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血色塔羅

tomjay936 發表於: 2016-4-26 11:53 來源: ADJ網路控股集團





    “實驗樓頂霧迷惘,塔羅迷離欲斷魂,七加七加七,終結到往生”深夜,天府學院的學生亮因自修而晚歸,在回宿舍的途中,不知不覺被這歌聲所吸引。為了追尋歌聲的來源,不知不覺中踏進了被學院划為禁地的實驗樓。

    實驗樓四周陰暗的氣氛引起了內心深處的本能,在寂靜的深夜里聽到這幽怨的歌聲,原本應該感到害怕,原本應該加快步伐馬上離開,可他並沒有這麼做,手里緊緊握著那一副血紅的塔羅牌一步一步向實驗樓的樓頂走去,向歌聲傳出的地方走去。突然眼前一亮,一位手捧著書本的,看似是位年輕的老師出現在面前,只見她渾然忘我地唱著那一曲。

    歌聲在他的出現的同時戛然而止,那位年輕的老師轉過頭來,那是一張極其蒼白又清秀的臉,白色的裙子迎風飄逸,血紅的眼睛緊緊地盯著他手中的紙牌:“血色塔羅,我的血色塔羅”

    剎那間,原本清秀的臉變得恐怖了起來,七孔流血,長發飄動了起來,毫無血色的白色枯手在寬暢的衣袖中左右搖擺,黑色又長長地指甲伸向他。四周突起一陣陰風,充滿血紅色的眼睛,長長的一排撩牙,還有白得像死魚肚皮的臉色更是白里泛青,臉上的皮膚像遇見強硫酸那樣一層層地褪了下來,充滿怨恨地扑向他。“媽呀,鬼啊……”所有的聲音被掩蓋在了黑暗中,只有那首歌還在回蕩和那飄落在地面的血色塔羅牌靜靜地躺在那里。

    隔日,偉的屍體被發現在實驗樓附近,又是一個死於非命,每年總有人死於非命,是什麼原因沒有人知道,校長也為此想了很多的方法,但沒有一個是奏效的,死亡的人數仍舊逐年遞增,恐懼一再的延續。為了學院的聲譽,校長把這個消息永久的封閉了起來,那實驗樓和實驗樓邊上的宿舍也因此划上了句號,封閉了起來。他把當時所有的資料封入了隱蔽的抽屜中,藏於檔案室中。隨著學院的改朝換代,校長老師一代代轉換,轉眼曾在這學院中發生的種種也被深深地埋藏於漫漫歲月中。

    **************************************************************

    時間過得飛快,10年過去了,轉眼又到了開學的日子,而恰巧迎來了入學的高峰,新上任的校長遺忘了老校長對其的警告,重新開啟了那長舊不用的學生宿舍。

    “今年入學的學生的寢室都安排好了嗎?明天就是開學的日子,我們要保證安排好所有的學生。”新任校長在大會上做著開學前的準備。“校長,還有7位女生的寢室無法安排,今年的招生數遠遠超過了預計,所以……”

    “那就趕快安排,難道就沒有空余的寢室了嗎?實驗樓旁的寢室為什麼不安排人。”不等教導主任把話說完就打斷了她。

    “這不太好吧,老校長曾再三關照,實驗樓附近不能安排,聽說那里不太干凈”

    “作為接受過高等教育的你們,這是你們該說的話嗎?就這麼決定了,把那7個女生就安排在那里,不用多說了。”

    “可是……可是……”在這學院工作了很久的教導主任,學院的每一件是都清清楚楚,他還想說些什麼?但都被校長無情地打斷了,事情就這樣定下來了,一直為這學院服務的他卻深深地嘆息著,仿佛已看到一場悲劇正上演。

    擁有著一流的師資力量加上超強的硬件設施的俯學院,自然而然成為了家長眼中的瑰寶,也是孩子心中的學習勝地。不過正因為如此,要想要考進這學院並不是太容易的。

    當紫欣拿到天俯學院的錄取通知書時,那種心情可想而知。他不敢相信自己的幸運,雖說她也是聰明美麗而時尚的女孩,琴棋書畫樣樣都會。可她的成績並不是出類拔萃,只是勉強能擠入中上的水平,要想考進這所人人擠破頭都想進的那所名校,恐怕是痴人說夢吧!

