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命運

Louissai 發表於: 2016-4-26 11:54 來源: ADJ網路控股集團


(序)

時間是西元2023年,初秋~

大學二年級,應該是一個大學男生最瘋狂追女孩子的時候。不過,因為我相貌平平兼且無七步成詩之才,所以雖然聯誼每次都到,但我總是那個在角落為同學默默加油的人。

記得大二剛開學不久,跟台北某私立大學的女孩子辦聯誼。一如以往的,我坐在人叢當中,但卻沒一個女孩子注意到我。我唯一講過的話就是「左轉之後直走,再右轉就到了。」那還是托了坐在我身旁的女孩子想要上洗手間的福,才讓我有這句台詞。

聯誼過的人大概都知道,在嘻笑玩樂當中,時間是過得最快的(雖然我沒啥嘻笑玩樂的機會)。夜幕低垂的時刻,最不難過的恐怕就是我這種人了,因為「依依不捨」對我根本不適用,回去洗個澡,躺在床上睡個大頭覺,偶爾還可聽到床下面傳來鍵盤聲或是同學講電話的笑聲。(我們宿舍的床是釘在高高的牆壁上)

但是這時不知道是哪個白癡提議,要把這次的聯誼延長。大家在學校的大草坪上吃宵夜、看星星。有的女生也說:「反正明天是星期天,今天就在大草坪上看星星看一晚,明天早上再搭車回台北睡一天。」

第一次碰到這麼瘋狂的聯誼。可能是歷經一年的空窗期,愛情病毒終於發作,讓我們這群大二的男女都不知道在搞些什麼,居然沒有反對票的通過了。唯一的棄權票,也就是在下我,當然受到了應有的懲罰。也就是幫這群於星空下浪漫的男女去宵夜街買宵夜。不過稍微值得安慰的是,我終於有機會跟女孩子獨處(因為雙方各推派一位代表去買宵夜。)

我一路上都在思索一個問題,我剛剛投了棄權票,所以被罰。那我身旁的這個女孩,為什麼會被推派出來呢?她犯了什麼錯呢?難道是因為要懲罰她把她們的全體平均嚴重拉低嗎?

很快的,宵夜買回來了,我一路上當然沒有跟她說什麼話(不過先聲明,不是因為她的長相,而是我不擅言詞),大家鬧烘烘的圍成一大圈。

這時我身旁的一個女孩突然提議要大家說一個跟自己有關的故事,由她先開始說,順時鐘繞一圈,每個人都要說。這麼好的建議,當然得到很多人的附和。

我當時很慶幸,自己坐在她旁邊,還是逆時鐘的位置。因為我實在沒什麼口才,而且我從沒有在這麼大的場面開口說話過。可能有的同學在想如何講動聽的故事來增加自己的風采,而我則一直在想如何金蟬脫殼。


時間過得很快,一下子就凌晨三點多了,我仍然呆在大草坪上。而我們

這群人的時鐘也快要繞完了。輪到我身旁的小趙。

小趙是我在大學裡蠻要好的朋友。個性活潑開朗、能言善道,再加上風采翩翩,不知道有多少女生在暗戀他。據說他家在美國,而且蠻有錢的,不過他爸媽希望兒子受中國的文化薰陶,所以讓他回國讀大學。

小趙輕輕咳了一聲,說:「嗯,我現在說一個跟我算是有關的故事。」

以上文章經同意轉載於蕓薹網

[]
逢甲住宿推薦逢甲住宿台中旅店逢甲日租台中住宿台中逢甲民宿台中民宿台中一中住宿台中便宜住宿台中青年旅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