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通靈游戲

tomjay936 發表於: 2016-5-10 08:27 來源: ADJ網路控股集團


午夜十二點,窗外一片漆黑!天空中僅有的幾點灰蒙蒙的星光也因懼怕這濃重的黑暗而膽怯的躲進了厚厚的雲層之中。風在夜幕的掩護下悄悄的彌漫到世界的每個角落。然而它顯然並不滿足於這樣無聲無息的潛入,就在一切將要沉睡的時候它卻憤怒地咆哮了起來,瘋狂的搖動著街兩旁那些無助的樹,用枝葉絕望的沙沙聲來證明黑暗中它的存在。風中,空氣變成了一團極粘稠的漿糊,扭動著它膩膩的身子,像是要把這個不小心攪進來的世界擰到扭曲甚至斷裂!就這樣,令人窒息詭異的氣氛漸漸的籠罩了大地,囚籠般的把這黑色的人間隔離了起來!

  “噗!”一道微弱的亮光突然劃破了這個混沌的世界,它幽靈般的跳動著,一閃一閃游到
鏡前,借著那點靈異的光亮一個神秘的身影在鏡子中悄然閃現!

  黑暗中這令人不安的一幕在我的視網膜上逐一掠過,且被視神經忠實地傳遞給了神經元。然而我卻一點也不感到害怕,因為那個影子就是我。

  這是我從朋友那兒聽來的一種游戲,名叫“鏡仙”。這種游戲最大的玩點就在於它能讓人和靈魂進行面對面的直接對話!聽著夠刺激吧!其實類似這樣的游戲還有很多,像是什麼“筆仙”,“碟仙”,“筷子仙”,甚至還有“掃帚仙”等等。而“鏡仙”則據說是其中最最恐怖的一種!傳說在某個伸手不見五指的午晚十二點整,在一間沒有任何燈光的房間內,面對著一面大鏡子點上一支蠟燭,然後再完整的削一個蘋果就可以和鏡子裡的鬼魂說話了!聽著挺慎的慌,但若是當真如此的話,這可絕對是個夠刺激的游戲!而且吸引我的還不止這些,據說現身鏡中的鬼魂可是前知五百年後曉五百載,只要玩家敢問,他都會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不過這麼搞會有極大的風險性。像這樣的游戲可絕不是誰想玩就玩,不想玩就可以拉到了的。俗話說“請神容易送神難”!一旦靈魂現身鏡中,玩家就得時時刻刻堤防著別被它纏住了,也就是人們常說的“鬼附身”。此外玩家所提的問題也不要過於敏感。所謂“天機不可洩露”,有些事還是不知道的好,以免洩露出去,鬼遭天譴,人遭鬼譴。但也不必太擔心,俗話還說了“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要訣就在於鎮定!只要鎮定,一切都好辦。再一個就是切記:無論鏡中的鬼魂在什麼時候,以何種方式叫你,千——千——萬——萬——不能應!否則後果不堪設想!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沒人敢玩這個游戲!!!

  其實這就叫刺激,沒有點兒風險就不夠味兒了嘛!再說了,我對這個游戲的真實性還抱有懷疑態度,總覺得根本就沒有他們說得那麼恐怖,只不過是大家誰都沒玩過,於是就越傳越神,越傳越邪乎,搞的最後誰都不敢玩了而已;再退一步講了,世界上到底有沒有鬼魂這東西還兩說呢!反正從科學上講,沒有證據證明它的存在。

我一邊想著一邊把蠟燭放到身旁的小桌上,然後坐下來開始削蘋果。燭火依然鬼魅般的跳動著,暗淡的燭光下我專心致志,不能斷!不許抬頭看鏡子!這是游戲規則。

  很快蘋果就削好了。我輕輕的把它放在桌子上,卻沒有抬頭。此刻我的內心有些不安,要是真的有鬼,那我抬起頭來看到的就指不定是什麼了!說真的我還真有點害怕。但是事以至此,想回頭是不可能的,因為只要蘋果一削好,游戲即默認開始!
  