    所以當她拿到這錄取通知書時,自己都不信這麼好運,興奮得下巴都要掉了。今天就是開學的日子,也是自己的新的開始。一大早,紫欣早早的起床,在鏡子之前刻意得打扮了一下,帶著生活的必備品早早地來到天府學院。

    走進校園,果然有著與眾不同的環境,艷紅一片,那是楓葉迎接新生的到來。拖著大包小包的紫欣第一次踏進這高級的學俯,作為大一的新生,紫欣被這學院的環境所吸引,一路欣賞著。忘卻了她手里還提著大包小包,要盡快去宿舍才是正事。

    看著學姐,學哥忙忙碌碌地提著包行走著,估計都是假期結束返校的。看著大家尋找著自己的宿舍,突然她發現一件很嚴重的事,那就是自己好像迷路了,找不到宿舍了。

    不愁,不愁,嘴生著干什麼用的,不就是問的嗎?天生樂觀的她一點也沒為迷路而感到煩惱。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迎向那迎面而來的男生。

    那男生是大三的學生—偉,女朋友和他最要好的朋友好上了。“不就是學生會主席嘛?有什麼了不起的。”情緒低落的他一路上低頭狂走。突然一陣像黃熒般悅耳的聲音傳來。“你好,請問新生宿舍愛學軒往哪走啊!我迷路了。”

    偉飛快的抬頭,只見一個長發披肩,大大眼睛,長得清秀甜美的女孩正站在自己面前用最迷人的笑容看著他。偉失戀所帶來的難受在一瞬間化為了烏有,原本的坏情緒全部放晴,兩眼發光。當然對於紫欣的問話是一句都沒聽進去。

    “你好,我是大三7班的,家住****,能和你做個朋友嗎?”偉自顧自的喋喋不休著。紫欣不僅皺起眉頭,怎麼看起來有些弱智啊!不管了,先問出自己的宿舍才是正事,她很有耐心地再問了一遍。

    這次,偉總算聽到了紫欣的問話,不過並沒有急著回答,像看怪物似的從頭到尾好好地打量著紫欣,他實在搞不明白她怎麼會問起那個恐怖的地區,她所說的宿舍緊挨著實驗樓,這宿舍並不可怕,設施也是一流,可怕的是宿舍邊上的實驗樓樓是有名的凶險之地,是這學院不成文的禁地。

    作為學生會主席的朋友,消息來源當然要來得多一些,他也曾在學院的檔案室的隱密檔案中見到過關於這實驗樓的傳說。所以他很清楚關於實驗樓的傳說。而紫欣的宿舍緊挨著實驗樓,凶險也可想而知了。

    從學院中隱密的檔案中也能查到這宿舍多多少少受其影響,每年總有一些意外發生,使其蒙上了一層陰影,從而這宿舍已封閉了好久,一直沒有被使用,而如今眼前的美麗女孩突然問起,怎不叫他吃驚,連剛才驚艷的情緒都給拋到了九霄雲外。

    隨著偉的目光,紫欣也上上下下打量著自己,最后實在看不出有什麼不對勁。“你看什麼?我有什麼不對,值得你如此目不轉睛。”紫欣露出個厭惡的表情。

    “哦,沒,沒。”好不容易偉才回過神來。“你怎麼會在這宿舍呢?這宿舍已封閉好久了。”

    “我也不知道,這都是導師安排的,難道那里住不得人,不想說算了。”氣呼呼地紫欣暗嘆流年不利,一開學就遇上不順心的事,轉身就走。

    “哦,等等,我告訴你……不過,請千萬小心,如果發生什麼,請隨時來找我”偉吞吞吐吐把愛學軒的方位告訴了紫欣。

    紫欣莫名其妙地看著偉緊張的情緒,這學校里的人怎麼那麼奇怪,不過就是去自己的宿舍,用得著那麼緊張嘛?看到他真摯的眼神,不像是說著玩。使紫欣更加奇怪,搖著頭緩緩向自己的宿舍走去。看著紫欣離開的背影,偉好幾次想開口提醒她注意,卻欲言又止,最終沒能說出口,向相反的方向而去。

