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埤塘

tomjay936 發表於: 2016-6-06 09:10 來源: ADJ網路控股集團


小時候住在埤塘較多的鄉下,每當天氣炎熱時,會有較大的鄰居帶頭去埤塘玩水
每當要去玩的時候,總會留一個不敢下水的把風,因為被大人發現少不了一頓毒打

八歲剛上小學那年暑假,有次大伙去附近一個果園旁的池塘玩水
因為是新發現較為隱密的地方,這次沒留警戒,大家拖了衣服衝下去玩水
其中一個大兩歲的哥哥似乎是抽筋,游一游變成掙扎,手一直拍打水面
頭時而露出水面時而沒入,平常不會游泳的都只會再岸旁邊玩,會游的才會游的較遠

溺水的阿俊在我們裡面算是很會游泳的,
那天不知道是抽筋還是怎麼了,一下子大家都不知如何是好
可能是嚇到了,大家都往岸上靠
我們最大的才約12歲,沒有人會救人
趕快叫人去找大人幫忙

上岸騎腳踏車的離開視線後阿俊就沒再伸出頭來
發現溺水到去求救,不到幾分鐘的時間,那時候以為大人來就可以救起他來
等阿俊被撈起來,已經是一個小時後
阿俊的爸爸哭得死去活來,好不容易有了這個兒子
阿俊是獨子,他媽媽在阿俊生下來之後出車禍過世

阿俊的爸爸沒有責罵我們,只是一直哭
我們小孩子沒見過這種場面,一時之間也不知該如何是好
後來大家的家長來了,都被狠狠的打了一頓

當天晚上聽隔壁的阿嬸說,我們去的那個池塘上個月才有人在那自殺
直說是被抓交替去,罵我們不知道天高地厚
這件事之後,大伙都不敢跑去玩水
其中一對兄妹無緣無故發燒好幾天,大人說是煞到,帶去廟裡面收驚才有好轉

到了頭七那天,阿俊的爸爸請了師公在池塘邊辦了法會
師公說阿俊是被在那自殺的抓交替,沒辦直接法超渡阿俊
只能讓他每天在那重複死亡的痛苦,直到他也找到替身,或是怨氣殆盡

過了幾個月大家開學了,阿俊的爸爸心情一直無法平復,天天借酒澆愁
某天早上,被人發現在那池塘旁邊的大榕樹上吊身亡
暑假前的那次溺水事件,佳明、佳彥兩兄妹就沒再出來跟我們在一塊玩
聽她說他哥哥那次發燒後,變得有些不正常
一直說有人要抓他,一到晚上不是哭鬧,就是躲在暗處發抖

佳彥他哥哥這樣讓她也很害怕,她常常夢到晚上回到那池邊
看到阿俊跟他爸爸面無血色的站在煙濛濛的湖面,
後面還有幾個穿著古裝的男女,披頭散髮的都看不清楚長相
佳彥是個活潑開朗的小女生,我很喜歡跟她一起玩,一起聊天
開學這陣子見到她整個人變得陰鬱許多,下課常常趴在桌上睡覺,少了以往的活力
請假的這陣子,感覺好像少了什麼在身旁

星期三中午就放學,走在回家路上
經過竹林旁邊的涼亭,看到佳明一個人坐在涼亭裡面
我過去問他怎麼你們最近都一直請假,佳明看了我ㄧ眼,沒有答話

「佳明,你們兄妹最近到底怎麼?」
回覆我的還是沉默,好像沒聽見我的話一樣

過了一會站起來往涼亭旁的小路走了過去,那條小路是通往後山的捷徑,在山上有種作物的農夫常走
也是去那池塘的地必經之路,池塘隱沒在一片樹林後面
我跟在佳明旁邊,看他不說話,我也沒浪費口水
當下覺得很奇怪,不理我,又一個人走這條路
是想去後山還是那個現在大家避之唯恐不及的地方?
走到爬坡的地方,也不見佳明緩下腳步,心想大熱天的還穿長袖出來玩,有病

走了幾條岔開的小路,我確定佳明是要去阿俊淹死的那個池塘
就算是大白天,我還是心生恐懼
拉了一下佳明的衣服,他停下來沒有回頭,像是在等我說話

「欸,佳明不要去那裡,被大人發現就完蛋了,而且你不覺得那很恐怖,大人說那裡有鬼耶。」

佳明轉過頭來笑了,好像剛剛的沉默是在戲弄我一樣
「他們住在那裡,我要去找他們,你要跟我去嗎?」

「還是不要好了,我放學太久沒回家,家裡人會擔心。」心想這鬼地方誰會住在那裡

佳明這次沒回話,只是笑瞇瞇的看著我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背瘠發涼,我覺得他笑起來好恐怖

「那我先回家了,改天再跟你出來玩。」說完我就往回走
雖然沒回頭,我能感覺到佳明還在原地看著我笑
睡覺前越想越覺得奇怪,佳明應該在家休養,怎麼會一個人出現在外面
可能是待在家無聊偷跑出來?
雖然有些怪怪,可能是生病的緣故,但也不像是需要請長假的樣子