幾秒钟之後,我自認為已經做好了面對一切妖魔鬼怪的心理准備,於是我緩緩的抬起了頭,鏡子裡的影像隨之慢慢地進入我的視線:一張小桌,幽靈一般的燭火,還有一個沒皮的蘋果。在這些東西旁邊坐著一個人,瘦長瘦長的,穿著一件慘白慘白的上衣,留著長長的頭發,臉像剛用刀削過一樣細細的有稜有角,在燭火的映襯下還蠟黃蠟黃的,也沒有任何表情!


  看到這一切我非常失望。那張毫無表情的臉並沒有什麼可怕的,話又說回來了,就算是他很嚇人也嚇不著我,因為我每天照鏡子的時候都能看見他,都看了二十幾年,早就習慣了!此刻我的激情已經打到了兩折,抱著最後一線希望我抬起一只手,只希望他不要動。然而鏡子裡的我同時也抬起一只手。該死!標准的鏡面反射!我又擠擠眼,他也擠擠眼;我吐舌頭,他吐舌頭;我搖搖頭,他顯得很無奈!我想咬他,可鏡子很硬!

  唉!早就知道這東西靠不住,通靈游戲!哼!騙局!大騙局!我居然會相信這玩意兒!真是腦子進水了!現在我連一點激情也沒了,隨之補空的便是那一大連串的哈嚏!算了!早點睡吧!明天還有好多事兒要干呢!我懶懶的站起身來,沖桌上的蠟燭用力一吹,“噗”!……

  一縷白煙延著熄滅的蠟線輕輕的蒸騰起來,就像是我那被嚇壞了的靈魂“倏”的飛出了身外,飄散在空氣之中!隨著它的上升,一滴冰冷的水順著我的臉頰滑落下去,徑直墜向地面,那種無根的感覺就像我懸空的心!

  蠟燭熄滅了,這一點騰起得清煙可以給我作證。可是在這間理論上講應該什麼也看不見的房子裡我還能清清楚楚,真真切切地將這一切盡收眼底,可真是把我給嚇壞了!此刻我見到了物理定律的崩潰,影子不再忠於他的主人!因為在我這邊,蠟燭的余溫就要散盡的時候,它鏡子裡的同伴依舊鬼火般的跳動著!

心跳在我回過神兒來之前已經自覺地加大了它的頻率,呼吸也隨之變得異常的急促。下意識的我抹了一把臉上冷汗,然而我的手卻像被雷擊了一般,趔在半空中,再也動彈不得!反射定律又一次遭到了重創,剛才那個忠誠的鏡子奴隸學會了反抗,他冷冷的站在那兒,看著我高舉的手,一動不動!

  鎮定,放松,這不就是你想見到的嗎?我一遍又一遍的這樣告訴自己。沒錯,鎮靜是唯一的選擇,因為游戲才剛剛開始!

  漸漸的我終於恢復了平靜,猛然間我才發覺不曉得是什麼時候那鏡子裡的燭火竟變成了令人毛骨悚然的藍色,讓人看著從心裡感到發觸!隨著它詭異的抖動,鏡子裡的我也變得像一具凍了許久的死屍,臉藍窪窪得那麼可怕!我有點不知所措,畢竟這樣的經歷這輩子還是頭一回。可那個嚇著我的家伙卻平靜得出奇,他就那麼得看著我正如我就那麼得看著他。突然,他笑了!

  我沒有笑,恐怕也笑不出來。現在該是我和他交流的時候了,我清了清嗓子:“你好!”我先開口,他點點頭。那一瞬間我覺得自己頭發全都立了起來,於是我慌亂的往頭上抓了一把。
 “你……你是誰?”我聽到自己的聲音在發抖!

“我就是你,只不過不是同一個你罷了。”

  他的聲音聽起來不像是從嘴裡發出來的,倒像是從我身後傳來的!我下意識的用眼角的余光向後瞄了瞄,可卻沒不敢回頭。我不知道在下是不是世界上第一個和鏡子裡的自己對話的人,但老實講,想到這裡我不禁熱血沸騰!

