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李奶奶

jnny66 發表於: 2016-5-23 08:53 來源: ADJ網路控股集團


李奶奶

李奶奶提着一篮子的菜,十分迟缓地一步一步上了楼梯,看见我,浅笑地说:“明天我儿子回来吃饭,我要做些好菜给他们吃!”说完,又缓缓地走上去了。

我缩在角落不敢出声。曾经是第四天了,自从四天前李奶奶被发明逝世在家中后,天天,我都会看见李奶奶提着菜篮子,对我说同样的话。

我不晓得我是不是撞鬼了,但我能够确定,楼里看见李奶奶的人相对不止我一个。常常有人途经李奶奶家的时候,模糊看见李奶奶坐在那张破旧的摇椅上,安闲地看电视。还有人晚上逛公园时,会看见李奶奶在湖边漫步。
说起来李奶奶也很不幸,她往年七十多岁了,六十岁时逝世了老伴,儿子跟媳妇去了外省打工,家里就只有李奶奶一个人。李奶奶逝世的那天,她儿子打电话回来说最近放假,回来陪她吃饭。李奶奶愉快得不得了,风风火火地去买了一篮子好菜,还说:“明天我儿子回来吃饭,我要做些好菜给他们吃!”成果那天晚上她儿子来电话说单位有事,不能回来吃饭了。李奶奶扫兴极了,盘算把饭菜倒掉,成果不警惕摔了一跤,就这样去了,连儿子都没见上一面。

李奶奶穷,没钱办后事,居民凑钱草草把李奶奶的后事办了,告诉她儿子回来,可是到明天还没见人影。

我忽然感到李奶奶也挺孤独的,活着的时候孤零零的一个人,就是逝世了也没人去看看她。我买了一些祭品,盘算去拜祭一下李奶奶。

大略是始终不人来过,李奶奶的墓上满是落叶。我把落叶扫掉,放上祭品,忠诚地鞠了三个躬。

李奶奶,你就安心肠去吧,你不会再是孤零零地一个人了,当前每逢清明,我就来看看你,陪你说谈话,好吗?你就把我当成你的女儿吧。我在心里默默地说。

这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回首去看,隐隐看见李奶奶站在远处,脸上带着慈爱的浅笑,缓缓消散了。

我想,李奶奶当前都不会再呈现了,由于李奶奶始终这样呈现,她只是想让咱们记住她,她太孤独了,孤零零地来,孤零零地去。而当初,总算有一个人记住了她。
分开了李奶奶的墓,我拿出手机拨通了家里的电话:“妈,明天晚上我回来吃饭。”
逢甲住宿推薦逢甲住宿台中旅店逢甲日租台中住宿台中逢甲民宿台中民宿台中一中住宿台中便宜住宿台中青年旅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