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母狗帶子回來索命

naoki232 發表於: 2016-8-25 08:34 來源: ADJ網路控股集團


一則真實的靈異故事...... (此為轉貼, 不妥請刪除)

(鬼雖然看起來有點可怕,但祂們多數不害人的,通常,都是人比鬼可怕....)

我的國中同學是鄰居兼死黨,後來就讀華岡藝校。寒暑假她不想回家時,我常上陽明山去找她玩。有一次,經過仰德大道上非常有名的加油站對面那一排透天厝時,我很驚訝其中的一間店面鐵門深鎖,整棟怎麼嗚漆麻黑的(因為那一帶是當時學生租屋最多、食衣住行最熱鬧的區域),轉頭問她源由,她噓了我一聲:別在這裡講。

她用力推著我跟另一個國中同學快步離開,去到不遠處、我們常去的一家小吃店裡,她大聲吆喝:「老闆娘,我們要吃一樣的東西,還有我朋友要聽隔壁那個鬼屋的故事。」店家不大,加上又是學生已經放假了的假期中,店裡沒客人,就我們一桌,老闆娘一面熟練地弄吃的,一面開始跟我們講故事。

那屋子裡,曾經住著父子三人、大兒子的老婆與兩個孫子。男人都好吃懶做,媳婦一人扛起家計,也開了小吃店。一個冬天的早上,媳婦拉開了鐵門,發現攤位的鐵灶子底下躲著一隻幾個月大的小母狗。她想~應該是天氣太冷了,這小狗在她收攤後找到了仍有餘溫的灶下避寒,可憐牠無依無靠,她趕忙拿東西餵牠、愛憐地摸摸牠。

這一餵、一摸摸,從此牠不肯走了,好不容易第一次有人對牠這麼好,牠搖著尾巴繞著她打轉,女主人有些為難,但仍決定要把牠趕到屋前的台階下,別讓牠太靠近店門口,因為她知道,不僅公公、小叔討厭狗,丈夫也不喜歡狗。家裡的男主人們每晚把沒賣出去的小菜拿來下酒,對小狗並不好,總是一面罵、一面用腳踢牠,但牠眷戀女主人跟裡個小孩對牠的疼愛,白天總是儘量避著三個大男人,晚上才敢躲進灶下睡覺。

女主人跟兩個在讀幼稚園跟小學的小男孩會趁著下午男人們不在家或是在樓上呼呼大睡時,挑個有陽光的日子幫牠洗澡、抱抱牠、陪牠玩、餵牠吃額外的好東西,雖然只能這樣,但是牠很滿足了!附近的商家也漸漸都知道牠是屬於那個女主人養的狗。

但是,即便是這樣讓牠覺得已經很幸福的日子,老天爺也並沒有給牠很長的時間。一天,女主人發現牠大腹便便、懷孕了。第一次,她央求著家裡的男人,讓狗狗進來屋子避寒,礙於她在養家,男人們警告她:狗只准晚上進門、而且只能在一樓活動。她點頭如擣蒜。狗狗終於進屋了,在最裡面的角落裡有個破被子鋪的小窩。

但,狗狗偶爾還是會忍不住大小便,每一次,飲酒後半醉的男人們一見到屋子裡有大便,就會過來踢牠。牠總是用哀求的眼神求饒,但,那是男人眼中看不見的東西,所以牠只能默默地承受、儘量捲曲起身體,以背部相向,努力護著肚子裡的寶貝,即使男人踹完之後又回去喝酒,但只要他們還在視線裡,牠就會不自覺的在牆角裡發抖。有時男人們打牠,女主人會出言制止,但結果是連她也會被打,所以,牠後來連被挨揍也不太敢叫,連哀嚎都要忍著…。

