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三世簽

tomjay936 發表於: 2016-6-06 09:10 來源: ADJ網路控股集團


一,抽簽的開始

  我一大早就起了,穿好衣服,坐在鋪上。兄弟們什麼也不說,來來去去的,胖子過來問我:「吃早點不?」我搖搖頭,他也就走了。
  樓道里,幾個人竊竊私語,我聽得清楚。

  「還那樣呢?」
  「是啊,三天沒吃沒喝了,怎么辦啊。」
  是黑子說:「實在不行架著他去醫院,打點滴!去去去,別看熱鬧了。」

  我站起來,屋里人都看著我。「書呢?要考試了,我得看看了。」我說,「看著我干嘛?我沒什麼啊。」大蝦拍拍我肩膀:「吃飯吧兄弟,瞧瞧你——不就是一個女人嗎,值得嗎,就跟誰沒失過戀似的。」

  失戀?我沒有失戀,我的女朋友,梅,她好好的。
  等等,等等,我好像漏掉了什麼,我三天沒吃飯了?那麼三天之前,發生了什麼事情。
  發生了什么事情呢,我好像忘了,又好像記得太深,太強烈,刻的我心疼。腦子一陣陣發暈,我又坐回去。

  胖子把飯缸遞給我,里面是剛打的熱乎粥。我接了,謝他。很想吃點什麼,可是我的胃往上翻,只好又放下,捂著肚子,說:「我還是吃不下,等一會兒。」

  胖子說:「去醫院吧,看看吧。」我說,我沒病,真的。
  就這樣渾渾噩噩過了一天,晚上了,他們都走,不知道去了哪里,我半靠在被子上,腦子里不知道想什麼。
  門砰的開了,是被一只腳踢開的。

  這只腳又很輕巧的把門帶上了,這動靜很熟悉,我看了一眼,這只腳的主人程英飛,我的好朋友,一手捧著個飯盒,一手拎著瓶飲料。

  我笑,說:「什麼風把你吹來的?」
  他說:「昨天通電話的時候覺得你半死不活的,所以來看看。」
  我說我沒事,就是不想吃飯。
  他說:「你不想吃,我想吃,我還沒吃晚飯呢。」說罷用腳勾了個凳子坐在我床邊上,飯盒放在膝頭,打開,是熱騰騰的雞丁炒飯。
  他掰開一次性筷子,說聲開動,然后又問我:「現在談談你怎麼了。」
  我說我沒怎么,這三天都吃不下飯。

  他問:「三天前呢?三天前的再三天前,發生了什麼,給我說說。」
  三天前?今天是星期四,三天前,是星期一,再三天前,是星期五。
  是個周末,哦。
  梅對我說,你相信抽簽嗎?

  我說我不信了,這種東西沒準兒的。她不滿意道,你也太武斷了,你不是也常說,經常有科學不能解釋的事情嗎?我說是啊,科學不能解釋的事情,叫做魔法。

  她就說:「那你想不相信魔法?」
  我說,有點吧,今天怎麼老問這個?
  梅說:「我聽我們寢室的同學說,現在有一種魔法抽簽,很有意思,可以告訴你很多未來的事情,而且特別準,我想跟你試試。」
  我說:「你沒跟你們寢室的同學試試先?」
  梅說:「她們不行的,因為這種魔法,必須一對情侶來做,而且最好在星期五,所以叫做‘星期五魔法’,很有意思呢。」

  我說好,怎麼做?
  找一個陰面的房子,準備好簽筒和魔法書就可以開始了,首先所有人閉眼數十三下,由男生先抽一只簽,然後再數十四下,由女生抽一只簽,整個過程中誰也不能睜開眼,直到抽簽結束。

  把抽到的兩只簽對起來,先拿到的放在左邊,得到一個數字,從魔法書里查到該數字對應的意思就可以了。
  「這麼簡單?」我拿著那本薄薄的書,問梅:「這本書你哪里找到的?」
  梅說:「我也不清楚了,我們寢室同學給我的,哎!別翻!」她阻止了我要打開那書的動作:「抽簽之前看了就不靈了。」

