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媽媽......記得幫我買鉛筆

tomjay936 發表於: 2016-5-10 08:27 來源: ADJ網路控股集團


從前我一直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鬼魂存在,直到發生了那件事之後,
我才突然意識到,這個世界上每天都在發生著陶多多千奇百怪的事情。
正所謂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因此這些事都發生在特定的人和特定的
情形之下,對於大多數善良的人來說,它們可能永遠只是一些故事。
引子

   6月24日,星期天,中午。我和林麗從家裡出來,慢慢地下樓梯,
在我身邊這個緊緊抱著我的左胳膊的女人並不是我的妻子,因為她有丈夫
--在遠洋貨輪上當大副。林麗是個好女人,心地善良,長相一般,只是
皮膚出奇的白皙,性格出奇的溫柔,這大概是她最吸引我的地方。在林麗
的丈夫出海的日子裡,她就成了我的專職情人,除了要避諱她7歲的女兒
妞妞,我們幾乎是肆無忌憚。今天是林麗的生日,我準備去外邊給她慶
祝,然後順便再給妞妞捎回點什麼吃的來。妞妞是一個非常可愛的女孩
子,平時和我相處的非常融洽。

  我們走出一樓的樓門,林麗還在愉快地和我說著一部令她感動的電視
劇的情節,這時我們同時聽到了妞妞的叫聲,聲音是從5樓林麗家的陽台
上發出來的,我們循聲抬頭望去,只見妞妞正從陽台上探出大半個身子。

  “媽媽,...給我...”距離太遠,妞妞的聲音有些時斷時續.

  “寶貝,你說什麼?”林麗返身往回走了兩步,抬頭向上喊道, 我看
到妞妞在陽台上的身影有向前探了探,把小手放在嘴前邊,急切地要說些
什麼. 接著,一件意想不到的事驟然發生了!

   妞妞的身體突然從陽台上翻落下來!接下來的情形就象一組慢鏡頭︰
她身上白色的小裙子象是蝴蝶展開的翅膀,載著妞妞瘦小的身體 --飄飄
的、悠悠地落下來...

  林麗發出一聲淒厲的尖叫,呆呆地站在那l裡.我的喉嚨頓時被巨大的
緊張和恐懼壓迫得無法呼吸,我努力地向前衝,想要接住妞妞,但是我突
然發現,自己象是被一種巨大的力量緊緊纏住,每跨一步都要耗盡全身的
力氣,一步...兩步...就在我跨出第三步的時候...

   咚!...沉悶的一聲, 妞妞的身體重重地摔在樓前的花池裡.  
我拖著軟軟的雙腿,跟在林麗後面連滾帶爬地撲到妞妞身邊,〞妞妞!妞
妞!〞林麗歇斯底裡的嚎叫一陣陣撕裂著這個周末中午寧靜的空氣,我看
見妞妞靜靜地仰面躺在草叢裡,沒有任何傷痕,暗紅色的血一絲絲地從眼
角、鼻孔和嘴角滲出來,她的臉色慘白慘白的,就像一張白紙.

   一、別忘了給我買鉛筆

   今天是妞妞死後的第14天,我躺在自己的床上,呆呆地望著天花
板。晚飯沒有吃,可是一點也不覺得餓。十幾天來,我的內心一直被一種
巨大的罪惡感籠罩著。它攪得我幾乎夜夜失眠!一閉眼腦海裡就是妞妞躺
在草地上的情景...看了看表,現在是晚上11點50分.我翻身下
床,走到門邊,透過門鏡向外張望著,林麗家就在對面,從出事以後,我
就再也沒有敲開過她家的門,幾天來我總是這樣徒勞地透過門鏡看著對面
那扇緊閉著的大門,試圖了解林麗究竟在幹什麼。

午夜時分,整個大樓死一般的寂靜,樓道內的燈已經熄滅,透過門鏡
望出去,是漆黑的一片,林麗家沒有一絲燈光。我失望地轉過身往臥室
走,然而就在我剛剛轉過身來時,我聽到一陣緩慢的、節奏奇怪的腳步
聲,在此時寂靜的大樓裡,這聲音顯得格外清晰

  “嗒嗒-嗒嗒-嗒嗒”腳步聲每響兩次就要停頓一下,越來越響,越
來越近,終於腳步聲消失了.突然,我的背後幽幽地傳來一陣哭聲︰嗚
嗚...媽媽,別忘了給我買鉛筆...

