學樓去找找,國權,吳斌你們倆到生活區去找找,我到街上去找。”

    “一個小時后,不論找不找得到,大家都回來啊!”我補充了一句。

    大家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看著我,過了一會,吳斌“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你當我們去約會啊~!”大家都笑了起來,好久沒有見大家這麼笑了,好像一段時間來的壓抑一掃而光了。

    轉身出門,大家分頭行動。好在教學校與寢室也不遠,我和韓文很快就到了。夜幕下的教學樓還是燈火通明,幾乎每個教室都亮著燈,而不遠處的行政樓卻靜悄悄的,老師們都下班了,而學生還在苦讀。

    在上樓梯的時候韓文拉了一下我的袖子,輕聲說:“我覺得安子不在這里。”

    我回頭看了阿文一眼,看著樓梯上來往的同學,點頭道:“安子這個時候不會來看書的,他那個樣子哪像能看書的?我們還是去操場看看,說不定他在那里呢?”

    阿文嘆了口氣:“我想安子一定有事情瞞著我們,王燕的死沒這麼簡單。”

    “嗯,我也覺得。學校把這件事情處理的這麼快,也有不想把事情擴大的想法吧?如果是正常死亡,那警察為什麼來了一波又一波?”

    夜色下的操場靜悄悄的,四周只有風沙沙的聲音,周圍種著一圈的樹,棵與棵之間大概間隔2、3米的距離。我們學校的樹都是極有曆史的,粗大的樹干,枝椏遮天。

    在樹的下我仿佛聽見細微的聲音遠遠的飄來,剛剛站在操場上的時候,聲音是很清楚的從我們前面的樹后傳來。當我和阿文走到樹影中,腳下滿是松軟的樹葉時,聲音反而變得飄渺起來。

    我留意著身后的情景,相信阿文也一樣。聽到身后腳踩到枯葉的嚓嚓的聲音。奇怪,我並不感到害怕,我們倆都沒有發出任何一點的聲音,連腳步也變得越來越輕。

    在樹的巨大陰影中,每個人身上罩著一個區別於黑暗的輪廓。月光透過間隙傾潟進來,忽明忽暗,我突然想起在王燕死的那天晚上夜一樣的黑暗,一樣的靜謐,恐懼漸漸襲上我的心頭。

    “安子!”我輕輕的喊了一聲,想打破這詭異的氣氛,阿文緊緊的拉著我的手,手心里全是汗。腳下的干枝椏發出潮濕的輕微摩擦聲。

    “安子,安子~”阿文喊了一聲。風中只有樹葉婆挲的聲音,我們轉了幾圈,整個操場上無比的靜謐,看來並沒有一個人,是啊,現在這個時候有誰會到操場來呢。

    回到寢室的時候,大家都回來了,從大家的臉上看得出,我們都沒有找到安子,老大吸著煙,我們都看著他。林辭修一直以來都是我們寢室的大哥,不光是因為他的年紀最大,也因為他最果斷,很有燕趙壯士的豪氣,這一次他也一籌莫展。

    時間很快指向了十一點,安子仍然沒有回來,大家在焦急中收拾東西準備睡覺,安子家在本地,也許他回家了吧。希望如此,但希望終究是希望而已……



第二章

    我躺在床上,輾轉不能入睡,腦海中不斷的出現王燕的形象。王燕是我們信息系隔壁班的,人長得一般。安子和她認識起於一次意外。那次上體育課,我們兩個班都在操場上,咱們班打籃球,他們班在邊上練排球,本來是互不相干的,沒想到安子一時興趣,抬腿踢了籃球一腳,就看那籃球在空中划過一個弧線,重重在砸在了王燕的背上。突如其來的重擊讓王燕倒在了地上。安子氣急敗坏的跑去,扶起正在低泣的王燕,連聲道歉,王燕倒沒說什麼,好在也沒受什麼傷,安子陪了幾個笑臉麼,這件事情就這麼過去了,可是沒想到幾天之后,就見他們倆個人常常結伴而行,小小的意外讓兩個青年走到了一起,我們常問安子,他那個球是不是故意踢過去了,安子笑而不答,只是拉著王燕的手更緊了,看著他們相處的這麼好,做兄弟的也為他們開心……沒想到事情變的這麼快,變得讓人措手不急……

    夜靜得可怕,大家是不是都睡著了?走道里昏暗的路燈透出一股肅殺的氣氛,窗外樹葉的影子在風中搖曳,遠遠的傳來一陣輕輕的哭聲,若隱若現,飄於夜色中……

    “王燕不是自殺……”死寂中傳來老大堅定的聲音“她沒有理由自殺!”

