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真實陰宅故事

Louissai 發表於: 2016-5-23 08:53 來源: ADJ網路控股集團


真實陰宅故事

整體來講,這是關於一棟陰宅的故事。

是我男朋友的老家,位於中壢市某住宅區內,

15年前男友一家還住在那兒時是一棟三層樓的民宅,

在他們搬出後已改建成附有車庫的獨棟,也改建得很漂亮,

聽說也賣得很便宜。

但是,15年前男友一家搬出後,再也沒有人遷進去,

直到現在經過,它還是一棟漂亮的空屋。


因為是個三層樓的大房子,也原本就是男友爸爸想買來三代同住的屋子,

所以一開始住在這裡的成員有點豐盛(?)

有男友、男友的哥哥、男友的爸爸、後母、與後母生下的妹妹,

以及大伯父、大伯母、爺爺和奶奶。

然而,一直努力嘗試想生小孩的大伯父和大伯母,

遷入後不管怎麼努力都沒辦法生出孩子,而且身體開始動不動就出現疾病,

後來籌夠錢就搬出了,離奇的是,才搬出去不到一個月,

大伯母就傳出有喜。

再過了一個月,爺爺重病。一個月後,爺爺走了。

奶奶也因為身體長期不舒服,搬出與二伯父同住。


又過了兩個月後,後母和後母的妹妹以住在這裡不自在為由,
(可是,卻不肯把原因交代清楚)

自己買了房子帶了女兒逃命似的搬出去了,

因為後母娘家非常有錢,時常做些任性的事,所以男友的爸爸也沒說什麼,

不過再怎麼有錢,明明有自己的家卻要特地買一間房子另外住,

還是頗令人匪夷所思。


而男友的爸爸因為經商,甚至要常跑大陸的關係,

一個星期有三、四天會不在家,回家也是時間都很晚,經常超過12點。


所以這間原本住滿滿的三層獨棟,

在接下來的五年光陰裡,幾乎都是男友與哥哥兩個小孩一起渡過。

後來,哥哥上國中後開始交外面的朋友,因為家裡沒大人也沒門禁,

也開始很晚都不回家的日子。



於是這棟屋子,只剩當時還是小學生的男友一人天天守在家裡。

據他的說法是,每天放學回家後會待在前院好久,盯著自己家裡看。

有一種感覺,就是不想回家,可以的話真想永遠都不要進去,

就像要逼自己作好一萬份心理準備一樣,

要花很長的時間,最後才願意踏進去。

(有時天氣好的話,他寧可坐在前院挖挖土、抓蟲捏葉子捏到有人回家,
也不想要進屋子裡去)

而要踏上二樓更是一個超級關卡,

還是小孩子的他有很強烈的感覺"二樓正在發生很不好的事"

光是看通往二樓的階梯就感到毛骨聳然,

但自己的房間在二樓,遲早要回去,幾乎每次他都是用衝的衝回房間。

(可能看起來男友是個膽小鬼,他自己原本也這麼以為,自己想多了,

但是,卻親眼看到已上國三學人混幫派、血氣方剛的哥哥每次回房間時,

也都是用衝的,而兄弟間對關於這種事的想法,一直以來都是絕口不提的。)



*這棟房子本身的詭異之處

當初一遷入時,大家都傻了,想說這地方怎麼住人啊!?

因為,光是一樓就有16扇門,狹長式的空間隔成了13個房間。

一個家了不起有四、五個房間就算多了吧?

他們家有13個,然後門的話包含大門、廚房和後門就有16個,

房間那麼多,當然大不了,每個房間都是小小的一格一格,

不知道能拿來幹什麼用。後來他爸把房間通通打通,

只留下2~3間的隔局。


接下來,大家發現在廚房的牆上有數個五寸釘,

其中一個釘著一個看不懂的黃色符咒,

號稱信仰天主教的後母說看了不喜歡,就把它拔了扔掉。

其實在一般家庭出現五寸釘並不是太尋常的事,

google大概就知道那種釘子時常用來讓人做什麼,

早期的棺木也必須用五寸釘這樣長的釘子,才有辦法釘得牢。

而現在這裡又沒在施工,為什麼這裡會有那麼多這種釘子?

