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猛鬼校園

jnny66 發表於: 2016-8-25 08:33 來源: ADJ網路控股集團


這所學校已經有好多年的歷史了,出了不少的名人,在他們的筆下都提到了學校裡那具黑沉沉看不見相貌的木頭雕像,沒讀大學的時候就想來看看,現在總算看到了,因為我考進了這所大學,時間過的真快,一轉眼就兩年過去了,現在的我已經大三了,新學期一開始,就聽到風聲說今年要蓋新的圖書館,地址就選在理西樓旁邊的空地上,剛剛好與主樓面對面來著,可是木雕像剛好就在那快空地上,於是學校召集全體師生,要不要拆雕像建圖書館,結果可想而知,當然是拆雕像蓋圖書館啦,儘管最後這樣的結果定了下來,還是有人反對,那就是主樓裡那個看們的陳老伯,陳老伯是這裡看門的,今年已經80多歲了,是個默默無聞的人,儘管他反對,可是大局以定,他也改變不了什麼。最後陳老伯惶恐而又倉促的走了,只留下了一塊黑漆漆的木八卦,和一句話,:「大難就要來了,鑰匙我給你們留下了」說完,頭也不回,逃也似的走了!我素來與陳老伯交好,可是今天的話怪怪的,我也沒明白,至於他丟下的木八卦嗎,還回寢室,避避邪,聽說古物都是能闢邪的,但求一個心理安慰吧,於是,木八卦掛到了我的床上!
週二上午最後兩節課是體育,聽說是個新分來的大男生,為此今天班裡的女生都顯的有點興奮,想看看新老師有多帥,鈴聲響過後同學們都到操場上集閤了,總算看到新老師了,黑黑的,瘦瘦的,但是很精神,眼睛也亮亮的,長的像香港明星古天樂,於是女生們開始竊竊私語起來,正說著就聽到了一陣噼裡啪啦的掌聲響起來,大家扭頭一看,原來是教委來的一班頭頭到學校裡來為新圖書館奠基呢,每人鏟了幾下後拍拍屁股走人了,估計又是去哪個大酒店為自己的肚子墊墊底呢!
晚自習下課後就看到了理西樓旁邊的一大塊空地被竹籬笆圍了起來,工地上有不少的工人來回的走動著,還有幾個人站在木雕像前議論著,看這樣子,木雕像是不會站迎接明天的太陽了……正想著,阿美跑過來,在我肩膀上拍了一下,拉我陪他去買東西。回來的路上跟阿美邊吵邊鬧著,卻看到了新來的體育老師向我們迎面走來,於是我跟阿美便走上前去打招呼,大聲的喊到::陳sir好「陳sir笑笑的看著我們說到:」我也就比你們大兩三歲,上課的時候喊我陳sir,下課了你們喊我的名字好了,不嫌棄的話就喊我阿旭好了!
「我跟阿美笑笑的看著他於是一同喊到:旭旭,喊完便哈哈大笑起來,這時候對面看來了一輛摩托車,燈光照在我的臉上,刺的我眼睛睜不開,我正想開口斥責開車人的時候卻看到了陳sir盯著我的臉看,半餉才說了一句:」郭容,你印堂發黑,這幾天看樣子有什麼大霉運,你自己要當心呀「 我一聽笑著說到:旭旭還會看相呀!
阿旭也笑到:不是看相,不瞞你說,我是個天師,我們家祖傳的!:就是跳大神巫術那一類嗎?我好奇的問到。:當然不是的,兩碼事,那是騙人的,天師是收復鬼怪的一種職業!他回答到。:唉,我還是不太明白,感覺差不多,都是做一些子虛烏有的事!
「我一臉迷糊的回答到,阿美也更是一頭霧水!
阿旭正想再跟我們解釋解釋,可是很不巧,關門的鈴聲響起來了,於是我跟阿美一流煙的跑回了宿舍!