  真是的,這么多破規矩,我說,好了,玩吧,反正現在是中午,咱們這間自習室里也沒別人了。梅笑笑,跑到門口,打開門。
  呼啦一下進來十好幾個女生,通通沖著我樂。

  「你們……」為首的是梅她們寢室的李彩兒,對我說:「我們早就想抽簽了,只不過沒有男生陪我們玩,這次你就委屈一下,反正很簡單。」

  她身后那個叫丁文的晃著簽筒,一通裝模做樣,叫道:「開始了開始了。」
  唧唧喳喳了老半天,這一堆人終于圍坐在一張桌子邊上了。
  怪不得一個女人等于五百只鴨子呢!我正在想,梅拉了我的手說,開始了。
  「誰先來?誰想問什麼事情就拿著魔法書。」

  李彩兒把書放在自己膝頭,一笑說:「螃蟹我來吃。」
  然后就是麻煩的抽簽,我一直閉著眼,摸索著在桌子上那個桶里抽了一根硬紙做的簽。
  「抽完了!」梅說,大家睜開眼睛,我抽到的是三,她抽到的是四。
  「三十四,好小。」李彩兒翻開那書開始查,「哎,是好事,說我今天會有財運。」
  我好奇,去看,果然,那書里「三十四」下邊用蠅頭小楷寫的:「今日財運」。
  這叫什麼啊,我想走了,架不住一幫女生軟磨硬泡。

  該丁文了,她把書頂在頭上,做了個滑稽相。
  我閉眼,數到十三的時候,忽然聽到有個女生的尖叫,「怎麼了?」梅在一旁抓住我的手,「沒關系,她們鬧著玩的,別睜眼,抽完簽再說。」

  「七十四,查查吧。」梅說。
  我擺擺手:「丁文怎麼了?」
  那女孩臉色蒼白,哆里哆嗦的,半天才回答說:「沒有事。」拿起書來翻翻,忽然大叫一聲。

  其他的女生湊過去,有的撿起書來,有的拉住她問怎麼了。
  梅叫我過去,我看見那書上寫著:「七十四,死於非命。」
  我說:「這玩笑開的也大了,別玩了。」
  丁文這時候會恢復了平靜,高聲說:「不,我剛才只是開玩笑,嚇嚇你們罷了,玩吧,反正沒什麼。」
  我的媽呀,只好陪這幾萬只鴨子繼續了。
  梅說:「我也想抽簽。」我告訴她很晚了,該吃晚飯了。
  「算了吧,反正是玩,下次找個更好玩的辦法,我陪你。」

  那些唧唧喳喳的女生走了,我想跟她單獨說一會兒話,她說:「我冷。」
  我說:「是嗎?這屋里暖氣很熱啊。」
  梅說:「可我就是覺得冷,你不覺得嗎?自從剛才給丁文抽簽的時候,這屋里就有一股很冷的空氣。」
  我說:「咳,你是被嚇著了,抽簽的時候她大叫來著。」
  梅說:「什麼?誰叫了?」
  我說:「丁文啊,不是她抽簽的時候大叫,你還不讓我睜眼。」

  梅抓住我的手,笑道:「你也是的,這麼調皮,剛才抽簽是有人叫嗎?我怎麼沒聽見,我也沒跟你說過話的,別編瞎話嚇唬我。」
  林杰不在屋里,我回去問阿標抽簽的事情,他說:「你說的那種游戲我從來沒聽說過。」
  我說是嗎,林杰去哪里了,你知道嗎?
  「他啊,回家探親了,好像家里有事。」
  總是有點奇怪的感覺。

  下午接了個電話,梅說:「那個抽簽真的很靈,李彩兒剛才接到一張匯款單呢,美的不行。」
  我說:「巧合罷了,如果你說靈,那麼丁文呢?」
  梅沉默,我忽然聽到她在電話里低低的說:「也會應驗的。」
  「你說什麼?梅!」
  電話里傳來嘟嘟的斷線聲。
  我忽然發燒了,體溫很高,腦子有點不清楚,躺在床上睡了一覺,夢里充滿無數的影子。

