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橋上的哭聲

jnny66 發表於: 2016-4-26 11:53 來源: ADJ網路控股集團


 晚上七點多的時候,辛笛才騎車離開了公司。天色已經黑了,而且又下起了小雨。下雨其實倒也不打緊,辛笛是喜歡雨天的,他父母給他起了這個詩人的名字,所以他也有幾分詩人的情調。騎著車,打著傘,一個人在雨裏走也是不賴的嘛,沒準兒還會有戴望舒老先生那樣的奇遇呢,只不過這是在夜裏有點不合宜。   辛笛並不喜歡樓房,所以一直住在郊區的村子裏。從公司到家裏要走五裏多的路,而且中間需要經過一座橋。那橋是文革前時建起的發電站,橋上還有幾間的破房子,已經多少年都沒人管理了,而且門窗也沒有了,屋頂也塌了下來,活象個木乃伊樣的躺在那兒。而過橋的時候,辛笛聽見了一陣女人的哭聲,不由得心裏有些緊張。這種天氣是誰在這裏哭?真是想什麼來什麼。橋上有一個白色的影子在動,"誰?"辛笛開始感到害怕了,沒有回答,只有哭聲,而且哭聲是越來越大,越來的越悲慘,辛笛不敢再往前走了。這時剛好有閃電閃過,所以辛笛看清了,的確是一個女人,穿著一身的白衣,卻沒有打傘,在橋上邊走邊哭。辛笛稍稍放下緊繃著的心,推著自行車走了過去。“姑娘,大晚上的在這裏哭什麼啊?”一邊問,心裏卻暗暗感到好笑,都什麼年月了,頂多也就是被男朋友甩了,至於這樣嗎?而那女子仍沒有回答,當辛笛已走到她的身邊,把自己的傘往她那邊移了移。借著閃電的光,辛笛那看清了那是一個大約二十出頭的女子,梳著兩條大辮子,穿一身白色的連 晚上七點多的時候,辛笛才騎車離開了公司。天色已經黑了,而且又下起了小雨。下雨其實倒也不打緊,辛笛是喜歡雨天的,他父母給他起了這個詩人的名字,所以他也有幾分詩人的情調。騎著車,打著傘,一個人在雨裏走也是不賴的嘛,沒準兒還會有戴望舒老先生那樣的奇遇呢,只不過這是在夜裏有點不合宜。   辛笛並不喜歡樓房,所以一直住在郊區的村子裏。從公司到家裏要走五裏多的路,而且中間需要經過一座橋。那橋是文革前時建起的發電站,橋上還有幾間的破房子,已經多少年都沒人管理了,而且門窗也沒有了,屋頂也塌了下來,活象個木乃伊樣的躺在那兒。而過橋的時候,辛笛聽見了一陣女人的哭聲,不由得心裏有些緊張。這種天氣是誰在這裏哭?真是想什麼來什麼。橋上有一個白色的影子在動,"誰?"辛笛開始感到害怕了,沒有回答,只有哭聲,而且哭聲是越來越大,越來的越悲慘,辛笛不敢再往前走了。這時剛好有閃電閃過,所以辛笛看清了,的確是一個女人,穿著一身的白衣,卻沒有打傘,在橋上邊走邊哭。辛笛稍稍放下緊繃著的心,推著自行車走了過去。“姑娘,大晚上的在這裏哭什麼啊?”一邊問,心裏卻暗暗感到好笑,都什麼年月了,頂多也就是被男朋友甩了,至於這樣嗎?而那女子仍沒有回答,當辛笛已走到她的身邊,把自己的傘往她那邊移了移。借著閃電的光,辛笛那看清了那是一個大約二十出頭的女子,梳著兩條大辮子,穿一身白色的連衣裙。“謝謝。”那女子這才發現有人來。而辛笛也聞到一陣帶著寒氣的香味。   “這麼晚了,怎麼一個人走?”   “我素來一個人習慣了。”又一個閃電,讓辛笛看清楚那女子的臉,長得還算清秀,眼睛大大的,只是臉色太蒼白了。   “下這麼大雨,你又沒帶傘,要淋出病來的。”   “我最喜歡雨天。”   “喜歡雨天也不能給自己添病啊,你家在哪兒,我送你回去吧。”辛笛還是有那麼點兒俠骨柔腸的,特別是對這楚楚可憐的女子。   “我家?我家……我家就在這裏,不用送的。”   “在這裏?”辛笛想,這附近自己住的村子算是近得了,也有二裏多路啊。“別任性了,這麼晚不回家老人會擔心的。”   “沒騙你,我就住這裏,一直住在這裏。”那女子擡手指了指橋上的破房子衣裙。“謝謝。”那女子這才發現有人來。而辛笛也聞到一陣帶著寒氣的香味。   “這麼晚了,怎麼一個人走?”   “我素來一個人習慣了。”又一個閃電,讓辛笛看清楚那女子的臉,長得還算清秀,眼睛大大的,只是臉色太蒼白了。   “下這麼大雨,你又沒帶傘,要淋出病來的。”   “我最喜歡雨天。”   “喜歡雨天也不能給自己添病啊,你家在哪兒,我送你回去吧。”辛笛還是有那麼點兒俠骨柔腸的,特別是對這楚楚可憐的女子。   “我家?我家……我家就在這裏,不用送的。”   “在這裏?”辛笛想,這附近自己住的村子算是近得了,也有二裏多路啊。“別任性了,這麼晚不回家老人會擔心的。”   “沒騙你,我就住這裏,一直住在這裏。”那女子擡手指了指橋上的破房子.
