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標題: 陰陽眼,上天的恩賜還是懲罰?

jnny66 發表於: 2016-7-27 11:03 來源: ADJ網路控股集團


陰陽眼,上天的恩賜還是懲罰?

我今年32岁了,属羊的,出生在一个知青家庭,我祖籍是天津,但我是在大庆的小村庄成长的,听父母说我小时候体弱多病,经常发烧,那时住在老村的一个院子里,每次发烧都会说胡话,说我家墙角里站着个小孩看着我,叫父母哄他走.经常这样难免父母担心,我们就搬了家.后来我也就不会经常生病了.




    9岁那年我回到了天津,一直到现在,刚开始我没注意到不同的事情,一年一年的过去了,大概在上初中的时候我突然有一天意识到,为什么我长这么大都没给家里的先人扫过墓,每年我的家人们和其他叔伯兄弟们都去扫墓,惟独不带我去.我问过母亲,她只说那是上辈人的事你不用去,问我的姑妈,她也说不去好.当时我只是想象兄弟们一样吃些供品罢了,但每次他们回来时都会给我带回来,我也就渐渐淡忘了这件事..




    我是个独立性很强的人,所以我也不信鬼神之说.但是直到我24岁那年,也许是25岁,那时我买了辆出租车,能多挣点钱嘛.






    已经入秋的一天,我有些不舒服,发着低烧,为了多挣些钱,还是坚持这出车了,在我晚上就要收车的时候,大概23:00多吧.天气已经很凉了,路边站这一个白连衣裙的姑娘,拿了把黑色的雨伞,我想可能是哪里的小姐吧,穿的这么少,天冷她肯定会打车的,果然我靠过去她就上了车,但让我奇怪的是她始终没说过一句话,只是用手指要去哪边.到了郊外一个很荒凉的地方才抬手示意停车,递给我一枚硬币,我心里挺纳闷,我又不是公交车,就给我一块钱吗??翻过来看也是一块钱硬币呀,短短几秒钟我才发现那女人在我眼前消失了,我甚至没听见她下车,我抬头看了下四周,最近的民宅也在百米开外,那一瞬间,身体僵硬的连汗毛都立了起来,我只记得我扔了那个硬币拼命的开,都不知道怎么开车会的家.回家后就病倒了,我和母亲说了这件事,母亲埋怨我不听话,病了还出去.直到这样母亲才告诉我,我生病从来都是留在家里吃药,别说晚上出去,就是医院都不让我多去的原因.因为我的眼睛从小就不太一样,经常说一些让人莫名其妙的话,但家人怕我受不了,所以一直瞒着我,让我和正常人一样生活.




    我还是觉的这事情无法理解,就去问我姑妈.事情到了这份上,姑妈也只好承认了,我问她为什么这么认为,她才说出了两件叫我更惊奇的事情.一件事是,我小的时候,在家里翻出来了张发黄的老照片,看了一眼就告诉大人我找到爷爷的照片了,我拿给爷爷看去,就跑了出去,那时大人们吓傻了,疯了一样的把我抱回来.(我爷爷在我出生前就去世了,可想而知我是怎么认识他的,因为我能看见他).第二件就是,我奶奶死的那天,我说什么也不脱衣服睡觉,就要穿着衣服睡,半夜2点钟时自己下地把门打开了,开门时我老伯正要敲门告诉我们奶奶去世了.(我姑妈说我老太太死前我也是哭闹着要回家,奶奶才能见了老太太最后一面.




    那段时间,我真的很害怕,我不想相信这些是真的.特别在晚上我分不清我看见的是什么??后来慢慢的习惯了,也就没事了,可就是有时候会突然间起鸡皮疙瘩,冒冷汗.但也无大碍..




    后来,我卖掉了车,找了份稳定的工作,因为工作需要调到了济南,在那里有一个同事认识个道士有本事,因为是朋友,道士也经常去我单位玩,闲来无事经常给同事们算算命,破破事的,都说他很灵.我也心血来潮写了八字叫朋友拿去帮我看,可谁知道那道士打电话来了,说晚上叫我去他家有事情和我说.我天生也好奇心强就去了.想不到的是他竟然在家起坛做法事,说要代师收徒,以后和我师兄弟相称,要把他一身本领传授给我,并且说我是八字极阴,很容易引灵体找我,又同时是脚踩阴阳两界之人,天生的阴阳眼,万中无一的学法之人.日后法力必定在他之上,他告诉我为什么他给我的同事们都算过命,惟独从来没给我算过,因为他知道有一天我会自己来找他的.现在他已经准备好了法本和他所会的符咒,只等我来入门了.说实话,那一晚我真的不知所措了.最后还是决定我想做个普通人就好了,我请求他叫我不要再看见那些东西了,他想了很久还是帮我把眼睛封上了,他只说可惜了这双天生的阴阳眼,多少学法之人要经过多年的修行都未必修来,你却想废了它.他说他绝不会把阴阳眼摘掉,只暂时封起来.他会等我觉的缘分到了的时候再去找他,现在想起来觉的很对不起他一片苦心,因为我只想平平淡淡就好.




    后来,我打电话问我姑妈还有什么事情没告诉我,为什么道士说我脚踩阴阳两界,姑妈才告诉我,我是个早产儿,母亲怀我7个月时摔了一交,医生把我接生下来时我根本不哭,浑身青紫,是死的,医生只是放到边上就给我开了死亡证明.因为我是家里的长孙,奶奶说长孙死也要死在自己家,就把我揣到怀里带回家,竟然又活过来了.我真是听了自己都害怕了.






    现在我已经回到了天津,已经结婚有了家什,我只想过普通人的生活,可是那騙子经常不寒而栗的感觉还是伴随着我,我在肩膀上用朱砂纹上五毒辟邪,在背上纹上了鬼神般若.我希望我能永远远离那些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真的,做个普通人最好.




    看了我的经历,朋友们,我个人认为不要刻意的去招惹那个世界的朋友,切记,你看到它们的时候它们也看到了你.这到底是上天的恩赐还是惩罚?
逢甲住宿推薦逢甲住宿台中旅店逢甲日租台中住宿台中逢甲民宿台中民宿台中一中住宿台中便宜住宿台中青年旅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