  表哥,倦葉,玄苦,小于,他們在我的頭上高高的掠過,冷冰冰的看著我。
  我夢見自己對他們說:「這是怎麼回事?你們有什麼事要告訴我嗎?」
  他們開始沒有反應,后來小于飄過來,手在我的頭上輕輕一拍……
  「啊!」我大叫一聲從夢中醒來,一身冷汗。
  黑子跟我說:「怎麼了,惡夢啊,你做夢做的倒快。」
  我問:「我睡了多長時間?」
  他說:「五分鐘不到。」
  接著我的手機響,是梅,聲音低低的:「我在湖邊。」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湖邊?你在湖邊幹什麼?現在十一點了,你不回寢室了?」

  梅說:「我有很重要的事情,這本來也是你的事情,我替你做了。」
  我說,我不明白,你馬上給我回寢室,要不我去接你。
  梅說,不用了。
  她掛了線,我馬上給她們寢室打過去,李彩兒接的。
  「梅?怎麼了,她睡了,她說不接電話了,有什麼事明天說。」
  開什麼玩笑,說在湖邊,明明在寢室睡覺,我說:「好吧,你們寢室都睡了嗎?」
  李彩兒說:「沒有,今天周末,大家在看碟,只有你的女朋友懶的像頭豬,一直蒙頭大睡。」

  我忽然想起點什麼,問:「丁文呢,她也在你們寢室對吧?」
  她說不是:「她應該回家了,晚上就沒回來了,怎麼關心起別人了,小心梅會吃醋。」
  我說什麼啊,她下午裝神弄鬼的,我還想問問她嚇唬到誰了。
  李彩兒說:「說到嚇唬,我們隔壁寢的林玄你認識吧?」
  我說是啊,下午抽簽有她。
  「她是被嚇著了,一直臉色煞白,回來一句話也不說,還在發呆呢。」
  我問:「她抽到的簽是什麼?」

  李彩兒想想,說:「也是四個字‘一根繩索’,不知道什麼意思。」
  掛了電話我去跟兄弟們打牌,手氣特別差,人家說我心不在焉,阿標忽然說:「我想起來了。」
  我問他什麼,他說:「是我師父,林杰有一次聊天的時候說,抽簽是一種邪惡的妖術。」



二,局中人




子強要我陪他去湖邊:「我聽說警察正在打撈什麼東西,我想去看一下。」
湖邊圍了不少人,我們兩個擠進去找個警察大哥打聽。
他說:「今天有個學生報案,說你們學校這個湖里飄著一個人。」
我說:「你們找到了嗎?這麼用漁網能撈到?」他用下巴指著湖邊說:「早撈到了,我們現在是在找頭。」

回去的路上我跟子強說,這回沒有你們幹部的事情,是刑事案件。
子強說:「是啊,沒想到學校里還會出現無頭女屍。」
我說:「那個女的是誰啊,真可憐,頭都不見了。」
子強點頭,我們兩個默默的走回去,雖然是白天,天色灰蒙蒙的令人不痛快。
誰也沒說話。

宿舍下邊有個臉尖尖的小女生,一看見我和子強,馬上縮在一棵樹後面。我叫子強先上去,自己過去跟她說話:「林玄,你怎么了?」
她看見我認識她,嘆了口氣,左右看看。
我說:「不至於這麼小心吧,你怕什麼?」
她說:「梅,她會來嗎?」
我說梅今天有個補習班,怎麼了,你想說什麼?
她結結巴巴起來:「我......我......我不是那個意思,我那天,昨天......我看見了。」
我問,你看見了什麼,難不成抽簽的時候,驚叫的是你?
她跳起來,驚喜道:「你聽到了?你們給丁文抽簽的時候,我叫了,可她們都說沒聽到,她們都變了。」
我說:「沒注意罷了,不至於變什麼的吧。」
林玄說:「不是的,她們都變了,在抽簽的時候。」
我說:「怎麼了?你告訴我。」
她說,我就是為了告訴你才來的,抽簽的時候我尖叫是因為,我睜開了眼睛,我看見......