牠終於撐到生下了六隻可愛的狗寶寶,女主人幫牠們弄了個紙箱,讓牠們母子們可以依偎在一起,雖然那時候牠聽不懂男人們吼著女主人:「斷奶後,小狗都給我送人養,不然我們就宰來吃狗肉」。母愛讓牠變的更逆來順受,幸好有女主人跟兩個小主人的愛一路陪著牠跟孩子們。雖然小孩只能在白天幫忙媽媽收桌上碗筷進後面廚房、在回頭經過牠的時候蹲下來陪陪牠、抱抱狗寶寶,即便是這樣,牠就已經很開心的狂搖著尾巴。因為有女主人跟小主人們疼著牠,牠一直很認命、依舊感激著。

可是,孩子們長大了,開始會趴趴走了。尚未滿月的孩子們不懂這屋裡的規矩,總在屋子裡大小便,女主人偶而來不及擦洗,每次被丈夫發現後,就是朝她一陣拳打腳踢。為了兩個兒子跟這群狗,她也忍下來了。只是她挨打的次數越來越多、男人下手越來越重,鼻青臉腫的開門做生意,鄰居都看在眼裡、聽在耳朵裡。

終於,那個寒假還沒過完,她氣的帶著一身的傷跟兩個孩子回娘家去了。臨走她在狗窩裡放了一大包的狗飼料,摸摸這個跟她一樣苦命的孩子與牠的寶貝們,含淚牽起孩子的手離去,現在的她已經暫時固不得狗狗母子了,她要回娘家去好好想自己的下一步路,她想離婚。

鄰居見到了她大包小包的帶著兩個孩子上計程車,大概也知道怎麼回事,多數都在心裡替她難過,但沒有人想去跟那屋子裡的男人打交道,他們的爛、壞,在這一帶是有名的,幾乎是吃喝嫖賭樣樣來,父子三人靠的就是祖產的這棟屋子跟女人賣小吃在維生。

女主人剛走沒兩天,屋子裡傳出大狗、小狗的哀嚎聲,甚至有人聽到了那隻溫馴的母狗發出了從未聽過的兇狠吠聲,瘋狂的吼聲。整整鬧了大半個小時,沒人知道已經拉下來的鐵門裡發生了什麼事。但是,鄰居從此再也沒有見過這群狗母子了。

可是每天晚上那屋子裡總是傳出大狗、小狗在屋內吠叫成一團的聲音,雖然已經吵到鄰居了,但沒人敢去他家抗議。尤其大家都知道,唯一明事理的女主人負氣回娘家了。屋外都聽的這麼清楚了,屋裡的人當然每晚被吵到抓狂,但是每次下樓察看,一打開燈,所有的聲音就突然消失了。小兒子幹樵:「不要在這裡給我裝神弄鬼,老子才不怕你們呢!」

隔不到一週,小兒子騎車在離家不到百尺的路上,一頭撞上了電線杆,彈出去後被一台大公車碾過,當場肚破腸流的慘死。這個家突然變的安靜下來,家裡三片鐵門只留著中間的一道開著,因為要幫小兒子辦喪事,依照慣例只開中門。雖然有鄰居過去致意,奇怪並沒有看到狗兒們,連角落裡的小破窩都沒了。但沒人敢在人家辦喪事的時候去問狗狗的去向。可是每晚的狗兒狂吠聲,還是吵的鄰居們都不得安寧。

辦喪事,請了道士到家裡唸經。但一進門的道士就發現不對勁,怨氣衝天,連忙告知這屋裡有不乾淨的東西,道士有試著鎮壓,但因為搞不清楚是什麼東西作怪,怎麼弄都擺不平。他回去請來較有修為的大師兄到場助陣。大師兄一進門就變臉,轉頭問老先生跟長子:「你們家有養過狗嗎?」

換兩個男主人愣住了、嚇傻了,只能點點頭。大師兄連忙開壇作法,將所有降妖伏魔的道具都拿了出來。大道士升堂要好好把屋子裡的「髒東西」調出來談判,但這一問不打緊,大師兄的臉色都變白了,趕忙收拾東西準備離去。

小師弟跟那兩個男主人急著問:「怎麼了,你為什麼要走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那道士露出厭惡的語氣說:「這屋子裡發生過什麼事,你們應該最清楚吧?!人家現在是母子一起去閻羅王面前告御狀,領了索命准奏旨,回來找你們全家索命的,這個…神仙也難救了…」。說完,他帶著師弟連忙離開。

