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一塊石碑

shareonce 發表於: 2016-4-18 14:21 來源: ADJ網路控股集團


我是一個念初三年級的學生,在所老牌的學校里念書,在我成長的過程中沒發生過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甚至就連一次車禍也沒發生過,更不要說什麼綁架、見鬼、遭遇外星人什麼的了,如果用兩個字兩形容我的話,我想最最恰當的兩個字就是普通,每天我所做的事也不過是上學和下學罷了,可就在半年前在我身上卻發生了一件令我終身難忘的事,就算過了這麼長時間它帶給我的影響依然難以磨滅,每當我再一次回憶起當時的情景時我依然不寒而栗。
  我清楚的記的那是一個陽光明媚的日子,早上我騎著單車去上學,這是我幾乎每天都做的事,如果不是那件事的話,我現在可能還會說我閉著眼睛也可以去學校。那天看起來和平時一樣的正常,我一邊騎著單車一邊想著一些無聊的事,很快我就到了學校的門口,這時校園里安靜極了,操場上一個人沒有,這使我的心不由的往下一沉,因為感覺到我可能是遲到了。急忙看了看表,可時間顯示現在還不晚,所以我想現在只有盡快的進入教室就清楚是怎麼回事了,我小跑著進入了教學樓,這時眼前的情景又讓我不由得感到奇怪,本來一貫干凈的樓梯今天竟然落了一層厚厚的塵土,就像是幾十年沒人打掃過一樣,帶著一肚子的狐疑,和往常一樣,我不用思索就找到了我的教室,並推開了教室的大門,教室里整整齊齊的坐滿了人,都在那里低著頭默默的溫習著,這時我那懸著的心才放了下來,看來我真的是遲到了。還好老師沒有來。可是我這時卻發現這個教室中早已坐滿了人卻沒有了我的位置,仔細的看了看這些人,卻又發現這些人我一個都不認識。“難道我今天又犯了第二個錯誤?走錯教室了?”我急忙退了出去並用力的敲了敲自己的腦殼。
  這時我站在走廊上平靜了一會兒,心里想是不是最近熬夜熬得太厲害了,所以腦子出了點問題,可這時我又發現了一個令我心驚的事實,這個走廊也並不是我所熟悉的那個走廊了,我清楚的了解學校走廊的樣子,雪白的墻壁,還有塑鋼的窗戶非常的明亮,可眼前的一切都大大的不同,墻上滿是斑駁的汙點,窗戶變成了木框的舊窗,而且上面的玻璃也變得殘缺不全,就像是廢棄了幾十年不用的樣子,上面還落滿了灰塵,可我記得就在我敲門前它們還不是這個樣子,真可怕!就連天氣也變了,本來陽光明媚,一眨眼就布滿了厚厚的雲層,外面刮著狂風,吹得樹葉到處的飄落著,好像是一場大雨即將來臨的樣子,果然沒一會兒的功夫天上下起了瓢潑般的大雨,這雨是那麼的可怕,仿佛要沖走一切。
  我站在走廊里找不到自己的班級在哪兒?這一切都不是我所熟悉的樣子。是我糊塗的走錯了學校嗎?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還是在我身上發生了什麼可怕的病變。一個個古怪的念頭從我的腦子里冒了出來,可還是無法解釋眼前的一切,我想離來這里,到外面看一看是怎麼回事,可外面還下著那麼大的雨使我無所適從,最后我決定問一問里面的人,就算是被人笑話也比我干站在這兒的強,於是我鼓起了勇氣敲了敲那扇門,可過了很長里間也沒有人理我,我只好輕輕的推開了門。
  眼前的一幕使我終身難忘,剛才明明是坐得滿滿的教室的人一下子只剩下了一個,嚇得我目瞪口呆,真是活見鬼了今天到底是怎麼了?我穩定了很久才鼓起勇氣問還剩下的那個學生道:“其它人呢?”那個人沒有抬頭只是答了一句:“走了……扔下我走了……”他的聲音冷冰冰的叫人聽起來很不舒服,他低著頭我看不清他的臉,可不知為什麼我希望他不要抬起頭來。
  “走……了”我很難理解他的話,心里想難道是跳窗走的,這是三樓呀!我站在哪用力的揉了揉眼睛,並狠狠的擰了自己一下,我覺得我一定是在做夢,還是一個可怕的夢,當我鼓起勇氣再一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眼前的還是那個樣子,只不過那唯一的一個人也不見了。這事嚇的我向后退了幾步,卻發現那個人居然站在窗邊。
  “你……你怎麼沒走?”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問他這句話。
  “我出不去……”
  “出不去……想出去很容易呀!”我說道
  “出不去……他們鎖上了門,我好難受……幫幫我罷……”他忽然轉過頭來。