她沒來的及說完,梅的身影忽然冒了出來,跟我打招呼。
我說:「你怎麼來的?我正在跟林玄說話......」
梅的臉上似笑非笑,說正好,我也想找她。
再回頭,她不見了。

剛才跟我說話的那個小個子女生完全不見了,好像被地縫一下子吸進去了一樣。
「林玄呢?一下子就不見了。」梅笑著回答我說:「什麼林玄啊?」
我說:「你剛才過來的時候正跟我說話的那個,你們隔壁寢室的。」
梅好像在認真回憶,說:「沒有這麼個人啊,你想象力實在太豐富了。」

我說,梅,最近發生的事情,我覺得很不對勁。
她說:「怎麼了?我不過是讓你幫我玩了一個抽簽游戲。」
我說:「真的僅僅是游戲嗎?怎麼一切都那麼不對勁?抽簽的時候有人尖叫,而且你不承認跟我說過話,昨天晚上你給我打的莫名其妙的電話,等等,這一切是不是你在有意的惡作劇?」
梅把放在我胳臂上的手一下子抽走,好像被火燎了一下,說:「你不相信我?我是那種惡作劇的人嗎?」
我說:「不是,你平時不會開這種玩笑的,你知道,我也是,所以一定有什麼問題,那本書是誰給你的?抽簽的那本書?」
梅說:「我不知道。」
我說:「不是你說你們寢室的人給你的嗎?」
梅說:「你聽我說,那書是我們寢室的人給我的,但是我不知道是誰。前天晚上我回寢室,屋里有一個人坐在彩兒的鋪上,拉著簾子,給我講了這個游戲,扔出那本書來,我不知道她是誰,我本來以為是彩兒的,昨天晚上一問,她說不是。」
我說:「那個不知道是誰的人給你講這個游戲,你就一定要玩?」
她說:「不知道為什麼,這個游戲那時候聽起來特別有意思,我給別人一講,她們都特別想玩,著了魔似的。」
這話好像在哪里聽過,我回憶著,對梅說,我們可能遇到麻煩了。
她說:「怎麼了,那個算命好像很靈的。」
我說:「就是因為靈才麻煩,你難道忘了丁文算的是什麼?我們得馬上找到她,確保她平安無事才行。」
梅說:「那還不簡單,我剛才剛看見她。」
我說:「在哪里?」
「湖邊,亭子後面的山洞里。」

丁文不在那里,我在山洞口看見的是林玄。
她坐在地上,手里提著一根麻繩,嘴里哼著歌,看起來很快樂。
我問:「你怎麼了?」她也不理我,身邊的梅害怕起來,拉著我要跑,我說:「等一會兒。」
「把林玄帶回寢室去吧。」
梅說:「不要,你看看她這麼奇怪。」
林玄是很奇怪,她那麼專心的玩著麻繩,看也不看我們。
我過去,抓住她手說:「回去了。」
她猛地抬頭看我,眼光冷冷的,狠狠的。我嚇得放開她,再看她眼睛翻出白來。

梅,不見了。
我想找個人來幫我,四下竟然沒有一個人,林玄站起來,慢慢向我走過來,嘴里怪聲怪調的說:「你不覺得麻繩很可愛嗎?我其實早就告訴你了,今天天氣好涼啊。她們都變了,丁文走得好,在抽簽的時候,彩兒倒了霉,有鬼吃了她。我呢,誰呢?我很走運,你的女朋友,哈哈,哈哈!」她把這幾句話說來說去,最后怪怪的笑,我退后幾步,跑了。
林玄沒有跟上來,我回頭看見她在路的盡頭,拿著繩子笑。
我打電話,給梅,她在寢室,聲音很平靜:「什麼事?湖邊?我沒有去過啊......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好了好了,沒空。明天再說吧。」

