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中篇] 蝦蠱

jnny66 發表於: 2016-4-26 11:53 來源: ADJ網路控股集團


大概在兩個多月以前,我在家里接到了一個電話,電話里是個女聲,自稱是什麼藏傳文化研究會的干事叫朱娟.我當時立即就想掛電話,(為什麼我后面會說)但她又及時地多了一句嘴,讓我不得不接著聽了下來.
她說:你別掛,你養的那個東西現在只怕已經蛻了兩次殼了,你再不處理,它就要害人了!

她說得沒錯,我的確是養了個不該養的東西.......

起因是這樣的.我家早先住高樓,一切都好.后來搬到了這個一樓,卻平白無故地鬧起蜈蚣來,經常爬得滿地都是.當時也是多事,正好在市集上揀了一只蝦回來,於是便養在罐子里用蜈蚣喂.喂著幾個月,也不知是蜈蚣產生了負作用還是什麼的,那蝦的樣子長得越來越怪,力氣也變得好大,但卻也有了靈性,和家里的人都很親近,而且還能驅蟲.由於其間有人出高價要買,所以覺得奇貨可居,再加上養久了也有了感情,也怕被別人弄走,所以也不願外人知道.
但養的畢竟是個怪東西(又是毒蟲喂出來的),心里多少有點惴惴不安,再加上人都好個顯擺,雖不可為外人道,但在網上胡侃一下還是可以的.於是我在靈異論壇上掛了個號叫"時間到了".
發了幾次有關怪蝦的貼子,網上也有了好多網友,大家幾乎異口同聲地說是個蠱.我卻總是將信將疑,總覺得要是這麼容易就能成蠱,那還了得?那天下還不蠱成災了?反正當時看來又沒害處,又能驅蟲,於是也沒管,只是這麼養活著.后來它又蛻了一次殼,變成個長蟲子似的在家里到處亂爬,倒也可愛.無奈網上的朋友們強烈要求看照片,我一來是真的不太情願將它曝光,二來也確實是拍照片的中途總是莫名其妙地出些岔子,所以到了最后也沒能弄出圖來.於是網上的兄弟們失去了耐性,開始破口大罵,有時罵得也很下作,我於是也沒了興致,干脆潛水了.
其后一個多月里,那蝦又蛻了一次殼,這次是真叫蛻殼了,白肉肉的身子全從殼里爬了出來,看著就像個大鱔魚,只是沒鰭沒腳,光溜溜的,也沒眼睛,但有兩個小鼻孔在嘴巴上面,還有兩根半尺來長的肉須子,擺來擺去的.(那時也曾在網上發了一個貼子說這事,但不知為什麼一轉眼就沉了.估計也沒人看.)這時的它食量已經比蛻殼前大了兩倍,幾乎是半個我的飯量,好在不挑嘴,剩飯就行.它消化得很快,每次喂食都眼看著它撐得像個氣球,但最多兩個小時就消化了,而且最怪的是幾乎沒見它拉過什麼屎尿(只是有一次看見地上一小團稀糊糊,估計那次實在是吃多了).它的白肉也越來越結實,記得它剛蛻殼時摸著是還是蠶一樣的軟肉(我都不敢多碰,怕捏破了),但只過了半個月左右就已緊得像根火腿腸了.我們全家都很高興,天天逗它玩.它也很喜歡跟人親熱,到了晚上還常會像蛇一樣爬到床上搶枕頭,像個娃娃似的,真的很有趣.

這一切本來都挺好的,但誰知麻煩接著來了......

我有個哥們,叫林炳南,是和我同班的.由於他名字的諧音是"淋病男",所以早期被簡稱為"花柳".但他死不認栽,為了這個綽號還打過兩架,所以后來又被勉強稱為標仔,即"中標"的仔.雖然他也知道標仔的含義,但無奈眾口一辭,連我也叫,所以只好認了,反正外人聽不出來.我一直以為他和我很鐵,所以他求我幫忙我從沒拒絕過.

他是個廣廣,(我發現只有廣廣喜歡叫什麼浩南,炳南什麼的.)在本地無親無戚,所以只好住在"狗欄"里(即校宿舍,因臟亂低矮,且層層有柵,所以又稱狗欄)

那種亂七八糟的地方,再配上他們那種陳年襪子當手絹的人物,再加上天熱,自然是蛇蟲鼠蟻橫行.
其實那次本來也不是他要求我,他只是抱怨每天晚上都會被蚊子抬出去過夜,天亮了才抬回來.
而我,偏偏又是個多嘴多事的人......
我說,這個不怕,我有個祕方,在我家是蠻靈的,但不知到你那兒管不管用.
標仔在"絕境"中看到了一線生機,當然不肯放過.
他當時的原話是:"不管有沒有用,先拿出來讓我頂一陣子!"
第二天,我把"怪怪"(就是那不像蝦的蝦)壇子里的黑泥水倒了一小瓶,故作"珍重"地交給了標仔,告訴他開了蓋子放在床下就好了,但不要聲張,也不要弄洒了.(現在想起來真是欲哭無淚,如果當時我知道這點東西能捅出那種婁子來,打死我也不會借的,連說都不會說.)

第三天,我被標仔和他的那幾個室友封為了偶像.

據他們說,那瓶"聖水"打開后不到十分鐘,他們的"鎮室之寶"(一只象棋般大的肥蜘蛛)就從天花板上栽了下來,那一晚上別說蚊子,連燈泡上打轉的小蛾子都沒有了!!
他們軟磨硬泡地要我告訴他們是哪兒弄的,我哪敢讓這幫閻王知道,只說是路邊攤上買的,我的存貨也不多了,要他們別聲張.他們的那個大胖子室長拍著胸脯打包票,說這種"寶物"本來就羌
逢甲住宿推薦逢甲住宿台中旅店逢甲日租台中住宿台中逢甲民宿台中民宿台中一中住宿台中便宜住宿台中青年旅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