 “啊,你、你是……”辛笛手裏的傘跌下來,自行車也脫了手,嚇得坐在地上。借著閃電的光卻看到那女子腳上穿著是一雙樣式很老的塑料涼鞋。   “是的,我是已死了很多年的人了?”那女子幽幽得說。辛笛坐在地上,想跑,可腿腳卻已不聽使喚。   “別害怕,我從不害人的。”那女子並沒有往前走的意思,只輕輕的用手撩了一下額前的劉海兒。辛笛仍坐在地上,沒敢出聲。   “你動不了的,剛才受了驚嚇,魂魄離了本元。一會兒就沒事的。”那女子說著,臉上露出淡淡的笑意。   “你真的不是活人?”辛笛還過神來,雖然害怕卻覺得事情有點離譜。他向來是不信這些神神鬼鬼的東西的。   “是的,我死了四十多年了。今天正是我的祭日,不過沒有人會祭奠我。”那女子恐怕是這四十年來沒說過話了,似乎也想找人說說話。她不再理會辛笛是不是害怕,自顧的說起來。   “落到今天這地步,我從不恨任何人。男生在感情上總是瞻前顧後的,我也沒理由要求他什麼。”女子話說的很平靜。辛笛輕輕的站起來,走到那女子身旁,他可能是暫時忘了自己在和誰說話吧。   “有些事別太認真了,自己會好過些。”   “那時代人們對這種事看的很重的。”女子嘆了口氣,接著往下說,“就是這橋建成不久,我23歲,在這橋的北邊搞勘測,就住在這房子裏。他是我們隊裏的機械師,妻子在農村,有一個兩歲的兒子。他待我不錯,下雨天,我出去淋雨,他就跟出來拿傘給我遮著,我推開他的傘,他又遮上,我又推開,推煩了我就沖他喊。隊友們都笑我神經,他不笑,只是默默的收起傘,隨著我走。我喜歡看書,他就想辦法幫我找那些不容易流傳的手抄本來看。有一次隊友們捉住了一只野兔,想燉了改善生活,我看那兔子怪可憐的主張放了,大家都不同意,我氣哭了,他居然跑到附近的村子裏弄來了一籃雞蛋,換下了那只兔子。後來我才知道,那雞蛋是他用手表換來的。”   “於是,你們就產生是感情是吧?”   “是的,感情。不過那時叫做奸情。”那女子說得還是那麼平靜,“我覺得他是世界上最能理解我的人,我不希罕什麼革命的愛情,只要有一個懂我的男人就夠了。我也不想拆散他的家庭,只要他能在我看見的距離之內就行。” 采集吃黃糧   “這種感情在那個時代……”憑自己從歷史書上獲得的那點知識,辛笛提出了疑問。   “是的,那個時代是不能容忍這種感情的。有一個周末,別人都回家了,我家遠就沒回去,他留下來陪我,給我做飯,為我生爐子。那天晚上,我就把自己給了他。第二天,他很恐慌,我倒是坦然。”   “那你何必選擇死呢?”   “事情終歸還是敗露了,有一回我們在一起的時候被提早回來的隊友撞見了。你不會明白,那年代這樣的事情有多很嚴重,我們光著身子被綁在電線桿子上,周圍的村民都來看熱鬧,他的妻子也來了,打了我幾個耳光,港產片向我吐吐沫。他只低著頭,一言不發。後來他就離開了隊,帶著妻兒去了新疆,我再也見不到他了,也不會再有人那麼理解我,何必再這樣無意義的活下去,我就給自己了一個結果。”   “那你……”辛笛還想問些什麼,那女子像是想起了什麼,打斷了他的話。   “謝謝你聽我說了這麼多,你已經能動了,回家吧,時間久了,我身上的陰氣會傷了你的。”說著,就像一陣輕煙樣的消散了。   那晚辛笛不知道怎麼回得家,半夜裏就開始發燒,重復的做著同一個夢,那女子拿著刀片帶著笑割向自己手腕,仔細看那女子又換成了自己的助理小麗。自己想上去阻攔,卻怎麼也走不到跟前。   天亮了,辛笛醒來,妻子正揣著熱騰騰的姜湯走進屋子,女兒就小手撫著他的額頭,眼睛紅紅的。他想起床,卻覺得頭很疼,只好打電話到公司請假。   “辛經理,還不來上班,人家都擔心死了。”電話那頭傳來甜甜的女聲,他慘然一笑,輕聲說“你還年輕呢,好好生活,珍惜自己。”
逢甲住宿推薦逢甲住宿台中旅店逢甲日租台中住宿台中逢甲民宿台中民宿台中一中住宿台中便宜住宿台中青年旅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