令我奇怪的事我的寢室里也沒有人。
正常的話,那幫家伙應該在打牌,也許有人租光碟來看,不可能沒有一個人的。看一下表,六點了,天黑了。
下去找林杰,他寢室里空空蕩蕩,連東西都沒有了。
我正想出去,一個聲音叫住了我。「你有事嗎?」我回頭,林杰的上鋪上坐著一個人,雙腿在空中蕩著,一副怡然自得的樣子。
「你是誰?」
他很得意道:「我是阿炯。」
這名字好像在哪里聽到過,我想了幾秒鐘,大罵道:「是你!你在搗鬼!」
他做個無辜的表情,說:「你為什麼會這麼想呢?」
「上回告訴洛林鬼咒的事情,現在又用抽簽來迷惑梅,對吧?」
他笑了,說:「我就知道我一出場,你就會看出這一切,不過,還沒完。」
他蹦下來,站在我對面,說:「沒完!你既然知道抽簽是我發起的,就應該明白,你們都是我布的這個局里的人,也就是局中人,怎麼選擇繼續的路,是你的權利,你繼續吧,我給你無限的時間,能不能走出這個局,就看你的了。」
他一笑,露出一對小虎牙。
我身上開始發冷,遠遠的離開他。

他的確是一個瘋子,我幾乎要相信自己已經被困在他制造出來的時空里了。
這時候我聽到子強他們的聲音。
那幾個人稀稀拉拉的上樓來,冷不防我興奮的沖過去:「你們回來了?」他們幾個臉色不大好,點頭說:「是啊,開學生大會去了,你小子怎麼找也找不到,打你手機也不接。」
我看看,確實有個未接電話。

「什麼事啊?」我問,胖子說:「別提了,你知道今天咱們湖里撈出那個沒有頭的女的吧?」
我說是,她是誰,知道了?
「知道了,她是咱們班的丁文,家長已經來認過了,衣服什麼的特征都對,就差頭了。」
黑子叼了一根煙,郁悶道:「這年頭他媽的變態真多,殺了人還藏個腦袋。」
我冷不防問:「林玄呢?她去開會了嗎?」
幾個人都搖頭說沒看見。
晚上我翻來覆去睡不著,想著阿炯說的局,到底是個什麼局?
寢室里漆黑一片,都睡了,林玄怪怪的嗓音好像還響在耳邊:「你不覺得麻繩很可愛嗎?我其實早就告訴你了,今天天氣好涼啊。她們都變了,丁文走得好,在抽簽的時候,彩兒倒了霉,有鬼吃了她。我呢,誰呢?我很走運,你的女朋友,哈哈,哈哈!」
......不對,不對,這個聲音不是「好像」,而是真的在響著!我跳起來到處看,林玄那泛白的眼睛好像近在咫尺。
可是沒有,我沒有看到自己想象中那可怕的一幕。
她到底想說什麼?
她的話根本沒規律嘛:「我其實早告訴你了,今天天氣好涼,她們都變了......」
嗯?如果隔幾句話念起來呢?
「我其實早就告訴你了,她們都變了,在抽簽的時候。」對啊,這樣看來,她在那之前的確告訴過我這句話。
那接下來的話,也這麼念下去就是:「有鬼吃了她,誰呢?你的女朋友。」
我心里一疼,梅!
梅的確反常,她不承認抽簽跟我說話,也不承認在湖邊給我電話,而且一直怪怪的,好像有什麼事情瞞著我,可是,她好端端的,我怎麼也不相信,鬼會吃了她。
我把這一切連起來,發現抽簽,是這些事情的根本。
丁文死於非命,豈不正應驗了那天的簽?林玄玩著麻繩,也是她抽到過「一根繩索」。只是一根繩索,是什麼意思?我必須馬上找到她!
可是當時的確太晚,我沒能出去找林玄,第二天我找到了她,就在湖邊那棵大楊樹下。
她吊死了,一根麻繩拴在脖子上,脖子下一圈烏青,舌頭伸的老長,兩眼泛白。

我給梅打電話,讓她把那天抽簽的人再叫到那個教室去。

「人齊了?」我問,她們點頭,因為死了人,沒人覺得我的要求滑稽。
「好了,」我說,「你們知道,丁文和林玄死了,跟我們那天抽到的簽一樣。」
她們點頭,有幾個膽小的好像還在低低哭泣。