  “不同的我?你是指我們看起來很象,但卻一個是人,一個是鬼嗎?!”我放大膽子,小心翼翼的觸碰了“鬼”這個字眼。他又是一笑,青色的鬼火中他的笑讓我從寒毛孔裡往出冒涼氣,剛才的熱血一下子涼了九成,感覺極為不舒服!

  “那你說咱倆誰是人?誰又是鬼呢?”他的眼睛裡閃耀著神秘的磷光,冥冥中我感到有一股無形的力量正試圖將我拉向一個無底深淵。我緊緊地盯著他的眼睛,原因是出於恐懼,而目的則是為了隨時掌握他的動向。

  窗外的風更加肆虐了,我親眼見到它的放縱,似乎就連鏡子中的鬼火也因懼怕它而開始顫抖!我的心則隨著火光做著不規則的共振。

“你在想什麼?”他問。我沒有回答,也不能回答。

  “聽說你能預測未來,還能占卜吉凶。”我反問道。

  他又笑了,一邊的嘴角向上翹著,眼睛裡依舊閃動著靈異的光:“你想知道什麼?”

  “我想知道我碰上你究竟是吉是凶?還有我該怎麼做才能把你送走?”原來我竟是如此的害怕!

  他再次笑了:“你遇到我就有了其他人都不曾有過的經歷,是福是禍你可以自己衡量。至於怎麼才能把我趕走……”說著他突然一轉頭,我本能的向後一閃,呼吸隨之驟然停止!只見他沖那鬼火輕輕一吹,“噗!”它滅了。而與此同時我這邊的蠟燭竟靈光一閃,“噗!”……

  “人——”他靜靜地說道,“——有人氣。人氣屬陽,用陽氣點燃的火叫人火,火光是紅色的;鬼不用呼吸,但是鬼周圍有鬼氣,也就是人們常說得陰氣。用陰氣點燃的火就叫鬼火,是藍色的。”

  他像是在給我講課,語氣平緩,條理清晰。而這段話在我的耳朵裡就像被放大了幾萬倍,振聾發聩!似乎要把我的靈魂從肉體裡振出去一樣!我直勾勾的盯著眼前的一切,腦子裡卻是一片空白!不,不完全是空白。還有那支燭火,藍色的……

可以用毫不猶疑來形容接下來我的一系列動作,因為極度驚嚇中的我根本沒時間猶豫!

  “噗!”我吹滅了那可怕的靈火。

  “噗!”鏡子裡的蠟燭幾乎在同一時刻亮起,他,微微一笑!

  “啊!”伴著他的笑我竟失聲驚叫起來,那火!……那火!……那是我見過得最最恐怖的火!之前他那邊的熒熒鬼火和之後我這邊的藍色靈焰與現在鏡子中的火光相比,只能去解釋什麼叫做“小巫見大巫”!此刻的我感受到的是一種有形的恐懼,它就在我身邊,而且無處不在!我的身體就像是被陣陣陰風穿透了一般,每一根毛發都豎了起來,每一個毛孔都用力的張開!涼氣暢通無阻的侵襲了我的靈魂,使我無法在保持個體的獨立性!換句話說我好像已經不是我了!自從這個游戲開始以來我還從沒有這麼的害怕過,因為我看到,我分明看到,他那邊的燭火,是紅色的……

  “看到了吧!”他依舊靜靜的,語氣平和的說,“現在我們兩個到底誰是真正的鬼呢?”

  “當然……當然是你!”我再一次聽到自己顫抖的聲音,但卻聽不到自己的心跳!

  “哼!”他冷冷地笑著,“你和我現在都處在陰陽兩界之間的通靈界上,最後哪一個去陰間哪一個回陽間還很難說呢!”

聽到這裡我忽然明白了一切。原來有些陰間的鬼他們並不甘心自己已經死去,於是就在陰陽間交界的通靈界上等待哪個無知的人的進入好與他們交換,使之還陽。而剛才他所作的一切正是和我交換了界位!也就是說此刻在我的身後就是死人才去的陰曹地府!