大家都不得其解,只能把它收了起來。

另外,只要放在這個屋子裡的東西,都很容易壞掉。

通風什麼的不可能有太大問題,畢竟是前開後開的格局,

窗戶也不算少。

但是,橘子只要放兩天就會發霉,放一週就像放了好幾個月一樣,

長出一堆綠色的毛。

夏天非常的涼快,冬天冷到要在家穿厚外套。

所以可能也有永遠不必開冷氣的好處,他們家根本沒裝冷氣,

因為搬入後根本沒想到有必要裝。


明明附近沒有靠山,也是很普通的住宅區,

家裡就是會出現很多稀奇古怪的蟲子,甚至還飛進來過蝙蝠。

夏天晚上去廚房喝水,燈一打開,就會看到牆上黑壓壓一片蟑螂沒命逃竄,

躲到牆邊的隙縫裡。地上還會有奇怪的、類似馬陸的蟲子正在爬來爬去。

問附近的鄰居,好像沒遇到過這樣的情況。

也只好怪給可能是自家前院植物生得太茂盛。


此外,三樓有一間後來被拿來當儲藏室的房間,

原本也可以睡人的,但是哥哥、男友、爸爸三個人睡過以後,

竟然不約而同做了同樣一個惡夢。

內容很長、還可以通通符合真的很讓人頭皮發麻,

所以連鐵齒的爸爸也再也不願把那間拿來睡人,改成儲藏室。

大致上的內容男友忘得差不多,只記得有一段是天花板裂開、

裂得非常地大,有一顆眼珠子塞滿那個空洞,惡狠狠地盯著他看。



*那個男人

男友和哥哥的房間是在二樓,如前面所說,

家裡幾乎永遠只有兩個孩子看家。但是,一樓時不時都會發出拉椅子、

開電視、走動的聲音。

此時兩個孩子會互望一眼,然後心照不宣的低頭繼續寫功課。

我問他你們為什麼不肯跟爸爸說,他說雖然他爸很少回家,

但他不相信他爸完全沒感覺,不過都這樣了他爸也沒要搬的意思,

多說只會惹他爸生氣。而且很有可能在家大發飆後一走了之,

接下來兩個小孩好像會必須面對某種忿怒於他們報馬仔的氣氛。



男友和他哥哥是睡上下鋪、有幾個晚上,會看到有個男人坐在哥哥的書桌前面。

那男人是背對他們倆的,並低著頭。身形很瘦,不像是爸爸。

後來男友聽到椅子「咿呀」的一聲,於是很用力地把眼睛閉起來。

然後就再也不敢張開、直到睡著。

為什麼? 因為他總有種感覺,張開後會發現男人正在看著自己。

然後在這屋子裡會發生的怪事,只要你有感覺,他通常就是會發生。

過幾年後他們搬走時,把哥哥的書桌一移開,

竟然發現牆面上有個大人尺寸的黑手印! 並不是爸爸的,

因為比他爸的手還大,這麼大的手印,搬進來時不可能沒發現,

怎麼會出現在牆上的呢?



*黑色的人頭

真正的"正面交鋒"是有一天的傍晚。照例,男友一個小孩在家,

哥哥出去鬼混了,不知道幾點才回來,

外頭的天色是夕陽西下,男友在房間裡藉著桌燈、

趴在床上看漫畫。


然後,忽然有個聲音從房外的牆上擦過「嘶────!」


男友猛然抬頭,聲音從牆的這邊延續到門邊。

整個二樓的房間都是木造,牆是空心的木頭牆、門是厚重的木拉門。

那門的厚度約莫有2~3公分,而現在有個聲音,正在房門外面不停擦刮著。

「喀嚓、喀嚓、喀嚓──!喀嚓!」

很像有人用指甲正在不停抓著門,想把門抓開。仔細想想,

剛才牆上那嘶的一聲,也像是有人用很長的指甲括過去的聲音。

男友原本覺得可能是老鼠(也希望是老鼠),所以沒很理會。

「喀嚓、喀嚓、喀嚓──!喀嚓!」

說真的,就算不是老鼠好了,住這裡那麼久了,動不動就有這種莫名其妙的聲音,

男友早就見怪不怪了,雖然搞得他非常心煩,

但他還是逼自己定下心來看漫畫。


後來,當他轉頭往門的方向看時,

媽呀,門竟然已經被抓開一條小縫。

想要藉老鼠的力量抓開厚達2~3公分的實心木門,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除非整窩老鼠一起出動,但聽那規律的抓門聲,可以確信外面是個體戶。


男友繃緊神經,衝了過去把門縫扣緊,又跳回床上。


就這樣安靜了一陣子。男友這次開始慌了,

以前經常聽到家裡出現怪聲音,但沒有過真的"接觸"到家裡的東西的。


又開始了!!! 可是這次它速度變得很快,

「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

門開始漸漸地被拉開,雖然速度不快,但是真的隨著那像指甲抓的聲音

越開越大,漸漸露出外頭黑壓壓的長廊。

男友的恐懼開始漸漸轉為憤怒,他覺得,

已經這樣容忍了那麼久,到底TM還想要我們怎樣?!

