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你感染病毒了

tomjay936 發表於: 2016-4-26 11:54 來源: ADJ網路控股集團


你感染病毒了(一)--死亡發生在冬至前夜
  冬至前夜

  在十二月底的日子里,西方人開始歡度他們的聖誕節,而東方人的節日則是冬至。當然,嚴格地說冬至算不得節日,即便是,也不是人間的,而是另一個世界的,也就是中國人所謂鬼魂的節日。但相對於聖誕節,西方人也許更喜歡聖誕夜,並冠之以種種美麗的稱謂,比如平安夜。冬至也是,不過冬至前夜是比較晦氣的,尤其是對於偏好於傳統的老人們而言。

  從科學的角度而言,在北半球,冬至是夜晚最長,白晝最短的一天,所以,如果把一年比作一天的話,冬至就等於是子夜。所以,冬至的前夜是名副其實的慢慢長夜,天黑得特別早,也特別地冷,太陽總是若有若無的掙扎著要提前下班,仿佛患了黑暗恐懼症一般急急地躲到地平線以下去。才六點,天空已是一片漆黑,幾乎連月亮都找不到了,我站在窗前,望著遠方的烏黑的天空,心中忽然有了種奇怪的感覺。

  我匆忙地拉上了窗帘,打開了電腦,開始上網,今天的網上沒什麼特別的消息,我和我的一個朋友聊了一會兒,就下了線。我開始寫一篇新的小說,剛寫了個開頭,原本想好的靈感卻突然枯竭了,再也記不起來了,我總覺得今天不對勁兒,我打開了郵件箱收郵件,總共只有一封新mail,發件人是林樹,我的一個老同學兼好朋友。內容很短——

  “我的朋友

  當你收到我的這封信以后,立刻就到我家里來一次,馬上就來,一分鐘也不要遲疑,好嗎?我現在來不及了,快,你一定要來。 林樹”

  他什麼意思?讓我晚上到他那里去,那麼冷的天,那麼的遠的路,他那兒離我家距離一個小時的車程呢,這不要了我的命。我看了看他發出的時間,距現在只有半個小時。而現在已經快十一點了,難道真有這麼重要的事?會不會開我玩笑?不過林樹不是這種人,他這種比較嚴肅的人是不太會跟別人開玩笑的,也許真的有什麼非常重要的事。

  我在房間里徘徊了一圈,然后看了看漆黑的窗外。最后還是決定去一次。

  出了門,發現地上有好幾圈黃色的灰燼,不知是誰家燒過錫箔了,我特意繞道而行。走到馬路上,才發覺天氣要比我想象的還要冷,風不知從什麼地方竄出來在半空中打著唬哨。商店都關門了,開著的便利店也是了無生氣的樣子,人行道上幾乎沒有一個行人,就連馬路上的汽車也非常少,我等出租車等了很久,我清楚地數著在空曠的黑夜里回響的自己的腳步聲。

  終於叫到了一輛出租車。駕駛員三十多歲,挺健談的:“先生,今天晚上你還出去啊。”

  “有點急事。”

  “明天是冬至啊。”

  “呵呵,我不信這個的。”

  “我也不信,可是今晚這日子最好還是待在家里。今天做完了你這筆生意,我馬上就回家,每年的今晚我都是提前回家的。”

  “為什麼?”

  “鬼也要出租車的嘛。因為今晚和明天是鬼放假的日子。沒嚇著你吧,呵呵,開玩笑的,別害怕。”

  車上了高架,我看著車窗外我們的城市,桑塔納飛馳,兩邊的高層建築向后奔跑,我如同在樹林中穿行。迷朦的黑夜里,從無數窗戶中閃爍出的燈光都有些晦暗,就連霓虹燈也仿佛卸了妝的女人一樣蒼白。

  不知怎麼,我心神不安。

  車子已經開出內環線了。林樹的家在徐匯區南面靠近莘莊的一個偏僻的居民區,七樓,一百多個平方,離地鐵也很遠,上個月林樹說他的父母到澳大利亞探親去了,要在那兒迎接新世紀,所以現在他一個人住。一個人住那麼大的房子,要有點心理素質的。

  我看了看四周,現在車子開在一條小馬路上,雖然林樹的家我常去,但我從沒來過這條馬路,黑夜里看不清兩邊的路牌,只能看到遠處黑黑的房子,要麼就是大片大片的荒地。車子打著大光燈,照亮了正前方,光亮的柏油路面發出刺目的反光。而四周是一片黑暗,如同冬夜里的大海,我們的車就似大海里一葉點著燈的扁舟,行駛在迷途的航線上。

  我索性閉上了眼睛,迷迷糊糊地任車子載著我在黑夜里漫游。在半夢半醒中,車子忽然停了下來,我睜開了眼睛,看到了車外一棟棟黑黑的居民樓,的確到了。我下了車,司機只收了我個整數,零頭不要了。然后他迅速掉轉車頭開走了。