把腳放到熱水裡泡著,緩解一天的疲勞,真是件舒服的事。剛閉上眼睛就聽到了哐哐哐的響聲,然後響聲越來越密集,感覺很近,好像就在身邊,猛一睜眼扭頭看去,掛在墻上的木八卦不停的動著,像是活了一樣,不停的拍打著墻面,縣的著急而又倉促,看到這我嚇壞了,大聲喊阿美,阿美從水房跑了回來,關切的問到怎麼回師,我指著木八卦結結巴巴的說到:他會動!阿美一聽,一臉懷疑的神色看著我說到:「你眼話吧?」我肯定自己沒眼花:「真的,剛才他真的自己動著來著,還把墻拍的啪啪響呢」阿美看到我的恐懼而又堅定的樣子開始半信半疑了,我們兩人相互望著,不知所措,卻聽到隔壁宿舍的人向我們問到:「剛才你們是不是在往墻上訂什麼東西呀,輕一點,我們屋已經有人睡著了,要訂明天再訂吧!」
她說完剛走,墻上的木八卦又開始響起來,這回阿美完全相信了,我們對看了一眼,嚇的趕緊爬到了對面上鋪阿美的床上,用被子把頭蒙起來,兩人緊緊的抱著。沒過一會兒宿舍裡別的同學都回來了,我跟阿美也定下來了,可是我們沒有對大家說剛才的事情,因為不想讓恐怖的氣氛傳染出去。小麗看到我跟阿美睡一張床就過來搭話說:「剛才工地上的那幫人把木雕像給推倒了,誰知道木雕像下面居然還有個小門呢,你們猜裡面有什麼」小麗故弄玄虛問大家,我們齊聲問到:「有什麼呀?」小麗呵呵的傻笑兩聲說到:「打開一看,什麼都沒有,就是門下面有個小凹槽,還有幾張黃紙,而且看著礙眼,被包工頭一把火給燒了,就這麼簡單!」
大家原本以為會發現什麼金銀財寶呢,聽她這麼一說都是失望了,於是各自散開,忙別的事情了。熄了燈以後,我跟阿美都沒敢睡,過了好一段時間聽到有人起床的聲音,原來小麗起來上廁所來著,小麗一站起來就說了一句話:「這年頭,瓦匠們怎麼都改穿白色工作服啦,也不怕洗不乾淨?」我一聽她說話就接茬到:「你管人家呢!」
小麗沒理我,去了廁所,回來後倒床上就睡著了,夜越來越深,終於我還是閤上眼睡去了……
一大清早暈暈沉沉的被阿美喊醒:「天亮了,該起床上課了」於是萬分無奈的爬了起來,窗外,天陰沉沉的,好黑好黑,看樣子,今天會下雨,儘管是早晨了,可是樓裡的燈還是被管理員開了,因為天實在太黑了。今天在主樓上課,要早點去,那的教室小,去遲了就沒座位了。剛走到主樓大門口才想到筆記本沒帶,於是便讓阿美上去占座位,我回去拿筆記本,討來後急急向教室走去。主樓裡的燈早就壞了一直都沒修,即使天氣好的時候裡面都是黑濛濛的,更別說像今天這樣的天氣了!於是我便摸索著往前走去,忽然前面有個白影子,隱隱約約的就在我前面,我一看有人,便加快了步子跟著他走了過去,轉彎時卻砰的一聲撞到了一個人,抬頭一看,原來是阿旭!阿旭看看我,扶著我的肩膀問到:「你剛剛是不是看到了一個白影子」我滿臉疑惑卻又肯定的點點頭。阿旭的表情變的嚴肅起來,然後一本正經的對我說:「下次再看到白影子,千萬別再跟過去了,記住,千萬別跟過去!」
看他那麼嚴肅的樣子,我點頭答應了,於是阿旭說了聲去上課吧,我就走進了教師,儘管阿美找到了座位,可是卻在最後,最後就最後吧,座著總比站著強呀,於是就座到了最後那個靠窗的位置。人太多了,還擋著黑闆,半節課下來什麼都沒聽到,無聊之下,四處觀望。忽然窗戶邊出現了一個女生,衝我笑了笑,然後走了過去,出與禮貌,我也對她笑了笑,笑到一半就僵住了,那個女生怎麼會從我的窗戶邊走過呢,我們的教室在四樓呀,難道她是飄過去的嗎,想到這我嚇壞了,於是尖聲叫到:「鬼呀!」
我喊話的尾聲還沒結束全教室裡的同學也跟著驚聲尖叫起來,大家跟發瘋一樣的往外跑去,我向前看去,恐怖的一幕就發生在我眼前:黑闆居然在往外冒血,還咕嘟咕嘟的響著,血流了滿墻滿地一講台都是教授也倒在血泊裡,黑闆的血跡裡依稀看到一張面目猙獰的男人的臉,詭異的笑著!