「這事情很可疑,尤其是那天抽簽的時候,我聽到了尖叫,後來林玄告訴我,她在數數的時候睜開了眼,看到了什麼東西,我懷疑她看到了奇怪的東西,這就是抽簽會導致死於非命的原因。」
李彩兒忍不住問:「是什麼原因?為什麼游戲也會死人!」
我說,我也想知道:「可是我不知道,所以我只能把你們再叫到這里,重復一遍當時的事情,找出原因。」
一個女生說:「原因?別,我害怕,萬一抽到了七十四簽,豈不也要死?我不玩了!」
我說:「游戲是你們堅持要玩的,難道你們不該負責嗎?」
她說:「是你女朋友提出的!要負責,她應該負責。」
梅咬著嘴唇,不說話,我拍拍她肩膀,說:「好,誰也不用爭,我來負責,這簽我來抽!把書給我。」
再抽一只簽--這大概是我這個局中人最無奈的下一步了。



三,三世簽



我抽到的,也是七十四。
那些女生都向後躲,梅說:「查查吧。」
我說,又什麼可查的,丁文早就查過一次了。
她說,再看看,萬一記錯了呢?
我翻開書,七十四的地方,那四個字竟然沒有了。
取而代之的是十一個字:「你將被最想不到的人殺死」。
最想不到,誰呢?我拿著書,看那些女生,一陣低低哭泣聲傳來。「不要哭了!」我煩躁的喊,梅說,沒有人哭啊。
那麼哭聲呢?我仔細聽,那聲音大了,好像竟是林玄的聲音,她一直在邊哭邊叫:「我不玩了,你們好可怕,好可怕!」她究竟看到了什麼,這麼可怕?
我的手機響了,是林杰。

「我聽阿標說了抽簽的事情了,你可千萬別再試了,那個抽簽法是我們通靈家族手冊上面最邪惡的,表面看來沒什麼,卻能引起大亂子。」

「......你知道那種抽簽法叫什麼?叫三世簽,不是抽三世的簽,是能把三世惡靈引出來的簽,抽簽的男女如果前世曾經簽下血債,抽簽的過程中,前世的血債帶來的怨氣就會召喚惡靈,惡靈你知道吧?六親不認的那一種,把你們所有人都吃了也不夠玩的!所以讓你別抽,馬上到我這來,我教給你解決之法。」

我在這里冷汗都下來了,其他女生都探詢的看著我,我只看一處地方。
教室的門,鎖住了。
我說:「咱們回去吧。」
梅說:「誰打來的電話?」
我說:「朋友,我們回去吧。」梅一把抓住我的手,慢悠悠的說:「為什麼回去,抽簽還沒有完呢!」
我掙脫她的手,退一步,說:「別鬧了,你已經鬧了很多天了。」
梅笑,說,你真會開玩笑。
我說,開玩笑嗎?我們把事情說清楚吧。
那些女生都站著,我反而輕鬆一點,搬了把椅子,坐下,說:「我現在明白了。」

「我明白了林玄究竟是看見了什麼,才嚇成這樣。」
她們不說話,我就接著說:「這種抽簽是三世簽,能用三世之前欠下的血債引來惡靈,我不知道是梅,還是我,引來了惡靈,而林玄就在數數的時候看見了惡靈。」
彩兒眨眨眼,說:「惡靈?什麼樣子的?」
我用手指著她。
她退一步,梅上來,說:「你什麼意思?」
我又指著梅,說,你別過來。
林玄都告訴我了,你們,你們十幾個人,都是惡靈。

「所以她會告訴我說你們都變了,還會發出大叫,說她不玩了,可是這個叫聲被你們封存在這間教室里,我剛才才聽到。」
梅說:「我們都好端端站在這里,你說的什麼瞎話?」
我看她幾秒,說:「好,我開玩笑的,咱們走吧。」
她說:「去找林杰嗎?那個笨蛋救不了你的,你還是聽我們的話好一點。」
梅笑著,伸手過來,我看見她指甲上滴著黑色的血。「丁文是你殺的?你是誰?為什麼玩我女朋友?」
她哈哈大笑,說:「你不知道我是誰嗎?我其實就是她啊,我是前世的她,你猜錯了,我不是引來的惡靈,我是前世的她的靈魂。」

