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鬼停車場

naoki232 發表於: 2016-5-10 08:27 來源: ADJ網路控股集團


鬼停車場

前言:每個人都有一種口頭的習慣。當碰到不好或不喜歡的事,

都會在前面加個“鬼”字。例如去了一個自己不喜歡的地方會稱“什

麼鬼地方”,聽到自己不愛聽的話會“講什麼鬼話”,當然不喜歡一

個人的模樣也會不客氣的批評“什麼鬼樣子”。所以“鬼”還真和我

們有密切的關系!以下的故事也一樣。

走進停車場,阿陳就覺得不是很對勁,可是,那裡不對,他又說

不上來──或許是夜太深了,他心裡想,又喝多了一點酒,所以才感

到有點異樣?

他的車停在三樓,那兒停車場又沒有電梯,還要走樓梯下去,他

心中在埋怨著,忽然又自己笑了起來!剛才在心中說了什麼?“鬼停

車場”!真好笑,鬼停車場,當然是對這沒有電梯設備的停車場表示

不滿之意,並不是這個停車場有鬼,也不是說這是一個鬼的停車場。

阿陳自己向自己解釋著,不禁感到一股寒意,拍了拍心口,又用力搖

頭,使自己清醒些。

樓梯很靜,那麼晚才來開車的人當然不會很,還是沒有人好,都

市裡治安不是很好,要是忽然樓梯轉角冒出一個人來,說不定還會嚇

一大跳!他正想著,樓梯轉角處,人影一閃,果然轉出一個人來,阿

陳自然而停了一停,那個從上面走下來的人,也停了一停。阿陳看了

看那人,那是一個臉上的化妝都走了樣的女人,年紀很輕,可是一臉

的風塵味,洗去了所有辭化妝品之後,她的臉可能很清秀,但這時,

看來卻給人恐布的感覺。

阿陳不知不覺詛作了一個不想看下去的神情他身形壯碩,為了怕

人家誤會他不是好人,所以他側了側身,讓那女人先走下去。那女人

的表情很古怪,可能是她太疲倦了,一點眼神都沒有,望著他的時候

,目光似是一片木然。而且,她為什麼雙手交抱在胸前,而且身子抖

了一抖,像是很冷的樣子?她怎麼會覺得冷?

阿陳不由自主吸了一口氣,這時,那女人已經急匆匆地走了下去

,阿陳看著她的背影,曲線玲瓏,十分動人,阿陳不禁暗自咽了一下

口水,一直等那女人轉過了樓梯角,看不見了,他才繼續向上走。

三層樓梯,說高不禍,說低不低,他也走得有點喘氣,上層停車

場的燈光,有點半明不暗,他覺得看出去,視線有點模糊,就揉了揉

眼。看出去,一排一排停著的汽車,都像是在緩慢地移動,車子全是

停著,當然不會動,一定是酒意湧上來了,他想,真糟糕,等一會還

要長途駕駛回家去,是不是可以支持下去?

