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天醫超短篇—心眼

naoki232 發表於: 2016-4-26 11:54 來源: ADJ網路控股集團


張樹森一直覺得自己的人生很成功,國際級網路公司的亞太區主管,月入百萬,相貌斯文俊帥,年過五十看起來還像是三十歲一樣,幾乎到達完美的境界。

除了老婆以外。

年輕的時候,老婆已經只是中人之姿,配不上現在的自己,現在更是天差地遠。很多人都無法相信張樹森的老婆肥肥腫腫,滿臉皺紋,還有很多灰白的頭髮。說黃臉婆真是太讚美她了。

所以,張樹森外遇的很理所當然,即使他依舊保密到家,不讓自己的好先生形象破滅,也不讓老婆有機會和他吵架。但是,他真的覺得自己只有外遇,實在是太善良了。身邊的三大美女,小花、小柔和小璇,終於讓他在年過四十以後才感覺到做男人的爽快。

不過,最近張樹森有點緊張,因為他的眼睛漸漸有點怪怪的。

起先是桌上熱騰騰的滿漢全雞。本來應該香氣熏人的雞,卻佈滿了膿皰,讓他差點嘔吐出來。接著是豬肉、魚肉,每一種肉類上或多或少都有流膿、起泡、發青等噁心的事物爬著。最後連米飯上都有著怪怪的東西,老婆明明說煮飯,但端出來的卻不是他習慣的白米飯,而是形狀扭曲,上面還有些噁心殘留物的「飯」。

「這到底是什麼啊?」他本懷疑是老婆惡作劇,但他連著幾天不回家,在外面到處搜尋吃的,卻只有比家中更噁心。

噩夢進展得很快,昨天他去見小柔,當小柔開門的那一剎那,他差點把勉強塞下肚子裡面的食物吐了出來。

穿著性感內衣來開門的,不是小柔,而是惡靈古堡裡面的活屍,身上的每一寸肌膚都皺巴巴的,嘴巴和眼角留著腥濃的痰狀物,更噁心的是,那活屍的下體,不斷湧出渾濁的液體,臉上虛假性的衝著自己笑,這讓張樹森當場腳軟昏迷,送醫急救。

在醫院醒來後,噩夢依舊沒有結束,整片青光下的廢墟,來來往往都是活死人。大家都面無表情的看著張樹森,雖然耳邊聽到的還是人話,但是溫暖的人話從活屍口中吐出,然後配合著語音的笑聲,活屍臉上露出的卻是假假的笑容。

這樣的地獄讓張樹森再度昏迷。

當他再度醒來之時,是在一個破落的小屋當中的木板床上。

昏黃燈光下,一個中年大叔級人物和一個俏麗小美女冷冷地看著他。這是他在最近第一次看到的「活人」,這使得他格外高興,就像溺水抓到救生圈那樣,哭泣出聲。

「想知道自己為什麼變成這樣嗎?」

「想,當然想,我被人下蠱毒還是下符咒了?」張樹森止住哭泣,抬頭問道。

「嗯,都不是,只是你的肉眼瞎掉,然後幸運的,有心眼代替而已。」那中年大叔酷酷的解釋著。

「肉眼瞎掉?心眼代替?」

「肉眼可以看到人的身體,心眼可以看到人的本質。你看到雞鴨魚肉會流膿起泡,那真的很正常,現在的雞鴨魚肉裡面都是化學藥劑、抗生素等垃圾,你還指望他們的真實面是香噴噴熱騰騰完完整整,那才叫神奇。而你看到的小柔小姐,就是你看到的樣子。懂嗎?」

張樹森好像有點懂,卻又不太懂,不過,他更迷惘的是,這兩人是誰啊?怎麼會知道自己的處境?

「是你老婆送你過來的,你昏迷在醫院,小柔小姐繞跑了,醫院只好通知你老婆,你老婆只好把你帶來我這邊。」那中年大叔吐出口中煙圈,緩緩地說道。

「所以說,我現在只能看到世間萬物的真實本質?」張樹森感覺這樣也蠻好的,不過,如果世間萬物都很噁心,那自己該怎麼吃東西還跟女人做愛?

