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獨居老婆婆的死亡通知

simon81620 發表於: 2016-8-25 08:33 來源: ADJ網路控股集團


老孫是一家食品店的外務員,平常有配備公司給的呼叫器,讓他可以跟公司隨時保持聯絡。但是,這個呼叫器卻給了他一個極端恐怖的經驗。

有一天晚上,老孫下工了,騎著機車要到永和的家,在路上,他的呼叫器卻一直響著,他低頭看了一下,總是有一個陌生的號碼在呼喚他!這個號碼已經叫了他好幾次了。他試著按照號碼打過去,但是都沒人接。

奇怪!除了女友、家人、公司和一些老朋友外,有誰會知道他的呼叫器號碼呢?
可是這些號碼都不是他們的啊!他實在覺得不勝其擾,只好把呼叫器關掉,不去它管。

隔天到公司上班時,一打開呼叫器,那個號碼又開始叫他了!雖然心裡很氣,但上班時間又不能不開,只好任它一天響個好幾百次,他也只得按掉幾百次,卻也沒有什麼辦法。

晚上,他打電話給所有知道他呼叫器的人,請他們不要惡作劇,他們都以很無辜的口氣說他冤枉他們。接著,他又打電話問一位在電信局服務的朋友,問他是怎麼回事,他說有可能是別人撥錯了一個號碼,不小心撥到他的呼叫器。也不對,如果是這樣,他打電話過去,應該會有人接。他想了想也對,不然就是有人亂撥呼叫器,隨便打入一個電話號碼是有可能的。但他又質了,已經連續一個禮拜了,每天上百通呼叫,會有人這麼無聊嗎?如此一想,可能性也不大,如果要惡作劇,沒有必要一直找他!

最後,這位熱心的朋友答應要幫他問電信局的技師看看。每天,只要一開機,那個怪號碼就響個不停。天啊!實在很煩、很邪門呢!

又過了幾天,他在電信局的朋友打電話給他,叫他拿著呼叫器去電信局找他,他們有一個技師可以幫忙檢查。他到了電信局之後,技師將呼叫器拆了又裝,然後又用電腦試了幾遍,都沒問題。就在這個時候,那個怪電話號碼又打進來了。技師一查電腦,也確定是一般正常呼叫沒錯,電腦裡的記錄也是如此。他請技師查一下是從什麼地方撥進來的。老孫當場撥了這通怪號碼回去,響了幾百聲,都沒有人接。

他們三個人說不出話來,老孫想,電腦應該不會有問題,那麼,是什麼問題呢?

雖然這時候是大白天,而且現場有很多人辦公室,但他總覺得毛骨悚然,一陣冰涼的感覺流滿全身。三個人沉默了很久,也沉思了很久,後來技師索性查一下這個怪號碼的地址。查出來是八德路四段的一個巷子裡的公寓五樓。老孫看了看這個地址,一時之間只覺得很眼熟,但又想不起來他什麼時候去過這個地方。

這位電信局的朋友就建議他最好親自跑一趟,也許能找出線路上的原因。於是他們兩個人騎著機車,很快飆到那個地址。

老孫走進巷子一看,一棟老舊髒兮兮的公寓立在他的眼前。對了,他好像來過這裡,送過一個生日蛋糕。循著門牌號碼找過去,到了五樓一戶人家,他才全部想起來,是有過一個老太太,自己訂了一個生日蛋糕,這個老太太可能是獨居老人,沒有人陪,才會自己訂蛋糕過生日。

老孫看著這個佈滿蜘蛛網的木門,才一一想起,當時他送完蛋糕要走之前,老太太還多塞了一百元給他當小費。他於是拿了張公司名片給她,她感動的誇讚他人很好,下次過生日還要找他,於是他就留下他的呼叫器給她。這個老太婆大概有七、八十歲了,話也講不清楚,步伐蹣跚,被拘僂得厲害。

他和電信局的朋友在門外,按了半個多小時的電鈴,始終沒有人回應。在這個漆黑髒亂的樓梯間裡,他的心跳的更厲害了,心裡有個不祥的預感:該不會真的出事了吧?!

這時,一個婦人從樓上不疾不徐的走下來,他就上前問,這戶人家有沒有出來過。婦人說。裡面只住了一位李婆婆,她沒有親人,丈夫也死了好幾年,不過,已經好久沒看到她出現了。照理說,她也沒有地方去,應該還在裡面吧!

他心想,事情可能不妙了,一個老太太死在房裡也沒有人知道的,於是就請婦人馬上去報警。

警察帶了鎖匠,好不容易打開老太太的木門,門嘰嘰的開了,一股腐屍臭味隨即撲過來,老太太果然死在客廳的沙發上,臉上長滿黑色的屍斑,三、五之繞著臉飛舞的蒼蠅,讓人感到噁心,老太婆懷裡還抱著電話,吃了一半的蛋糕放在茶几上。

老孫雖然已早有這樣的預感,但親眼看到這樣的情景,仍是不能接受,他想,這麼說來,真的是老太太打電話呼叫他的。當時嚇的不知怎麼辦才好。

那位電信局的朋友,也是臉色蒼白,但還是很鎮定的叫他雙手合十拜一拜,她會感激他的。不知怎麼的,他忽然有想哭的衝動,在心裡默唸「阿彌陀佛」,請她安息吧!老太太被市政府安葬後,他的呼叫器也就恢復正常了。這件事,除了他的電信局朋友和技師,他跟誰講,都沒有人相信。他想,老太太大概是死不瞑目,又沒有親友可聯絡,所以才透過呼叫器通知他,這件事讓他覺的恐怖,但也覺的傷心。
逢甲住宿推薦逢甲住宿台中旅店逢甲日租台中住宿台中逢甲民宿台中民宿台中一中住宿台中便宜住宿台中青年旅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