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午夜遇見的老同學

naoki232 發表於: 2016-9-05 08:54 來源: ADJ網路控股集團


午夜遇見的老同學

我舅舅是一名杀猪的屠夫,村子里面哪家有红白喜事都是请舅舅过去杀猪,每次杀完猪都会被留下来吃饭,所
  以经常大半夜的一个人回家,俗话说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有一次舅舅去隔壁村杀猪,因为心情好也就多喝了几
  杯,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舅舅一个人挑着担子,浑身酒气的在路上走着。
  在经过一个路口的时候突然一个人冒了出来跟舅舅打招呼。
  “这么晚了,还一个人在路上走啊”
  那个人近了舅舅看了看,咦,这不是伟子嘛,伟子跟舅舅他们是可以算得上是发小了,从小一块玩到大,读书
  又是一批的,不过自从大家大了以后慢慢的联系也就少了,伟子常年在外面打工,而舅舅却留在了家乡杀气了猪。
  你小子什么时候回来的,回来也跟给老子打声招呼,一块喝两杯呢,舅舅赶忙放下挑着工具的担子,从身上拿
  出烟递了过去。
  伟子接过烟并没有抽。“哦,刚回来呢。这不就碰到你了吗”
  现在在外面可是发财了啊,好几年也不联系联系我们这些老同学的,说罢舅舅重重的拍了拍伟子的肩膀,说来
  也奇怪的,舅舅的力气可不是一般大,拍在伟子的肩上,他好像一点事情都没有。
  伟子笑了笑道;“我帮你挑吧”
  这可是不轻的哟,你那小身子骨行不行哦,舅舅笑道。
  然而伟子挑起担子面不红气不喘的径直就朝着前面慢慢的走了,舅舅在后面看着前面的人,尴尬的摸了摸后脑
  勺也追了上去。
  两个人在寂静的夜道上走着,乡村的夜晚平时都少不了虫鸣蛙叫声,可是今天确显得格外的宁静,整个空间里
  都充斥着舅舅的大嗓门跟骂娘声。
  走了半个来小时,快要来到了村口石拱桥前的时候伟子突然问道;“你每天都这么晚回家的吗?”
  “恩,是呢,每天走走也就都习惯了”
  “那你就不怕遇到鬼吗?”
  “鬼?”
  “哈哈——”
  舅舅一声酒气的从担子里面拿出一把杀猪的那騙子尖刀说道:“只要他敢来,老子照样一刀捅死他”
  森寒的刀在月光的照射下闪出一抹森白,陡然一声担子落地声响,舅舅回过头看去,伟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不
  见了。
  舅舅呼喊了几声,无人回答。
  “这小子”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舅舅疑惑的挑起担子便朝着家里赶去。
  第二天在头痛中,舅舅从睡眠中清醒过来,看了下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睡了这么久,舅舅从床上爬起
  ,洗了把脸,清醒了一点,吃了点东西,舅舅便想起了昨晚的伟子,这小子昨晚不声不响的就不见了,一会过去找
  他去,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定要他请客吃酒。
  舅舅换上鞋子就朝着伟子家里走去,不大一会便来到了伟子的家里。
  可是一到伟子家舅舅呆住了,冷汗不自觉的冒了出来,伟子家里搭起了灵堂,哭声一片,而灵堂正中央是一
  张巨大的黑白照片,正是伟子无疑。
  舅舅满脑子都是问号,自己昨晚还碰到伟子了,还跟我聊天呢,怎么可能今天就死了呢,难不成我昨晚碰上
  鬼了不成。
  没错,舅舅昨天晚上碰到的就是伟子的鬼魂,其实伟子早在好几天前出车祸死了,昨天才运回来,算起来昨
  晚刚好是他的头七。
  老人们常说,鬼魂是不能过桥的,至于到底是因为什么就没有人能够说得清了,只是知道这个说法是一直流
  传下来的,有说因为桥上有河神守护,有的说因为鬼怕桥。
  因为舅舅是屠夫,所以身上阳气旺盛,鬼魂不敢轻易的对舅舅下手,如果说当时舅舅表现出害怕的话那么可
  能那个鬼就会露出狰狞的獠牙了。







逢甲住宿推薦逢甲住宿台中旅店逢甲日租台中住宿台中逢甲民宿台中民宿台中一中住宿台中便宜住宿台中青年旅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