逃開,遠遠的逃開,我一把拉著已經呆稜住的阿美隨著大家沒命似的往外跑,跑到了樓下所有的人都站在樓前呆呆的看著,一動也不動,空氣裡瀰漫著一股蕭煞的氣氛,每個人的臉上都是萬份恐懼的神色。除了喘氣外,人群裡安靜極了!
「啊」一聲慘烈至極的叫聲從背後穿來,大家扭頭看去,工地上一個工人搭腳手架一不小心摔了下來,被地上的毛竹刺了個通心過,面朝天的被頂在那,口吐著血沫,瞪大著眼睛看著我們這群人。膽小的女生早已經嚇的癱倒在地了,眾人在呆楞了不到半分鐘後便四散逃竄,我跟阿美也沒了命的跑回了宿舍。剛一腿們就聽到了尖叫聲,小麗跟阿芳他們回來了,看到他們的表情,我就知道了,肯定是他們的教室裡也發生了恐怖的事情!天啊,這是怎麼了,發生了什麼呀,為什麼會這樣呢……
阿美,小麗,阿芳和我一整天嚇的沒敢出門,學校裡也靜多了,平常那些打籃球的男生今天也不知道哪去了。天黑了,昏黃的路燈下樹葉被風吹著嘩嘩響,一切的一切看起來都充滿著一中說不出來的恐懼。四個人擠在一張床上一言不發,肚子也餓的咕咕叫,實在受不了了,於是我們決定結伴一起到食堂去吃飯。出門前每個人都把閒置已久的護身符拿出來套在脖子上。
四人手牽手的走到了食堂,食堂裡日光燈發著慘白的光,往常的喧鬧也被異樣的安靜代替了,一切的一切有著說不出來的恐懼。四個人買了飯菜座那安靜的吃了起來。小麗還跟以前一樣買了最喜歡吃的鳳爪,沒吃幾口就發現了阿美跟阿芳用充滿恐懼的眼神盯著小麗盛鳳爪的盤子看去:鳳爪之中赫然有一隻人手,是的,是人手,一個小小的忍受,看大小應該是個一歲大孩子的手!突然胃裡一陣翻騰,「哇」的吐了起來,接著阿芳阿美也吐了起來,只有小麗沒明白,繼續的吃著。我猛的一伸手把盛鳳爪的盤子打翻,小麗看著地上的鳳爪裡居然攙雜著一隻人手,眼一翻,暈了過去!剩下阿美阿芳和我三個人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就靜靜的座著。兩個男生打了飯菜座在我對面,慢慢的吃著,真羨慕他們的好胃口。一個男生跟另一個男生說:「今天我買了份紫菜蛋湯,你要不要來點?」另一個男生回答道:「不了,你還是自己喝吧,我不太喜歡!」
於是買湯的男生把飯盒打開,可是接著卻一把將飯盒打翻在地,湯撒了一地。地上躺的卻哪裡是湯,分明是一塊滿是頭髮的頭皮!我的恐慌還沒結束,食堂裡的尖叫卻跟著起來。地上不知道什麼時候爬滿了蛆蟲,一個個圓滾滾的在地上扭來牛去,噁心至極,讓人想嘔吐。阿美已經忍不住了,大吐起來。邊吐邊哭的說到:「我要回家!」
回家現在是不可能了,還是先回寢室吧!
扶著剛醒的小麗回到了宿舍樓,樓裡的情況也沒好到哪去!尖叫聲四起。樓裡陽台上晾的拖鞋居然派成一排在走廊裡自己來回的走著,還沒晾乾的衣服在空中瘋狂的舞著,衛生間的鏡子裡全是一張張瘋狂而又扭曲的笑臉,鬧鐘也跟吃了興奮劑一樣,指針飛速的轉著,所以沒嚇暈的女生都瘋了似往外跑著,看樣子,宿舍樓是不能回去了!去哪?現在能去哪呢,跟著大家一起跑吧!