    “沒有理由是理由嗎?”陳樂毫不可氣的反駁道,這段時間大家的語氣里都有了一些口葯味。

    “她不是自殺”阿文肯定的說“她死的當天晚上,我路過老黃的值班室,沒有人會用那種方法自殺!”

    “她怎麼死的?”我們一下子全從床上坐了起來,從來沒有聽阿文說過,心中的恐懼再一次涌上了我們的心頭。

    “…………”阿文沉默了

    “你快說啊!阿文,你T.M.D快說啊,我受不了這個,真T.M.D見鬼!”吳斌粗聲粗氣的叫道。

    我開了床頭的夜燈,寢室一下子亮了起來,我看見阿文坐在床上,也許他根本沒有睡過。

    “老黃說,王燕的頭……她的頭被塞在下水道里……”阿文含糊的說道“頭骨都碎了……”

    “…………”

    大家都驚呆了,陳樂干嘔了幾聲,每個人眼前仿佛都出現了王燕死的場景,在廁所的燈光下,一個年青的身影,把頭深深的埋在下水道里,滿地的鮮血……

    “咳!怎麼從來沒聽你說過,阿文?”老大打破這個冷酷的氣氛。

    “我不知道……我不相信……我……我……”阿文好像也被腦海中的景像嚇坏了。

    “如果真的像你所說的,阿文,那會是誰呢?”我鼓起勇氣。

    “明天……明天再說可以嗎?”吳斌的聲音開始發顫。

    老大點了一支煙,他的行為感染了其他人,在煙霧中,大家的心情似乎平靜了一點。

    “安子知道嗎?”我輕輕的問。

    “我想他不知道”阿文說道“如果他知道了,我想他會瘋掉的!”

    “不要亂想了,我們明天去老黃家,這件事情一定要弄清楚,否則,我一輩子都不安心的,這種日子我受夠了”丁國權大聲說。他的聲音在寢室里面回蕩,敲打著我們每一個人的心。

    “對,這件事情不弄清楚,我就不想在這里讀了!媽的!”老大恨恨的說

    “我看……”

    “踏~踏~”走道上傳來一陣腳步聲,由遠而近,大家一下子都停住了,漸漸地,腳步來到我們寢室門口停了下來。

    “是安子回來了吧?”陳樂輕聲說,聲音小到只有他自己能聽到。

    “噓~小峰,把燈關了,大家睡覺,都別出聲~”老大用著同樣的聲音對我們說

    我連忙關了燈,大家都迅速躺了下來,所有的眼睛都盯著門,然而門沒有開,聲音也沒有再響起,好像根本沒有響起過,我們開始懷疑自己的耳朵。一陣風吹過,窗子發出“吱呀”的聲音,慘淡地月光涂在寢室的墻上,昏暗中我好像感覺到有一個人站在寢室中間,或者說一個很矮小的影子!猛然間我聽到大家的呼吸聲都變得有些急促,顯然,這種異常大家也感覺到了。也許五雙眼睛都死死的盯在一個地方,卻都一聲不吭。

    那個身影在寢室中間左右晃動,我開始懷疑我的眼睛,因為如果他是一個人,那他根本就連站都站不穩的樣子。

    “踏~踏~踏踏”響聲再次響起,這一次響得如此的清晰,就好像在我的耳邊一樣。那個影子也頓了一下,就在這時,門鎖輕輕的被轉動,走道里發綠的燈光從門縫中洒了進來,一個長長的影子在寢室的地上越拉越長,我轉眼回顧剛才那個小小的影子,驚訝的發現他已經不在了?!

    隨著門越開越大,一個瘦長的身影走了進來,在昏暗的燈光下,我分明的開到那是……那是安子!

    安子回來了!

    這本是應該讓寢室的哥兒們都高興的事情,但奇怪的事,沒有一個人發出聲音,甚至連老大也一聲不吭。大家都怎麼了?

    安子把門輕輕的關上,轉身走到他自己的床前,他是下鋪,我們看到他在床上坐下,呆呆的出神,上鋪的陳樂翻了個身,我感覺到他的緊張與不安。

    困意襲人,我漸漸的在朦朧中睡去,這一夜我睡得很不好,好像一直有一個小小的影子在我面前晃動,這個影子慢慢的放大,越來越大,一時間壓得我喘不過氣來,我想要推開他,可是怎麼也推不開。我看到了王燕,她小巧的身影在我眼前飄來飄去,我想要拉住她,卻怎麼也拉不住,一陣心酸的感覺涌上心頭,漸漸的王燕的身影模糊起來。我緊緊的跟著她,生怕她越走越遠,我再也抓不住她,她也好像一直在遠處等我。她把我帶到一個地方,這里我很熟悉,這里就是五樓最東邊的地方-她死的地方!我環顧四周,所有的墻壁都是紅色的,王燕走向廁所最后的一個門,一轉眼,她消失了!!!但是我卻分明聽到她的聲音:“對不起,對不起,我也不想的,我不想的啊……”

