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長篇 ] 一只小妖出墻來

kingdomoo 發表於: 2016-4-26 11:53 來源: ADJ網路控股集團


《一只小妖出墻來》【完結】其實是好幾個短篇組成的故事



一只小妖出墻來(原名:風妖)
作者:赤焰冷


  引

  上百年了吧,陳小妖不太記得了,反正這個廟蓋好前她就在這裏,當時她還是剛有肉身的小孩子,經常抓山林裏的小獸吃,後來這裏就蓋了這座廟,聽說是用老和尚化緣得來的錢蓋的,所以老和尚成了這裏的第一代主持,經常會有人來燒香,留下好多好吃的供品就走了,所以之後她就專門吃供桌上的供品,不再捕山林裏的小獸了。
  師傅說妖是不能進廟的,會被廟裏的佛光打得神形俱滅,但她不知怎的一點事也沒有,和如來佛祖搶供品吃,一吃就是百年了,而且可能因此沾了佛氣,她的力量也增強了,長成了一個大姑娘,師傅說再過幾年就把她嫁給對面山上的虎精,她才不要,那虎精她見過一次,已是個老頭了啊。
  師傅說這事由不得她,但她想好了,如果那虎精來逼婚,她就躲進廟裏,反正其他妖不敢進來。
  今天是月圓夜,這裏的狼大哥又在對著月亮亂叫了,他說這叫抒發感情,可陳小妖覺得,這是修煉不夠,所以她幹脆躲進廟裏來,圖個清靜。
  廟裏好像來了客人呢,她隱在暗外往屋裏張望,先是看到這一任主持油光光的頭,然後才是他對面的人。
  是個好看的男人,穿著月白色的儒衣,發髻隨意系著,腰上還別著個葫蘆,他說話時一直在微笑,聲音也是輕聲細語,陳小妖幾百年裏也算見過不少人了(都是香客),還沒有見過這麽漂亮的男人。
  “噝!”
  呃,好像是她的口水下來了呢,她忙拿手擦掉。
  風畔下意識的擡頭看了眼那邊隱在暗處的墻角,似有什麽東西,他眉輕皺了下,不是人,卻也感覺不到妖氣,是什麽?
  “風施主在看什麽?”主持慈眉善目的笑問道。
  “哦,”風畔收回視線,“看到一只老鼠而已。”
  “老鼠?”主持跟著轉頭去看,隨即一笑,“是老鼠啊。”

  半神

  聽別的妖說,師傅其實是只貓妖,但她從沒見過師傅現原形。
  那男人說她是老鼠,如果真是這樣,那應該早就被師傅吃掉了吧。
  “小妖,你過來。”師傅今天有些神秘。
  “什麽事啊,師傅。”
  “你是不是在廟裏看到那個男人了?”
  “哪個男人?”
  “腰上別著個葫蘆的男人。”
  陳小妖想了想,是那個漂亮男人嗎?師傅打聽他幹嘛,難道想抓來做丈夫嗎?以前師傅的一個好姐妹就喜歡引誘漂亮的凡間男人,玩了幾天就把他們吃掉。
  “到底看到沒?”師傅看他不說話,推推她。
  “有是有啊,可師傅問他幹什麽?”她不太情願的承認。
  師傅眼中立即閃過一抹妖光,欣喜道:“他果然出現了。”
  “他是誰啊?”陳小妖有點莫名。
  “他是個‘半神’,聽說吃了他的肉可以得到至少五千年的道行,”師傅已經在流口水了,“還有他身上別的那只葫蘆聽說已經存了五百只妖的妖力,如果既吃他的肉又能得到葫蘆裏的妖力,我就能修成正果了。”
  “五百只妖啊?”那師傅會不會是第五百零一只?陳小妖可沒有師傅那麽樂觀。
  “小妖,你幫師傅好不好?等師傅修成了成果,師傅帶你一起上天。”
  “這個……”她不想成為第五百零二只啊。
  “啊!師傅白疼你了。”師傅又故伎從施,那個“啊”字聽上去就像貓叫。
  陳小妖捂住耳朵。
  “啊……!”
  “好吧,好吧。”陳小妖投降。
  ******************************
  陳小妖其實不那麽愛穿這麽露的衣服,但師傅說男人們都愛,就算對方是半神,只要是男人也會被她的美色引誘。
  美色引誘?師傅為什麽不自己引誘?
  她再次拉了拉快看到□的衣服前襟,唉,雖然她是妖,但也是一只清純的小妖,師傅也不能這樣糟蹋她啊。
  廟中的西廂房燈還亮著,那個半神還沒睡吧?
  她現了形,就著清涼的衣服進了廂房。
  他似乎睡著了,應該是看桌上的佛經時睡著的,那個葫蘆還別在他的腰間,就這麽靠上桌案上。
  油燈上的火苗閃啊閃的,她看著男人清俊的臉。
  真是個漂亮的男人,她的口水又下來了。
  伸手想去摸他的臉,男人輕輕的哼了哼,別過臉去。
  誒?沒碰到?
  她不死心的想繞過身去再摸,眼角卻瞥見了桌上的一盤桂花糕,雪白的桂花糕散發著甜香,她的目光馬上被膠住了,去他的漂亮男人,去他半神,她直接沖著那盤桂花糕去了。
  塞了塊進嘴裏。
  唔……好甜。
  她又塞了一塊,空出的手也抓起一塊。
  似乎有什麽不對勁,她邊吃邊想,然後肚子痛起來。
  越來越痛。
  怎麽回事?
  她不情願的放下桂花糕捂住肚子,難道吃錯東西了?可她是妖啊,凡人才會肚子痛。
  陣陣冷汗冒出來,她蹲在地上,然後看到那半神的腳動了,她擡起頭。
  男人已醒了,正看著她。
  “小妖兒,膽子好大啊。”他笑著道,伸手一點那盤桂花糕,那幾塊吃剩的桂花糕成了張張紙片,是符紙。
  她覺得肚子更痛,卻沒有叫出聲,眼睛瞪著他,看他慢慢的拿下腰間的葫蘆。
  原來她才是第五百零一個妖啊。
  男人拔開葫蘆的蓋子,放在桌上,然後開始念咒。
  陳小妖覺得身體如被撕裂般的痛,她咬住唇沒有叫,只是瞪著他。
  那男人“咦”了一聲,忽然停下來,復又蓋上那葫蘆的蓋子。
  那撕裂般的痛隨即消失。
  他看著她的眼,很仔細地。
  “你可傷過人?”他問。
  “沒有。”雖然不明所以,她答。
  “你為什麽能進這廟來?”
  “我也不知道。”這是實話。
  “把手伸過來。”
  她把手伸過去。
  男人柔軟的指抓住他的臂腕,把脈一樣。
  “原來如此。”好一會兒,他點點頭,松開她,“你叫什麽?”
  “陳小妖。”雖然他讓她很痛,但她還是很老實的答。
  “陳小妖?”他笑,忽然伸出兩指放在唇間輕輕的念。
  又來,陳小妖捂住耳朵,然而哪裏擋得住那煩人的聲音。
  不過一會兒的功夫。
  男人停下念咒,看著蹲在地上的一只粉色小豬,輕輕抱起來。
  “小妖,以後就跟著我吧,我和你該有一段緣。”他邊笑,邊把原本套在自己腕間的七色石取下,套在小豬的頸間。
  小豬的鼻子在他掌間拱了幾下,他一笑,將她放下。
逢甲住宿推薦逢甲住宿台中旅店逢甲日租台中住宿台中逢甲民宿台中民宿台中一中住宿台中便宜住宿台中青年旅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