   居然是妞妞的聲音!我突然猛醒,原來妞妞當時爬上窗台,就是要提
醒我們別忘了給她買鉛筆!我的身體開始冒冷汗,背後一謠陰陰的風穿
胸而過,莫名的恐懼幾乎令我窒息.我努力地回過頭,發現聲音是從門外
傳來的。

  “嗚嗚...媽媽,別忘了給我買鉛筆...”

  妞妞往日清脆的童音,此刻變做一種緩緩的,仿佛擁有極強穿透力的
陰風,一陣陣地穿過大門繞遍我的全身,那聲音充滿了哀傷、怨毒、陰森
和詭異。我的心髒此刻象一面大鼓,咚咚地在體內作響,極度的恐懼讓我
渾身劇烈地顫抖。

  我鼓足勇氣把眼楮湊向門鏡,努力地睜開眼楮,我看見了一幅讓我今
生再也難以忘懷的畫面︰漆黑的沒有燈光的走廊裡,我居然清晰地看見了
妞妞的身影!--一個瘦小的穿白連衣裙的小姑娘,披散著頭發,面對著
林麗家的大門,僵硬地站在那兒,那裡曾經也是她的家。

  “嗚嗚...媽媽,別忘了給我買鉛筆...”

   驟然間,妞妞披散著亂發的頭顱猛地旋轉過來,面對著我!令我毛骨
悚然的是,她的身體居然沒有動!還是僵硬地背對著我,然而我已經看見
了她的臉!

  我在她的背後,但我卻不可思議地,清楚地、正面地看見了她的臉,
慘白慘白的臉,暗紅色的血一絲絲地從眼角、鼻孔和嘴角滲出來,帶著一
種陰森森的、惡狠狠的微笑。

  “嘿...嘿...嘿...叔叔...是你嗎?” 

  陰慘慘的聲音使我全身的毛發唰地炸然直立起來,刺骨的寒意讓我在
這個初夏的子夜時分突然感到手腳冰涼,我想大叫一聲,然而我拼命地張
開嘴卻發不出一點聲音,我努力地想離開門鏡或是閉上眼楮逃離開,可是
仿佛有一股巨大的力量死死地按住我的頭,扒開我的眼皮,那張詭異的、
恐怖的臉離我越來越近,我似乎已經感覺到了她的陰森森的氣息。

  我的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識...

  二、我的鉛筆在哪裡?

  我感覺自己墜入了一個無底深淵...我在拼命地徒勞地掙扎...
我看到了妞妞瘦小的身體 --飄飄的、悠悠地在我眼前落下... 我看到
她靜靜地仰面躺在草叢裡,眼角、鼻孔和嘴角滲出來的暗紅色的血.. 
我看到那張慘白慘白的小臉露出的陰慘慘的微笑...

   我掙扎著醒過來時,正午的太陽正曬在我的頭頂,我費了好大的勁才
使自己的眼楮適應了這強烈的日光.等我從急劇的喘息中平靜下來時,我
發現林麗站在我的床前她,看起來異常的憔悴和木然,這會兒,她正居高
臨下地以一種漠然的神情看著我.

   〞你發高燒了,你的同事來敲門...〞 她語無倫次地說.

   〞我睡了多長時間?〞 我有氣無力地問她.

   〞3天〞 她毫無表情地回答.

   沉默了酗,我終於吞吞吐吐地把那天夜裡發生的可怕怪事告訴了林
麗.在我心有余悸地講述過程中,林麗一直莫名其妙地背對著我,慢慢地
在擦我的那張破舊的書桌.

  〞我相信這一切都是我的幻覺,因為我發燒了〞,我試圖安慰她.

  〞不,不是幻覺,那天晚上,我也聽見了,看見了...〞 她喃喃
地念叨著,突然轉過身來,眼睛裡散發著奇異的光芒︰

  〞我的寶貝要我買鉛筆...寶貝...媽媽這就去給你買...〞
林麗慢慢的,挺直著身子,小心翼翼地,夢游般地向門外走去.

   接下來的幾天,我沒有再回自己的家,我遠遠地逃到城市的另一端,
借住在朋友的一間房子裡.幾天過去了,沒有任何事情發生.但我的內心
依然不能平靜,我開始酗酒,我覺得只有酒精才能使我的靈魂得以片刻的
寧靜.今天下班的路上,在買酒時,我竟鬼使神差地挑選了一把漂亮的鉛
筆!