    天沒亮我就醒了,轉頭我想看看安子,卻意外的發現他已經不在了,他床上的被子疊得整整齊齊,唯一能證明他昨晚回來過的證據,就是在床下,丟了一地的煙頭……

    早上我們都請了假,班主任以為我們要照顧安子,於是讓我們多勸勸他,準了我們一天的假。出了學校大門,阿文領路我們上了開往郊區的公交車。阿文家和老黃家離的不遠,到了郊區,還要走上半個小時,一路上大家都在回味阿文昨晚說的那句話,但是老黃並沒有對阿文說的太多,細節上阿文也不能自圓其說,但是討論地結果讓我們更加堅定的認為,王燕一定是被殺的!但是是誰要殺了王燕呢?這一切也許只有見到老黃后才能讓一切變得明朗吧!

    離得很遠,我們就看到老黃搬了把椅子坐在院子里晒太陽,顯然,他也看到我們了,向我們笑著招手呢。

    老黃的熱情讓我們展開了難得的笑容。老黃家不大,但是很干凈,他的老伴幾年前去世了,唯一的兒子也去上海打工了,家里只有他一個人。我們陪老黃閑聊了一會兒,關於學校,關於生活,老黃對於我們到來有些意外,但有年青人陪他聊天總是令人高興的。

    大家都想將我們的問題提出來,但是誰都不敢先開口,最終還是老大打破這尷尬的局面。

    “老黃,安子這次沒有來,他讓我們帶問您好呢”

    “呵呵,好好,你們也問他好啊!唉,這孩子,攤上這事兒……”

    “我們其實也是很擔心他的,因為自從王燕出了事之后,他就一直很消沉的。”阿文接著說

    “對呀,老黃,你說說,王燕倒底是怎麼死的啊?那晚是你最先發現的呀!”丁國權看了阿文一眼,直接問道。

    “……這個事情還是不要問了吧,也過去了不少日子了,你們還年青的,我知道你們擔心趙理安,但是這事發生了,咱們只有面對現實了,你說不是?!”老黃警覺起來

    “老黃!你就說說吧,我們都很好奇的

    “是呀,老黃,你也說了,這事情總會過去的,但是我們不想在疑惑中把這件事情忘記啊”老大動情的說。

    老黃經不住我們一再的追問終於說出了當天的經過……

    “那天晚上八點吧?,我在五樓打掃衛生。你們不是要上自習的嘛,寢室這個時候都是沒人的,我照例掃完樓道,要去打掃廁所,進了廁所后我看,嗯,好像看見有一個小孩跑下樓?嗯,又好像不是,記不清了,咳~”老黃咳了一聲。我們仔細的聽著,生怕漏掉任何細節。

    “嗯,廁所最里面的一個門開著”

    “最里面的一個門?”我失聲起來

    大家都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我,我穩定了一下情緒,示意老黃繼續說下去。

    “咳~我就拿著水桶想去把這間沖一沖,走過去才發現……咳”老黃臉上一陣抽動,好像又回憶起了那恐怖的場面,“我看到一個女孩子,嗯,就是王燕了,她把頭埋在下水道里面,雙腳跪在地上,兩只手軟軟的拖在外面,整個便坑里面都是血,啊……”老黃兩眼發直,頭上冷汗直流。老大緊緊的抓住他的手。

    “我看到……咳~咳,都是血啊!唉,我一大把年紀了,也是第一次看到這個,當時就嚇得坐倒在地上,不怕你們笑話,我是連滾帶爬的下了樓去報得警啊,后來警察來了,問了我一些問題,我都是這麼說的,我真的沒有看到她是什麼時候上得樓啊,我之前一直在值班室,根本沒有看到她上樓啊!”

    其實我們都知道,老黃有喝喝小酒的習慣,很難說當時他有沒有喝迷點革命小酒。從老黃家回來,我們心中的疑惑不但沒有得到解決,反而更甚了,我把我夢中的情景跟他們也說了,大家一致認為,老黃所見得和我的夢似乎有著某種聯系,但是,那個小孩是誰呢?在昨天晚上,在我們寢室里也有一個小小的影子,在我的夢中這個影子出現了,在王燕被殺的當晚,老黃也說看到一個小孩,嗯,或者說一個小小的背影,但是這個影子是哪里來了?學校是不會有小孩的啊?他從何處來,又將去向何處?難道一個小孩能殺掉一個20歲的大學女生嗎?事情越來越復雜了……
逢甲住宿推薦逢甲住宿台中旅店逢甲日租台中住宿台中逢甲民宿台中民宿台中一中住宿台中便宜住宿台中青年旅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