  我不能和他交換!因為我還不想死!現在唯一可挽回的辦法就只有讓我這邊的蠟燭從新亮起來,而且燭火還得是紅色的!就這樣我機械般的,但異常迅速的點燃了打火機,哦!還好!火苗是紅色的。接下來我要做的就是點火!然而就在這時,可怕的事情發生了!無數雙血紅血紅的眼睛出現在鏡子裡,如果反射定律還成立,那麼那些血靈正慢慢得向我逼近!從身後!我怔怔的盯著鏡子卻不敢回頭看,因為根據電影中的經驗,回頭往往是什麼也看不到的,可是頭再轉回來看到的是什麼就不好說了。

  突然我意識到我還在傻愣著,天哪!我在干嗎?當務之急是點亮那盞該死的蠟燭!於是我再顧不上會有什麼更可怕的事情發生,只是舉著打火機直奔蠟線!

  可是,我的上帝!蠟燭哪去了?

我像是被速凍了一樣趔在那裡,頭發一根根的豎了起來。不知是什麼時候我已經開了座位。我拼命急促的呼吸,好確信自己還活著!半空中那一雙雙鮮紅色的眼睛游弋在鏡子的兩側,好像那已不再是一面鏡子,而是一道門,一道通往地獄的門!他們在門兩邊兒上穿梭著,我分明聽到他們的陰笑聲,那是死神的召喚!他們晃呀晃呀,由幾個點晃成許多條線;又由許多條線晃成無數個圈;接下來那些圈變成了一個巨大的血紅色漩渦直向我撲來!那漩渦轉的極快,我還未來得及思考,就已經被吞卷進它的血盆大口裡面!我只覺得自己在飛快的旋轉,身體像要被扭斷了似的,透不過氣來,想叫卻又叫不出聲!就這樣我墮入了無底深淵……

  當我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躺在床上。朦胧中有一個身影正向我靠近,可是是誰我卻看不清。我想坐起來,可不知道為什麼渾身一點力氣也沒有,就感覺自己重的像死屍一樣!

  “你醒了!”一個親切的聲音使我頓時覺得渾身輕松了許多。

  “天使!是你嗎?”

  “還會有誰?”伴隨著柔柔的語調,我感覺到一抹來自天堂的微笑和一只溫暖的小手在我的額頭上輕輕的撫過,“嗯!燒退了!”

  那是我的女友。從我們第一次見面,她的美麗純潔和善良就讓我覺得她似乎不是凡人,於是後來我一直都叫她天使。

  “我怎麼了?”突然間我記起了昨晚發生的事情,就急切的問道。

  “還說呢!”天使向我崛起了嘴,語氣中卻帶著無限的溫情和憐惜,“早晨我一進門就看見你癱在地上,腦袋燙的像個熱得快!”她努著嘴,眼睛看著天花板,很努力的卻想到了這麼個搞笑的比喻出來。“噗哧!”我禁不住笑了,“哦!於是你就把插銷給拔了,還把我泡進了冷水裡。”說著我指了指自己頭上的毛巾。“嘻嘻!……”她也笑了。

  “幾點了?”我輕輕欠了欠身問道。

  “快十二點了。你整整睡了一上午,要不是外面下大雨我一定把你扯到醫院去!”

  “外面在下雨?”

  “是呀!你沒看天陰的跟半夜似的——你最近一定是胖了,死沉死沉的!抱你上床差點沒把我累死!還好桌上有個蘋果,抬完你我及時補充了一下……”

  “什麼!?”我腦子裡嗡的一聲,一轱辘身爬了起來,“你……你把它給吃了!?”我本能的一把將她摟進懷裡,也顧不上什麼男女有別,邊在她的身上胡亂的摸著,邊驚慌失措的問道:“你還好吧?有沒有哪裡不舒服呀?……”她被我這一連串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呆了,急忙從我懷裡掙脫,又把我從新摁回到床上,急急得說:“快躺下,當心著涼!”我抓著她問道:“你真把它吃了?”“嗯,吃了。”天使點點頭:“怎麼?不能吃嗎?”我長長的歎了口氣,滿腦子狐疑的應付著:“不……不是,只是那是好幾天前的了,怕你吃壞了肚子。”