    經過一段長路后,紫欣總算見到了那高聳入雲的實驗樓,也看到了邊上的宿舍,不由的一陣歡呼,總算找到了,自己可以卸下負擔了。說也奇怪,整個學院都是陽光明媚,氣溫偏高,唯獨這里冷風習習,自成一處。

    好不容易踏進了宿舍,卸下了身上的重擔,從剛才偉的語氣中,自己猜測可能這宿舍很是破舊,設施不齊,沒人願意住。可進入這里,發現並不是這樣,比想象中還要好,寬暢的房間中共有7個床位,設施也比想象中來的舒適,看樣子是撿到寶了。這宿舍要封閉真是太浪費了,心滿意足的找到自己的床位安頓了下來。

    女孩也許是善於交際的,不一會,宿舍中的7位女生—紫欣、翠、萍、婷、嵐、秀和梅很快就打成了一片,也許是同一宿舍的關系吧!7個來不不同地區和城市的女孩很快就成了好朋友。晚間,在歡迎新生的儀式后,7位女生回到自己的寢室,開始了她們精彩的大學生活的。

    當然,對於新鮮的環境大家都興奮得睡不著,那個來自遠方的北方女孩—翠像賣弄似的款款而談:“你們不知道吧!我可是玄學宗師的女兒,可謂無所不能,我抓過的鬼比你們吃得飯還多。”雖然對於玄學很排斥,也正因為排斥而強烈離開自己的父親來到這所普通的學校。但並不等於不喜歡聊這個話題,每次聊到這話題,看著別人如痴如醉,由不信到相信,自己的感覺就特別的好,所以對於聊這個話題,她是樂此不疲。

    這不,她又開始了樂此不疲的話題:“知道這是什麼嗎?”她拿出一張薄薄地方形的紙,“這可是耐久耐用,百試百靈的試冤紙,任何惡靈都將無所盾形。”

    “你得了吧!我已經聽你吹了無數次了,你會什麼?上次你也用試冤紙試,果然是變黑色了,搞了半天你事先涂了黑墨水,被你裝模作樣擺弄一會,顯現出來的顏色。你還來這一套啊!”與翠同桌3年的萍揭穿了她的再次自吹自擂,並把那些丑事一一抖露了出來。

    翠的確在父親那里學到了些玄學的東西,也跟著父親處理過一些玄學方面的事,驅鬼除妖也見識過不少,不過也許是領悟的問題,她經常搞得大家雞飛狗跳的,不僅如此,她還分外的排斥玄學,她父親也只能搖頭嘆息,把她送入此大學。

    “哈哈,太夸張了吧!”聽到萍的揭發,大家笑的上氣不接下氣,全扒下了。氣得翠把手中準備演示給大家看的試冤紙扔向萍。而萍笑著躲開了,一張小小的方形紙能有多重,窗外又是一陣輕風吹來,試冤紙也紛紛揚揚飄出窗外,而室內打打鬧鬧打成一團的眾女孩誰也沒注意到這點。

    試冤紙飄飄揚揚飛過實驗樓,飄落在地上,原本雪白的紙面變得漆黑,實驗樓的周圍突起一陣霧氣,霧氣消失后,試冤紙也變得無影無蹤了。只有風聲在嗚嗚地叫著。

    也許是大家玩累了,女孩紛紛爬上自己的床位準備就寢。這晚,天空黑的離譜,風聲吹得沙沙作響。紫欣,也許是興奮的原因吧!也許是對新環境無比的好奇,紫欣第一次在新的環境中失眠,窗外的明月照著宿舍閃亮,四周靜悄悄的,只聽見同伴均勻的呼吸聲。

    透過窗外,隔壁的那高高的實驗樓引起了她強烈的興趣,那雄偉的建築在萬籟俱靜時有著獨特的魅力,好像有股看不見的力量深深吸引著她。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到了新環境后,對所有的都覺得新鮮和好奇,或者是因為在新生迎接儀式上從學姐那里聽說了這實驗樓的傳說,或者是因為如此雄偉的實驗樓突然之間被荒廢而引起了她足夠的興趣。總之她興起了要去實驗樓一探究竟的念頭,這念頭是如此的強烈,以至等不到明天。