這家人,趕忙又透過關係,去找了道行更高的師父到家裡收妖伏魔。人與狗終於可以直丟對話了。那母狗跟師父講:「我從小畢竟是吃他們家的米飯長大的,我很感激,所以他們就算打我、踹我,我也應該忍受。只是,他們不該把脾氣發到我的小孩身上,我這一條命是他們救的,殺了我,我也不會怨他們。但是,你不知道他們有多殘忍。」

那母狗咬牙切齒地說:「他們把我的小孩一隻隻的往地上、往牆上狠很地直接摔死,還在抽慉著的,還過去硬生生的把牠們踩死,你該看看我的孩子當時有多慘,我的孩子個個是口吐鮮血、肚破腸流。牠們死的太慘了。

我可憐的孩子們就這樣都死在他們的手裡,我多想保護我的孩子們,反正我也不想活了,他們拿木棍硬是把我活活打死了、末了居然還拿菜刀剁下了我的頭。你說....我們能饒得了他們嗎?」

那道士聽完也悲慼的嘆了一口氣。母狗說:「我們死的太慘了、太冤了,所以地藏王菩薩領我們母子去找閻羅王跪求主持公道。仁慈的閻羅王知道來龍去脈後,賜給我們潄令,讓我們母子可以回來討命,現在我也要讓他們嘗嘗滅門的痛苦。」人狗還在溝通中,那個原本躲在樓上的老爸爸,正想下樓一探究竟,卻莫名其妙地從三樓的樓梯一路滾到一樓,當場口吐鮮血、頸椎斷掉死了。

師父趕忙讓大兒子叫救護車,試試送老父去醫院急救,至少也先讓他遠離這個屋子。在醫院裡,大兒子打了電話求求妻子趕快帶兩個孩子回家,家裡已經連續死了兩個人了。妻子連夜攜子北上。大兒子在讓醫院接手父親後續的喪事辦理,先送入太平間後,他驚恐、一路顫抖地回到家,緊跟在師父的身邊。想知道談判的結果如何了?牠願不願意饒過其它人的性命?

師父搖搖頭:「牠拿到的是閻羅王給的滅門令諭,閻王要你三更死,絕不留人到五更。」那唯一倖存的男主人兩腳一軟,對著空氣跪了下來:「我知道是我們的不對,請妳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重新改過做人,求求妳饒我一命吧!」那師父搖頭:「對方不答應!」

師父咦了一聲,轉頭問道:「你是否叫了老婆跟小孩趕回來?」他嚇傻了,點點頭說:「對呀,家裡連續發生這麼多事情,當然要叫她趕緊帶孩子回來幫忙呀?!」那師父瞪了他一眼:「你這蠢蛋,人家領的是滅門的旨令,你這不是剛剛好讓他們回來赴死?」就在此時,整屋子突然狗聲大作、大狗小狗吠叫聲、兇狠的低鳴聲交互在空氣中迴盪。

那師父一看時間正好已經過子時(晚上十一點到凌晨一點),再來就是一天裡最陰的醜時,他連忙帶著男主人退出了那屋子,兩人一起投宿旅店,他知道陰氣最盛時刻,絕對不適宜跟冤氣這麼重的冤魂談判,所以帶著他先避開、保命去。

隔天一早,女主人帶著孩子回到家,一樓擺著小叔的靈堂,她怕孩子們害怕,大家一起上完香之後,就全部上樓躲在房間裡,期間她一直打呼叫器找丈夫。接到妻子到家的訊息,男主人馬上跟師父趕回家。師父又起壇與對方溝通,透過師父的對話裡,女主人才知道狗狗與幼犬全部都慘死了,氣的當場給丈夫一個耳光,這回,丈夫倒是低頭默默受下了,連回嘴都不敢。

