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魔 鏡

tomjay936 發表於: 2016-8-01 13:39 來源: ADJ網路控股集團


作為此事的唯一當事人,我誠懇地告誡讀者:如果您是獨自在家,或者現在是晚上十一點至凌晨五點的時間段,請您務必慎重考慮,在沒有足夠勇氣的情況下,千萬別點擊這篇文章,因為打開它會像打開了潘多拉的魔盒……

  我曾經是一位攝影愛好者,常常獨自一人去曠野雪原或是山林幽湖尋找靈感。三年前,我聽朋友說,在四川與云南交界的地方有一個純凈美麗的湖泊,叫玄納湖,那可是攝影愛好者夢寐以求的圣潔之地呀!于是,我決定只身前往。

  在經過了整整三天三夜的艱難旅行,我終于到達了距離玄納湖僅十三公里的商蕓鎮。原來,因為常常有一些搞攝影的或是搞美術的人來玄納湖,所以,商蕓鎮也開了幾家小旅社。我找了一家位于鎮子西邊的旅社,想要定一間房間,并要有一個可以作為暗室使用的洗手間。

  服務臺的小姐為難地說,“現在是攝影的黃金季節,房間早已定滿了,只是……”

  說著,她同邊上的另一位小姐小聲商量了幾句。由于她們用的是方言,我沒能聽懂。一會兒,她轉過來對我說,“房間倒是還有一間,只是以前作儲藏室用,需要打掃一下,如果先生不介意的話,就請跟我來吧。”

  我隨她上到四樓頂層,在最靠西面的一間房間前停下了,我看了一下房間號是413.她打開門,一種常年閑置的房間所特有的霉味向我們襲來,想想三天來的艱難旅途,現在住哪里倒也無所謂了。她匆匆地整理了一下床,撣了一下窗簾上的灰,就離開了。只是覺得她離開的時候用一種很怪的眼神看著我。由于三天的旅途勞累,我也沒能多想,倒頭就睡。

  夜里起來想去洗手間,又怕睡眠被打斷,所以沒有開燈,只是借著走道上微弱的光,摸索著進了洗手間。出來的時候,向洗手間里的鏡子瞥了一眼。再次回到床上的時候,忽然覺得有什么地方不對勁。嗯?我的頭發有那么長嗎,居然已經披肩了。在男性中我的頭發的確是算長的,可是還遠不至于到披肩的程度啊。這里真是一片神奇的地方,連頭發都長的那么快。管他呢,睡覺。

  第二天洗臉的時候,我注意了一下自己的頭發,沒變長啊。一定是昨晚,半睡半醒的時候看錯了。在我將頭低下去要洗臉的時候,忽然覺得自己的左臉被什么銳器劃了一下,再次抬頭,左臉上有一道三厘米長的劃痕,還滲出鮮血來。我急忙用水清洗傷口。我朝四下看了看,并沒有什么鋒利的器具,于是懷疑是否是自己的指甲太長,以至于劃傷了自己。

  來到玄納湖,碧水藍天的絢麗與林靜花香的純美令我如癡如醉,那種絕世絕塵的境地早讓我忘記了幾天來的辛勞。在湖邊愉快地度過了一天,我已經用掉了一卷黑白膠卷。回到旅店,我急著要洗出相片來,于是將洗手間當作暗室來用。

  我對自己今天的勞動成果還是很滿意的,因為就我個人而言,無論是取景還是曝光都較以往有明顯的提高。
  正當我欣賞著自己杰作的時候,忽然覺得這些相片有些奇怪。

  在攝下的景色中,總可以找到一位白衣少女,盡管在相片中只是很小的一點,但可以肯定,絕對是一位少女。她或是在湖邊沉思,或是在林中漫步。可是……可是,我在拍攝的時候壓根兒沒見到過什么人?!

  在睡覺前,我來到一樓,與總臺的一位女孩聊天。一開始她有些靦腆,總是我問什么,她回答一下,而且是很簡短的回答。后來,我講了個笑話逗得她呵呵呵地笑個不停,慢慢地她開始向我介紹她們的鎮子以及玄納湖了。
  “鎮子里的女孩常常去玄納湖玩嗎?”我問道。

  “一年里偶爾會去幾次,不過去那里的女孩往往是去等她的心上人的。”說著,她臉上微微一紅。
  我裝作沒注意到,繼續問:“那女孩們喜歡穿白色的紗衣么?”