  我懵頭懵腦地向前著,不住地哆嗦,小區的弄堂里不見一個人,兩邊樓房里只有零星的窗戶還有光線透出,可能是幾個半夜上網的人。我不斷地呼出熱氣,象一團清煙似地向天上昇去,我看了看天空,星星和月亮都無影無蹤了,只有幾朵烏黑

  的雲漂浮著。風越來越大,從高空中向下猛扑而來,卷起一些細小的碎屑,在空中飛舞起來。哪家的塑料雨棚沒有安裝好,在大風中危險地顫抖著,搖搖欲墜,發出巨大的聲音,就象是一只拳頭砸在了塑料上。

  忽然我好象聽到了前面有什麼聲音,“嘭——”那聲音很悶,象是哪家的花盆敲碎了。

  我加快了腳步,在林樹家那棟房子下面的地上,我發現有一個人倒在地上。

  我屏著呼吸靠近了幾步,,在樓前的一盞昏暗的路燈下,看清了那個人的臉,那是我的朋友林樹的臉。

  一灘暗紅色的血正迅速地從他的后腦勺下向外涌出。

  我突然想到了什麼,立刻抬腕看了看表——子夜十二點正。

  冬至到了。

  冬至

  林樹的臉是那麼清晰,白白的,一絲痛苦也沒有,就象是解脫了什麼。當他竟然要張開嘴說話的時候,,卻什麼聲音都沒發出來,我對他大喊,你快說啊,到底發生了什麼?這時,我從夢中醒來了。

  現在已經是中午了。我躺在床上,昨夜發生的事是真的嗎?是的,是真的,我想起來了,林樹給我一份MAIL要我到他家去,當我在子夜十二點趕到他樓下的時候,他卻跳樓自殺了。然后我報警,在公安局折騰了半夜,到清晨六點才回到家,然后蒙頭就睡,直到現在。

  我起來吃了點東西,電話鈴響了,是我的同事陸白打來的,他請我平安夜晚上和他們一起出去玩,他早就說過了,但我一直沒確定,因為聖誕對我的意義不大,但現在林樹出了事以后我的心情很緊張,我馬上就在電話里同意了。

  我出門坐上一輛中巴去了嘉定鄉下,一個小時以后,我來到一座公墓前。今天是冬至了,這里的人很多,上午的人應該更多。我在門口買了一束花走進墓園。雖然天很冷,陽光卻不錯,很溫和,洒在墓園四周的田野上,周圍有許多大樹和蘆葦,一些鳥在歡快地鳴叫著。我走進最里面的一排墓碑,在一個名字前停了下來,墓碑上鑲嵌著一張橢圓形的照片,一個十八歲的女孩正在照片里微笑著。我輕輕地把花放在了墓碑前,然后看著照片發了好一會兒呆。忽然一聲奇怪的鳥鳴把我從沉思里拉了出來,我抬頭看了看天,那只鳥扑扇著翅膀飛走了,只有冬至的陽光糾纏著我的瞳孔。周圍的一些幕碑前,人們按照傳統的方式給死去的長輩磕頭,也許這是他們一年中僅有的幾次彎下尊貴的膝蓋,另一次該是清明。隨著祭奠先人的古老儀式,四處昇起許多燒冥幣和錫箔的煙,那些清煙裊裊而起,如絲如縷,在空中鋪展開來,仿佛已在另一個世界。這亡魂聚集的場所,今天墳墓里的人終於放假了,我又想起昨晚那個出租車司機的話,不知怎麼,喉嚨口突然痒痒的。

  晚上回到家,我沒有開電腦,把燈關了,一片漆黑中,我獨自看著窗外冬至的夜色。整個晚上我一直沉浸在對林樹的回憶中,我實在不明白為什麼他會選擇自殺。他這個人性格是很溫和的,但也不是那種特別內向的人,家庭還算和睦,條件也不錯。他是個大網蟲,一直夢想進網絡公司工作,年初他好幾次參加幾大網站的招聘,但都沒有成功,在兩天前,他終於被一家財力雄厚的大網站聘用了,要知道,在現在網站紛紛裁員的時候,學曆一般的林樹還能應聘成功簡直是個奇跡。在他收到聘用通知書的當天晚上,就立刻請我在外面吃了一頓火鍋,那時候他眉飛色舞,春風得意,誰知道第二天居然就跳樓了。實在沒理由啊。

  我胡思亂想了很久,慢慢地陷進了沙發中,忽然我好象看到了前面的黑暗中有一個人影,模模糊糊的,那人影靠近了我,一點光線不知從哪里亮了起來,照亮了那張臉——香香。我輕輕地叫了她一聲。

  那張臉平靜地看著我,沒有回答,然后又悄悄地隱藏回黑暗中了。我急忙從沙發里跳了起來,打開了燈,房間里卻只有我一個人,原來剛才我睡著了,也許做了一個夢。現在我的精神太脆弱了,已經瀕臨崩潰了。

