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親眼所見的鬼魂上身

shareonce 發表於: 2016-9-05 08:54 來源: ADJ網路控股集團


親眼所見的鬼魂上身

若非亲眼所见,绝对不相信以前老人经常说的生辰八字轻容易被鬼魂上身之类的话……
      事情是这样的:前阵子没事回了趟老家(安徽的一个农村)。前天下午,也就是2007年7月9号,我们约了四个儿时的玩伴一起打麻将。其中有我、一个叫婷婷的女孩,还有另外一个男孩子和一个女孩子;大家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所以彼此间没有什么拘束,直接就谈笑风生地上了桌子开打。刚开始打的两圈还非常正常,大家边打边聊天边回忆童年……可打着打着,我们发现婷婷渐渐有点不太对劲……
我们那四个人当中,应该数婷婷最活泼开朗调皮了,话也最多,总是一副阳光的笑脸;重要的是,婷婷是那騙子很单纯,没什么心计,有什么情绪全表现在脸上的那騙子女孩子,表现在麻将桌上就是那騙子和了把一块钱的P和也能兴奋半天,轮到自己自摸和牌恰巧被别人拦了就龇牙咧嘴恨不得杀人的形象……可是前天随着牌局的进行,我们发现,婷婷脸上的表情由丰富变的单调,而且是越来越单调枯燥,到了后来干脆就一直绷着脸瞪着眼睛不笑也不说话,机械地打牌。刚开始我们三个也没留意,只当是婷婷牌运不佳在那郁闷呢,还偷偷暗笑婷婷你也有憋闷的时候哈~~
      打到第六圈的时候,有把是婷婷坐庄,结果她暗杠杠上开花混一色一条龙自摸。这騙子牌在我们那里是很大很大的,而且也极其难遇到。就算是平时再老成侍重的人,和着这样的牌估计也会兴奋之情显露于脸上;象婷婷这样的人要是在平时,我估计一个月之后的某个深夜,她也许都可能谈起这副牌来……可大大出乎我们意料,杠上开花几乎把我们三人筹码都赢光了的婷婷,表情之镇定让人惊讶不已。她淡淡地说了句“自摸”就收筹码然后把牌推倒接着来下一牌……我们三人唏嘘地互相对视着看了半天,不晓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太不象婷婷的风格了!!!可是当时仍然没有多想,因为婷婷还能照常打牌还能做出这样的大分值牌来,我们以为她身体有点不太舒服,可谁也没想到,更加可怕的还在后面……
婷婷还是那样的淡定,仿佛不曾和过那把大牌似的。我们几个一边打一边留意着婷婷的神情,很快,婷婷出问题了。她开始不断地做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比如把麻将垒好了突然推倒又重新码;牌起好了之后反复地去数自己的牌张数,13张牌她一局居然能翻来覆去数20多下;然后就是不会碰牌,该轮到她起牌不摸,摸过了不出牌,出牌竟然挨排顺序地从面前一张一张打;最后别人和了 她居然还在那打……总之,婷婷突然变的好像不会打麻将了,而且脑袋似乎不怎么做主……我们三个就问她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她去睡会。她看了我们三个半天,说了句“好烫!”,我们问她什么好烫,她又说了句“漆黑漆黑的”……我们意识到婷婷有问题了,赶紧歇了牌局,让另外那个女孩子送她回家睡觉去。然后怀着忐忑的心情回了家……
         到了晚上,婷婷发起了高烧,吃什么吐什么;而且不断地说一些莫名其妙、别人听不懂的话;她父母赶紧把她送到镇上的医院,医生为她打起了吊水,打了退烧针,说没事了。可是回家后婷婷的体温依旧停留在恐怖的39.6度上(这是事后婷婷的父母说的),一点没有退烧的趋势,她父母慌了又把她送到医院,医生这回谨慎了些,为婷婷全身做了比较细致的检查,结果显示婷婷身体十分健康,五脏六腑没有任何毛病……一时间医生也没了主意,就让她父母先把她领回去,看夜里能不能退烧,如果不能,早上就要去县医院检查。。
          可怜的婷婷就这样烧了一夜,不吃不喝一点温度没退,还不住地说胡话。昨天上午,村里的一个老奶奶(80多岁)问了问我们几个麻将桌上发生的事,老奶奶说婷婷除了发烧说胡话再没有别的症状了,而且根据她麻将桌上的表现,也不象是单纯生病的样子;老奶奶就推测,婷婷该不会是被鬼魂附身了吧?婷婷的生辰八字经过计算,很轻很轻,很容易遭到鬼魂欺负的那騙子……这样一说,我们几个也怕了。老奶奶说,婷婷如果是在麻将桌上遭遇的鬼魂,那么依附在婷婷身上的鬼魂生前必定是婷婷某个喜欢打麻将的亲戚。婷婷的妈妈就说本家亲戚只有婷婷的外公好打麻将。婷婷的外公死了4年多了,生前嗜麻将如命,而且她外公就是四年多前打麻将时突发心机梗塞死在麻将桌边的!老奶奶说你先别急着送闺女去医院,医院可能根本想不出办法来,我来试试民间的办法。然后老奶奶就走到床边,对着婷婷叽里咕噜了说了一阵什么(房间不让外人进,我们在窗外看着),突然就看到高烧的婷婷点了点头!要知道当时的婷婷连正常的话也不会说了!
然后老奶奶满有把握地告诉婷婷的父母,说婷婷的外公在阴间太寂寞了,没人陪他打麻将,也没钱打麻将,所以借着婷婷的口说出来……那个老奶奶在我们老家当地很有名望,所以婷婷的父母后来就依照她的办法。专门回了趟婷婷母亲的娘家,在她外公的坟前烧了许多冥币,一副上好的麻将,还有三个纸扎的小人(陪他 外公打麻将)……
       我们那三个和婷婷打麻将的根本不信这套,担心不已,真怕耽误了婷婷的治疗。可很快,事实就让我们惊讶的几乎掉了下巴……大约10点上的坟,中午12点的时候,婷婷就清醒过来了,虽然一夜没吃没喝婷婷显得很疲倦,但是她的精神完全正常了;发烧时显得很痴呆的两只眼睛很快恢复了往日的神采……而且,清醒后的婷婷完全不记得20几个小时以来发生的一切,她醒来说的第一句话是“你们这么多人站在我家看什么啊?"午饭后,婷婷完全恢复了以前的活泼开朗。下午2点左右,我试探着跟她提了点昨天麻将桌的事,她吃惊地看着我:“你是不是还没睡醒啊??尽说些搞笑的话。回去睡吧,醒了俺们搓麻将!”我无语…………
不是来宣扬迷信的。。。说真的,以前也听说过类似的事情,我总是很鄙夷地从鼻子里哼一声“迷信”或者“愚昧”……但这起事情,亲眼看见,亲身经历,想不相信都难!









逢甲住宿推薦逢甲住宿台中旅店逢甲日租台中住宿台中逢甲民宿台中民宿台中一中住宿台中便宜住宿台中青年旅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