(鬼片常出現的台詞:what do you want for me~~!)

結果他抓了漫畫站起來(好像是想拿漫畫K外面的東西)

用力地把門一次「磅!」地拉開。



老梗,什麼也沒有。也是估計內的事,男友嘆了氣關上門,

才退了兩步,此時一個黑壓壓的球狀物體忽然從門的上頭"掉"了下來,

發出沉重的「啪!」一聲。然後以飛快的速度鑽到桌子底下。


從東西掉下來、到鑽到桌子下只有不到兩秒的時間,

就在男友眼前,所以他絕不肯承認是自己眼花,那東西很大、有人頭那麼大,

可是....

為什麼鑽得進桌子底下? 桌腳的縫隙頂多一公分,然後,

最奇怪的是,它是從哪裡掉出來的?

木拉門的上緣,是老式的透氣窗。是那種整片木雕花的透氣窗,

上頭的空隙大小不一,但最多也只有一平方公分吧!

男友鼓起勇氣搬開桌子,什麼也沒有。

等哥哥回來後,兩人還把房間徹底搜了一遍,就是找不到那個像頭的東西。

哥哥逼男友承認那只是老鼠,最後男友也只好這樣說,

因為不這樣的話,之後要怎麼睡在這間房裡呢?



*掛在廊邊的...

人頭事件後,男友更不願意一個人半夜出去尿尿了,

因為,離房間最近的廁所是在三樓。

可是那天晚上,睡到一半一種很想拉肚子的感覺襲來,

光是把哥哥叫起來陪自己尿尿就會引來一陣臭罵了,

何況還是叫他陪去棒賽= =

最後男友百般掙扎,還是爬起來,一個人往三樓的廁所走去。

一爬上三樓的階梯就能看到廁所的門,也就是說,

廁所是面對樓梯口的,而樓梯口與廁所之間有一條不長不短的走廊,

走廊邊邊是一條圍欄,正旁邊就是天井。

(所謂天井,就是貫通整棟樓的空間,通常ㄇ字型或口字型的屋子會有,

就是口或ㄇ字中間的那個空間,從三樓可以直接望到一樓)

格局大概是這樣:


               便所
            |        |
      天    |        |
      井    |        | 牆
            |        |
            |        |
           ↑ 樓梯口
       這條是圍欄



男友有點幽閉空間恐懼,所以嗯嗯時很不想把門關上,

特別在這個家裡,把門關上反而更沒安全感。

所以他抱著速戰速決的決心開始上廁所。

其間,他告訴自己不要亂看,這其實不是他太無聊,

而是在這個房子裡,不該亂看時四處亂瞄只會徒增心理上的困擾,

這是住在這家裡的人都知道的鐵則。

但是,因為廁所面對著樓梯口,無論如何一定會看到眼前的事物。

於是就在男友完工後,正要站起來擦屁股的瞬間,

他看見了一樣東西──就在靠近天井的圍欄。


那樣東西"掛"在圍欄柱子跟柱子之間,的地板上。

灰灰的一團。

人很奇怪,看到有不該出現的東西出現在視線範圍內,

不管之前的經驗如何,就是會反射性定睛細看,男友也不例外,

他仔細一看,嚇得第二波都要拉出來了。


那是一張灰色面無表情的人臉。

下巴剛好平放在三樓的地板上,其餘部份被圍欄擋到、看不清楚,

但是如果那個"人"有身體的話,他的身體會是"掛"在天井的。

也有可能只是一張臉,或者只有一顆頭,

但是那時男友根本沒有膽子追究,

屁股都沒擦完就穿上褲子延著牆壁衝回二樓了。
(很胎哥 但沒辦法)

雖然要經過那張臉是件非常可怕的事,但是怎麼想都不願意永遠待在三樓,

和他大眼瞪小眼。

隔天再上三樓,那臉理所當然的不見了。

但是之後,三樓的圍欄上掛起了一面大被單,

把整面圍欄簍空的部份都蓋住了。


橘色的男人

這也是最後一篇,雖然男友老家發生的怪事多不勝數,

但是他對這件事印象最深。

(畢竟人臉事件發生於半夜睡醒,還能說服自己是睡昏頭)