其他的女生慢慢的點頭,再抬頭時,臉色一個個的都變了,彩兒指著梅說:「她是我們的女主人。我們的女主人生前是個公主,我們都是她的侍女。公主臨死前說,她生來高貴,不要死後沒人服侍,就把我們這些奴婢提前殺了,給她陪葬。可是她這麼做了,欠下了我們十幾條血債,不能轉世為人,反而要在地獄多受無數年的苦。」

梅說:「是啊,我受了那麼多年苦都不能洗清我的罪孽,所以我的本體做出了一個決定,決定拋棄我這段有罪孽的靈魂,自己投胎做人,把我和這些充滿怨氣的靈魂一起扔在地獄!我不服,我一定要找她報復!是老天幫我,讓她玩這麼一個游戲。」

另一個女生指著梅說:「我們一直在地獄里跟著她,要想報自己的仇,這一次她到這里來,我們也不能放過。」
我說:「林玄發現了你們的秘密,你們殺她,那丁文呢?」
彩兒笑,說:「你數數我們一共有幾個人?」
我掃了一眼,說:「你們不包括梅,有十一個。」
她說:「沒錯,公主殺了我們十一個人,不夠數。」
我正不明白,梅陰慘慘的說:「她們一共十一條血債,是不夠,如果欠下十二條血債,我就可以永不超生,她們的仇才算報了。所以她們要挾我殺了丁文,補上這十二條血債。」
我冷汗都下來了,說:「她們要挾,你就殺啊,你真的想永不超生嗎?」
梅忽然笑起來,說:「我無所謂,我的本體都不要我,我憑什麼還要保護她?我們本是一個人,同歸於盡沒什麼不好。」
彩兒看著她,慢慢說:「好一個生來高貴。」
梅說:「那又怎樣?總比你們強的很!」
那十一個鬼圍過來,梅竟然躲到我身后,說:「我怕。」
我說:「你是鬼,幹嘛還要怕她們?」
「她們要等我欠滿十二條血債,就毀了我的身體,身體是我的,多少也有點疼吧。」
我苦笑不得,回頭,她一雙眼睛瞅著我。
那畢竟是梅,我鼓了鼓勇氣,站起來說:「我的好朋友是天師,馬上就來了,你們小心點。」
我一直沒關的手機里傳來林杰氣喘吁吁的聲音:「我在爬樓,馬上就到了,你嚇唬住她們啊!」
這邊那十一個鬼伸長指甲,惡狠狠的朝我和梅戳來。
我雙手舉著個桌子護在胸前左右亂打,說:「你們小心點,就是殺了我我的天師朋友也要給我報仇的!」

那些女生抓住桌子腿,把我硬生生拉了個跟頭。
梅在我身后慘叫,她被十幾個女生抓來抓去,披頭散發,臉上出了一條條血道。看那樣子我只記得她是我女朋友了,大吼一聲沖上去。
可是那些女生的力量是不可估計的,對付一個兩個還成,我馬上被打在地上了,地下護著梅。她臉上血糊糊的,只能看見一對大眼睛,眨巴眨巴。

她竟然有空對我說:「你不疼嗎?」
我這才覺得後背疼,她說:「她們把水果刀插到你背上了。」

我眼前一黑倒下去。
朦朧中盡是那些鬼的拳打腳踢,梅托著我的臉,呼出的冰冷冰冷的氣息吹到我臉上。
聽到她說:「真的,你不該是我的男朋友。」



留下一貫冷靜的林杰在我身後狂叫:「不要走!這裡有一顆頭啊!」









逢甲住宿推薦逢甲住宿台中旅店逢甲日租台中住宿台中逢甲民宿台中民宿台中一中住宿台中便宜住宿台中青年旅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