  我敢和你們任何一個人打賭,我看到的這一幕決對比你們任何人看到過的最可怕的東西都可怕,我看到了一張臉,一張可怕的臉。是青色的,他的嘴張得好大,大的很難想象出來,好像他根本就無法呼吸,而且他的下巴又向一邊偏了很多,臉好像被什麼東西給砸的已經變形了。這不可能是一張人的臉,所以……
  “啊……”我大叫了起來快速的向樓下跑去,我的頭腦發昏只有一個念頭牢牢的抓住了我,離開這里,我不知道自己向下跑了多少層,最后我終於安靜了下來,因為我發現有些不對,我們學校只有三層樓,可我剛才足足向下跑了十幾層,而且我也跑不動了,一下子坐在了地上。可我馬上又跳了起來。因為我看到那個人還在我眼前的窗前,原來我一直在原地打轉,好在這時我的頭腦好像清楚了一點,這一定就是老人們說的“鬼打墻”那個人一定是鬼,想到這兒我渾身都抖了起來。
  “我出不去……幫幫我……”那個人,(不應該是鬼)不停的再說這句話。
  “你道底要干什麼?”我不知道從那來的勇氣用發抖的嗓音問道。
“出去……”
  “好……我答應你……”其實我並不想幫他,可是再那樣的情況下,只要他肯讓我回到現實中我想我會答應他一切條件的,雖然我並不知道幫他的后果和怎麼幫他。當我那句不記后果的話說出口后眼前的一切瞬間變化了,學校不見了……
  我一個人蹲在雨里,眼前是一所破舊的學校,我好像是站在操場上了,在我眼前有一個很高大的石碑,上面的字都已很模糊了,只有“一九六三年”那幾個字還清晰。這時忽然響起了一陣巨大的轟鳴聲,在不遠處的山上一股巨大的黑浪正席卷過來。是“泥石流!”無路可逃我只好躲到了石碑的后面,可我知道我完了,這石碑跟本就擋不住下滑的泥石,果然泥石如巨浪一樣的沖在石碑上面,一下子石碑倒了,我的眼前一黑什麼也不知道了。
  再次叫醒我的是一抹刺眼的陽光,當我的眼睛徹底睜開的時候,我的老師和同學們都圍在我的身邊,我掙扎著坐了起來看到眼前的一切又恢復了正常,我正躺在學校的醫務室里。我到底是怎麼了,那一切是真的嗎?同學們告訴我他們看到我早上來了之后一直在操場上轉來轉去,還不時的自言自語,最后就昏倒了。於是我肯定那一定是我的幻覺,果然回家休息了幾天后一切都恢復了正常。再我的眼前再也沒有出現什麼,醫生又給我檢查了一次,他告訴我,我很正常。於是我又繼續過上了我那普通人的生活。你們也許會認為事情告一段落了。我開始的時候也是那樣想的,可是不久后的令一件事才是我恐懼至今的真正原因。
  事情過去的一周后,我和幾個同學參加學校的義務勞動,在休息的時候就和學校的更夫聊了起來。他是一個六十多歲的老頭,在學校干了幾十年了,他喜歡聊一些學校的往事,我們不太喜歡聽他說的,可還在敷衍著,忽然有幾句話傳入了我的耳朵里,我一下子呆住了。
  “你說什麼,三十幾年前這里發生過一次泥石流,有一個學生失蹤了。”我的臉一下子變成了青色。
  “是啊!那個學生很可憐,被人鎖在了教室里,不過那也是后來鎖他的那幾個學生說的,泥石流過后教室里沒有他的屍體,所以有人說他在泥石發生前就跑了出來。可是此后他就失蹤了再也沒有出現過……”他對我的異常表現感到吃驚,可還是把當時的情景講給了我聽。
  “還……有一個碑……”我的嘴有些不好使了。可我急切的想知道。
  “你怎麼知道的,是有個碑,一九六三年立的。”
  “六三年……現在那個碑在哪兒?”一下子眼前又出現了那可怕的一幕。
  “那年被泥石給埋了,后來也沒有挖出來,我記得位置大概就在操場上籃球架的邊上……”
  一下子我所有的神經都繃緊了,還沒有等他說完,我飛快的拿著鐵锨向那邊跑了過去,像發瘋似的在籃球架邊上挖了起來,幾個同學都跟了過去,呆呆的看著我,我想當時他們一定是以為我又像那天一樣發起瘋來,可我此時什麼也不顧了,我只有一個念頭,我一定要證明給自己看,那天發生的事道底是真的還只是我的幻覺,如果搞不清楚我想我會真的發瘋的。我不停的挖著好在沒有人阻止我,很快的我就向下挖了一米多,忽然一個硬東西硌在了鐵锨上,這時我的心跳得好快,我感覺他馬上就要出現了。我挖開了周圍的土,一塊石碑出現在我的眼前所有的字都已模糊了只有那一九六三幾個字還看得清楚。在石碑的邊上還露出了一塊白色的骨頭。我找到了,原來那一切都是真的……
逢甲住宿推薦逢甲住宿台中旅店逢甲日租台中住宿台中逢甲民宿台中民宿台中一中住宿台中便宜住宿台中青年旅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