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標題: 恐怖的苗人苗蠱

frandyni 發表於: 2016-7-27 11:02 來源: ADJ網路控股集團


恐怖的苗人苗蠱

苗族,其实是一个统称,里面的分支分多很多,大概分的有生苗,熟苗,生苗,是指未被汉化的,一直生长在苗寨里,几乎与世隔绝的苗人,他们有自己的语言,他们彪悍,血性,义气,能用生命捍卫自己的家园,至今不与外族通婚。但有极少数的入赘郎。熟苗,是指被汉化了的苗人,除了还保留着自己的服装,自己的饰物,其它的几乎与汉人相同了,苗语,也只有奶奶辈的会说了。比如我,就是熟苗。


苗人分族分的细,也分成峒,有族长,峒长之分。其中最让我感到害怕的,是蛊苗。也是后人一直传说的,下蛊。

传说一直有误,并非所有苗人,都会下蛊,只有蛊苗一族,才精通蛊的运用。蛊族的族长,也没有谁敢得罪,蛊族的苗女,最好也不要乱惹。她们热情似火,如果你不想玩真的,就不要动情。

其实关于蛊,很多人不相信,觉得那很无稽,我其实也不信,因为我觉得,那騙子东西,无法解释。可我十岁的时候,亲身经历过一次,到现在,我都不能解释。我问过很多医生,他们都无法解释这个现象。

我小时候,住在一个小巷子里,巷子门口,有个卖瓜子的老太太,小时候皮,老是去偷她的瓜子,或者买一毛钱的,要多抓一点点。有一天我又抓了人家的瓜子,回家就肚子痛,去医院,医生检查不出任何问题,这是外婆说,不好,怕是中蛊了。(这些,都是妈妈后来告诉我的,我已经淡忘了,我唯一记得的,只是后来发生的,极其诡异的事情)

外婆说着,就叫我妈妈给我带回去,打电话到我爸爸单位,叫爸爸回来,(那时候爸爸在外地上班,而且,还不知道下蛊的人是男是女,也许,家里有个男人,会心安一点吧)。

我们回到家后,外婆就揭开我衣服,摸我的肚子,跟妈妈说,不对,是虫蛊,南南(我小名)得罪谁了?下那么重的手?我也没办法,只有请下蛊的人了。(外婆的娘家,在德夯的山里,是生苗,外婆本身,也会下一些小小的蛊。但会下蛊的人,未必能解别人的蛊。而且很多蛊,只能下的人自己解,外人解,一个不小心,反噬了,别说解蛊了,连自己都搭进去了。)于是外婆开始问我,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有什么老头老太太之类的对着我嘴巴乱动,(这里告诉大家一招,如果去苗人聚集的地方,看到莫名其妙的人对着你动嘴巴,那么不管他是不是在下蛊,都请用拇指掐好自己的中指,那样的话,很小的蛊毒,是可以防的。)又或者,在人家家里乱吃了什么东西没有?(蛊不是空气传播的,它必须有个介质,要么就是触碰你的身体,要么就是放蛊人接触你吃的东西,暂且当蛊类似于细菌吧。但它绝不是细菌)

外婆这样一问,我想起了那个卖瓜子的老太太,今天好像很凶,买完瓜子多抓一点的时候,掐了我手指头。我就跟外婆说了。

外婆马上就出门了,过了一会,外婆和那个老太太进来了,外婆不停的在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外婆一直会说苗语,而我和妈妈都不会,只会说方言),估计是求那个老太太高抬贵手之类的。然后又走到床边,作势打了我几下,妈妈后来说,我还挺会做戏,哇哇的哭的那叫一个惨。但我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当时我绝不是做戏,我是真的害怕。肚子又痛。

那老太太估计也不是什么坏人,觉得给我的教训也够了吧,就坐到床边,吩咐我外婆去煮三只鸡蛋,准备三根没用过的红线。叫我妈妈,给她倒杯酒(苗人嗜酒,不管男女,不管老少。我也嗜酒。)她拿了酒,一边喝,一边数落我妈妈,我妈妈只管一个劲的说“是,您教训的是”

这时鸡蛋煮好了,外婆把三个鸡蛋放在凉水里,

那老太太把红绳子绑在鸡蛋上,撩开我的衣服,

我很害怕,我不知道她要做什么,我死命的瞪着她,

只见那老太太,拿针尖刺了自己的小手臂一下,

把血滴到鸡蛋上(并不是像电影里那样咬一下自己的手指,

就出血了,外婆说那都是假的,一般都是用针,或者小刀,

弄小手臂的。)(还有,那老太太的手臂上,纹有蝎子。

那图案,到现在还时不时晃荡在我眼前)。

血滴到鸡蛋上后,融在了红绳子上,那老太太

把鸡蛋在我肚子上滚来滚去,一边滚一边念念有词,

就这样滚了三个鸡蛋,滚完后问我,肚子还痛么?

我这个时候才回过神来想肚子的事情。(胜过麻药啊```)

肚子神奇般的不痛了。我说,不痛了。

那老太太又坐下喝了一口酒,和我外婆说了几句话,

妈妈就送她走了。

这些,都是妈妈后来告诉我的,我的记忆里,

对这些经过,已经淡忘了,除了那纹身,

和那騙子说不出来的痛。。

可让我怕了十多年之久的,是那三个鸡蛋············

外婆等妈妈回来后,就叫妈妈坐在我旁边,然后叫我们一起看她剥鸡蛋。

鸡蛋剥开后,很正常。

等外婆把蛋白一点点弄掉后········

蛋黄不见了!!!!真的不见了!!!!!

本来应该是蛋黄部分的,竟然是一堆堆还在蠕动的,白色的虫子!!!!!!

我害怕的大叫起来!!!!!!!!

(三个鸡蛋,都是那样的,只是有个鸡蛋,里面的虫子少些。估计是最后一个滚的鸡蛋)

那騙子场面,我这辈子估计都不会忘记!!!!

那鸡蛋,是外婆亲手买的,亲手煮的,亲手放到老太太手上的,那老太太绑完红线滴完血,又亲手交给我外婆,外婆亲手放到水盆里的!!(那么多个“亲手”,只是强调,鸡蛋绝对不可能被掉包的。)


外婆说,果然猜对了,是虫蛊。这个蛊,如果不是下蛊的人亲自解,别人来解,虫蛊会随着解蛊人的手,再次进入。这个老太太,太毒了。以后看见她,有多远,就躲多远。

我无法解释这个现象,,,我到现在,都不明白什么叫做蛊,它绝对不是所谓的科学解释中的“细菌".我见过的蛊物,有蝎子,蜈蚣,蝙蝠,蛇,等等。但那样的虫子,我是第一次见,我无法形容它的样子,也许是我记不住它的样子了,只记得大概是虫子了。

我长大外出读书后,问过许多许多的人,那样的现象,要如何解释,所有的人,都无法解释·····

但我能肯定,蛊,是真实存在的。。。。
逢甲住宿推薦逢甲住宿台中旅店逢甲日租台中住宿台中逢甲民宿台中民宿台中一中住宿台中便宜住宿台中青年旅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