  “討厭!就想找機會占人家便宜!”女友腼腆的地下了頭,嘴角掛著一絲害羞,臉頰微微泛出紅暈。可我卻無心跟她打情罵笑,因為我實在不知道那個蘋果到底能不能吃。

  沉默了許久,她微微的欠起身:“你睡著吧,我去給你弄點吃得來。你早上就沒吃東西。”我輕輕的點了點頭,她送了我一個天使般的微笑,出去了。

  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回想著昨天晚上,總覺得這事兒不可能這麼簡單就結束了,似乎更可怕的還沒有真正到來呢。

  天陰得讓人難受,我老是有種再見不到陽光的感覺,又過了一陣我決定起床。經過天使一上午的精心護理,我的精神已經好多了。坐在床頭我覺得嘴裡很難受,臉上也膩膩的。難怪,早上我連臉也沒洗牙也沒刷。於是我穿好鞋走出房間。一邊走我一邊低著頭胡思亂想,在進入客廳的一刹那,一道亮光從我的視野中閃過,同時我也停下了腳步。

  是那面鏡子。它就在我身後!

  我知道自己該好好想想,等做好了可以面對一切的心理准備再去看那面鏡子。可我卻沒有,或許是因為平時習慣了不經過大腦就去看它的緣故。總之,一念之差我已經站到鏡子對面了。而此刻我連後悔的時間都沒了,大腦中所有的神經元都集中到了鏡子裡。我早說過,這事兒沒完!

  其實出現在鏡子中的都是些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東西,一個陰霾的天;幾扇冰冷的窗戶;幾面慘白的牆;和棺材一邊兒大的沙發;還有比骨灰盒大幾圈的電視機。而且也沒有什麼可怕的妖怪;沒有了昨晚那支有閃著鬼火的蠟燭;沒有了那個赤身裸體的蘋果;沒有了那一雙雙魅影般游動著的血色瞳仁;就連那個正怔怔盯著它看得我,也沒有了……

  天哪!我……哪兒去了?!……

  從視覺角度來講我在向鏡子靠近,但從生理學上講我感覺不到自己雙腳的運動,似乎我是飄著過去的。

  飄!?我驟然想起電影中鬼魂隨風飄蕩的一幕,霎時一個寒顫抖徹全身,莫非?……我咽了口涼氣。為了證明自己還活著我伸出手去觸碰那面該死的鏡子……

  涼涼的;硬硬的。那是玻璃的感覺。可那份涼意卻像一只有毒的觸角,在我觸到它的一瞬間就以被它死死的纏住了!我有種被浸泡在冰冷的北冰洋底的感覺,靈魂被巨大的壓力緊緊的束縛住;骨頭被無數把尖刀剜著。我知道自己在努力呼吸,可卻感覺不到空氣!是它凝固了?還是我已經死了?

  我再也無法忍受這樣的感覺,無論是何種原因,我都沒有心思去考慮!只知道自己出於本能飛也似的逃離了鏡子!當我再次清醒過來的時候,我的眼睛正對著洗臉池,臉上涼涼的往下滴著水。看著嘩嘩的流水從我的指尖掠過,我的全身又一次和著這冰冷的感覺凍結了。因為我知道在我的正上方又有一面鏡子,只要我抬起頭就能看見它。可是此刻的我怎還會有勇氣去面對任何一面鏡子呢?

  天哪!聽到自己的抽噎聲,我才發現自己已經被嚇哭了!我在心中默默的禱告這一切只是一場惡夢!

  水依舊嘩嘩的流著。我咬著牙鼓起最後一分勇氣,顫抖著!哭泣著!緩緩得抬起頭……

  鏡子中出現一張臉,他的表情極為痛苦,可我的心情卻好了許多。

  上帝呀!我還在!

  慢慢的,我又恢復了理智,抹了一把臉上的淚水,不知道為什麼我竟然笑了!剛才一定是自己睡蒙了,才會出現那樣的幻覺。真不該做那個游戲,把自己搞成這樣,何苦呢?關上水龍頭我開始刷牙,下意識的我用了很大的勁兒,可能是想把一切污垢都刷掉吧!我含著最後一口水在嘴裡來回咕嘟,這是我的一個小習慣,總喜歡對著鏡子把這最後一口水一點一點的擠出去。像這樣:“呲!”