  我倒頭就睡。上了床卻始終睡不著,直到我聽見一種熟悉的聲音,或遠或近地飄蕩著,鉆到了我的心臟中。

  平安夜

  “多美的夜色啊。”陸白的女朋友黃韻倚著浦東濱江大道的欄杆,她染紅了的頭發在風中飛揚著。又是一個聖誕夜。

  我們總共有七八個人,雖然說好了平攤,但這回陸白帶著女朋友,堅持要自己請客。我們漫無目的地游蕩在陸家嘴,盡情地吃喝玩樂,只有我的心情比較沉重,幾乎沒說什麼話。陸白今年二十八歲,除了有一套自己的房子以外,各方面的條件一般,但他的女朋友卻非常漂亮,是個難得的美人。他們是網上認識的,也該算是網戀的一大成果,一開始的時候可以說是打得火熱,但后來黃韻就對陸白不太滿意了,可能是嫌陸白的相貌一般吧,看來網戀最終還是要回到現實的。陸白常向我訴苦,說女朋友對他越來越冷淡,上個月居然提出要分手,他很痛苦,他甚至到處求教讓女孩子回心轉意的祕訣。

  在濱江大道邊,我看著對岸的外灘燈火,還有身后的東方明珠,20世紀最后的一個聖誕夜,一路走來都是花花世界,我的心情卻依然抑郁。陸白忽然摟著女朋友大聲地向我們說:“我和黃韻決定結婚了,明年的春節請大家吃我們的喜酒。”

  這讓我們吃了一驚,原來以為他們兩個馬上要分手的,沒想到現在居然要結婚了,太突然了。我仔細地看著他的眼神,卻什麼都沒看出來,他滿臉笑容,卻有些僵硬,他一定是太高興了,沒錯,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任何人遇到這種幸運的事都會這樣的。

  我看了看時間,快十二點了,把這個時間讓給他們的兩人世界吧,於是我向陸白道別了,其他人也紛紛識趣地走了。只留下他們兩個在黃浦江堤邊卿卿我我。

  我望了望四周,還有許多一對一對的在寒風中依偎著。我豎著領子,沿著黃浦江走了幾十步,突然身后傳來一聲女人的尖叫聲。那又高又尖的聲音象一把鋒利的匕首划過平安夜的空氣,我脆弱的心臟仿佛有瞬間被它撕裂的感覺。我捂著了胸口,那顆心簡直要從嗓子眼里跳出來了,這時我聽到許多人奔跑的聲音,而女人尖厲駭人的叫聲還在繼續。我回過頭去,看到發出尖叫的正是陸白的女朋友黃韻。我愣了一下,隨即沖了過去,我擠開人群,看到人們都在往黃浦江里張望,我也往江里看了看,黑漆漆的江面卷起一陣寒風,一個人影在江水里扑騰掙扎著,昇上一些微弱的熱氣,然后漸漸地消失在冰涼刺骨的滾滾波濤中。

  “陸白!”黃韻繼續向黃浦江里叫喊著,“他跳到黃浦江里去了,快——快救救他——”她突然抓住了我的衣服,“救救他,快。”

  我也麻木了,我若是會游泳,說不定真的會跳下黃浦江救人的,但我不會水,一點都不會,跳下去等於自殺。周圍的人也在頻頻地搖頭,一片嘆息聲,就是沒有一個人敢下水。這時一個穿著黑色新制服的警察也過來了,警察看了看黃浦江,無奈地搖了搖頭,他說自己也不會游泳,然后他對著對講機說了幾句話。很快,一艘小艇駛到了江面上,他們好象不是來救人的,而是來打撈的。我回過頭去,不敢再向江中張望,渾身發著抖,抱著自己的肩膀。黃韻的呼救聲也停息了下來,她不再說話,一動不動地站立在江風中,象一尊美麗的雕塑。

  一個小時以后,陸白終於被打撈上來了,慘不忍睹,我無法描述在冰冷的江水中浸泡過的他究竟變成了什麼樣子,他被裝進了一個黑色的大塑料袋,拉上拉鏈,象一具塑料棺材,送上了一輛運屍車。

  一個警察在詢問著黃韻。她斷斷續續地回答:“忽然,他忽然變得神情凝重起來——象是看到了什麼東西。”

  “什麼東西?”警察催促著她。

  “不知道,他的眼神很奇怪,看著我后面,接著又是我左面,嗯——又移到了右面,飄忽不定,時遠時近。我看了看四周,什麼東西都沒有,最后,最后他臉上什麼表情也沒有了,眼神似乎也消失了,轉身翻過欄杆,就跳進了黃浦江里——”她不能再說了。

  我不明白她說的話,警察也不明白,我看了看四周,除了人以外什麼都沒有。

  那究竟是什麼?
逢甲住宿推薦逢甲住宿台中旅店逢甲日租台中住宿台中逢甲民宿台中民宿台中一中住宿台中便宜住宿台中青年旅館