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只有女人看的見

shareonce 發表於: 2016-5-10 08:27 來源: ADJ網路控股集團


只有女人看的見

「我記得小時候經常搬家。」男友說。

有一次,他問起雙親。

「那時,你太小了。」

於是,姊姊和媽媽便告訴他這麽一個故事。

因為父親調職的關系,他們一家從大阪遷居到九州的福岡縣。當時他只是一個還沒上幼稚園的幼兒。

為了父親的調職才買的新家,是一棟很大的庭園透天厝,可是房價卻出奇的便宜。他們剛搬過去的第一個晚上,連搬家的行李都還來不及整理,就發生了奇怪的現象。

半夜。他們一家四口睡的那間房間,傳來女人的哭聲。

嗚嗚嗚.....嗚嗚嗚........

媽媽和年幼的姊姊都被那哭聲吵醒了,他們起來把燈打開。

沒有人。

嗚嗚嗚.....嗚嗚嗚......

還是聽得見。

「媽,是誰啊?」

「會是誰呢?爸爸,爸爸你醒醒。」

媽媽覺得不太對勁,搖醒了熟睡中的爸爸。

「做什麽啊?」

「我們聽到女人的哭聲。」

「說什麽夢話!」

爸爸似乎聽不見那個哭聲。可是,媽媽和姊姊卻聽得清清楚楚。

「媽,又聽見了。是從院子傳來的。」

「真的耶。爸爸,爸爸。」

「又怎麽了?」

「那聲音,又來了.....」

「什麽?」

「是女人的哭聲。我覺得毛毛的,爸爸,你快起來看一下嘛!」

「哪有什麽哭聲。」

「我們真的聽見了啊!」

「是心理作用吧。」

「才不是呢,女兒也聽見了。你快起來看看啦!」

「真拿你們沒辦法。聲音是從哪裡傳來的?」

「對不起嘛!好像是從庭院傳來的。」

父親不情願的起身。

拉開他們睡覺的那間房間的拉門,看到的是屋檐下的走廊。拉開走廊的木板門,外面就是庭院。從室內透出的光線加上月光的照耀,庭院的景象清晰可見。除了幾株平凡無奇的松樹外,並沒有看到任何人影。

媽媽就這樣一夜沒阖眼。

隔天早上,爸爸起床整理,准備上班。媽媽和姊姊整晚沒睡,帶著恍惚的眼神,苦苦向爸爸哀求。

「爸爸,我們搬家吧。這間房子不太對勁。」

「說什麽傻話。我們不是才剛搬來。」

爸爸漫不經心,不以為意,自顧自的打開了衣櫥的門,然後對著門內側的鏡子打領帶。

突然,媽媽尖叫了一聲,整個人軟塌了下去。聽到尖叫聲,姊姊也沖進來。

「怎麽了?啊─」

爸爸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

「什麽啊?到底怎麽了?」

他一走近媽媽身邊,媽媽和女兒都嚇得驚慌而逃。

爸爸只好帶著一臉疑惑去上班。

傍晚,爸爸回到家時,家裡沒有人在。過了一會兒,媽媽才帶著孩子們回來。

「喂,妳不在家裡整理行李,跑去哪裡了?」

「對不起,我去和鄰居打招呼去了.......」

「鄰居?妳應該也知道我回家的時間吧!」

「........」

「對了,房間的衣櫥到哪裡去了?」

「賣了。」

「賣了?為什麽?不是才新買的嗎?」

「爸爸.......你真的什麽都沒有發覺嗎?什麽都沒看到嗎?」

「什麽?」

媽媽說出了她看到的景象。

她說,當爸爸對著衣櫥的鏡子打領帶時,她看到爸爸的脖子上,出現了另外一雙手臂,輕輕的掐著爸爸的脖子。當爸爸朝她們走近時,那雙手臂仍舊掐著他的脖子。爸爸每往前走一步,那雙手臂也跟著拉長一步。他越往前走,那雙手臂就拉得越長。

從鏡子一端拉長了數公尺的白手臂。那不是長脖子妖怪,而是長手臂妖怪。

「哪有那種事,我什麽都沒看見。鬼才會相信這種事!明天就去把那個衣櫥贖回來。」

爸爸完全把媽媽的話當耳邊風。

那天晚上,院子又傳來啜泣聲。媽媽還是嚇得把爸爸搖醒。

「又來了!我很累了,讓我睡覺好嗎?」

媽媽單心爸爸會像昨天一樣不理踩,便改口說:

「我聽到院子裡有聲音,不知到是不是小偷?」

「什麽!小偷!」

爸爸聽到有小偷,立刻跳起來,拉開木板門窗。

「院子裡沒有人啊!應該是別的聲音吧。」

就在爸爸回頭瞬間,媽媽看見一個身著和服的女子,吊在松樹枝上。

「啊─!!」

媽媽嚇得蹲了下來,拿棉被蓋住頭。爸爸一直追問媽媽到底看到什麽了,媽媽卻只是一語不發的蹲著。

第三天早上,媽媽對爸爸說,要是他不答應搬家,她就要離婚。

「咱們搬回大阪吧!你把手邊的工作也辭了吧!我再也受不了了。要是你不答應,我就帶著孩子回娘家去。」

後來,媽媽帶著孩子們住到附近的旅館。

不久後,爸爸果真辭了工作,全家一起搬回大阪。

為了不讓留在福岡的空房子荒廢在那裡,他們打算將房子出租給別人,好貼補家用。

雖然房子很快就租出去了,但是,對方卻住不到一個禮拜就搬走了。盡管後來也出租過幾次,一樣都是住不久。

漸漸的,那棟房子再也乏人問津。就這麽經過了好些時日。

有一天早上,當爸爸整裝准備出門時,頸子上又出現那雙細長的白手臂。

媽媽這下才明白:「他們根本就沒有擺脫掉那個幽靈!」

媽媽打了電話請朋友幫忙介紹驅邪師。驅邪師是找到了,卻遭到爸爸堅決反對。後來,經不住媽媽和姊姊的哭訴,尤其是看到女兒如此激動的反應,爸爸才終於答應。

第二天早上,驅邪師來到家裡。

「府上被頑強的幽靈附身了。你們到底是做了什麽事,為什麽會被幽靈纏上呢?」

驅邪師一踏進門,就這麽說。

媽媽將事情的始末告訴了驅邪師。

「把房子賣了吧!」驅邪師說。

那幽靈原本纏著住在那棟房子裡的人,因為房子沒有人住了,幽靈就找上房子的主人來了。

對於賣房子一事,爸爸當然是極力反對,不過,當他聽到「這攸關一家子的性命」時,就無言以對了。

房子後來交由房屋仲介公司以奇低的價錢賣掉了。

媽媽和姊姊說......那時候的他還太小,只是睡得不省人事。
逢甲住宿推薦逢甲住宿台中旅店逢甲日租台中住宿台中逢甲民宿台中民宿台中一中住宿台中便宜住宿台中青年旅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