操場上已經站了不少人了,有的叫,有的哭,有的發呆,有的自言自語,一片混亂。還聽到一個男生惶恐的說著:「學校已經讓鬼打墻封住了,出不去了,現在怎麼辦呀,誰來救我們呀?」原來不是大家不想出去,而是出不去了,操場上的人越來約多,可是總覺得不對勁,好像其中有的不是人,而是--鬼!只是感覺,可我看不見!
「吱」一聲刺耳的麥剋風響了,接著就看到了領操台上站著一個人,穿著一件八卦衣,左手拿著桃木劍,右手拿著麥剋風,仔細一看,原來是阿旭!只聽阿旭拿著麥剋風大聲的說到:「大家聽著,學校裡發生了這麼多怪事,根據我的推測是鬼門被打開了,現在學校到處都是鬼,冷靜下來我們是可以救自己的!」
台下安靜了,都在聽阿旭說話:「現在大家把右手中指咬破,再用血點到眉間,便能看到鬼了,不過大家不要害怕,常言到:人有三分怕鬼,鬼有七分怕人。看見鬼後再用右手中指的血在左手手心畫個八卦,然後拍到鬼身上,鬼便被定住了,就奈何不了你了!」
阿旭的話剛一說完,不少同學就照做了,我也一樣,剛安靜了不到兩分鐘的操場又被尖叫聲取代,原來人群中真的攙雜著不少的鬼!一個個面目猙獰,陰森!儘管不少的鬼被定住了,但是也有不少的鬼逃了!
大喇叭裡又傳來了阿旭的聲音:有誰曾經看到一個跟臉盆底一般大小的木八卦,看見的話就告訴我,那是關閉鬼門的鑰匙,有誰看見了嗎?我一聽,趕緊往前跑去,拉著阿旭的手就往宿舍樓跑去,邊跑邊跟他說到:「木八卦在我們宿舍,是我前幾天從陳老伯那拿回去的,我現在就帶你去!」
阿旭聽了我的話一把拉住我說:「等一下,你這樣闖進去,會被鬼掐死的」說完他從脖子上解下一條紅線繫在我的脖子上!:「這是紅線,是我妹妹送給我的,你繫在脖子上鬼就不敢掐你了!」:「那你呢!」
我問到:「我沒事,我身上有八卦衣,手上有桃木劍,鬼是不敢靠近我的!」
他回答說!我跟阿旭快步的走到女生宿舍樓,站在門口,一陣陰風出來,汗毛都豎了起來,一股涼氣直逼骨髓!阿旭慎重的對我說:「等一會進去後你看到的都是幻象,一切的一切都跟以前一樣,千萬別相信你眼睛看到的!都是假的,要記住呀!」
我重重的點了一下頭,答應了他!於是我們向樓裡出發了。
這哪裡還是宿舍樓呀,裡面燈光昏黃,屋頂上滿是蜘蛛網,地上滿是不知名的蟲子爬著,蠕動著……我忍著嘔吐的慾望,安慰自己:都是幻覺,不理會!阿旭看著我的表情知道我不好受,便牽著我的手,掌心裡穿來一股熱流,心也安定多了!一直往前走,走到走廊盡頭,然後再上樓!阿旭和我剛到轉彎的地方就聽到了一陣毛骨悚然的笑聲,拐彎處的墻裡猛然伸出一隻手來,緊緊抓住我的腳踝,我動不了便歇斯底裡的叫了起來,只見阿旭手起劍落,將墻上的手砍了下來,我能動了,可是那隻手還是抓著我的腳踝不放!管不了那麼多了還是趕快上樓把木八卦找到才是。上了二樓好多了,燈光明亮,走廊裡也喊乾淨,沒有鬼就好,趕快往前跑。經過水房門聽到咯吱一聲響,門開了!小表妹琳琳的腦袋從門縫裡伸出來,一臉恐懼的表情。我驚奇的問到:「琳琳你怎麼在這呀?」小表妹用要哭的語調回答說到:「我嚇的沒地方跑就躲廁所來了」看著小表妹可憐兮兮的表情我決定拉著他一起上樓去拿木八卦。可是一低頭我發現了一個可怕的事情--小表妹沒有影子,是的,沒有影子!她不是我的小表妹,是女鬼!我趁著女鬼不注意狠狠的推了她一把,女鬼撞到了墻倒在了地上,頭掉了下來,骨碌骨碌的滾到了我的腳邊,嘴角流著口水,兩眼瞪著我,嘿嘿的傻笑的說道:「表姐,你弄的我好疼呀!」
