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祖屋

simon81620 發表於: 2016-8-25 08:33 來源: ADJ網路控股集團


夜幕下,兩個人影匆匆的在樹林裡穿梭著。

  「還有多久啊?都走了一個多小時了!」阿郎打著手電問舒羽。
  「還有一段路,你急什麼?」舒羽不耐煩的對阿郎說。

  阿郎馬上不吭聲了。
  又走了將近半個多小時,他們來到一塊平地。只見一間黑洞洞的舊宅在月光的投影下,顯的異常高大。

  「到了!把手電關了!」舒羽輕聲對阿郎說著。
  「幹嘛要關手電啊?那我們怎麼開門啊!」阿郎不解的問舒羽。

  舒羽搶過手電,把手電給關了,然後對阿郎低聲說:「要是給狗看見了,吵的全村人都出來,那就糟了!」
  兩人走到舊宅的門口,舒羽從袋裡掏出一把匕首,使勁的絞著舊宅大門上掛著的舊鎖。廢了好半天工夫終於把鎖也絞開了,舒羽輕輕的推開大門,和阿郎鑽了進去。

  一股很濃的灰塵味撲向兩人。

  「咳……咳!」阿郎嗆了起來,「好濃的灰啊!這破房子多少年沒有人進來了呀?」
  舒羽乾咳了幾聲把門關上,點燃了帶來的煤油燈,屋裡馬上亮了起來。

  剛才從外面看這屋子,就顯的破舊不堪,可是來到裡面一看,卻讓人大吃一驚!
  「舒羽,這是什麼地方啊!」阿郎心寒膽戰的說。

  舒羽也有點吃驚,只見屋裡的墻上到處都貼著黃符。
  「別管這些東西了,快把鏟子拿出來,我們搞快點!」舒羽語氣堅硬的對阿郎說著。

  阿郎從背上解下背包,在裡面拿出一把小鏟子,遞給舒羽。
  「我們去廚房,就在那裡!」舒羽拿著煤油燈和鏟子領著阿郎來到後面的廚房,兩人的腳步壓著地板發出陣陣的「嘎嘎」聲。
  舒羽將煤油燈遞給阿郎,自己拿起鏟子鍬起廚房的地板,拌著一聲木板的斷裂聲,地板被鍬開了。

  「阿郎,現在幾點了?」舒羽抬起頭問阿郎,可他注意到阿郎的臉色有點不對,「怎麼不說話啊?」
  阿郎指著被鍬開的地板,說不出話來。

  舒羽低頭一看,不禁自己也嚇了一跳。只見地板上的窟窿裡,儘是另人作惡的蟲子。
  舒羽從阿郎手中拿過煤油燈,咬著牙把煤油燈裡的煤油倒出些許澆在窟窿裡,接著劃開一根火柴,也丟了進去。轉眼間,裡面的蟲子被燒的直蹦直跳。

  「沒事了!阿郎幾點了?」舒羽鬆了一口氣問阿郎。
  「我的天啊!真不該和你過來,看這裡陰森可怖的樣子,我就怕寶貝沒有拿到卻把命給賠上了!」阿郎後悔不已的說著。
  「別廢話了,現在幾點了?」舒羽也有點不耐煩了,要不是缺錢用,他才不會來這麼邪門的地方呢!

  「你快點挖吧!都三點多了。」阿郎看了看手上的表說。
  舒羽用鏟子使勁的挖著,裡面有好多蟲子的屍體,發出陣陣的惡臭味。

  挖著,挖著,突然只聽見「砰」的一聲。舒羽停了下來,鏟子碰到了什麼硬東西。
  「是不是挖到了啊?」阿郎也聽見了,問道。

  「大概是吧!」舒羽低下頭往裡面看著,「把燈拿下來點,我看不見!」
  阿郎彎下身,照著裡面。

  「找到了!就是這個!」舒羽興奮的舉起從洞裡面拿出來的一個黑鐵盒子。
  「那我們回去吧!這裡好像有點不乾淨。」阿郎忌諱的說。

  舒羽看著黑盒子到手了,也就不在意別的了,對阿郎說:「先不說別的呀!我們打開看看!這可是我從小就聽村裡的老人說的,這舊宅裡的寶藏終於是我的了!哈哈哈哈!」

  阿郎看著狂笑中的舒羽,心裡有點不自然起來。

  「打開看看,還不知道裡面有什麼寶貝呢?」舒羽目不轉移的盯著黑盒子,右手拿著匕首,拔著黑盒子上的一把銅鎖。
  鎖掉了下來,舒羽激動的打開蓋子--

  只見一個黑盒子裡面放著一個面目猙獰的死人頭,隨著盒子的打開,那個頭顱跳了出來咬著舒羽的脖子,舒羽吃痛之下,手中的匕首狠狠的刺向頭顱。

  頭顱跳回盒子裡,匕首刺進了舒羽的心窩裡。

  「啊……」阿郎看著眼前的情形,衝出舊宅。

  第二天,阿郎帶著警察來到舊宅。在舊宅的門口圍滿了村民,而舒羽的屍體就放在舊宅的門口。阿郎擠進人群,赫然發現舒羽的屍體上少了頭顱。他又看了看大門,門上的鎖依然是那麼的陳舊……









逢甲住宿推薦逢甲住宿台中旅店逢甲日租台中住宿台中逢甲民宿台中民宿台中一中住宿台中便宜住宿台中青年旅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