  “白……白色……”這次她的臉由原來的紅潤變得蒼白了,小心翼翼地問,“你在湖邊見到穿白色紗衣的女孩了?”
  這時,有兩位客人要辦理退房手續,我不想繼續打擾她了。于是,對她說,“你忙吧,不打擾你工作了。”就回到自己的房間休息。
  躺在床上,我回憶著她剛才說的話。

  “白……白色……”她當時驚慌失措的樣子說明她知道我相片上少女的事情,明天一定要向她問清楚。
  第二天,依舊愉快地在湖邊拍了一天的美景,這次我特別注意了遠處是否有一位白衣少女。
  沒有,的的確確沒有!

  因為,第二天我拍的是彩色照片,所以不便在這里沖洗,我將照相器材拿到“暗室”,開了小紅燈,準備換膠卷。
  這時,我又朝那面鏡子看了一眼。我看到鏡子里的我確實長發披肩,更糟糕的是:
  我居然看見鏡子里的我在朝我眨眼睛!
  這怎么可能?!

  由于小紅燈的光太微弱,我不得不湊近到鏡子前去。我怕這次又是迷迷糊糊地看錯了,于是,用涼水沖了一下臉,抬起頭,一動不動地注視著鏡子里的自己。
  我的天!鏡子里的臉正在變化…………
  下巴越來越尖,頭發越來越長!!!

  紅色的光映在我的臉上,水從我的臉上慢慢淌下,仿佛鮮血在一滴一滴地落下。
  我已經不在乎膠卷是否曝光了,毅然按下洗手間照明燈的開關。
  鏡子里是一張血肉模糊的臉!!!————————————
  慘白的尖牙,灰色的亂發!

  我強忍住沖出房間,跑到一樓。總臺的女孩問我:“你怎么了?怎么滿頭大汗的。”
  我覺得有一種想要嘔吐的感覺。

  轉而一想,女孩問得那么平靜,說明我一定沒有什么太大的變化,剛才是幻覺亦未可知,也許這幾天太辛苦了。再說,都什么年代了,一個大男人如果說自己見到魔鬼了,誰會相信?
  反正都已經下到一樓了,好歹把那白衣少女的事給問了。

  這次,女孩倒是非常平靜地講起故事來:

  那是兩年前的事,有一位畫家來到玄納湖畫畫,她迷上了這里的美景,也迷上了這里一位喜歡穿白色紗衣的漂亮女孩卡婭。但是,畫家很快就要回去了,而他和卡婭彼此都不愿意離開對方,最后他們決定在畫家離開這里的那天夜里私奔。畫家說讓卡婭夜里十一點到他房間來找他,然后他們一起離開。可是,當卡婭來到畫家的房間時,畫家早已不見了。他只在桌子上留了一封信。畫家最后還是懦弱地舍她而去了。卡婭羞憤至極,竟用刀劃傷自己的臉,毀其如花似玉般的容貌以報復那位負心郎,最后,在洗手間割腕自殺了。還有人說卡婭是被人謀殺的,因為他們無論如何想象不出,一位如此美貌的姑娘會用那么殘忍的手段毀滅自己。

  我問女孩:“你是怎么知道這件事的?”

  沉默了片刻之后,她說,“畫家和卡婭我都見過,她就是在這家旅店死的,她自殺的那間房間的號碼是:4……1……3!”
  我倒吸了一口涼氣。我在鏡子里看到的臉同女孩描述的完全吻合,然而我是在沒有心理暗示的情況下見到那張臉的,因此,我相信那鏡子是一面魔鏡。我只能這樣解釋了,否則,我的整個世界觀會崩潰的!

  在聽完了女孩的敘述之后,我毅然決定離開那里。臨走時,我對那女孩說,“413還是繼續作儲藏室吧。”
  回到家,我將剩下的一卷彩色照片洗了出來。從底片看,只有最后一張是我在開燈時給曝光的,其余的完好無損。
  拿到相片的時候,如我所料,美麗的玄納湖畔依舊有一位婷婷玉立的白衣少女,那樣的清麗脫俗,嫻淑典雅。她似乎已經忘記了魔鏡里的仇恨。

  我終于在離開玄納湖一個月之后原諒了她,從她期待的目光中我仿佛理解了她所做的一切。
逢甲住宿推薦逢甲住宿台中旅店逢甲日租台中住宿台中逢甲民宿台中民宿台中一中住宿台中便宜住宿台中青年旅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