    趁著大家熟睡的時候,悄悄披衣下床,躡手躡腳地來到實驗樓。借助手中手電筒微弱的燈光,緩緩上行。都說女孩膽子比較好,面對昏暗的燈光,面對窗外風聲沙沙,原本應該感到害怕,按常理她應該退出來才對。可偏偏就不,也許是紫欣本身就具有膽大的個性,越是可怕,自己不知道的東西,她就越想弄明白,害怕的情緒卻在那時沒有光顧她,她仍舊精神良好的登樓。

    一路走去,台階上鋪著一層貌似幾尺厚的青苔,一看就知道此樓已塵封了太久了,連水呢地都裂縫頻頻,露出了泥土,泥土中更是長出了半人高的雜草,一腳踩上去像踩在了軟滑的蛇身上,咔嚓咔嚓響個不停。紫欣像溜冰似的一扭一扭地向上走著,不知道是什麼使然,一種莫明的興奮感在血液中流動。

    越往上走,青苔結的越厚,當然腳下也覺得更加的滑了,一個不留心就聽“咝”

    的一滑,摔了個四腳朝天,一屁股坐倒在地上。也許是高跟鞋的關系吧!驚魂未定的她發現地面被搓起一大塊青苔,惡心的蛆蛆扭動著身子,好像還有一些隱隱的鮮紅色,頓時引起她一陣惡心,有種嘔吐的沖動:“媽呀,這是什麼鬼地方,這學院也太……”

    快到達頂樓的時候,紫欣突然感覺踢到了什麼東西,低頭一看,只見地上一片血紅,紅得鮮艷,紅得透亮,散亂的紅掩蓋了整個地面,形成了一片“血海”。不知道是今夜獨有的沖動還是心中那股強烈的好奇占據了她整個思想,不經過任何思考,手伸向那片血海。

    “死神、女祭飼、愚者、倒吊男……這不是塔羅牌嗎?”作為時尚的女孩,而塔羅牌又是時尚的娛樂,紫欣怎麼會不知道呢?只是怎麼顏色那麼奇怪,自己從沒有見到過如此血紅血紅的顏色。她把那片“血海”收入懷中,不管了帶回去給大家看看吧!大家研究一下。想不到一時的心血來潮,居然會為以后帶來難以想象的后果,這是紫欣當時始料未及的。如果她能未卜先知,她絕不會把那片“血海”帶回宿舍,也絕不會半夜三更來實驗樓以滿足自己的好奇心。

    就在她從頂樓下來,準備回宿舍的時候,就在一層一層下來。“嘀嗒,嘀嗒”紫欣突然覺得有什麼正滴在自己的臉上,那種濕露露的流動的感覺。“什麼呀,怎麼濕濕地呀!”難道是日久失修,漏水了嗎?剛才還沒有嗎?好奇怪啊!”

    不自覺她的手摸上自己的臉:“咦,怎麼粘粘的。”攤開雙手,掌心中血紅一片,鮮血直流,充鼻而來的是那股令人惡心的血腥味。“啊~~~”紫欣尖叫著向實驗樓的門外跑去。

    俗話說得好,緊繃的情緒如果放松后會斷,而一直處於此情緒下的紫欣總算逃離了實驗樓,站在了星光下,大口的喘著氣,眼前一黑,什麼也不知道了。

    在紫欣失去知覺的瞬間,實驗樓的附近也起了一陣陰風,一層霧氣把實驗樓籠罩在其中。剛才紫欣踢到血紅的地方起了一層回旋的旋渦,旋渦中出現一張非常清秀的臉,血色的白色枯手在寬暢的衣袖中左右搖擺,臉上蒼白得毫無血色,幽怨的眼神注視著四周。

    七七之數又開始輪回了,“實驗樓頂霧迷惘,塔羅迷離欲斷魂,七加七加七,終結到往生”這幽怨的歌聲又開始在實驗樓中回蕩
逢甲住宿推薦逢甲住宿台中旅店逢甲日租台中住宿台中逢甲民宿台中民宿台中一中住宿台中便宜住宿台中青年旅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