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標題: 狐仙的真面目

jnny66 發表於: 2016-7-27 11:02 來源: ADJ網路控股集團


狐仙的真面目

以下是一个关于狐仙的故事


 传说中的狐仙到底该归属于何类呢?大家都知道人和动物是不同类,而狐仙就界于这二者之间;阴间与阳间也是不同路,狐仙则活跃在二者之间;神仙与妖怪不同途,狐仙的地位处在仙妖之间;所以嘛,你要说遇到狐仙这档事是怪异也好,是平常事也罢!
历史上有狐仙的记载始于何时呢?夏商周这三代以前并无纪录可查,在《史记.陈涉世家》记载着秦朝末年,陈胜命令士兵把火放到笼中晃动,隐隐约约好像磷火一般,然后装作狐的叫声,喊着:「大楚兴,陈胜王。」由此可见当时已经有了狐,所以才会假借狐鸣来散布谣言。
  西汉刘歆在《西京杂记》一书中说到,广川王刘去疾喜爱挖掘古墓,有一次挖掘晋朝名将栾书的坟墓,发现坟墓内有一只白狐,就追了过去并刺伤白狐的左脚。当天晚上广川王梦见有一位白发白须的老人来则责问他,并用手杖打伤他的脚。这是最早记载狐仙转化为人的故事,发生在汉朝。
  唐代张鷟在《朝野佥载》一书中,说唐初以来,老百姓大都有供奉狐仙,当时有一句谚语说:「无狐魅,不成村。」意思是说,几乎每个村庄都有狐仙庙。狐仙的传说在唐代最为盛行,宋朝《太平广记》有十二卷在记载狐仙事迹,唐代占了十分之九,就可证明此事。
  有关狐仙的来龙去脉,以刘师退所说的最为详尽。说来也是一段因缘,因为在沧州南方有一位老学者,他有一位老狐仙朋友,刘师退就请这位学者引荐他和狐仙见面。初见面时,只见这位老狐仙五短身材,面貌就好像是五六十岁的一般人,穿着不新不旧,说具体一点就像是道士,大家在行见面礼时,礼仪相当得体,态度也安祥谦谨。寒暄之后,老狐仙问他大驾光临有何指教。
刘师退说:「我们家和一些贵族经常有所接触,他们在谈论一些有关狐仙的怪异事,这中间有一些我始终无法明了的事,听说先生您心胸宽广知无不言,所以特来请您帮我解答心中的疑惑。」
老狐仙笑着说:「天生万物都各有其名,狐仙叫作狐仙,就像人叫作人一样稀松平常事,那有什么忌讳呢?至于我们之中好坏不一,也很像人类的良莠不齐一般,人类就不怕说有坏人,为什么我们不敢谈说狐仙也有坏的呢?所以你就直言无妨。」
  刘师退接着问说:「狐与狐之间有所区别吗?」
  老狐仙说:「凡是狐都可以修道,而最灵通的是白狐。这情形就好像在古代如果出生在农家,则读书可能机会少;如果出身在书香世家,则自幼就比较容易受到书本的熏陶!」
  刘师退问:「那白狐就一定生下来就都是很精灵吗?」
  老狐仙说:「这就和它的父母的修为有所关联,如果是尚未得道者所生的,那就是普通的狐,如果是得道的父母所生,那自然会生出有灵通的白狐。」
  刘师退接着提出问题说,狐仙既已得道,一定是驻颜有术应该长生不老,那为何小说之中也会出现老狐呢?
  老狐仙说:「所谓修炼得道,是指变成为人的道法,所以有关狐仙的一切饮食男女,生老病死都和人相同。当然啦,如果能够修炼成仙的,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好像千百个考生中有一、二个人能够觅得一官半职一样。能够借着不断修炼成人的狐,就像勤学累积学问而功成名就的人;至于那些利用狐媚迷惑手段来采补自身者,就好像走快捷方式投机取巧一样,而且会伤害很多人,往往会冒犯天条。」
  刘师退问说:「那有关狐界的禁令和奖惩制度,是谁在管理执行呢?」
  老狐仙说:「小的赏罚统一由族长来执行,比较大的赏罚则由当地的鬼神来监察。如果没有这些禁令,那像我们狐仙都能够来无影去无踪,还有什么事做不了的呢?」
  刘师退追问说:「这些狐媚诱惑之术既然不是修炼的正道,为什么不干脆事先下令禁止,为何要等到伤害到他人时,才来惩罚它?」
  老狐仙说:「这情况好像歹徒使出诡计要对人诈财,使人自动上当,那王法要如何事先禁止呢?至于谋财害命的,当然是一命抵一命!至于像《列仙传》所说的一位卖酒的妇人,遇到仙人到他家饮酒,以《**经》作为酒费的抵押。此妇人就以此经修道,三十年后仍漂亮一如往昔,后来仙人来访,她就跟随仙人去了。像这样的事情,鬼神又该如何判罪
逢甲住宿推薦逢甲住宿台中旅店逢甲日租台中住宿台中逢甲民宿台中民宿台中一中住宿台中便宜住宿台中青年旅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