那件事也發生在天井,圍欄邊,只是這回是二樓的圍欄。


之前就常聽有人說,有天井的屋子特別陰,

知道男友的故事後,我也不會覺得這純是無稽之談了。


這個故事非常短,發生在大白天。

好像是個假日,一天男友從房間走出來,想到樓下喝水,

一出房門他就看到了。


一個人貼在圍欄邊,像在往上爬的姿勢。

手腳都打得開開的,臉也朝上,只是,那人整個是橘色的,而且還發光。

那種光大家一定都有看過,就是照片曝光時的那種橘紅色,

也是一樣的那種光芒。

接下來,那個人開始往上爬,手腳沒有什麼在動,

但是速度飛快地往上一直推進,速度快到像壁虎,整個人的動作也很像壁虎,

最後在天花板的地方消失了。

而在那人爬的同時,整個天井有好幾個白色的,像灰塵一樣的點,

也在往上消逝,可是照理來說灰塵不太可能麼明顯。

看過橘色的男人之後,雖然家裡還是會一直有人走動、搬椅子的聲音,

但是男友沒有再看過什麼明顯的靈體了。



=========================================================

這個房子陪伴了男友從小2~國1的五年日子。

後來,男友和哥哥於上國中後搬去外婆家與外婆同住,

爸爸就把房子賣掉了。

如開頭所說的,後來的屋主把房子改建得很漂亮,

但是都沒有人入住,也賣不出去。

男友國三時,偶然有一次和班上的同學談鬼故事,

當然要拿自己住過鬼屋的事吹牛一把,

大家都半信半疑時,他忽然靈機一動

「對啊!現在都還是空屋啊!不然你們誰有種放學就跟我去一趟!」

其中一個鐵齒的朋友馬上一口答應了,兩個人下課就衝向男友的老家。

抵達後,男友和朋友翻牆進去之後,因為落地窗還沒放,

男友就進屋裡去,開始得意的介紹起屋子來。

(這裡就是我說的那個樓梯啊~...這樓本來這裡到這裡都是房間~....)

住的時候被嚇得要死,離開以後至少有點故事講也好的感覺。


可是,他朋友遲遲不肯進屋。

男友看到他一直站在前院,一臉奇怪的表情,就激他:

「做什麼?不是很鐵齒!進來逛逛再說啊!」

朋友聽了以後,總算不服氣的踏進屋裡,可是好像還是很不甘願的樣子。

男友繼續嘮叨著這裡哪裡有發生過怪事,

忽然,朋友一個轉身衝了出去,然後在前院草地上開始大吐特吐。

男友感覺事情不太妙,才趕快扶了他跑出去。

鐵齒的朋友,最愛逞英雄的國中生竟然會這樣,讓男友嚇到了。

朋友髒話連篇地罵,說他實在不知道怎麼形容,但是就是很不舒服,

在前院時看著屋子裡,有種感覺就是,

怎麼樣都不想進去。


他說,可以的話,永遠都不要進去。


男友想起了五年來每天放學時,站在前院看著"家"的時候,

內心唯一的感覺。



我想,這屋子過了那麼久都賣不出去,恐怕真是有原因的吧!



之後,男友的親戚閒言閒語間有猜測過,

那屋子以前曾是"義莊"改建。

這解釋了五寸釘及大量小房間的疑問,不過,男友的爸爸大力反對,

這是當然的,誰想要承認住過那麼恐怖的房子呢。


每次親戚討論時,後母都帶著妹妹在一旁冷冷的聽著。

她在住進那間房子後,開始出現精神方面的疾病,

可是男友、男友的哥哥和大伯父大伯母在搬出後,

都沒再遇過什麼不舒服的事,只有後母一人遲遲好不起來,

雖然早早就搬出去了,卻一直沒好,前幾年住進了精神科病房,

出院後狀況依然不太穩定。


男友的哥哥在那段時期很愛不學好、混幫派,

後來搬出後也收斂不少,沒再學壞。

而男友雖然在身體心理上沒有什麼大改變,

但是卻是一家裡最常撞鬼的人=   = (平均分散風險?!)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誰叫他最常待在家裡 囧

唯一的差別似乎是變成了比較敏感的體質,

明明算命的說他八字重得要命(可能也是因為這樣住很久都沒啥事)

但是後來搬出後來還是撞過一兩次鬼,

有一次還發生挺危險的事,不過再打就太多了,這篇主要分享陰宅的事XD


======END======
逢甲住宿推薦逢甲住宿台中旅店逢甲日租台中住宿台中逢甲民宿台中民宿台中一中住宿台中便宜住宿台中青年旅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