  一抹紅從我的嘴角湧出!

  牙出血了?這是我的第一想法,可隨即我便意識到情況並沒有這麼簡單,因為那紅又黑又濃。又一抹紅湧出,接著我將剩下的所有水一口全吐到手心裡,攏住目光仔細的看。是水!清汪汪的一口水!然而再看鏡子時就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兒了!鏡中的我瞪大了眼睛,嘴唇,牙齒,舌頭還有裡面全都是鮮紅鮮紅的血!而手裡捧著的竟然是一顆正在跳動的心!……

我被嚇傻了,條件反射般的將那顆紅紅的活血囊抖手扔了出去。

  “啪!——”隨著這一聲,我驚叫了起來!它爆了!霎時間雪白的牆壁和銀色的洗臉池一片血紅,鏡面上如潑出去的顏料,一大片順著往下滑,然後減速,分裂成若干小股。可那不是顏料,而是鮮血!

  看著鏡子中自己身上迸濺的血滴,我感覺像是剛剛用斧頭砍斷了誰的頸動脈!我要瘋了,天哪!我伸出手一把揪開水龍頭,用涼水大捧大捧往牆上,鏡子上和所有有血的地方上潑!接著又大把大把的拼命往自己的臉上拍。可幾把拍下去我就覺得不對勁,水怎麼是粘粘的?!睜開眼,我徹底崩潰了!那哪裡是水呀?從龍頭裡噴湧而出的分明就是那又濃又黑的血嘛!!!再看鏡子,我站在裡面。手上,臉上還有身上都已經膩上了厚厚的一層濃血。我發瘋的從衛生間裡跌出來,直撞到客廳,可卻再一次像被閃電擊中一般被趔在那裡。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衛生間裡,水管依然嘩嘩得響著。那面大鏡子,就是我昨晚用來通靈的那面鏡子!我就站在裡面,渾身濕得像是剛從水裡撈上來一樣。

  “媽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我咆哮起來,拳頭猛砸著鏡面。鏡中的我也一樣發瘋的吼著,不過他只張張嘴,並不出聲。我靠在鏡子上,看見眼淚順著我扭曲的臉大股大股的滑落,這一刻,我真想死了算了!我痛苦的問他:“你到底把我怎麼了?”然而鏡子依舊忠實地把我的問題有反射給了我自己。

  “砰!砰!砰!”突然,一陣急切的敲門聲。我扭過頭,會是誰呢?我還沒來得及去想,鏡子裡的我已經先一步作出了反映,徑直走向大門!我吃驚的盯著這一切就這麼發生了。門被打開,我的天使瘋了一般的跑了進來。可是,她也在鏡子裡!

  看著我這邊空空的大門,我絕望的搖搖頭,雙腿一軟跪在了地上。感覺好暈!迷迷糊糊的我看到天使在鏡子裡一邊敲著鏡子一邊喊,可她在喊什麼卻聽不見。我懂了,界位!從昨晚起我就一直在通靈界,而且今後也出不去了。

  地上一片鮮紅。那是從衛生間流出來的血!很快我就淹沒在血海之中了,就這樣一點點沉下去,永遠的沉下去!…………


  這是很多年前的事了,這些年我總是喜歡回憶,回憶從前的美好日子;回憶我的天使;回憶那個可怕的夜晚。時間似乎真的可以沖淡一切,起初那一夜就像是一場還沒有醒的噩夢,折磨了我許多年。而現在的我已近乎麻木了,只是終日坐在這裡等待。但是我並沒有失去希望,因為我相信只要我不放棄,總會有一天等到夢醒。

  “噗!”一道微弱的亮光劃破了眼前的黑暗,它幽靈般的跳動著,一閃一閃游到鏡子前,借著那點靈異的光亮我看到一個人正直直的盯著我,他驚訝的表情就和當初我見到鏡子裡的鬼魂時一模一樣。於是我笑了………
逢甲住宿推薦逢甲住宿台中旅店逢甲日租台中住宿台中逢甲民宿台中民宿台中一中住宿台中便宜住宿台中青年旅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