  這會兒是子夜時分,我打開了一瓶二鍋頭酒,開始一杯接一杯地往喉
嚨裡邊倒,可是不知為什麼.直到這瓶56度的烈性酒全部進了我的肚
子,依然沒有感覺到有任何睡意.我無可奈何地走到窗前,拉開落滿塵土
的窗簾,推開窗戶向外望去,眼前的景物令我突然打了一個冷戰...,
對面居然是陵園!在死一般的寂靜和漆黑裡,我借助園中唯一一盞昏暗的
路燈,依稀地辨認出了小路對面這座漆黑的建築正是存放妞妞骨灰的靈
堂!妞妞的骨灰盒是我親手放到6層24號格子裡的...

  逃來逃去,我居然又和死去的妞妞做了鄰居!

   〞6層24號格子...〞我突然意識到了這串數字的含義,妞妞死
的那一天就是6月24日!難道這一切都是巧合?我的心猛地沉了下去,
我突然有了某種不祥的預感,我感到有某種危險正在悄悄地降臨.我又一
次渾身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我掙扎著轉過身,準備逃離這個陰森恐怖的
房子,然而這時,那個詭異的腳步聲再次在這棟空空的老樓裡響起來.

  “嗒嗒-嗒嗒-嗒嗒”腳步聲每響兩次就要停頓一下,那種怪異的節
奏和聲響象是從四面八方湧進耳鼓,“嗒嗒-嗒嗒-嗒嗒”聲音越來越
近,越來越響,終於腳步聲停在了我的門前,我渾身顫抖這癱軟在地下,
不停地禱告,希望那扇還算結實的防盜門能夠擋住那致命的恐懼.

  〞叔叔...你來了...我的鉛筆在哪裡?〞 那令人毛骨悚然的
童音再次幽幽地透過鐵門縈繞在整個房間裡.

  緊鎖的鐵門忽然悄無聲息地打開了,妞妞白色的瘦小身影在漆黑的夜
色裡閃著一層幽幽的綠色熒光,

  我絕望地抱頭跪在地下,不敢正視那張恐怖的臉

  〞來吧,叔叔,幫我把鉛筆送到對面〞 那聲音突然變的柔和天真,
我的心裡頓時湧起一股暖流.我不由自主站了起來,看見妞妞正向窗口飄
去,我抓起那把漂亮的鉛筆,跟在妞妞的後面,我毫不費力地穿過了窗
台,妞妞回頭對我一笑,那是一張白白的,充滿童真的,可愛的笑
臉...

  我也飄了起來,從我借住的5樓的窗口外向下飄去,初夏的風呼呼地
吹過耳邊,涼涼的,爽爽的...

            三、尾  聲

   第二天早晨,我被清潔工人叫醒。發覺自己睡在樓下的馬路上。抬頭
望去,看見自己借住的5樓的房間窗戶大開著。我的手裡抱著一個小相
框,裡面瓖著的是妞妞一家三口的全家福照。妞妞歪著頭調皮地靠在爸爸
媽媽中間,甜甜地笑著。這張照片一直礎b林麗家的客廳裡。我抬頭望著
對面的陵園,不由自主地走了進去。

  6層24號格子,妞妞現在就住在這裡。我看見,在她的身旁繕菑@
把五顏六色的漂亮的鉛筆。

  我把相框礎b妞妞身邊,然後默默地轉身,退了出來靈,堂裡靜靜
的,有些陰森,但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

  我給林麗留了一張字條,當天就離開了這座城市。

  每年的6月24日,我都要買一把漂亮的鉛筆,然後把它們堆成一
堆,點燃它,當它們灰飛煙滅時,我希望妞妞已經在另一個世界收到了
它。

作者的話︰
  本文中大部分情節是多年前我的一位朋友的親身經歷,女孩是從樓上
掉下來了,就為了一只鉛筆!女主人公每次談起孩子,她的表情都是那麼
奇怪,臉色蒼白,失神的雙眼空洞地凝視著你,讓人覺得無比的淒涼和毛
骨悚然...

  她好想完成孩子的最後心願,多少年來,她一直希望,能親自把鉛筆
交到孩子手上,但不論她在孩子的忌日燒多少鉛筆,每當夜幕降臨,妞妞
又會來到她的夢裡。向她要鉛筆。

我倒寧願相信這個世界有鬼魂靈異,這樣起碼可以讓死去的和活著的
有一個溝通的管道;讓活著的和死去的都得以安寧。
逢甲住宿推薦逢甲住宿台中旅店逢甲日租台中住宿台中逢甲民宿台中民宿台中一中住宿台中便宜住宿台中青年旅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