他向前急沖了幾步,更覺得有點腳步不穩,所以伸手扶住了一輛

車子。那輛車子,車尾向外停著,他的手才按上去,清清楚楚感到車

子在動,他嚇了老大一跳,連忙縮手,張大了口想叫,可是又發不出

聲來。

停車場的燈光不變,車子裡面更暗,也看不真,他看進去,看到

車子裡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動,他喘了幾口氣,定了定神,又看到其中

一部份在動的物體,白皙動人,那是一條女人的大腿,嗯,大腿上有

男人的手在移動,嗯,他知道那是怎麼一回事了,於是大大地打了一

個酒呃,並且伸手,在行李蓋上,重重拍了一下。他一拍之後,就閃

身一旁,躲在另外一輛車的後面,向前看著。他看到車廂,本來纏成

一團的男女,分了開來,向外看著。

他們的臉,在車尾玻璃後面,阿陳可以清楚地看到他們的神婆男

的和女的年紀都很輕,看來車子也不是他們的,他們一定是偷進車子

去,在車子裡胡天胡地亂來。

阿陳感到了憤怒,他也是車主,車子也可能遭到這一類少男女的

破壞,他必要教訓一下這兩個年輕男女!他一想到這裡,昂然自車後

走了出來,在車廂中的那一雙男女,本來已經面有驚惶之色,一看到

他現身,更是驚駭莫名,那女孩子拼命把頭向男的懷裡鑽,可是那男

的,卻顯然不准備保護她,還用力把她向外推,一只手又准備開車門



阿陳的動作比較快,一個箭步,也奔到了車前,車門才被那男孩

子推開一點點,就被阿陳用力頂了回去,那是一輛兩門車,前面的兩

個座位,椅背都被放得最低,那一雙男女,就把它當作了大床,這時

,卻又被他堵在車裡,盯著衣服零落的年輕女人,阿陳有一股異樣的

快意,而且,他也看到了一個奇特之極的現象,車子裡的兩個人,拼

命在蜷縮他們的身體,縮成一了團,他以前從來也未曾想到過,人的

身體,竟然可以這樣……疊成一團的!

而且,他們的神情也驚恐莫名,女的還在用力搖頭,長頭發披了

下來,遮住了她半邊臉,看來有點恐怖。

阿陳心想,嚇得他們也夠了,就用力拉開車門,喝:“你們兩個

,出來”他呼喝著,直到這時,在車中的男女,才陡然叫了起來,叫

得那麼尖厲,那麼震耳欲聾,倒反而令阿陳後退了一步。

也就在叫聲震耳的那一霎詛那男孩子已經伸手,打開另一邊車門

,和女孩一起滾出了車,他們在滾出去之後,並不是立刻站起來,而

是在骯臟的、滿是油漬的地上,連爬帶滾了好一會,至少十來公尺,

才站了起來,一面尖叫,一面奔向前。阿陳想叫他們不必奔得那麼狼

狽,因為他看到,兩人都赤著腳,連鞋子都不知到什麼地方去了!

他看著那一雙男女沖下樓梯,還有尖叫聲傳上來,同時又聽到有

人在喝問:“你們干什麼?”

喝問聲很有威嚴,可是那一男一女,並沒有回答,喝問聲又響起

:“站住!”

另外有一個聲音道:“算了,我們想休息一會,吸支煙,何必惹

麻煩!”

阿陳心想,難道是兩個警察?在這樣的情形下,放那一男一女逃

走,那可有點不應該。他正在想,人影閃動,兩個人走了上來,果然

是兩個穿著制服的警察,口中都咬著香煙。一個還在回頭望:“剛才

那一男一女,看來不是什麼好東西,該查他們一查!”另一個笑:“

你是看到那妹妹仔衣衫不整,想乘機揩油吧?”

兩個人一起曖昧地笑了起來。阿陳“呸”地一聲,向地上吐了一

口口水,不去理會那兩個警察,去找自己的車子,可是走了一圈,仍

然沒見到他那輛二手跑車。

車子買回來時,已經有三年的車齡,他喜歡開快車,跑車的性能

也很好,他珍愛之極,明明是停在三樓的,怎麼會找不到?難道叫人

偷走了?他越找越是著急,連酒也醒了幾分,他的車子不見了!

他一抬頭,那兩個警察還在,正把手中的煙頭,擲向地上,用皮

鞋去踩熄它,阿陳喘著氣,奔到了他們的面前,大聲道:“我的車不

見了!”

剎那之間兩個警察都出驚訝莫名的神情來,而且自然而然,雙臂

交抱著,身子也震了一震,阿陳再大叫:“我車子不見了”兩個警察

像是感到更冷,轉身匆匆向樓梯走去,樓梯口又有人拿著電筒走了上

來,那是停車場的管理員,一看到兩個警察的神情就搖頭:“這停車

場不干淨,早些日子,一個姓陳的,喝了酒,在這裡拿了車,出了車

禍,他老回來,有時,會叫人感到陰風陣陣,遍體生寒,有時,也會

叫人看見他,一身是血!”

阿陳眨著眼,這是在說誰?而突然之間他想起為什麼一進停車場

就覺得不對勁了,他竟然沒有看到自己的影子。
逢甲住宿推薦逢甲住宿台中旅店逢甲日租台中住宿台中逢甲民宿台中民宿台中一中住宿台中便宜住宿台中青年旅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