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18歲的初體驗

kingdomoo 發表於: 2016-6-06 09:10 來源: ADJ網路控股集團


我終於滿十八歲了,這個屬於青澀又叛逆的年紀,擺脫了法律上的限制,我終於可以大方的在午夜後出現在某些有年齡限制的場所,也可以合法的考駕照在路上騎車不擔心被警察臨檢,當然這也告訴了我我可以打工的選擇又更多了。

暑假來臨時,本人因為成績優異,輕鬆的擊敗期末考惡靈,也不必迎戰暑修這個惡魔,打工賺取下個學期的房租與生活開支成為我最主要的暑期活動。

往年因為年紀上的限制,打工只能從事一些簡單的服務業領取一點微薄薪水,但現在不同了,滿了十八歲就是一個差距,至少可以在號稱薪水優渥的KTV上班。

在經過千挑萬選後,我還是很隨便的找了一家二流的KTV打工,別以為我傻,在當時經濟還頗景氣的年份中去那些知名KTV的人才比較傻吧!

知名KTV中總是擠滿了人,當然暑假期間學生算是很大宗的客戶,而二流的KTV才會有所謂的酒客,而且客人沒很多事情不會忙,聰明人都知道酒客幾杯黃湯下肚,自己掏了多少小費都渾然不知,小費才是主要的津貼來源阿!

因為二流的KTV,在上夜班的同時總是可以有許多的空閒時間,依照工作流程在非假日的時段,五樓的包廂要封樓層全面清潔,而這吃力的工作就是輪到我跟志宏這兩個菜鳥在做。

做了一段時間後,我們兩個發現一件事,就是在封五樓清包廂的時段裡,無論是資深老鳥甚至是領班都不會在這個時段中出現,久而久之在這段時間內就成了我們兩個打混摸魚的好機會。

說真的,這裡的隔音設備實在有夠差的,即使在這個樓層沒有客人,但是還是可以隱隱約約的聽見其他包廂的歡唱聲,不過這一點也不影響我們躲在最角落的包廂裡小瞇一下。

某天,志宏與我又窩在固定的角落包廂內一同摸魚,或許當天可能真的比較累,很快的就陷入了睡眠前的迷濛狀態,隱隱約約中我突然聽見一陣腳步聲走來,嚇得我與志宏連忙彈起拿起掃把假裝認真。

幾秒鐘後我們探頭出去,卻發現一個人都沒有,為了保險起見我們用分機透過櫃台被我們用男色收服的美眉確認了領班的位置後,才鬆了一口氣,腳步聲可能只是因為隔音不好吧!

很快的,我又陷入了昏沉狀態,這次在隱約中感覺到的是一種極大的壓迫感,感覺像是一群人在包廂內走來走去,但是我這時候發覺我的身體似乎動彈不得,但是眼睛勉強可以睜開。

我轉動眼珠子打量包廂內,卻沒見到任何影子,在腦袋還沒反應過一切時,我的鼻子嗅到了一陣濃濃的燒焦味,燒焦味中還混雜了塑膠燃燒的惡臭,我連忙起身發現整個包廂內瀰漫了濃煙。

我的第一個想法就是失火了,我二話不說拉著志宏的腳就往包廂外面拖行,志宏從沙發上硬被我扯下來撞到地面後,他也突然慌張的起身拔腿就跑。

當我們一打開包廂門口時,那種壓迫與濃煙瀰漫就消失了,一切回覆到詭異的安靜,我和志宏有默契的互看了一眼後馬上丟下東西暫時離開該樓層,我們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剛才的情況,更不可能跟領班說我們剛剛在摸魚時撞邪了。

一開始的腳步聲我們是同時聽見的,在我聞到惡臭以及看見濃煙瀰漫時,志宏看見的是一群黑色的人跑進來擠滿了包廂,而其中一個正要跨坐在他身上,但是他卻動彈不得,幸好我出手拉走他救了他一把,看來我還是很講義氣的。

最後,我們決議打算跟領班說想多加一個人手來幫忙,至少多一個人可以趕快做一做比較不會怕,而且可以更快的離開。

一個滿臉不甘願的老鳥成為了我們的幫手,當我們一回到五樓時,就聽見某一個包廂裡傳來了唱歌的聲音很熱鬧,老鳥鐵青著臉問我們道:「你們有確定客人都離開了才開始打掃的嗎?」

「沒有很確定!」現在的我一點都不想再去確定這件事,我寧可相信是我們剛剛遺漏的檢查。

「離開吧!我會跟領班說的。」老鳥只是冷冷的說完後便帶著我們離開五樓。

下班後已經是天亮了,我們幾個無論資深或資淺的工讀生習慣在下班後一起聚著吃個早餐,當然我們也順便的再次提起了這件事。

老鳥只是賊賊的笑著開始跟我們說道:「你們兩個笨蛋終於知道為甚麼晚上沒有人會去那層樓了吧!就連領班沒必要也不太願意過去。」

「靠!原來你們早就知道囉!會害死人耶!」志宏有點怒氣的抗議著。

老鳥也不太客氣的回答著:「我以為你們兩個八字重應該沒事情吧!天知道你們做這麼久才遇見。」

「大哥!你到底知道些什麼?乾脆全部講一講免得我們哪天又不小心犯到禁忌。」櫃台美眉問著。

「你們是真的不知道還是假的不知道,我們的前身是什麼你們竟然不知道喔?很出名還上過電視耶。」老鳥有點訝異的說著。

「不知道!」眾菜鳥們搖著頭。

「快樂頌KTV!」老鳥一講完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氣。

老鳥繼續說著:「其實不用太擔心,因為只有四樓會有這個問題,但是不知道為甚麼就是那層樓有問題。」

「可是我們昨天是在五樓耶!」我問著。

老鳥白了我一眼到:「你白癡喔!那只是名稱,實際上還是四樓,而且大家遇見的狀況都跟你們差不多,歡唱的空包廂、黑色人影、濃煙密佈……等。」

「大家?所以說大部分的人都見過囉。」志宏問道。

老鳥點點頭說:「當然!但是不會有人跟你們菜鳥講的,不然要騙誰下去打掃阿!」

「靠……」志宏與我一陣亂罵聲。

之後,這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公司為了安撫員工是有辦了場法會,而該樓層的清潔也被改為白天清理,免除了夜班同仁的一場惡夢。

因為五樓封層清潔時間的異動,現在晚上要改為封六樓清潔,而五樓跟六樓的最大差異就是領班會來查勤。

當天晚上,志宏與我認真的在打掃六樓時,突然間我打趣的跟志宏說道:「最近生意好像都很差,你看完全聽不見樓上的聲音,在這樣子下去我們會不會被資遣阿?」

「哈哈!是太安靜了一點,這樣子有可能喔!」志宏回著。

突然間領班跑下來叫道:「喂!你們兩個還在給我聊天,東西先放著樓上目前滿包,趕快先上來支援。」

原來,隔音設備並沒有問題,那我們打從第一天打掃就聽見的歌聲……

--------------------------------------------------------------------------------------------------------------
這是大貓在滿十八歲後初次遇見的事件,而該KTV目前依舊存在,只是又換成了粉紅色的包裝依舊佇立在西門町的一角……









逢甲住宿推薦逢甲住宿台中旅店逢甲日租台中住宿台中逢甲民宿台中民宿台中一中住宿台中便宜住宿台中青年旅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