晚上做了個夢
我站在家門口,四周房屋依舊只是一個人都沒有
所有房子燈光都是關著的,畫面染上一層灰暗的霧氣,不遠的街道景象都被霧氣所吞沒

巷口的霧中出現一個撐著油紙傘的身影,走路的姿勢不像常人般詭異
面色死白,穿著黑色長袍,對比的白色長髮披肩,雙眼凹陷緩緩向我走過來
每一步看起來那麼詭異而沉重

我嚇得衝進家把門反鎖,天啊,那到底是什麼人,還是根本不是人
院子傳來鐵門輕輕推開的聲音,內門上的明鎖暗鎖都被我閂上,背貼在門上祈禱著門不要被它打開
心跳聲在耳際加大播送,彷彿過了一世紀那個久
正當以為躲過了,門後突然傳來「咯…咯…咯」的聲音

「咯…」

「咯…咯」

「咯….咯咯咯….咯」越來越大聲

就像是被人掐住勃子,又極力想發出聲音,一瞬間我終於聽出來,它…在…笑

門被一股巨力推開,連抵擋一秒的辦法都沒有就撞在牆上
頭痛的讓我眼淚直接飆出,正當我要老套的放聲大喊救命,看看四周覺得不太對勁
咦,我怎麼在房間的地板,棉被半垂在床沿,好險只是個該死的惡夢

早上去學校,佳彥依然沒來學校
一位住在佳彥附近的同學莊逸川說,佳彥的哥哥現在在加護病房
聽說是前天洗澡時發生意外,狀況不是很樂觀

「不可能啦,昨天放學回家路上我還遇到佳明,他還去後山玩,本來我還打算要跟他一起去耶。」
我馬上結束他這過火的唬爛

「我媽跟他媽很熟,昨天放學回家聽我媽說才知道的這件事情的,信不信隨便你。」

看他一本正經的說,我開始有些相信,莊逸川平常也不像是會開這種玩笑的人
可是我昨天放學明明才遇到佳明的,而且從涼亭到上山的小路也不只二十分鐘

他把我拉到旁邊,「不然放學你跟我去他家看看,我知道你喜歡佳彥,順便去找她,她現在一定很難過。」

「真的是真的?!」我還是不是很相信

「真的。」
因為這件事根本無心聽課,上午的課一直在傳紙條
從莊逸川那得知佳明似乎是洗澡的時候昏倒在澡缸,頭部浸在澡盆裡
他媽媽要拿浴巾給他的時候發現,緊急送到醫院搶救回來
持續昏迷中,醫生說狀況不是很樂觀

跟逸川說了昨天的事情,他也覺得事情似乎有些不正常,時間點來說是不可能成立的

「該不會那是某種分身術?」我認真誠懇的問他

逸川同學淡定的看我一眼

就在我跟逸川在走廊上討論的時候,我注意到對面棟的教學大樓屋頂上站著一個人
距離有點遠看的有些模糊,但我認出來那不是死掉的阿俊!?
他靜靜站在屋頂的水塔上,看不出臉上是什麼表情
突然間身體冒出大量的水,就像憑空出現的湧泉
此時逸川注意到我的視線停在對面樓頂,但他似乎沒看到阿俊,只看到源源不絕的水流下來

「水塔爆水管,等等該不會停水吧。」

「你沒看到有人在上面嗎?」

「什麼人?沒看到呀。」

此時我看到阿俊身後”浮”起一把油紙傘,就跟我夢中那把一模一樣,古樸儉約的褐色
我突然間腿軟了一下,被旁邊的逸川扶住

「你還好吧?怎麼突然這麼害怕的樣子,那水管是你的傑作?」

「阿俊…我…我…看到阿俊在那水塔上,還有傘…油紙傘。」

大太陽下竟然覺得冷,有股寒氣從腰部蔓延到背部,接著穿過勃子到頭頂
逸川被我的怪模樣嚇到了,一直搖我
等我回過神再看向樓頂,哪有什麼人影,只有不斷湧出的自來水淌落而下

放學我跟逸川到了佳彥家門口,他家門口聚集著一些人,心想可能是鄰居親戚來關心
我們走過去說來找佳彥的,我們是她同學
一位中年婦人進去帶佳彥出來,佳彥看起來憔悴好多

「你哥哥還好吧?」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問了這個蠢問題

「哥哥死掉了。」說完佳彥放聲哭了出來

佳明在早上斷氣了,遺體安放在殯儀館
而且佳明不是昏倒在浴缸,像是被人強壓在浴缸
手腳因為掙扎多處挫傷,他媽媽聽到聲音進去時,佳明已經攤在浴缸裡
長輩知道事情不對勁,請了廟裡有修行的法師來一探究近
法師說這個不是單純的鬼魅作亂,這是有道行的妖,而且不是只有一隻
小孩子剛好跑到它的地方玩耍,它要抓他們來修煉
佳明不會是最後一個,法師說他也沒什麼把握解決這件事情
被它帶走的小孩也沒辦法超度,因為對方道行太深了
逢甲住宿推薦逢甲住宿台中旅店逢甲日租台中住宿台中逢甲民宿台中民宿台中一中住宿台中便宜住宿台中青年旅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