「是的,你肉眼真的瞎了,也該瞎了,但真的很幸運,你的心眼適時打開,讓你依舊可以在這人間安然活著,只是必須接受這世間殘酷的真相。」中年大叔挖了挖鼻孔道。

「這……」張樹森一時反應不過來,只是驚疑不定的看著兩人。

「想想也沒啥不好,起碼不會做瞎子。」那小美女安慰著張樹森。

「那我現在該做啥治療?」張樹森問道。

「這問題無藥可治,大概會一輩子都這樣吧。」中年大叔笑道。

「笑話,找我老婆進來,她帶我來這什麼鬼地方,你這個混蛋神棍。」張樹森可不願得罪那小美女,因為他想如果全世界真的在自己眼中都是噁心的,那起碼還有眼前這個小美女有機會追。

那小美女出去把張樹森的老婆叫了進來,張樹森差點栽倒在地上。

進來的哪裡是自己的老婆?根本就是個絕世無雙的美人,雖滿臉憂色,卻難掩俏麗容顏。

「阿森,大師真的很厲害,你不要這樣兇,或許可以請大師想點辦法幫你恢復視力。」那美女一開口,張樹森真的傻了,聲音和講話方式,真的是自己的老婆。

「我老婆的真實面貌是這樣?」張樹森真的訝異得傻了。

「很稀奇嗎?業力會讓人的肉體變醜變胖變噁心,你難道不知道?你的財富、你的惡行,若沒有你老婆的肉體幫你承擔那些可怕的東西,你哪裡可以換得到這些看似美好的事物?」那中年大叔眼中閃出了奇異的光芒,瞪著張樹森。

「但是,她就算是年輕也沒有現在這樣美麗好不好!」張樹森抗辯道。

「因為她年輕的時候還沒有遇到混蛋如你的人,只是個普通人,而她現在經過了二十多年的忍耐和付出,肉體雖然破爛,靈體早已經潔白無瑕。否則,會即使知道你外遇還不自主地關心你,把你送來這邊?」

「這……」張樹森有點氣餒了,因為他也知道老婆真的很好,不然他也不會即使老婆很醜,還暫時忍耐。因為有太多問題,都是老婆幫他打點解決,甚至自己有那麼多時間去偷情,也要多虧了老婆的忙裡忙外,讓自己無後顧自憂。

「好啦,該走了,反正我們也無法幫你,能幫你的就只有你自己。」中年大叔催促著張樹森夫妻走人。

「大師,這真的沒有辦法治療嗎?」

「是,沒辦法治療就是不用治療。妳懂這意思嗎?」

張樹森的妻子搖搖頭,而現在的她,連搖頭都讓張樹森感到目眩神迷。太美了!

「就是過錯洗淨了,眼睛自然就恢復視力,心眼就會卸下重擔,換回肉眼,跑去休息。」中年大叔的話就像是他的肚子那樣,大得嚇人。

張樹森的妻子點點頭,扶住張樹森,怕他病後虛弱,走不動。

張樹森其實不太虛弱,但被嚇傻的人,的確失去了自主行動能力,只是呆呆的跟著妻子準備走出小屋。就在經過一面大鏡子前之時,他忽然好奇心起,想要知道,若心眼可以看到真相,那真實的自己又是什麼呢?

鏡子裡面的畫面,一隻瞎了眼的狗和一堆垃圾反覆變換著,卻看不到任何人。或者說,看不到自己。

「大師,這……」張樹森下意識的轉頭向那中年大叔看去。

「喔,你要看自己喔?幹嘛看?你還是人嗎?你不就是一堆瞎了狗眼的垃圾嗎?」


以上文章經同意,轉載於蕓薹網

[]
逢甲住宿推薦逢甲住宿台中旅店逢甲日租台中住宿台中逢甲民宿台中民宿台中一中住宿台中便宜住宿台中青年旅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