明知道這是假象可是還是嚇的大叫起來,一邊叫一邊跑……可惡的阿旭說要把墻裡的女鬼給滅掉,要不染等會下樓會有麻煩的,讓我一個人先上來!害的我嚇的快不行了。
好不容易跑上了三樓,看到宿舍門大開著不顧一切的衝了進去。爬到床上把木八卦取了下來,緊緊的抱在懷裡,生怕會掉下來就再也找不到了!正自高興著,阿旭也上來了,看到木八卦,臉上滿是興奮的神色!我們拿著木八卦從屋裡走出來,身後傳來了呼呼的聲音,一回頭,一陣黑色的風向我們迎面撲過來,風中依稀可以看見一個滿是頭髮的骷髏張大著嘴巴,那樣子像是要將我們吞噬一般……我楞住了。阿旭一把拉著我就跑,邊跑邊喊到:「別給他追上,追上就沒命了!」
拚命的跑下樓,腳下軟軟的,底頭看去,地上全是一張張滿是腐肉的臉,嘴裡發出呻吟!我已經不知道怎麼做了,連尖叫都已經喊不出來了。只是雙腿還是一個勁的往前跑。終於除了宿舍樓,天下著傾盆大雨,看著小水渠裡流淌著的紅色液體我才知道自己錯了,大大的錯了,天下的不是雨,是血……:「假的,全是假的,是幻象!」
我快要崩潰了,明明想哭,可是張開嘴巴卻笑了起來!阿旭拉著我的手往前跑著。來到了圖書館的工地上,雙腳一踏上工地就被抓牢了,地上有很多很多的手,在空中不停的揮舞著。
阿旭用劍不停的砍著,終於開出了一條路。把剩下的幾隻手再砍完就能把木八卦放到雕像下面的凹處了,就能把鬼門關上了。阿旭不停的揮劍我跟在後面,可事情進行的很不順利,那陣黑風狹著骷髏頭又來了,而且來勢兇猛!阿旭停下手對我說到:「我來對付黑風,你去把木八卦放到凹槽裡,把鬼門關上。能不能獲救就全靠你了:」說完看了我一眼就向黑風衝去了,從他的嚴厲我知道了,這是我們獲救的最後機會。我向前衝去,努力的掙脫那些手的抓縛。每走一步都萬分艱難。身後的怪響不斷,我知道那是阿旭在跟黑風斗法呢。感覺也告訴我阿旭好像快要頂不住了,我要加快步子,我不希望阿旭死去!離木雕像的底座不到兩米,心一急:「啊」摔了一跤,木八卦從我的手裡飛了出去。
「完了」這下完了,一瞬間我的心裡萬念懼灰!木八卦從我手裡飛出去,一隻鬼手想要來搶,可是高度不夠,沒搶到,只是碰了一下木八卦的邊,這下子碰的實在太恰到好處了!木八卦不偏不斜的正正好落在凹槽裡!剎時間,焦雷四起,狂風大作,為了避風沙,我頭一偏卻撞到了旁邊的石頭上暈了過去……
「懶蟲,快起床。再不起又要遲到了」阿美在喊我起床,我睜開眼了,醒了。聽到小麗說:「昨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我們學校到處都是鬼……」抬頭看看窗外,陽光明媚。
「是夢嗎」我問自己。我也不知道,只是穿衣服的時候,發現了脖子上真的掛了條紅線……
逢甲住宿推薦逢甲住宿台中旅店逢甲日租台中住宿台中逢甲民宿台中民宿台中一中住宿台中便宜住宿台中青年旅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