但兩個孩子也同時間聽到了。知道他們心愛的狗狗跟狗寶貝都死了,兩兄弟放聲大哭了起來,躲進母親裡的懷抱、三人抱著一起痛哭失聲。但此時師父卻對著空氣講了一句讓大家都愣住了的話:「妳們既然肯饒了女主人的命,兩個幼子也請妳們看在他們一直很疼妳們的份上,也饒了吧?!」

大白天的,屋子裡突然颳起一陣強風,把靈堂上貢放的四果、白飯、香爐全部掃到了地上。師父示意女主人帶著兩個兒子先離開家門,她們去了旁邊鄰居的小吃店裡坐下,哭訴著這一切。這時鄰居才恍然大悟,夜半的狗吠聲原來是索命來的…,所有人都嚇出一身冷汗。

那師父對著面如槁灰的男主人說:「她說,雖然小主人們對她們很好,但是他們究竟是你家煙火的延續,所以也必須死。」那男主人此時對著空氣大叫:「我們不好、我們害死了妳的全家、我們三個是該死,但孩子是無辜的呀!放過他們….我求求妳放過他們…」雙腳一軟,就跪在地上猛磕頭。

抬頭他看看師父的表情,師父搖搖頭,表示對方不答應(因為狗狗也認為牠的孩子們死的也很無辜呀!)。他的心都死了,他說:「我自己去死,求求妳網開一面,讓無辜的孩子不要因為我們大人犯的錯,無辜地承擔這個罪孽,我求求妳…」他又連續磕了數十個饗頭,額頭都撞出鮮血來了。突然,他爬起來就往外衝,直奔向一輛急駛而來的公車,當場就撞死了。

妻子與孩子聽到外面的緊急煞車聲,連忙衝出去,一看之下妻子當場昏厥過去。被車輪還拖行了一段路的丈夫,死的身首異處。那師父轉身悲慼的問道:「算了吧,你們也算報了仇了,孩子是無辜的,請看在往日情分上,饒了他們母子吧!」終於,那母狗也不忍心傷害牠曾經深愛的兩個小主人,同意到此為止。

在辦完家裡三個男人的喪事後,這女主人賤價出售了這棟透天厝,準備帶孩子回鄉下去過日子,雖然鄰居都知道這是棟不乾淨的房子,但還是有撿便宜、不信邪的人買了去,而且出租給人家做生意。可是,承租者大多拖不過三個月便落慌而逃,因為他們都發誓每天晚上一樓都會有震耳欲聾的狗吠聲,但下樓察看時,只要燈一亮,所有的聲音都沒了。

後面的承租戶,更有人宣稱在未開燈前,曾隱約見到一樓黑暗中狗影幢幢,神情兇狠地對著樓梯吠,只是一開燈後,什麼都沒有,每晚要多次重複這樣察看的日子,誰會不知道這屋子不乾淨?終於,這棟房子不再有人敢租了,屋主當然也不敢住,久了,也就荒廢了下來….。

陪我們坐下,一口氣把故事講完的老闆娘,看著我們三個女生幾乎沒人在吃麵,笑著說:「快點吃,麵都涼了,來,我去給妳們換碗熱湯。」我們說不用了,趕緊把半碗已經涼了的陽春麵吃了。付錢時,她慈祥的臉上露出一絲悲憫:「妳們還年輕,記得要多多行善,這年頭善惡終有報,知道嗎?!」我們都點了頭,心情沈重地跟她揮別。

下山的路上,我跟我的兩位同學說:「不要老是說我怪力亂神,這可是你們親口聽別人說的真實的靈異事件呀!告訴妳們:這世上~真的有鬼!」陪我上山的金華女中的同學大叫:「妳就算以後看到了,也別告訴我,我不要聽、我不要知道。」我微笑的說:「鬼雖然看起來有點可怕,但祂們多數不害人的,通常,都是人比鬼可怕....。」一直到現在,我還是這麼認為.....
逢甲住宿推薦逢甲住宿台中旅店逢甲日租台中住宿台中逢甲民宿台中民宿台中一中住宿台中便宜住宿台中青年旅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